新市民新經濟專題
從農民工到新市民:行為科技改變世界
2019年7月26日 11:14 來源:新市民研究院 選稿:王亦斐

美國杜克大學到訪新市民研究院

  近日,美國杜克大學前瞻中心負責人Mariel Beasley、美國杜克大學前瞻中心合夥人江亭博士等人員前往江蘇昆山,參觀了新市民産業與創新研究院,就如何從研究與産業角度改善全球低收入人群的生活狀態展開探討。

  IMG_3756.JPG

  杜克大學一行與我的打工網經紀人團隊合影

  杜克大學前瞻中心研究團隊致力於從行為經濟學、心理學等角度分析全球低收入人群的行為特徵和生活狀態,通過大量的人群數據樣本和嚴謹的科研論證與實驗,打造創新金融産品,改善低收入人群生活狀態,提高低收入人群幸福水準。該團隊成果斐然,其研究成果在國際上聲名遠播,與眾多矽谷企業也曾多次展開長期合作。

  此次,由新市民産業與創新研究院和杜克大學前瞻研究中心合作研究的Behavioral Tech(行為科技)便是以中國的中低收入人群、流動人群等為目標人群,從其工作去留、人生規劃等決策過程中的動力和阻力兩個方面入手,創新金融工具和科技産品,引導其形成正確的消費觀念和科學的理財觀念,為其帶來穩定和幸福。

  更重要的是,改變他們的身份認知,幫助希望融入城市的農村人能夠建立起城市人的身份認知,幫助希望能夠在城市有所成,回到家中有所養的農民工們建立起穩定的家鄉認知,幫助希望能夠在城市追求新生活的人建立起良好的工作身份認知、社會公民認知……在當下中國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工大潮中,有多少人處於想留而不可留,想回卻不敢回的“中間”認知中,他們即對過去充滿了不滿,有著上進的意願,又對未來充滿了迷茫,不知從何而去。

  

雙方就新市民研究進行深入探討

  衛健委2014年對流動人口的統計調查表明,超過60%的務工者有著在城市長期居住(五年以上)的意願,但是現實中農民工群體在城市的歸屬感並不高。根據新市民産業與創新研究院的調研訪談的數據來看,近40%的農民工完全不會講本地話,其中約14.89%的農民工完全不懂本地話;同時,72.19%的農民工表示自己是老家人而不是本地人,5.83%的農民工表示自己既不是老家人也不是本地人。儘管相較于老一代農民工,新生代農民工更願意把自己看作“市民”(5.4%)或者是“新市民”(26.9%)而非“農民”(25.7%),但有41.9%的受訪農民工表示並不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份。

  事實上,大多數農民工並不把自己看作是城市的一部分。目前新市民産業與創新研究院的一項課題則是如何引導務工者的理財觀念,幫助其進行正確的財産規劃和財産管理,希望通過資産和儲蓄來增強務工者在城市的歸屬感。《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6》顯示,我國新生代流動人口占比持續提高,青壯年在其中佔比很大。2013年調查的務工經商的勞動年齡流動人口中,1980年及以後出生的新生代佔48.8%,其中“90後”佔11.2%。2015年相應勞動年齡的流動人口中,新生代的比例已經超過一半,為51.1%,“90後”相應比例為12.3%。這些人基本處於人生的上升期,面臨著成家立業、結婚生子等等一系列的重大人生抉擇,需要一定的儲蓄來保證其人生的基本發展。

  同時我國流動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2015年流動人口動態監測數據顯示,流動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為9.3年,“80後”流動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為9.8年。儘管相比2013年(流動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為9.2年,“80後”受教育年限為9.6年),中國流動人口整體受教育程度有所提高,但整體來看,仍然僅僅是略微高於初中水準。較低的文化水準導致這一群體整體的理財觀念和金融素質受到限制,往往儲蓄意願高,但儲蓄能力不強。非盈利研究組織ideas42在美國的實驗也表明:中低收入人群有著強的儲蓄意願,但實際的儲蓄率與儲蓄意願間存在差距,所以強制儲蓄的金融工具可以提高儲蓄率,並縮減儲蓄上的“意願-行動差距”。

  中國新市民的問題既有中國特色,也有全球普適價值,而新市民産業與創新研究院與杜克前瞻研究中心針對“行為科技”的合作研究,必然能夠通過創新性的行為技術手段,進一步深耕中國新市民生態,紮根中國國情,深挖新市民産業價值,同時能夠將這种經驗推廣到世界其他區域和人群。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本網站刊發或轉載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僅供讀者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頻道招商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