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家長與年輕教師間的溝通瓶頸亟待消融

2019/12/6 10:54:08    來源:文匯報    作者:樊麗萍    選稿:蔣昕婕

  家校關係,十分微妙。一面是老師認為家長的家庭教育能力一般卻無力指導,另一面是家長雖在家庭教育方面有缺失,但文化水準、處理問題等方面能力超過老師,常讓老師難以應對。

  上海市奉賢區教育學院院長蔣東標日前在出席“首屆全國家校社協作與教師發展論壇”時分享了一則最新的調查,結果讓人深思:對區域近3000名教師調研發現:超過一半教師認為“家校合作中最主要的困難是家長不重視”,更有65%的教師認為“家長的家庭教育能力一般”。但是,另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教師的家庭教育指導專業能力滯後於教育事業的發展。

  尤其是當年輕小老師遇到“強勢”家長,要處理好家校關係,更考驗老師的專業能力。

  很多85後、90後教師坦陳:害怕與家長交流,更害怕家訪

  在和家長相處、溝通過程中,老師們承受著外人不易察覺的壓力,尤其是年輕教師!不少年輕教師坦陳,自己害怕與家長交流,更害怕家訪。

  蔣東標調研的區域有一組數據引起專家們的關注:該區域年輕職初教師的比例已超三成。這一教師群體有幾大特徵:名副其實的獨生子女、在大學裏未接受過家庭教育相關專業培訓、相當比例的教師尚未為人父母缺乏家庭教育經驗。

  很多時候,孩子學習上出狀況和家庭因素有關,比如父母關係不佳。但一些年輕的班主任由於自身社會閱歷較淺,有時因為急於解決學生問題,一不小心就陷入了學生父母之間的家庭矛盾,導致家校溝通不暢,甚至雪上加霜。

  “未來已來。很多年輕教師現在還要面對越來越多的二孩家長和學生,他們有沒有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和專業能力儲備,去應對和指導這些家長及學生出現的問題?”蔣東標説。在家校共育中,年輕教師的專業能力面臨嚴峻的挑戰。在這次調查中,僅有30%左右的教師認為自己與家長協同合作、教育孩子的能力較高。

  奉賢區家庭教育德研員戴宏娟補充了另一個細節:如今不少家長的文化水準、解決矛盾問題及其他社會公關能力等遠遠超過年輕的85後、90後教師。在孩子教育上,時時面對這些“強勢”家長髮來的各種“問題”,對年輕教師更是一種挑戰。

  今年6月頒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品質的意見》提出,要“強化師德教育和教學基本功訓練,不斷提高教師育德、課堂教學、作業與考試命題設計、實驗操作和家庭教育指導等能力。”蔣東標説,“教師家庭教育指導能力”是首次見諸中央文件,具有風向標作用。

  老師們的埋怨始於無力,家長們的眼淚裏有自責

  “家校共育”重要性的凸顯,意味著一線教師的家庭教育指導能力越來越重要。此次與會的多位教育界專家認為,從教師的專業發展看,除了課堂上的知識傳授,家校合作育人已經成為未來工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教師的專業智慧,不能只體現在課堂上和教學中。”與會的奉賢區江海第一小學校長褚紅輝講述了一段往事:大約三年前,她作為新校長來到這所奉賢區老城的小學,第一個月,她的耳邊充斥著老師們的抱怨,“校長,你看!這張試卷竟然全是空白”“校長,你看看這個孩子,這個星期竟然有三天作業不做了”“校長,這個家長竟然對我説管不了孩子了”……褚紅輝也不禁困惑,這個學校的家長和學生怎麼了?老師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埋怨?其後,褚紅輝以志願者身份參加了學校五年級部分學生的家長沙龍。這次沙龍中,當一位媽媽分享自己的育兒困惑時,周圍有十多位家長悄悄地抹起了眼淚;沙龍結束,一位老奶奶拉著褚紅輝的手哭訴:“不是我們不想管孩子,是我們不知道怎麼去管啊!”

  “家長們的眼淚就像一把錘子重重敲在我的心上。”褚紅輝一下子悟到:老師們的埋怨始於對家庭教育指導的無力;家長們的眼淚則是對自己無力教育孩子的自責。

  要讓老師們做好對家庭的教育指導工作,教師自身的專業性必須進一步提高。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學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楓舉例,有些年輕教師遇到來自家長的“挑戰”或刻意回避時,往往不知道如何應對。而這恰恰是對教師“專業儲備”的考驗。

  王楓説,所謂“專業儲備”,即要求教師具有正確的教育觀念和對學生發展規律、教育規律的準確把握,教師要有一雙敏銳的眼睛,善於發現問題,並轉化為家庭教育指導的設計與實施,包括資源的整合與協同利用。

  “教師家庭教育指導力建設是系統工程,我們當前的研究和探索還只是剛剛起步,還有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蔣東標給出的一則建議是,明年是“十四五”規劃起始年,各級教育部門不妨在新的五年規劃中,把以提升教師家教指導力為核心的家校合作育人要求和措施具體化,使基礎學校在操作層面得到更明晰的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