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未檢科主辦檢察官夏正楓談“'知心媽媽'幫助迷途孩子重揚人生風帆”

2017/4/6 13:26:50    來源:東方網       選稿:梅雅莉

  【主持人的話】

  她家裏只有一個女兒,社會上卻有上百個孩子喊她“知心媽媽”;15年來,她辦理各類未成年人案件千余件2000多人,無一差錯;她依法嚴懲未成年人犯罪的幕後“黑手”,成功立案監督8件28人,追捕、追訴共計50余人;她以女性特有的柔情與愛心,教育感化挽救失足青少年,為浪子回頭、健康成長傾注心血,先後對45名涉案未成年人開展特殊幫教,她就是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未檢科主辦檢察官夏正楓。在日前揭曉的第四屆上海市“平安英雄”評選中,夏正楓從57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獲評第四屆上海市十大“平安英雄”。

  2013年3月20日(週三)14:30,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檢察科主辦檢察官夏正楓將做客東方網,圍繞“‘知心媽媽’幫助迷途孩子重揚人生風帆”話題,結合她自身辦理的案例,分享從事未檢工作中的所思、所得、所感,介紹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的職能、性質,以及上海未檢工作二十餘年探索實踐的成效,並與網友線上交流。

   視頻回放

  【嘉賓介紹】

  image

  夏正楓,女,現任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檢察科主辦檢察官,從事未檢工作15年,先後獲得“全國維護婦女兒童權益先進個人”、第四屆上海市“平安英雄”、上海市“三八紅旗手”、區“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東方網的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東方網線上直播視頻節目檢察官線上節目。今天我們請到的嘉賓是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檢察科主辦檢察官夏正楓。您好,歡迎您做客我們的節目。

  [夏正楓]:您好,各位網友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非常高興能夠邀請到您,翻開您的簡歷有一種敬意油然而生的感覺,您獲得這份榮譽的時候,心情是怎麼樣的?

  [夏正楓]:我當時確實是非常緊張和激動,人生第一次站在這麼大的舞臺,又是以獲獎的身份,來接受這份殊榮,感到非常緊張,當時感覺自己心也要跳出來了。但同時也非常激動,作為一名未檢人,能獲得這樣一份殊榮,我覺得,是寶山這個美好的環境鍛鍊了我,是檢察院這個精神家園培養了我,是上海未檢事業的蓬勃發展成就了我,帶給我耐心、愛心和恒心。讓我內心平靜和滿足,精神激勵和昇華。我能獲得這份殊榮,充分説明我們社會對青少年的關愛,對下一代的殷殷期望,我獲得這份殊榮不是我個人的,同時代表了寶山檢察院,代表每一個未檢人。

  [主持人]:我覺得除了您所説到的緊張和激動,不僅僅是因為第一次站在非常大的舞臺上,更意味著你在接受這份肯定的時候,同時也要接受大家今後對您工作更為嚴格的要求,這是一份榮譽,也是鞭策和壓力。很多網友可能對未檢科具體的工作不是特別了解,請您介紹一下未檢科主要的內容是什麼?

  [夏正楓]:我們未成年刑事檢察科,主要從事的是未成年犯罪刑事檢察工作。也就是案件中,只要有不滿十八周歲未成年人參與的刑事犯罪案件批捕、起訴、參與公訴,都由我們未檢科來履行相應職能。我們實行的是“捕、訴、監、防”一體化的工作機制。捕,就是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對未成年犯罪的案件是否批准逮捕,同時開展偵查監督和立案監督,重點是對指使、教唆未成年人犯罪背後的成年黑手進行追捕和立案監督。訴,就是對公安機關已經偵查完畢的案件進行審查,決定是否向法院提起公訴並出庭支援公訴。監,主要是對關押在看守所的未成年嫌疑人的合法權益進行保障監督。防,進行一般預防和特殊預防,開展綜合治理,預防未成年人犯罪。這在一系列工作當中,對未成年人體現了以懲罰為輔教育為主的原則,以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開展工作。同時注重打擊在未成年人背後的成年人黑手,我們是作為一個重點立案監督的對象。

  [主持人]:您剛才説依法辦理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是您的主要工作。而其中,打擊未成年人犯罪背後的成年“黑手”,又是你們辦案中的重點,我想網友們一定很想知道,這方面,您有什麼印象比較深刻的精彩的大案、難案,能不能説一個給我們聽聽?

  [夏正楓]:我在未檢十多年來,辦理過一些精彩的案件。我舉一個近幾年辦理的案件,是在我們和公安機關工作責任制當中發現的一個線索。這是一個未成年人報案的線索,馬上引起了我的警覺,當時這個報案的線索非常簡單,公關機關告訴我們,因為這是一個尋釁滋事的案件,公安機關叫被害人去進行了傷勢鑒定,鑒定下來是非常輕微的,所以沒有立案。但我發現,這個案件有可能牽涉到聚眾鬥毆的行為,我們進一步的取證,確實發現這是一個團夥的聚眾案件,而且是有成年人在背後指使未成年人鬥毆的案件,公安機關按照程式進行了立案,最終到案的一共是十個人,其中三個嫌疑人都判處了三年以上的刑罰。這個案件當年被上海市未檢處評為精品案件。

  [主持人]:我這兒還有一份資料,説您15年來,共立案監督8件28人,其中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3人;追捕、追訴共計50余人,其中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以上的有8人。您覺得您在這項工作中取得那麼好的成績的主要原因是什麼,您有什麼辦案心得可以分享?

  [夏正楓]:作為一名辦理刑事檢察案件的檢察官,在審查公安機關移送審查的案件時,我的做法是。1、是要嚴查細審,不放過每一個證據;2、對證據之間的關聯性、合理性和合法性進行縝密分析和評判。3、對案件中反映處的任何蛛絲馬跡不予以放過,往往看似案件中一條很輕微的線索,也可能這條線索就是大案要案的口子。4、注重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和教育,將其保護貫穿在刑事訴訟的始終。這是在辦案中我的體會。第二,內心一定要秉承對法律的敬畏,對人民的敬畏,特別是辦理未成年人案件的,內心一定要有悲憫之心。同時我工作在溫暖的科室裏面,相互之間真誠的幫助也使我能更好地投入工作。

  [主持人]:檢察工作對於未成年人環節來説,更多體現的除了法律的公正之外,還有一種溫情和關愛在裏面,對於未成年人著重體現感化、幫助、挽救,您在這麼多年的工作當中,有沒有一些感動的瞬間?

  [夏正楓]:有,我時時被案件所感動我們辦理的很多案件當中的過程讓我們時時感動著。,感動的案件很多很多,我主要介紹一個小和尚詐騙的案件。這個案件很簡單,就是一個不滿18周歲的孩子冒充和尚實施詐騙,數據不算很大,量刑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但這個少年犯的家庭有它的特殊性。這個孩子,小和尚他雖然是上海人,但又是一個流浪兒童。他在10歲的時候,他父母離異了,當時這個孩子判給爸爸的,媽媽不知去向了,爸爸沒有很好的撫養他,火車站、橋洞成了他臨時的家,成了一個流浪兒。到了15、16歲的時候,他父親準備再婚了,再婚的時候,總覺得這個兒子是一個包袱,就把他送到了九華山當和尚。因為他不習慣寺廟的清規戒律,他逃了出來。為了生存,就冒充小和尚詐騙。這個案子拿到我手裏,按照一般的做法我們可以提起公訴,審判結束,但我想,如果他的家這個問題不解決的話,他可能回歸社會以後,有可能還會去犯罪,這個根源起是沒有解決掉。我和我科室的同事們就一起為他找家。期間,我們也到他的生父那裏去交談,實際上他已經再婚了,現在妻子帶了兩個兒子,家裏就十幾個平方米,再容納這個孩子的話,一個是情感方面很難容納,一個是家庭現實居住的環境很難容納,這個父親也不願意讓這個孩子住回來。我們和這個孩子交談的時候,這個孩子告訴我,他上海有一個姨媽,這個姨媽對他關心還是比較多的,我就想是不是讓他這個姨媽把他收留下來,於是我們一次一次上他的姨媽家裏去。他姨媽也是再婚的,第一次去的時候,他姨媽説不可能的,因為姨夫這裡不太可能接突然出現的一個這麼大的孩子。第二次我們去的時候,把這個孩子有可能重新犯罪的情況跟她説了,但她當時還是沒有答應。眼看這個孩子要馬上放出來了,沒有地方接納他的話,又成了一個流浪漢了。我們第三次又到了他姨媽家,請求姨夫能夠包容這個孩子,在我們的努力下,姨媽姨夫終於答了。我和他姨夫姨媽接觸過程中,我覺得他們不是真正接納他,我就把電話留給了這個孩子,讓他有事找我們。。實際上他回到他姨媽家以後,三四個月以後我接到了他的電話,他説我的姨夫又要把我送到寧波一個小寺廟去當和尚。接到這個電話之後,我趕到他的姨媽家,那時候我們想到了他媽媽,我覺得必須找到他的親生母親。找到他媽媽以後,我們的心真的放下來了,實際上這個媽媽也是再婚家庭,但沒有孩子,就領養了一個女孩,雙方都沒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她願意接納這個孩子。所以當這個孩子回到自己親生母親那裏的時候,他媽媽也很感動,他也很開心,我們也很感動,覺得他有了一個歸宿地。這個案子結束以後,我們倒是真的從內心來説放下了,但他的媽媽包括他本人,已經把我們未檢科當成了他們的娘家。所以他們搬家也好,自己上戶口也好,只要有困難,就會打電話過來,我們只要能夠幫忙的話,我們會盡全力幫忙。所以現在這個小孩也很穩定,也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通過這個案件所體現出來的母子之間的感情,包括這個孩子從10歲開始流浪到後面有了家庭的景象都讓我感動。

  [主持人]:其實從檢察官的角度來説,單純處理這個案件是非常簡單的,但後續的幫助工作耗費了我們的很多的精力,這是一種情分。正是因為把情分當做我們工作的本份,才贏得了更多的尊重。很多孩子都叫你“知心媽媽”,你是怎麼做到的?

  [夏正楓]:我們未檢科對象就是未成年人。我在辦案當中,我會用母親的心懷跟他們接觸。比如説跟他們打交道的時候,我會放下自己的身子,因為我覺得這些孩子的行為是可惡的,但他們的本體來説還是應該得到我們的同情,所以我會用包容之去包容他們。在和他們接觸過程當中,我會傾聽他們的想法,他們的一些訴説,也會了解他們內心深處的一些要求,包括他們和父母之間的情況,包括他們平時的一些愛好。我儘量用他們能夠接受的方式跟他們交談。第一次碰到我,他們都比較害怕的,隨著接觸的次數多了以後,他們也感受到我的一份溫暖,他們覺得向我傾訴很開心,也很輕鬆,慢慢慢慢的,他們也把我當做一個可以交談和信賴的人。所以一個案子結束以後,他們都能夠接受我,能夠敞開心懷,有些對自己父母不願意説的事,也會告訴我。當然我也會幫助孩子和父母架起溝通的橋梁,慢慢的話,應該説也得到了一些回報,所以我也非常開心,他們能夠向我傾訴他們內心的東西。

  [主持人]:我知道除了這些孩子,可能更多的失足孩子的家長更是把你當成知心人了。最近有兩個單親家庭在你的幫助之下,恢復了非常融洽的氛圍,能不能跟我們講一下。

  [夏正楓]:這個案子中,我最震撼的是這小孩的年齡,因為他是98年生的,剛剛14周歲。這個案子拿到我手裏,按照一般的訴訟程式懲罰的話,對他今後的影響很大的。我接觸了他家庭之後了解到,孩子爸爸在他10歲的時候去世了,突然變成一個單親家庭的時候,母親不知道怎麼轉化自己的心情,慢慢慢慢的跟孩子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所以當孩子遠離這個家庭的時候,當孩子突然犯罪的時候,媽媽一下子覺得天塌下來了。這兩個孩子和這兩個媽媽,沒有及時的和孩子疏通以及轉化角色。那時候其中一個孩子的媽媽跟我説,這個孩子原來是非常開朗的,爸爸去世以後把自己封閉起來了,除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和媽媽碰個面,其餘的時間把自己關在裏面,而且吃飯也在自己的小房間。媽媽把飯送到房間裏,他在房間裏吃,媽媽在外面吃,媽媽去上班了,兒子還在睡覺,媽媽回來了,兒子還在睡覺。所以他媽媽非常痛苦。另外一個孩子,他媽媽就跟我説了,我無法跟我兒子溝通,我只要説一句話,他兒子就暴跳如雷,他説我們的事情你不懂的。所以媽媽也是非常無奈的,是非常痛苦的,所以她們希望我給他們一些幫助。我首先分析了一下他們家庭的情況,也了解了孩子父母不容易的事情,我就做孩子和大人之間的傳話筒,告訴孩子,媽媽怎麼樣,為了你又做了什麼,孩子就理解了,原來媽媽忽視我,是因為要養我。然後我又教媽媽如何跟孩子溝通,你要知道14歲的孩子在想什麼,他的朋友圈子在那裏,怎麼引導他。這兩個孩子和母親的變化非常非常的大,其中一個孩子,我定了一個很細的規矩,吃飯一塊吃,每天要和媽媽談半小時,第三吃好飯的碗你洗,第四要掃地,第五要把學校裏的事情彙報。這個孩子都按照我説的做了,他媽媽看到我就很感動,説原來我兒子和我是陌生人,現在變成了親人。另外一個孩子的媽媽,有時候會主動的跟孩子溝通,讓兒子知道你要保護我。。通過這個案件以後,我感覺,雖然做了這麼一點點,但回饋給我的,真的是很多很多的東西。

  [主持人]:只有當我們真的將心比心的時候,我們才能收到如此的反饋。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又一個的案例和讓人覺得溫暖的反饋,才能達到今天的效果。上海應該是一個人口導入型的城市,有越來越多的外來人員來到了上海,有很多外來人口的未成年人在上海,對於外來未成年人的幫教有什麼措施嗎?

  [夏正楓]:面對三無犯罪未成年人的觀護,對我們也一直是個難題,我們一直也在積極的探索。我們也曾用異地幫教的方法,先後對幾名犯罪未成年人進行異地幫教,聯繫嫌疑人當地檢察院,溝通進行觀護幫教,取得了一些成果。當然了,我們還探索了其他的很多方法和途徑,這些途徑也是在慢慢的延伸,延伸到更多的孩子,更多的家庭,讓這些孩子有更多關的基地,讓他們重新出發。

  [主持人]:探索性的工作具體包括哪些內容?

  [夏正楓]:我們實際上從多年之前就開始了,原來是我們聯合了共青團,聯合了街鎮、婦聯等等社會的企業包括一些愛心的私營企業的業主,在寶山地區的12個街鎮成立了12個青少年觀護基地,還在兩個中學成立了觀護基地,讓這些失足的孩子有一個幫教的場所。因為像外來民工的孩子,他們往往沒有工作,沒有學業,家長們忙於生計,有可能他們接觸的環境不是很好。我們根據不同的對象送到不同的愛心幫教基地,學文化,學道德,學技能,應該説也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我們去年曾送到綠化局下屬公司的一個孩子,他是犯搶劫罪,也是一個民二代的孩子。他表現特別好,被這個公司正式錄用了,成為了一個正式的員工,我們也感到非常高興,他的父母親還送來了錦旗。他們基地的老師不停的教他學技機能,還教他怎麼做人,怎麼和人家打交道,怎麼和父母相處。所以通過這些社會愛心的人士和企業,對未成年人進行了一個很好的幫助。

  [主持人]:除了對這些失足的孩子來説,應該説你們對未成年人的被害人也是十分關注的,有沒有這方面的案例?

  [夏正楓]:有的,未成年人被害人是我們保護的重點。前面我們一直在談未成年人嫌疑人,實際上在案件當中我們對未成年人被害人加以很多的保護。我曾經辦理過一個案件,公安機關移送上來以後,把這個被害人特殊情況告訴了我們,因為這是一個精神病人,證據是很清楚。因為那時候比較早,這個女孩子放在收容所。當公安機關告訴我這個,我是去收容所看這個女孩子的,給我的第一感覺這個女孩子很可憐,她的頭髮非常的零亂,頭髮上亂七八糟加了很多夾子,而且一會兒唱歌,一會兒跳舞。在這個案件當中,我們和公安機關談了這個女孩子將來去向的問題。我們把這個孩子的狀況上報到政法委,然後也提出我們的意見,是不是讓她接受治療,政法委非常支援,和精神衛生中心進行了協調,精神衛生中心免費接納了這個孩子。這個孩子在精神病院將近10個月的我們未檢科的人員都會去看她,隨著治療的進展,慢慢的神志也清醒起來,因為我們去得多,她把我們當成了她的親人,慢慢聊的多起來了,有一天談到老家是在安徽,在安徽哪個學校上學,讓我們覺得有希望了,迫不及待的打電話過去,接電話的正好是她的姐夫,她父親馬上就來了,一下子哭出來了,説我的女兒還活著,我們的心情也是非常非常的激動,告訴她,你女兒現在在上海,她現在在治療,你們不要著急,哪一天有空來。電話挂了以後,第二天他們7點就到了我們檢察院門口,然後我們和他父母交談了解情況,這個女孩因為第一次談戀愛,爸爸覺得不太滿意,就這一次誘發了精神病,實際上已經看了很多時候。剛剛看好沒多久,突然間這個女兒失蹤了,已經失蹤了一年多,而且這個女兒是父母最寶貝的女兒的,都以為她死了,突然發現她活著,內心説不出的感動,然後我們把他們帶到精神病院,這時候這個女孩看到爸爸媽媽,一下子撲上去的時候,我們真的被他們感染了。

  [主持人]:這不僅是在挽救一個人,更是在挽救一個家庭。在保護未成年被害人方面,這幾年檢察機關有什麼舉措出臺?

  [夏正楓]:上海市檢察機關近年的被害人刑事救助這個工作,我們未檢科把這個理念融入到我們工作當中,給這些被害人也好,嫌疑人的未成年人家庭有一些救助。像有一個案件,兩個家庭都是很困難的家庭,嫌疑人的父親是一個殘疾人,媽媽是外來妹,月收入只有1450塊。而被害人有一個哥哥是弱智,爸爸是開計程車的,媽媽是農民。要是按照一般的訴訟程式處理的話,有可能被害人拿不到後來的救助款。嫌疑人處罰的話,可能家庭的希望都落空了。我們將司法雙向保護融入到這個工作中,我們院也拿出了救助金及時送給被害人家庭。同時我們也開展了相關的工作。通過我一些工作和同事共同的走訪,還進行了調解,被害人通過司法調解也及時拿到了後面的賠償款。雙方家庭剛開始的時候,是非常對立的。在我們工作當中,雙方握手言和,所以兩個家庭都非常感謝我們檢察院,給他們家庭點燃了新的希望。

  [主持人]:其實我還在想,雖然我們有很多方式,通過感化幫助,幫助這些未成年失足少年。那麼我們在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有什麼樣的工作?

  [夏正楓]: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剛才講到預防有特殊預防和一般預防。一般預防就是防範于未然的工作。我們開展了多種形式的法制教育活動。這兩年我們搞了一個冬日陽光送溫暖活動,關愛微行動活動。通過模擬法庭的形式,上法制課的形式,還有親子活動,通過形式多樣的法制宣傳活動,讓他們在活動當中接受一些法制的理念,提高自己法制的觀念,提高自我保護和防範犯罪的一些知識。

  [主持人]:您對接下來的工作有什麼計劃和打算嗎?

  [夏正楓]:上海未檢工作是全國的創始者。我們上海市檢察院未檢隊伍成立二十五年來,在市院未檢處的領導下,在未成年人刑事檢察這塊處女地上不停的探索、耕耘、創新,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開拓了一片新天地,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和關心未檢工作。我們上海很多自己探索的未檢工作理念和方法,現在已經被納入了新刑法、新刑訴法,作為正式的法律法規出臺,我作為上海未檢人對此感到非常驕傲和自豪。但與此同時,作為這個光榮集體的一員,我也深切感受到了身上那份沉甸甸的責任。未檢工作是一個遠大的事業,需要我們不停的加以關心、支援和參與。作為未檢人,我會將自己的榮譽作為契機,在未檢崗位上,更多地去探索挽救、教育犯罪孩子的方法和途徑,用愛和溫暖去關心這些特殊的孩子,一如既往地做好未檢工作,也希望社會各界和愛心人士更多關心失足未成年人,參與到關愛未成年人這項十分有意義的社會工作中來,我相信,有了你們的參與,我們孩子的成長會更加健康、順暢和美好,我們的家庭也會更加安康幸福,社會更加安定團結。謝謝。

  [主持人]:我們非常高興能夠邀請到您來做客我們的節目,我們也特別的希望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能夠引起社會各方面的更多的關注,讓我們更多的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創造一片潔凈的凈土,在節目的最後,感謝您的光臨,也要感謝東方網的網友關注。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