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匯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利民談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

2017/4/6 13:16:58    來源:東方網       選稿:梅雅莉

  【主持人的話】
  為進一步增進廣大人民群眾對檢察工作的了解,加強檢察機關與廣大人民群眾的聯繫,展示上海檢察機關按照中央、市委和高檢院的要求,堅持“強化法律監督,維護公平正義”的檢察工作主題,立足檢察職能,運用打擊、預防、監督、教育、保護等手段,參與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的舉措和成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和東方網聯合舉辦“上海檢察機關參與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系列訪談”節目,邀請本市各級檢察機關相關領導同志,介紹上海檢察機關參與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的情況,聽取意見和建議。
  2012年9月25日(週二)15:00-16:00,東方網邀請徐匯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利民做客東方網嘉賓聊天室,圍繞“構建中職校犯罪預控體系呵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話題,介紹該院在開展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檢察工作中,結合本區中職校多、在校生多的實際,協調各方、積極探索,努力構建中職校犯罪預防和控制體系,幫助未成年人遠離犯罪,健康成長的創新舉措,並與廣大網友線上交流。

     視頻回放

    【嘉賓介紹】

                  

image

  王利民,男,大學本科學歷,三級高級檢察官。歷任徐匯區司法局副局長,龍華街道黨工委副書記,現任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副檢察長。

   【聊天實錄】

  主持人:非常感謝各位網友再次收看由東方網為您帶來的線上視頻節目,我們為您邀請到了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利民同志做客我們的演播室,歡迎您的到來。王檢,是不是和我們東方網的網友打一聲招呼?

  王利民:主持人好,各位網友好,很高興和大家交流檢察工作。

  主持人:今天的話題是預防未成年人人犯罪的話題,如果您有任何的疑問可以參與到我們的討論當中來,我們會把您的話題提交給王檢。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説到一個話題,我們知道徐匯區檢察院在近兩年開展了一個中職校預防犯罪的工作,為什麼開展這項工作?

  王利民:徐匯區中職技校有14家,我們有這樣的責任把這批孩子教育好、管理好;同時我們檢察官有這樣的責任把這批孩子通過有效的教育、有效的預防措施,使他們走上一個健康成長的軌道。


    主持人:現在在上海各區縣都有一個未檢科,很多的中職技校的學生聽到這個部門的時候多少有一些壓力,成績並不理想,進入了中職技校,在這樣的過程中他們本身承受了一定的壓力,再提出這樣的概念,相對來説文化科成績沒有那麼優秀,在其他的方面優秀的中職技校的學生帶來一些過大的壓力,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

  王利民:我是從這個方面看待這個問題的,徐匯區的中職技校的犯罪率在全區未成年人犯罪當中佔了絕對的比例,我是指在校學生當中的犯罪佔了非常高的比例。

  主持人:能不能給我們大致的介紹一下數據?

  王利民:2007年22人,08、09年連續上升,2011年仍有26人,中職技校生犯罪佔同年未檢部門受案人數比由2007年的8.1%上升至2011年的14.9%,上升了6.8個百分點,我們覺得非常令人揪心的。

  主持人:所以説,全市檢察機關都設了未檢這個部門,中職技校學生應該怎麼定位自己呢?

  王利民:我認為將來中職技校生的出路很多,因為我們國家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需要造就一大批懂技術,有文化的職業技術工人,如果“藍領”跟不上職業技術的發展,國家的相關産業建設會受影響。我們中職技校生接受教育的年齡大,能夠很好的接受知識,對我們國家的整個製造業的發展,現代服務業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重要。因為我們現在跟發達的國家相比,製造業還是比較落後,現代服務業也是剛剛起步。我個人覺得中職技校生這樣的群體,將來的發展對於四個現代化的建設,其作用並不亞於大學生,所以我們不能歧視他們。

  主持人:您剛才跟我們介紹了一下徐匯區開展中職技校的犯罪預防工作,徐匯區聚集了很多的中職技校,這是開展工作的一個特點。今後上海市這個工作也會繼續鋪開,您認為徐匯區做這項工作的優勢在什麼地方?

  王利民:我覺得有以下幾點,第一就是剛才説的,我們中職技校的學校數量和在校學生總數相對於其他區縣比較多,我們總共有中專、技校14家,在校學生2萬多,它居全市之首。二是隸屬關係複雜。其中隸屬區教育局管理的2所,隸屬市教委等直屬單位管理的7所,企業辦學4所,民辦1所。第三個生源也是多樣化的,國家對於外來人員子女採取一系列的教育方面的措施,包括有相當多的一批長三角的孩子,他們也在中職技校就讀、就學。因家庭教育缺位等原因,外來學生犯罪佔中職技校生犯罪比例也呈跳躍上升之勢,已由2007年的9.1%躍升到2011年的40%。這些特點給徐匯區的中職技校生犯罪預防帶來了新的挑戰,同時也考驗著我們檢察機關的智慧和能力。

  主持人:就您剛才説的數據來説,開展這樣的工作是迫於眉睫的。我們看一下網友提問,有一位網友説“從您接觸的案例來看,未成年人犯罪有什麼樣的特點?”

  王利民:是的,一是年齡構成上,16-18歲案件高發年齡。二是男性佔絕對比例。男性佔92.6%,女性僅佔7.4%。三是上海本地孩子是中職技校犯罪學生的主力,但外來人員比例逐步攀升。以2007-2011年我院審查起訴的121名中職技校學生中,上海本地學生104人,佔86%。但隨著合作辦學、以及招生政策的放開,外地來滬的中職技校學生比例呈跳躍式上升之勢,所佔比由2007年的14%躍升到2011年的40%。四是共同犯罪比例畸高。

  主持人:什麼叫共同犯罪?

  王利民:通俗講,幾個孩子結夥做,屬於衝動型的犯罪,共同犯罪的比例非常高,達到了90%以上。第五個是犯罪類型方面,主要是侵財類、擾亂公共秩序類案件。其中侵財類案件(搶劫、盜竊、搶奪)佔絕對比例,達63.7%。擾亂公共秩序指的是尋釁滋事和聚眾鬥毆。

  主持人:我們先總結一下王檢的話,未成年人犯罪有什麼特點?16到18歲是高發期,男性居多。還有一位網友提到説未成年人犯罪和成年人犯罪的性質和特點應該是有所不同的,想問問王檢您認為他們犯罪的根源是什麼?為什麼在花季、雨季的時候容易滋生犯罪行為?

  王利民:通過這些年來從事未成年人犯罪檢察工作,經過調查研究以後發現,這些中職技校生犯罪都是有根源的。一個是客觀方面,一個是主觀方面。主觀方面是中職技校生普遍認為低於高中,我指的是這些孩子的心態,包括社會上不正確的看法,造成這些學生的心理壓力比較多,感覺低人一等,有一種得過且過的心態。這個跟整個社會大環境也有一定的關係,另外一方面我個人認為家庭管理的缺失和一些孩子的交友不慎,以及一些主管部門的管理不當。家庭缺失來講,中職技校生當中的殘缺家庭的比例相對高於普通高中。


    主持人:對於這些未成年人的犯罪人員當中,他們比起正常的孩子來説他們的家庭不是那麼健全的可能性比較大?

  王利民:也不是絕對的,相對來講比例高於普通高中,往往由於單親家庭,父親或者母親照顧不過來,所以壓力相對比較大,孩子容易走上歧途。第二個我剛才講的交友不慎,大家一聽就能理解。

  主持人:交友不慎?!前段時間大概有12個孩子犯了一起聚眾鬥毆的案件也是蠻有名的,好象當時發生了一些情感的糾紛,王檢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

  王利民:2010年底,我們檢察院辦理了一起12名犯罪嫌疑人聚眾鬥毆的案件。案情是這樣的:一個17歲的小姑娘小莉在學校的時候,一個男同學李某過來跟他表白説:“我很喜歡你”。這個小姑娘事後就將這個情況告訴了自己同樣只有17歲的男朋友楊某,楊某聽了之後呢,感覺好像自己的尊嚴受到了挑戰,隨即就找到李某説:你明知道小莉是我的女朋友,還跟她説那樣的話,是不是找打?李某:打就打!於是兩人就約好當天晚上在校外不遠處的一個小路上見面交手,比一比。兩個人為了不吃虧,分別叫了自己的老鄉、朋友,帶了刀具、木棍一起赴會,於是在晚上9點多,在學校不遠處就發生一起惡性聚眾鬥毆案件,造成2人重傷,3人輕傷這樣的一個結果。

  主持人:其實都算不上糾紛的這樣一件事情,就引發了兩人重傷,其實我們想想年輕人看上去挺成熟,很多想法跟大人很接近了,某種程度上他們看似成熟,但事實上還是有小孩子的脾氣,像您剛剛説的案例就是簡單的小問題,非要用這樣的方式去解決。王檢您認為就這個案件來看,他們身上的主觀因素是怎麼體現的?

  王利民:我們認為這是叛逆期孩子的特徵之一,再加上家庭對他們的約束,可能出了點小的偏差,主客觀因素都有。最後這12個孩子鋃鐺入獄,分別需要承擔相應的刑法,得到了法律的處理,我們覺得也是比較可惜的。

  主持人:這樣的案件完全是可以避免的。接下來還要問問王檢,你們針對未成年人犯罪的家庭因素上有沒有相應的措施?給我們介紹一下徐匯區人民檢察院是怎麼做的?

  王利民:我們針對增強家庭的責任感和孩子的參與度,設計了兩個措施,一是轉變學生為主要宣傳對象的模式,而是把普法的對象擴大到家長,我們建立定期家長培訓的機制。

  主持人:這應該是標本兼治的方法,犯罪體現在這些未成年人身上,這只是標,要針對家庭的解決問題。

  王利民:我們的法制輔導員參加家長的活動日,解答家長在青少年教育方面的一些疑惑,我們覺得這個工作也是比較有意義的。

  主持人:還看到一位網友説“能不能請您介紹一下親情驛站的工作,您是怎麼讓學校共同參與進來的?”

  王利民:親情驛站是我們徐匯獨創的一個有意義的活動,具體的目的是以改善和孩子關係的活動。已經連續開展了3年,活動分為家長組和青少年組,兩個組平行推進。通過反思自我,有效幫助家長和子女相互溝通。比如去年有兩名台灣籍的學生搶劫被捕,檢察官發現這兩名孩子並不缺錢。可能是親情的缺失,這兩個孩子跟父母要錢基本都能得到滿足,他們成天不好好學習,泡網吧,到酒吧喝酒,我們覺得他是處於精神比較空虛的一個狀態,所以在親情驛站的活動當中,我們把他們忙於生意的父母請來了,通過組織有關的活動,比如説讓孩子抱抱父母,讓父母親親孩子,使這個父母進一步了解這些孩子在想什麼,也使孩子通過這樣的活動感受到家庭的溫暖,父母親的關愛。經過一系列的努力,最後這兩個孩子考上了東華大學。

  主持人:還有網友提問説“能不能請您為大家介紹一下徐匯區未成年人熱線?”這是熱線電話還是工作的方式?

  王利民:我們的法制輔導員到學校以後,為了使學生在遇到難題的時候能求助有門,我們派出了法制輔導員,他們平時在法律上有問題需要提問的話,我們專門設置了徐匯區未成年人維權熱線。通過每年暑期活動的指南,讓我們徐匯區7萬多能學生都能知道這個熱線,我們派專人接聽,到現在已經有許多次解答的活動,深受學生和家長的歡迎。


    主持人:我特別想知道這些法制輔導員來自什麼地方?是你們檢察院的工作人員還是檢察官?

  王利民:為了使中職技校生能夠有效地預防犯罪,從去年開始我們通過徐匯區的綜合治理部門,把我們的教育部門、未成年人保護辦公室、團區委、區司法局等相關召集起來,同時我們請區綜治辦牽這個頭,我們組織了聯席會議。同時我們把轄區範圍內的校長一起請來,我們大家一起,學習中央和上級有關加強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的指示精神,大家統一思想、達成共識,最後與會的方方面面的部門和我們的中職技校的校領導都形成了一個共識,我們有必要把14家部門形成一個聯席會議,每季度開一次會議。今年初會議確定了2012年聯席會議所要付諸於行動的項目,其中有一個項目,我們稱之為由徐匯區未成年人刑事檢察科的檢察官分別擔任我們14家中職技校的法制輔導員。

  主持人:我聽説我們徐匯區還有一個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還有一個少年模擬法庭的特色活動,聽上去跟學生的距離走的蠻近的,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這兩個特色的活動?

  王利民:青少年法制基地,是我院黨組提出來的建議,我們的一樓大廳通過26塊大型的電子螢幕組成一個展覽,通過一系列的組織方式,選取了有關的內容,建立了動態的徐匯區青少年法制宣傳基地。基地採用電子展板、視頻播放、觸摸屏三種方式,普及法律知識,開展以案例為警示內容的法制教育。同時我們在這個展覽會當中增加了對於青少年自我保護意識法律知識的測試等內容,增強青少年法制教育的生動性,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少年模擬法庭是我們跟東方網、SMG聯合搞的一項活動,我們利用網路新媒體開展少年法庭網上行活動,我們選取了校園經常發生的案例,我們製作了小品,叫《一時衝動千古恨》。14所中職技校的學生自編自演,併發布到網上去了,採用了主會場遠端指導,社區通過網路連接起來,有幾個社區的家庭同步參與的方式來擴大我們的教育面。少年模擬法庭有關的實況錄影在中國未網得到了展播。

  主持人:剛才通過您的介紹,我們知道了徐匯區未檢科確實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對已經犯罪的孩子你們做了哪些工作?

  王利民:主要有以下幾點,一是始終把教育、感化未成年人的方針落到實處,我們積極落實法律援助,深化刑事和解,最大限度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二是不斷改進辦案方式,努力做好與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相匹配的工作。2012年以來,我們就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開展調查96次,邀請成年人100多人參與刑事訴訟的工作。我們組織了有關的談心,我們引入沙盤遊戲等設備分析未成年人的心理趨向,開展有針對性的教育、引導工作。

  主持人:另外我想問一下犯了罪的學生是不是都會送到看守所呢?

  王利民:我們是能不訴的堅決不訴,少捕少訴,盡可能向人民法院的少年庭提出量刑建議,建議判處緩刑。我們在執法辦案的工作中努力挽救孩子,我們有一個加強管理的基地,我們通過基地組織幫教老師,檢察官參與其中,照顧他們生活,注重感化他們,落實有關的幫教措施,從而達到少捕少訴的目的。我們注重案件處理的效果,努力做好失足未成年人不起訴工作,明年1月1號新的《刑訴法》實施了,其中有關於啟動了考驗期為6個月的監督考察期的規定。也就是説在考察期間表現良好的,我們檢察官將提請領導審批,做相對不起訴處理。也就是説定罪不起訴處理,不移送到法院去。

  主持人:剛才聽了您的介紹,有三個詞印象特別深,分別是“教育、感化和挽救。我看到網上有位網友説的“小孩子犯罪就進看守所,到裏面轉一圈,出來會更壞。”您怎麼看?

  王利民:我基本同意這樣的説法,所以現在和徐匯公安分局也不斷地聯繫和溝通,我們希望公安和檢察機關兩家能夠在案件偵查階段,通過社會觀護、幫教的方式,使他們真心地悔罪,最後不進看守所,在社會上一樣能夠真心悔過,最後能夠在受到一定的處罰之後,不再重新犯罪。

  主持人:其實我自己也是這麼覺得,對於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來説,如何給他一個把這些錯誤改正的地方比較好。如果直接投到看守所裏面,對他的悔罪也不是非常好。可以送到感化基地裏面去相對來説更加適合他們改正錯誤。還有一個問題,網友説“孩子犯了錯,要全社會共同伸出援手,面對這些犯罪的孩子,他會被學校開除嗎?”我想這也是家長比較擔心的問題,現在可能書都沒得讀了,王檢您怎麼看?

  王利民:這也是我們關注的問題,孩子犯了錯,全社會都要伸出援手,大家拉一把,這樣才能讓孩子接受應有的處罰之後,重新開始生活。為此我們落實了幾項措施,第一落實校檢聯合,對犯罪情況比較輕,開展檢校聯合,也就是説老師也盡點責任。比如説中專生張某犯了錯,我們對張某製作了幫教工作紀律表,對他進行實時監督、評價。二是針對新《刑訴法》頒布,保證學生就學的權利。比如一個南京籍的孩子犯了錯,開展未成年人犯罪記錄有條件封存工作,主動和這個孩子的學校聯繫,及時阻止了這個學校打算開除這個孩子的打算。


    主持人:對於這些犯了錯的孩子,經過了一定的懲罰和教育之後,最終的目的還是讓這些孩子能夠回歸到社會的正軌。王檢,想問問您對這個問題是怎麼看的?

  王利民:我們充分履行辦案職責,先後我們向中職技校和有關的職能部門發出了檢察建議有二十幾份,我指的是近年來。檢察建議是要求有關的學校、部門,能夠盡到自己的義務,同時主管部門盡職,這樣使這些孩子能夠重新做人。

  主持人:我看到有位網友提的問題很有代表性,他説“現在的學生不得了,他們接觸的資訊渠道太多,不像以前有電視、報紙,現在還有網路。”您對這個怎麼看?現在網際網路對孩子發展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

  王利民:網際網路對於成年人的影響也是很大,何況是對孩子,所以我覺得家長要做適度的引導,把孩子完全封閉起來將來要落伍的。光是一味的放縱,我個人覺得也不可取。因為從我們辦理的案件來看,很多的孩子沉迷遊戲機,不思進取,最後導致交友不慎,也是屢見不鮮的。

  主持人:您覺得什麼樣的法制宣傳形式更加容易讓未成年人接受?因為現在很多的法制宣傳還是針對成年人比較多,類似于社區裏面經常看到,檢察院都有自己的展覽室。現在學生閱讀習慣很快,對於這些孩子來説您認為什麼樣的法制宣傳形式有效?

  王利民:第一還是要通過正面的主課堂教育,強化法律意識的培育,使他們從小養成遵紀守法的習慣。也就是通常意義上所講的正面的説教,我認為必不可少。第二個方面我認為我們要想方設法開動腦筋,使我們的未成年人能夠通過寓教于樂的方式來自我教育。

  主持人:不要生搬硬套的教育?

  王利民:我們今年的聯席會有關的項目也是這樣考慮的,盡可能採取寓教于樂的方式,包括少年法庭網上行,讓更多的孩子能夠參與、觀看也是蠻有意義,蠻快樂的。第二個我們通過生動的青少年犯罪的案例做成的展板深入到有關的學校,也是非常受歡迎。第三個我們把成年人與未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的審判嘗試引入到學校,叫“真法庭進校園”,就是把法庭開進校園,讓孩子通過非常直觀的審判活動,使他們受到震撼、教育,從中也受到啟發和啟迪。

  主持人:我們今天聊的問題很多了,最後還是要請教您,徐匯區檢察院在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績,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下一步有什麼打算?尤其是在預防中職技校學生的犯罪方面有沒有什麼打算?

  王利民:在建設中職技校犯罪預控體系當中,民航上海中等學校和上海工業技術學校作為中職技校的兩個基地,下一步我們將開展近五年學生違紀違法情況專題分析,搜尋學生犯罪教育和管理中的主要問題,針對反映問題,檢察機關與學校共同制定“犯罪預防實施項目”並組織相關部門對以上措施和方法進行全面評估。評估之後我們召開經驗現場會,推廣經驗,通過典型引路,對面上的學校加強管理有一個推動。同時我們將聯繫有關的法院,在示範基地開展“真法庭進校園”活動,選取可以公開審理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犯罪案例,將真實的法庭開進校園,使他們受教育。另外我們會同區綜治辦,對一年來在校學生犯罪預控體系開展一個自我評估,看看是不是改善了學生的精神狀態?是不是改善了師生的關係?是不是有效預防了學生的犯罪?通過評估我們也想發現有關的問題,做有關的總結,對一些效果不明顯的措施,我們力求予以改進,效果明顯的能夠通過制度加以長期堅持的,我們也要落實,建章立制。

  主持人:今天請到王檢講了很多有關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話題,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的節目就到這裡,歡迎您的下次收看。

  王利民:謝謝各位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