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實體書店打造多梯度多元化新型閱讀空間格局

2019/9/26 10:21:37    來源:文匯報    作者:許旸    選稿:蔣昕婕

  求知、社交、看展、賞文創、品咖啡、聽心儀作家讀一首詩……如今在上海遍地開花的實體書店,幾乎可以滿足與閱讀有關的種種需求。有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實體書店零售額達23.05億元,同比增長4.69%。光是上海就擁有2000余家實體書店和發行機構,最高、最美、最古樸、最文藝、最時尚的書店構成申城多梯度多元化新型閱讀空間格局。

  與六七十年前人們要買書,只能去新華書店排隊“軋鬧猛”相比,上海實體書店發展幾經沉浮,如今明顯回暖。一批高顏值、高體驗感、高附加值的複合型或專業化書店,大大豐富了公共文化內容供給,匯聚成為推動全民閱讀、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的書香力量。在資深出版人盧俊看來:“如今的書店早已不僅僅是買書的地方,更近於詩意棲居的‘樣板間’——書店的智慧空間呈現展示著人們美好理想生活的模樣,見證著城市文化的想像與追求。”

  從“擠破頭”的新華書店,到遍地開花的人文書房

  70年來的書店業變遷史,恰是中國文化出版産業發展的生動注腳。

  1949年6月,新華書店第一、第二臨時門市部同時在滬開業,開啟了新華書店在上海傳播進步思想文化的征程。從最初僅有兩家網點發展到目前遍佈全市各區百餘家分店,伴隨上海解放而誕生的上海新華書店,正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滬上書業探索創新發展之路的鮮活縮影。

  新華書店保存了無數人的美好閱讀記憶,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購書選擇不多,新華書店幾乎是廣大讀者唯一也是最好的購書去處。改革開放初期,春風解凍,數不清的青年涌向新華書店,懷著對知識的強烈渴求,守在書店門口長隊裏,爭相購買數理化課本、文學名著和漢譯學術叢書。不少80後的青蔥歲月裏都有著相似的一幕——暑假和父母一起逛新華書店,在高高的書架前仰頭尋找鍾愛的故事書,頭頂吊扇呼啦啦地轉動;結賬櫃檯前擠滿人,結完賬營業員用紙條將一沓書纏繞在一塊,再用粘了糨糊的毛筆刷下介面處貼成封條,顧客接過書小心翼翼放進挎包帶走。

  1998年底上海書城誕生,“人山人海繞著福州路、湖北路、浙江路、廣東路排隊,甚至進場要買票,定價約三元,但讀者還是爭先恐後地排隊買票。”原上海書城總經理、黨委書記趙建平追憶,書就幾毛錢,那時百姓收入低,買書也算高檔消費了。

  上世紀90年代市場經濟發展熱潮推動,民營書店的春天也來了。一批有自身特色的人文書店在大潮中脫穎而出,較之以銷售業務為核心的新華書店,這批書店初步體現出公共文化空間的功能。進入新世紀後,數字閱讀的興起、網路電商低價傾銷、店面租金上漲,加上有的書店經營不善以及盜版屢禁不止等多股壓力下,2000-2004年、2009-2011年堪稱寒冬期,不少書店轉型、歇業,甚至倒閉。

  冬去春來,2012年上海率先出臺扶持實體書店政策,2017年發佈的《關於上海扶持實體書店發展的實施意見》和上海文創“50條”強調,加快建立佈局合理、結構優化、業態多元、充滿活力的新型實體書店發展格局。近幾年,上海實體書店回暖態勢基本確立——門店數量止跌企穩,一批高品質、高顏值、多業態書店相繼落成,整體活力顯著增強。

  校園書店、社區書店、鄉村書店和景區書店也成為投資新熱點,今年7月《關於進一步支援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發佈,要求各高校應至少有一所實體書店。目前滬上高校已擁有30余家實體書店,光是去年,5家校園書店在上海漸次開業,新增營業面積約1240多平方米——華東理工大學附近的隴上書店、同濟大學周邊的同濟書店、位於上海大學東區的泮溪書店、華東師範大學門口的大夏書店、鐘書閣在上海對外經貿大學的新店……“書店+”乃至“閱讀+”等新運營模式為書店注入了深層動力,也讓學子們連呼“過癮”“給力”。

  跳出傳統單一大賣場,解鎖閱讀的N種表情

  “以前資訊不對稱,大而全的書店,幾乎是讀者接觸新知的唯一地方,眼下多媒體傳播發達,文化需求爆髮式增長,如果光陳列一排排書架,實體書店早已無法吸引讀者駐足。”華東師範大學教授陳子善是圈內公認的書蟲,他認為,一座先進發達的城市需擁有各種風格、層次、追求的專題專業書店,才能滿足多元細分的讀者需求;跳出連鎖複製模式、具有一定文化積澱的專業化書店,對培養市民閱讀興趣、提升社區文化品位,都大有裨益。

  打造專業書店,上海有自己的創新基因。早在1982年,上海就誕生了全國第一家專業藝術書店,原上海新華書店靜安區經理錢永林記憶猶新:“開門時轟動成怎樣?四開間的門面裏都是人,大家排隊進,參觀展覽會一樣,洶湧熱情的顧客擠碎了八隻玻璃櫃檯。”曾經,上海科技書店、音樂書店、藝術書店等十多家專業書店構築出申城獨特的風景線。眼下,以戲劇、音樂、海派文化、詩歌等為主題的新型專業書店,也在陸續籌備中,有望成為細分領域的“知識供應商”。

  如今漫步申城,無論你喜愛江南水鄉雅致文人生活,還是追求前衛摩登的時尚感,都能在書店矩陣中找到匹配的心儀生活方式,多梯度、多樣性書店風格為申城拓展了豐富新型閱讀空間。比如,位於“上海之巔”、被稱為“離天空最近的書店”的朵雲書院,成為城市文旅的網紅打卡地;滬上首家“中版書房”落地長寧,中島櫃和高架櫃區隔功能空間的設計,充滿了精緻都市感。未來兩年,上海市民還將陸續收穫書香大禮——佔地1.8萬平方米的上海之光徐家匯書院預計2021年開業,“光明·稻田裏的書店”有望在花博會之際揭幕,打造集沉浸式展演、文化民宿、研學旅行等於一體的特色文旅書店業態。從圖書賣場到文化空間,再到生活美學磁場,“策展”思維賦能書店空間,解鎖了閱讀的N種表情。

  即便對習慣線上購物的年輕一代來説,“逛書店”的衝動也並未稀釋。“書店成為集聚讀者感情,共用生命豐盛的空間。”同濟大學副教授湯惟傑感慨:實體書店和網店的區別,不僅僅是購買模式的變化——走進實體書店,不同領域的書籍聚合、讀者與作者、人與書的相遇,會形成特殊的“氣場”,這是網店天然缺乏的,書店的另一重魅力在於文化熱點的醞釀和發生。愛逛書店、週末打卡讀書會的90後學子曾咏勤發現,好的書店在現代社會越來越多承擔了“家”的情感功能,讓人忍不住“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