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詞,美過同時代的納蘭性德

2020/5/18 12:01:37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萬夏    

  明清時期,特別是清代,正值社會變動前夜,文學思潮激蕩,女性文學開始從閨閣走向社會。女詩人、女詞人之多,超過任何一個朝代。燦若群星的女作家,大多集中在江南一帶。這是一種令人矚目的文化現象。吳藻就是江南才女文化的突出代表。

  吳藻(約1799-1862年前後),字蘋香,杭州人。她是活躍在嘉、道年間的一位最有影響的女詞曲家。胡雲翼《中國詞史略》推崇她為“清代女詞家中第一人”。民國時期謝秋萍輯評吳藻的“白話詞”,説“清代男詞人有納蘭性德,女詞人有吳藻,真是兩朵稀罕的奇花”。

吳藻詞作

  進入新世紀以後,清代女性文學研究日益受到重視,女性詩詞別集開始有人整理,但還是顯得寥落。至於吳藻作品的校注及出版,目前只有個別選注本。人們對這位才女還十分陌生,只知有納蘭詞,不知有吳藻詞。江民繁先生的《吳藻詞傳》與《吳藻全集》註釋本先後出版,不僅為進一步研究吳藻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為我們欣賞吳藻的作品、認識吳藻在中國女性文學史以及清代詞史的地位和影響,提供了完整讀本。

《吳藻詞傳》《吳藻全集》,江民繁著/注,浙江大學出版社

  《吳藻詞傳》以吳藻的人生詮釋其詩詞,以詩詞注解其人生,就其生平事跡、唱和題咏創作活動和作品進行了發掘和考證,揭示了一代女詞人的人生際遇與心路歷程。書中對吳藻研究中一些疑案和節點,諸如,她的原籍在哪?身世如何?其所作雜劇《喬影》通過什麼人、什麼時候盛傳于外?她潛心奉道始於何時?她的填詞生涯又終止于何時?都有新的發現和認定。特別是對她的交遊情況,做了十分完整的探究。

  吳藻的父親是個徽商,夫家也是商人,按照傳統説法,她的娘家和婆家沒有一個讀書人。現在看來,這個説法並不準確。吳藻的娘家氛圍還是富有文化氣息的。她二姐吳茝香多才多藝,善彈琴、作曲,與吳藻一起參加女子結社唱和活動。三兄吳夢蕉也是一位雅士,吳藻早年所作雜劇《喬影》(即《飲酒讀騷圖》),就是通過吳夢蕉與文人名士的交遊得以刊印,引來30多位文化名流題詞作序,並請蘇州藝人到上海演劇,從而風靡大江南北。

《吳藻詞傳》同《吳藻全集》是一個整體。先有了詞傳的水到渠成,才有了全集的實至名歸。

  《吳藻全集》收錄雜劇《喬影》、詞集《花簾詞》《香南雪北詞》、詩集《花簾書屋詩》、詩詞合集《香南雪北廬集》《華簾詞鈔》等集子,全面呈現吳藻一生留下的詞、詩、曲及雜劇等作品。

  兩個讀本的學術價值,除了吳藻生平研究的新成果,還在吳藻作品文獻整理中有不少新的發現。

  最意外的發現是,人們在浙江圖書館發現一個被沉埋的清人手抄本,即高龔甫《華簾詞鈔》。經與《花簾詞》比對,《華簾詞鈔》中有32首詞為《花簾詞》集中所未見;而《花簾詞》卷尾17首詞作,則未見抄錄。《華簾詞鈔》中32首未刊詞的水落石出,讓“全集”之稱更加名實相符,同時也進一步解開了吳藻研究中某些疑案。

  另一個重要的發現是,在浙江圖書館發現金繩武于咸豐六年(1856年)刊刻的《香南雪北廬集》,內含《香南雪北廬詩》和《香南雪北廬詞》各一卷。這本吳藻晚年的詩詞合集收錄詩75首,收未刻詞17首,直接來源於吳藻手抄本,異常珍貴。《杭州府志》雖有著錄,但一直不為人所知,有的學者誤以為這本集子已經失傳了。有些辭書甚至把這本《香南雪北廬集》混同於《香南雪北詞》。

  隨著“館內孤本”重見天日,吳藻的填詞生涯到底什麼時候結束的,也就有了正確的答案。陸萼庭在1948年發表的《〈喬影〉作者吳藻事輯》推測終止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主要是由於他始終沒能看到吳藻這最後一本詩詞合集。事實上,一直到咸豐六年丙辰即1856年,她仍然參加同人湖上雅集。她的創作終止時間,足足推遲了16年。

  收錄在《吳藻全集》中吳藻晚年為同時代的女詩人、女詞人題集作序的散篇,也殊為珍貴。包括:咸豐元年(1851年)為汪蘅《紅豆軒詩詞》作序;咸豐三年(1853年)為阮恩灤《慈暉館詩詞草》題詞;隨後又為陸蒨《倩影樓詩稿》題詞。吳藻的存世作品,可謂被蒐羅殆盡。

  起初面對這兩本專著,不免望而生畏,但慢慢讀下來,對吳藻這個文學奇才,對她的作品風格和思想境界,對附麗于她的江南才女文化現象,終於有了一番全新的體驗。

吳藻小影長卷,清施瑞年畫,浙江省博物館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