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下線上融合教育優勢不可替代 如何走得更遠

2020/12/11 12:41:33    來源:文匯報    作者:袁振國    

  今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疫情,使得推廣了十多年都未全面推開的線上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

  現在,全國早已經全面恢復線下教學,但是線上教育並未因此而淡出,並且就此成為不少人生活的一部分。線上教育雖然不可能完全取代線下教育,但如何乘勢而上,繼續保持線上教育的優勢,並大力促進線上線下教育的融合發展,把中國的教育現代化提高到一個新水準,事關宏旨。

  線上教學效果和影響因素,師生評價截然不同

  2020年5月14日教育部召開了一場新聞發佈會,基礎教育司負責人表示:在疫情突發的特殊情況下,面向全國1.8億中小學生開展大規模線上教育,是教育系統應對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能力的一次集中檢驗;在短時間內動員大量人力、物力進行通力合作,檢驗了我國教育資訊化的成效。2019年,我國98.4%的中小學(含教學點)實現了網路接入,90.1%的中小學已擁有多媒體教室,這些成果,在疫情防控中得到了充分的應用和檢驗。

  高教司負責人表示,疫情期間全國高校線上教學,可以用“三個全”來概括,即全區域、全覆蓋、全方位實現了“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全國1454所高校開展線上教學,103萬教師線上開出了107萬門課程,參加線上學習的大學生共計1775萬人,實屬不易。

  訪談發現,疫情防控期間教師組織的線上教學模式主要分為三大類:錄播教學+線上輔導、錄播教學+直播教學+線上輔導、線上輔導。其中,採用“錄播教學+線上輔導”方式的教師比例最多,超過45%。影響教學效果的主要因素有:“師生互動的即時度”“網路速度的流暢度”“平臺運行的穩定度”“作業提交的順暢度”“畫面音頻的清晰度”“工具使用的便捷度”等。

  有研究表明,師生對於線上教學的看法可以説是“好”“壞”和“沒有變化”三分天下,且“比傳統教學效果差”這一看法還略佔上風。由此説明,線上教學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準備不足、教學方法單一、網速不暢、服務滯後等是普遍存在的問題。

  此次線上教學,教師受到的“挑戰”最大,但收穫也最大,有76.5%的教師對未來的網路教學有信心。

  有趣的是,對影響線上教學效果的原因,學生、教師排序截然不同,學生認為線上教學存在問題排前三位的是:“網路速度即穩定性差”“部分內容不適合線上教學”“教學平臺不完善即穩定性差”,而教師認為線上教學存在問題排在前三位的是:“部分內容不適合線上教學”“學生自主學習能力弱”“學生未養成線上學習的良好習慣”。學生對技術和流暢性的要求更高,教師對學生的配合更看重。

  與此同時,校外培訓機構線上教學迅猛發展,與去年相比增長了3倍,註冊的線上培訓機構據不完全統計超過了25000家。反映了我國校外培訓機構強大的適應能力和社會不可忽視的強勁需求。

  線下線上融合教育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

  線下教育是我們熟悉的教育形態,有固定的校園,固定的班級,課堂主導、教材主導、教師主導是基本特點,它的優勢是:

  社會場景。人是社會性的動物。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的教育四個支柱中,“學會認知、學會做事、學會共同生活、學會生存”都需要在集體共處的社會化空間中進行。學校不是批量生産知識的教育工廠,而是以文化育人、以德育人的成長環境,是同學之間、師生之間思想交流、情感溝通、生命對話的場所,是同伴交往、人生成長的必要天地。停課不停學期間,不少學生期盼回到學校,很大程度上是期盼回到與小夥伴相處的場域中。

  師者之范。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儘管網路教育資源為學習提供了更多的選擇性,但技術代替不了教師在學習過程中提供的支架和示範作用,特別是價值引領、信念確立、道德養成等方面的作用。

  智慧啟迪。線下教育注重學科知識的系統性學習,注重方法的掌握和思考的訓練,有助於學生形成良好的知識結構、建立完善的思維框架,對於創新人才培養具有重要的基礎作用。但是,線下教育體系是工業社會的産物,在大幅度提高了教育效率的同時,具有與生俱來的弊端:一是以教師為中心,教師教什麼,學生就學什麼,教師怎麼教,學生就怎麼學,遵循固定的教學計劃,造成學生處於從屬地位;二是強調整齊劃一,按照統一標準評價學生,容易造成千校一面、千人一面;三是對新技術缺乏敏感度,利用資訊技術創新教育教學的能力相對不足,學生難以適應數字化時代,無法自信從容地在資訊時代進行終身學習。

  線上教育是網際網路以後的新生事物,比之於線下教育其無可比擬的優勢是:

  1、互聯互通。人人互聯、人物互聯、物物互聯,學生可以隨時、隨地、按需學習,推動學校從三尺講臺走向無邊界學習。

  2、海量資源。在網路所拓展的教育時空中,教學資源在數量和呈現形式上都表現出極大的豐富性。

  3、豐富樣態。線上教育打破了原有師生關係,呈現出雙師、多師、AI助手+人類教師等教學關係的多種樣態。

  4、自主選擇。學生可以按照自己的進度選擇學習路徑,學什麼、在哪學、跟誰學、和誰一起學等都可以實現量身定制。

  5、伴隨評價。讀屏時代學習者讀屏,螢幕也讀學習者,線上教學的留痕為伴隨式的學習評價提供了極大便利,也為精準診斷學習提供了可能。

  如果僅僅是把線上教育作為線下教育的必要補充,那就遠遠不能發掘線上教育的強大功能。

  充分發揮各自優勢,實現線上線下融合(Online Merge Offline,OMO)的教育,是未來的方向。

  OMO教育,是把資訊技術深度融入教育教學全流程,以推動教育服務供給轉型升級,教育教學模式深度變革,促進終身學習、個性化學習得以更好實現,促進共用優質教育資源、促進教育均衡發展。

  OMO教育發揮了線上教育和線下教育的差別優勢,為重塑未來教育形態帶來了新的可能。它不是線上線下教育的簡單相加,而是通過利用網際網路、大數據、雲技術、人工智慧等新技術重組教育流程,在規模化教育的基礎上實現個性化培養。

  除了學習場域、學習資源、學習方式更加豐富以外,OMO教育還會重構師生關係。學生可以選擇教師,教師也能夠選擇學生,師生線上上線下都存在雙向選擇與自由組合的關係。線下教育通過學校課程體系建設,開展選課走班制,學生不僅可以選擇課程,還可以選擇上課時段,實現一人一張課程表。線上教育通過情感計算,深入分析學生的非認知特徵,幫助教師真正讀懂學生,匹配適合的學伴和導師,更好地滿足其情感和心理需求。學生不僅可以選擇不同課程的不同授課教師,還可以在同一課程中選擇不同的線上線下教師組合。

  精準伴隨的學習評價。通過全樣本、全過程、多模態的數據採集,匯聚形成區域教育大數據,包括學生成長數據、學校運行數據、教育資源配置情況等,支援對個體成長的縱向追蹤和課程學分互認,建構學生的學業和身心成長軌跡,將無感測評和嵌入式評價相結合,通過大數據的採集、挖掘、分析和反饋,全面、精準、及時地促進線上線下教學融合改進,走向大規模個性化教育的新境界。

  融合教育的發展,需要政府、學校、老師和家長共同作用

  OMO教育是一種新型教育形態,是一項涉及面廣、複雜度高、綜合性強的系統工程,必須從政府到學校,從領導到教師、從社會到家庭,整體協調,通力合作,逐步推進。

  首先需要政府部門在制訂面向未來的區域教育發展規劃時,將融合教育納入區域教育改革發展的整體工作,在提供有力保障的同時,要定期督查工作進度與成效。教育行政部門要科學規劃,制定有利於推動融合教育常態化的相關政策措施,配套出臺系列實施細則。加強校長和教師的培訓,提高其資訊素養。

  其次,學校作為實施OMO教育的主體,要優化適合開展融合教育的學校生態,做好推動、落地、評估等工作方案並持續有效推進。

  學校要加強資訊化領導力,做好融合教育工作的整體規劃、決策制定,既包括資訊化等硬體建設和技術落地,也包括制定融合教育開展的評估等。與此同時,重建學校各方面的規章制度,重新配置資源,以支援和激勵融合教育教學的開展。

  同時,線上線下融合教育,需要教師踐行。線上線下融合的教育不但不會削弱教師的作用,而且教師的作用會更大更重要。

  但是,在融合教育的環境下,教師的功能勢必發生很大的變化,對教師的素質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教師首先要深刻理解網路化世界的新特徵和新機遇,以變革的意識參與教育的變革,要從領導者、主導者、指導者轉變為設計者、激勵者、共生者,要把對知識傳授成效的關注轉向對人的發展的關注;在融合教育實施過程中,更加注重學生精神提升、人格完善和價值引領,塑造學生品格、品行、品味。

  教師還要加強對融合教育的教學設計。優化教學設計,注重教學法創新,將融合教育的優勢最大化地發揮與展現。同時提升對學生開展融合學習的引導。幫助學生養成良好學習習慣,提高線上學習素養和學習品質。同時,教師應該意識到,線下教學不再以知識講解為主,要更加重視學生的親身參與和獨特體驗,鼓勵他們在做事中學會做事,在解決問題中學會解決問題,成為適應未來的人才。教師還必須注重開展情感、態度與價值觀教育。在人工智慧時代,所有人都可以通過網路隨時隨地獲取所有知識,情感、態度和價值觀的重要性得到進一步凸顯,在融合教育中擁有與知識同等重要的地位。

  線上線下融合教育的關鍵一點是——家校共育。家長本身就是學校教育的“合夥人”,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在開展線上與線下融合教育中,家長更是具有特殊重要作用。一是學習環境的保障。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支援配合學校開展各類教育教學活動。二是學習自覺性的強化。學習自覺性對於線上學習尤為關鍵。自覺性強的孩子,線上學習對其而言如虎添翼;反之,自覺性不強的孩子,線上學習反而可能會害了孩子。家長要言傳身教、身體力行,幫助孩子形成良好學習品質。充分發揮好線上線下教育的各自優勢,實現線上線下教育的融合。這是時代的要求,也是時代的機遇,需要各方面的通力合作,共同開創教育的新形態。

  (作者為華東師範大學終身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