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便宜處失便宜
2020年8月14日 08:47

  見人以權謀私暫獲小利,便言清正廉潔是吃虧,到底虧不虧?宋人呂本中所著《官箴》中言:“取之廉者,得之常過其初。”貪小往往失大,清廉者得到的民心清譽豈是蠅頭小利可比。

  唐太宗李世民曾給侍臣權衡過“廉”與“貪”的得失利弊。據《貞觀政要》記載:貞觀二年,太宗謂侍臣曰:“朕嘗謂貪人不解愛財也。至如內外官五品以上,祿秩優厚,一年所得,其數自多。若受人財賄,不過數萬。一朝彰露,祿秩削奪,此豈是解愛財物?規小得而大失者也。”道理説得直白無余:貪婪徇私,貪得小利終失大利;清正廉潔,不貪小利終贏大利。

  説清廉為官吃虧,其實是只看表面不看實質,只計眼前不計長遠。“敬貪小利則大利必亡。”唐朝宰相陸贄一生嚴苛于己,分外之財分毫不取。有人責備他:“清慎太過,諸道饋遺,一概拒絕,恐事情不通。”他回答道:“利於小者必害於大”“賄道一開,展轉滋甚”。面對別人送來的魚,公儀休回拒:“即無受魚而不免於相,雖嗜魚,我能長自給魚。”面對有人獻上的紫團參,疾病纏身的王安石直言:“平生無紫團參,亦活到今日”,他們把貪利之害看得何等透徹。

  然而,古往今來也有不少糊塗人,結果落得個不是流放就是入獄的下場。北宋權相蔡京,在流放嶺南時寫了一首《西江月》:“八十一年往事,四千里外無家。如今流落向天涯,夢到瑤池闕下。玉殿五回命相,彤庭幾度宣麻。止因貪此戀榮華,便有如今事也。”這首詞大意説自己八十一歲了,一生五回為宰相,都是因為貪戀榮華富貴,才流落到天涯無家可歸的地步。跨越時空,依然可以感受他的悔不當初。

  清正廉潔是中國共産黨的優良傳統,也是我們黨保持旺盛生命力、受人民愛戴敬仰的重要秘訣。黨的老一輩革命家或給自己定規矩,或銘文警示。周恩來規定自己“不沾國家的便宜、不沾集體的財富、不沾機關和個人的利益”;陶鑄每到一處就約法三章“不準請客、不準迎送、不準送禮”等等;為防止家人佔國家便宜,劉伯承元帥在家裏專門貼了一張“告示”:“兒女們,這電話是黨和國家供你爸爸辦公用的。你們有私事絕對不許用這電話。”他們從細節小事做起,一點小利不沾,造就其令人敬仰的人格風範。

  現今人們看到,一些曾意氣風發、氣宇軒昂的官員,落馬之後一夜之間白了頭髮,站在審判席上,面容蒼老、雙眼垂淚、痛心疾首。有的落馬官員在悔過書中寫道:最嚮往的美食是母親熬製的一碗小米粥,最幸福的時光是同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頓飯。這些普通人的日常,對身陷囹圄的人是何等珍貴。手想抓餡餅,腿必掉陷阱;財帛滿宅之時,正是邁步牢獄之時。可見,貪圖小利,毀了美好前途、失了人身自由、傷了父母子女,甚至身敗名裂。

  古人云:“鳥棲于林,猶恐其不高,復巢于木末;魚藏于水,猶恐其不深,復穴于窟下。然而為人所獲者,皆由貪餌故也。”鑒古知今,貪婪是禍患的源頭。我們黨員幹部決不能當“糊塗蟲”,要牢記“得便宜處失便宜”的樸素道理,任何時候不貪一毫小利,做不愧於黨和人民的公僕。(羅正然)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