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全國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主任委員吳玉良:追逃追贓工作成效顯著
2020年8月12日 08:38

  WDCM上傳圖片

  8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審議了國家監察委員會關於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情況的報告。圖為分組審議現場。樊如鈞 攝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聽取和審議了國家監委關於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情況的報告。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首次聽取和審議國家監委專項工作報告。就如何推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高品質發展等話題,記者專訪了全國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主任委員吳玉良。

  吳玉良指出,加強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2014年6月,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正式建立追逃追贓工作協調機制,設立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把以往分散的職能和力量整合起來。“在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各有關部門構建起上下貫通、橫向協作、內外聯動的工作體系,各地黨委建立健全協調機制,推動追逃追贓工作取得顯著成效。從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實踐看,黨中央的鮮明立場、堅決態度和強有力領導,為做好追逃追贓工作提供了根本保證。”

  “國家監委的專項工作報告非常好,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引起了熱烈反響,與會同志給予了高度評價。”吳玉良説,報告好源於工作做得好。國家監委成立以來,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成績突出,已成為黨和國家的一張“亮麗名片”,進一步彰顯了黨的領導這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進一步堅定了全體中國人民的“四個自信”;兌現了黨中央有腐必反、有貪必肅的莊嚴承諾,回應了社會關切,贏得了黨心民心,鞏固了黨的執政基礎;對腐敗分子形成了強大震懾,遏制住了外逃蔓延勢頭,為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提供了有力支撐;把追逃追贓工作納入外交工作格局,主動設置追逃追贓議題,廣泛開展國際合作,佔據了道義和法律制高點,為全球反腐敗治理作出中國貢獻。

  吳玉良表示,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和監察法,産生國家監察委員會,形成了中國特色國家監察體制,也開啟了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新篇章。“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為深入推進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帶來制度優勢。監察法專章規定反腐敗國際合作,明確了國家監委依法履行統籌協調反腐敗國際合作的職責,追逃追贓工作責任主體更加清晰。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陸續出臺,開展國際追逃追贓工作的基礎性、關鍵性法律依據更加充分。”

  吳玉良認為,在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過程中,國家監委嚴格依法履行職責,不斷提升規範化法治化水準,追逃追贓工作取得令人矚目的成績。從法治角度看,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充分運用監察法賦予的許可權,依法調查外逃人員職務違法犯罪問題,依法提請有關機關採取調查措施,依法收集和固定證據材料,確保取得的證據符合我國和逃犯所在國的法律要求。二是加強自身法治建設,制定《監察機關監督執法工作規定》《紀檢監察機關辦理反腐敗追逃追贓等涉外案件規定(試行)》,細化調查措施的審批許可權和流程。三是深入研究域外法律和國際規則,與多個國家簽署了引渡條約、司法協助條約、資産返還與分享協定等,積極開展對外執法合作,綜合運用引渡、遣返、境外緝捕、異地追訴等法律手段,將外逃的腐敗分子緝拿歸案。

  吳玉良表示,當前,反腐敗鬥爭壓倒性勝利不斷鞏固發展,但形勢依然嚴峻複雜,追逃追贓工作同樣面臨許多風險挑戰。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境外追逃追贓工作變得更加困難、曲折。在追逃工作方面,目前尚未追回的外逃人員多是難啃的“硬骨頭”,追回難度較大。在追贓工作方面,跨境轉移贓款行為日益隱蔽,境外贓款搜尋難、凍結難、追繳難問題比較突出。在防逃工作方面,隨著監察對象大幅增加,基層和國企、金融機構特別是境外分支機構防逃壓力加大。與此同時,配套法律有待完善。

  吳玉良表示,專項工作報告對下一步工作提出了6條考慮,只要落實這些工作要求,繼續堅持我們已經形成的有效經驗和做法,追逃追贓工作就一定能夠實現高品質發展。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