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市民新經濟專題
解決貧困要賦能
2019年7月26日 12:08 來源:新市民研究院 選稿:王亦斐

  中國的新市民群體,到底身歸何處,將來到底會去向哪?

  通過資料收集發現,從新市民流入的城市分佈角度看,省內流動跟跨省流動幾乎各佔一半。然後在省內向外流動,流入到小城鎮的比例佔到45%,地級市的佔到三分之一;

  在跨省流動的時候,流入到直轄市與省會市的比例明顯增高。所以當一個人決定跨省流動的時候,他一定會優先選擇大城市、省會城市,最差也是地級市,否則他就會在省內流動,這是一個基本的流動格局。

  

  解決1億人的落戶問題

  我們國家最高領導人在今年新春祝詞中提到,要完成1億非戶籍人口落戶。所以要通過數據去判斷,到底是落戶到大城市,還是中小城市,是省內安身,還是跨省安身,這樣去區分,就可以清楚地知道1億人在哪。

  兩年前,褚榮偉團隊做過一項研究,調研新市民是否有在本地有購房的意願。結果發現越小的城市和越大的城市都不受新市民喜歡,相反他們會選擇青島、廈門、鄭州、成都這樣發展環境不錯的城市。

  很多新市民知道他們在北京上海買不起房,但也不會去嘉興這樣的小城市買房。身歸何處,新市民到底去哪?這一個億的機會到底在哪?

  

  其次新市民心安何方?人在哪和心在哪是兩件事。這種心意味著某種對自我的認同與歸屬。

  第一,制度身份的問題。很多人以為説這很簡單,我戶口本上什麼身份我就什麼身份,但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認知。如果戶籍政策在未來真得出現了改變,比方説大家可以隨意地選擇城市落戶,隨之而來會出現自我認知的問題。

  我們發現:在一個地方穩定居住長時間之後,人們還是會有歸屬感的,這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當我們按照年齡用70、80、90去分層人群,再去分析這個數據的時候,我們原以為90後的新市民,他們可能從小都有城市生活的經歷,他們可能從沒有幹過農活,會對城市更有歸屬感,但結果卻發現90後在三個年齡層中對城市的歸屬感是最低的。所以事實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簡單。  

  第二,自我身份的問題。那些五六十歲的人,並不只是因為他們在城市裏生活的時間長,而對城市更有歸屬感,而是因為他們已經探索過“我是誰”這個問題,不管他想要變成誰、他能不能變成誰,但他至少知道“我是誰”。

  但對年輕人來説,他是誰他真的不知道。如果説是農村人,可他真得沒幹過農活,如果説城市人,可他對城市也不了解。

  研究團隊就曾面試了一個來上海市快15年的四川自貢人,目前居住在松江(松江是上海的郊區),他15年來沒有去過上海市中心,所有的生活都在小小的圈子裏,他不認為自己屬於上海,甚至不屬於松江。所以自我身份是個非常重要的一個議題。

  第三,家庭身份。家庭就是説作為父母親的責任,作為子女的責任,我的身份在哪?分居家庭對留守兒童所帶來的一定是對身份越來越慘痛的侵蝕。如果一家人都不能居住在一起,何來“市民”一説,如果一家人都不能居住在一起,那生活還有什麼奔頭?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挑戰,不管是私營機構、政府,還是公益組織都應該仔細地考慮這件事,也希望眾人能夠為“新市民産業與創新研究院”提供素材和樣本去做研究。

  新聞曾報道過“臨時家庭”的概念,臨時家庭從某種程度上來説是不符合傳統家庭倫理道德的,但這不代表他背叛了家庭,他仍在為老家的愛人奮鬥,這件事兒有重大的社會學意義,甚至對於整個社會的穩定,國家未來的發展都有重大的意義,因為在這樣的家庭當中,子女的教育該怎麼辦?

  第四,階層身份。這些人甚至不在城市原有階層的結構當中,變成了新市民。但他們從心理層面能否接受變成新市民,打工者未來能不能變成工薪階層(working class),甚至是中産階層(middle class),如果這批人只是在這個城市生活著,但是看不到任何向上的希望,這將成為一個另外的一個限制。

  很多人要去挖掘新市民的潛力,消費的潛力,給他們授信。如果沒有辦法認識到進步、上升對新市民的意義,那麼“福祉”就無從談起。

  新市民的商業價值和社會效益

  1、新市民的市民化過程

  新市民的市民化到底會經歷什麼樣的過程,簡單地描述一下:首先會是漂泊流動,像浮萍;第二步,新市民實現了穩定居住,如果不能獲得戶籍身份,那就會回遷流動;假設這批人獲得了戶籍身份,他們就會去挑戰他的階層身份,去攀越新的階層。

  

  其實市民化的問題,現在主要考慮的是就業狀態穩定以及戶籍身份轉換的過程。但其實更重要的是這批人生活方式、習慣轉型、市民觀念的形成,即使居住在城市,可是所有的生活方式還是農村時的,那麼就業、戶籍這些事是沒有用的。所以市民化這件事情,一定是一個再社會化的過程,不是簡單的制度身份轉化的過程。

  再社會化過程是需要有很多社會化代理,不管是公司、工廠,還是社區、城市,要不然的話新市民就沒有辦法建設這個城市、融入這個城市。(所謂代理的意思就是幫助他們適應融入城市,轉變為新市民。)

  2、新市民的商業機會

  談到新市民群體的商業機會,越來越多的共識是人群基礎很大,衣食住行總是需要花錢,總是有市場機會的。但這個想法背後的假設是,新市民群體是消費者,他們要買東西,要花錢。

  褚榮偉反而很認同君灝控股董事長奚軍的觀點,“我們不能僅把新市民當成消費者,他們還是生産者,他們是有資源的”。在利用高科技的手段情況下,是可以發揮他們的資源的。

  舉個例子:假設某人認識一家公司,幫品牌商到四五線城市的超市去驗貨,比如説甲方的一個行銷活動,到底這個活動有沒有執行到五線城市。但全國沒有一家調研機構可以全國性的地毯式普查,只有這個平臺在全國都有用戶,讓這個五線城市的用戶去拍照,然後做完任務之後給報酬,這就是發揮這批人的閒散時間賺錢。

  流動人口有很多人屬於零工經濟,這批人會打兩份工,這也是一種資源的發揮,其實有很多種方式去發揮他們的資源,創造的商業價值也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3、商業機會的核心是購買力

  針對新市民的商業,一方面需要幫助他們提高收入,而且要持續的增長;另一方面則是去幫助他們合理消費,然後達到持久的福利,這是兩個比較重要的方向。

  如果要提高新市民的收入,要麼去雇別人,要麼被別人雇。被別人雇,那就是工作;雇別人,就是生産或者經營。想要有個好工作,就需要別人告訴工作機會在哪,同時得有個工作技能,讓這個工作覺得有趣,要能適應這個工作。但自動化來了之後,沒人給工作機會了,那就只能被淘汰。

  褚榮偉指出雖然很多的社會企業、公益組織,都希望給這批人技能培訓、讓他們在能力上有提升,同時經濟學家在關於貧困的研究當中也早就説過,貧困的這件事要解決,不是給他錢,而是給他賦能,能夠有能力去過一個相對自由,而且想體驗的生活。但背後有著各種約束,但這當中勢必會前期投入很多,怎麼才能夠讓商業效益跟社會效益平衡,這是一個全球面臨的挑戰。

  在非洲一家公司成功實現了商業創新。非洲沒有公共電力設施,這家公司在研發過程中考慮到:沒有電意味著需要燒炭,但對環境不友好,而且煤炭公司容易形成壟斷,成本會增加;再加上沒有電話,遠距離溝通就變成了障礙。於是他們就開發了一個名義上叫太陽能的産品,在家裏搞一套設備,有一個電話,連接一個盒子,這個盒子和內羅畢總部有聯繫。每戶每月付了多少錢,就能用多少電,如果不夠,還要把錢通過手機轉賬續費。這個設備先期投入160美金,但每戶只要付30美金,公司就到府安裝提供使用,兩年之後免費。

  這不是一種簡單的買賣關係,對肯亞人來説這更像是一個金融服務。很多人理解的金融服務就是貸款,但肯亞這家公司把金融服務和日常生産的各種系統全面考慮起來,現在的盈利狀況非常好,同時開始在平臺上賣很多其他産品。

  所以只要有足夠的創新,足夠的想像力,一定能夠産生正面的社會效益。這就是創業者,或者是新一代的企業家要去思考的事情,而不是簡單地去做賺錢容易、賺錢快的事情。

  城市化之路任重道遠

  褚榮偉強調,根據國家2015年常住人口的統計,中國目前的城鎮化率是54%,很多人會覺得美國2010年才81%,中國按照每年增長1個百分點速度,很快就能追趕上去,但是54%僅相當於美國1920年的水準,所以大家不要覺得城鎮化很快。

  

  再去看世界上農村人口占比最多的國家,衣索比亞、巴基斯坦、菲律賓、印度,他們都還在發展中,所以世界聯合國研究會顯示,到2050年也就68%的人會生活在城市。

  有個理論叫全球經濟的金字塔,發達國家佔全球財富可能會佔到70%,但人口,美國、歐洲、日本可能只佔到5%,就全球目前來説,有30億人每天只有2美金的生活支出。

  這意味著,城鎮化這條路還很長,不僅在中國,在世界上也很長。可以説,針對新市民的服務與發展模式不只是局限在中國的市場,其實是可以給世界帶來新的動力、新的想像力。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本網站刊發或轉載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僅供讀者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頻道招商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