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要被淹沒啦!少年組隊出手“保衛上海”……

2020/12/29 15:20:22    來源:第一教育    作者:吳華    

  “根據圖表,我們預計大約在2070年左右,上海會因為地面沉降,導致大部分地區被海水淹沒。”“隨著海平面上升,我們計算得出,上海被淹沒的時 間樂觀來看是2241年,悲觀來看是2096年。”……。城市地面不斷沉降,而海平面在不斷上升,上海岌岌可危!我們可以為上海未來的城市建設做些什麼?

  近日,在上海市盧灣中學的四樓學生劇場裏,一幫十三四歲的大孩子正在展示自己經過一個月的努力設計出的“保衛上海”的方案。這是上海市義務教育項目化學習三年行動計劃專題工作坊在盧灣中學舉行的專場。這些正在展示的孩子都是此前自願報名參加這個名為“保衛上海”的PBL項目。

  他們分為四個小組,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分別從“地面沉降”“海平面上升”兩個視角進行研究、建模,綜合利用所學的地理知識、數學函數知識等,尋找解決方案。

  有的小組計劃利用人工回灌的辦法阻止地面沉降;有的小組計劃在吳淞口長江入海口處修建大壩阻擋上升的海面;還有的小組提出:乾脆讓海水衝進來,讓上海變成威尼斯這樣的水城。

  華東師範大學自然地理學專家王軍教授也是上海高中地理教材分冊主編,在觀摩了這節展示活動後,他感慨地説:“在教材編寫過程中,我們非常強調探究性活動 板塊的設計。新教材當中其中我負責主編的必修一里面探究型活動很多,很多老師包括編寫老師以及中學很多老師都很擔心,説高中階段要搞這些探究活動搞得下去 嗎?但是今天通過實踐我也可以放心了,至少新版教材在探究性活動上,初中階段已經有基礎了,高中階段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幹了。”

  上海市教 科院普教所夏雪梅博士表示,在項目化學習過程中,會涉及學習素養的培養。“提出問題、複雜問題、建立模型,作出判斷,形成結論,這個探究歷程的這一條線, 雙線並進時一條來自學科素養,另外一條來自跨學科通用素養,兩條線的交織並進,用項目化學習支援學生素養的落地。”

  她希望在後續推進過程當中,能進一步引導孩子們基於真實世界,真的像科學家那樣思考和解決問題。“讓孩子們到重點的區域與地理位置中實地考察,去走一走,去體驗一回真實的上海,去更好地感受上海在真實環境當中如何解決這個真實的問題。”

  盧灣中學校長張怡介紹説,上海2021年的中考即將迎來跨學科案例分析,需要考察學生資訊提取與處理、問題分析與質疑、結論嘗試與創新等三大高階思維能力,這些能力都需要一定時間的培養才能積累起來。

  因此,盧灣中學在原來的“無邊界課程”探索過程中又加入了“項目化”的元素。“跨學科從課程橫向組織模式上來説,是一種課程形態,尤其是面向未來的課程形態。而項目化學習更多是我們在跨學科的課程形態下的教學策略和學習方式,所以我們願意把這兩駕馬車合二為一。”

  如何設置跨學科的項目呢?盧灣中學探索出了兩條路徑。

  一個是化散為聚。就是從一個學科散發開來,尋找和這個學科真實生活、真實情景相關聯的項目。比如這次的“保衛上海”項目,就是從數學學科出發發散出去,遇到地理學科形成的一個項目。同樣的,數學和音樂學科碰撞,就産生了“如何把音樂可視化”的另一個項目。

  另一個路徑是化零為整。比如把生命科學和地理跨學科,基於課程標準和教材,把他們共同的主題、交叉的知識點梳理出來,之後基於某一個概念,某一主導問題或者某一作品設計項目。去年“第一教育”就曾經報道過盧灣中學的“設計大山”項目。

  張怡校長介紹説,對於盧灣中學來説,跨學科項目不是面向一兩個孩子,而是面向全體孩子,所以在盧灣中學的無邊界課程圖譜裏,有一個群是專門為跨學科而設置的課程群,就叫跨學科課程群,其中包含有大問題、大主題、大概念三個學習單元共計40多個項目。

  比如,其中一個項目的任務是:讓孩子們撰寫籌建“蘇東坡紀念館”的計劃書。老師們用這個驅動性任務帶動《蘇東坡傳》這本書的整本書閱讀,再結合藝術創 作,串聯語文和藝術的知識。另一個任務則是“科技企業孵化器”,也就是孩子們的創意設計成果發佈會。“多功能校用書桌”、“自動沖泡保溫杯”、“自動分類 垃圾桶”……六年級孩子的奇思妙想既來源於生活實際問題,又有落地實現的可能。

  “我們對PBL的認識是基於問題的學習、基於項目的學 習,尤其對初中學段孩子來説,可能一開始要從基於問題的學習開始,逐漸形成項目驅動,最終去製造産品。”校長張怡説。作為市級項目化學習三年行動種子實驗 校,盧灣中學在跨學科項目化探索之中,把育人目標直指學生創造力的培養,將核心理唸有機地嵌入到了國家課程體系之中,努力為每個盧灣學子的未來積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