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國家標誌制度 增強公民國家觀念 專家解讀國旗法國徽法修正草案
2020年8月12日 08:38

  8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閉幕。會議的一項重要議程是初次審議國旗法修正草案、國徽法修正草案。兩個修正草案涉及增加升挂國旗、懸挂國徽的場合,規範國旗、國徽的使用,加強國旗宣傳教育等多個方面。受訪的法律專家表示,這些修改強化了國旗國徽使用的規範性、嚴肅性,進一步完善了國家標誌法律制度,有利於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維護國家尊嚴,弘揚愛國主義精神,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凝聚強大精神力量。

  強化國旗國徽使用的規範性嚴肅性

  國旗法、國徽法分別於1990年6月、1991年3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通過,2009年8月對個別條款作了修改。此次修改,針對兩部法律實施中遇到的一些不適應問題,與時俱進,進行完善。

  兩個修正草案的一個重要修改就是,在升挂國旗和懸挂國徽的時間、場合方面作出修改完善。

  比如,增加規定“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每日升挂國旗,“中國共産黨中央各部門和地方各級委員會”在工作日升挂國旗,以及“中國共産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國家監察委員會”每日升挂國旗,“中國共産黨地方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地方各級監察委員會”在工作日升挂國旗;明確各級監察委員會懸挂國徽等。

  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教授鄭戈認為,這些修改遵循了憲法精神,于憲有據。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的憲法修正案,在序言確定黨的領導地位的基礎上,進一步在總綱中增寫“中國共産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相關升挂國旗和懸挂國徽時間、場合的修改,進一步體現了中國共産黨在國家中的領導地位。

  此外,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的憲法修正案在第三章“國家機構”中新增了“監察委員會”一節,確立了監察委員會作為國家機構的法律地位,為其依法行使職權、開展工作提供了憲法依據。“中國共産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國家監察委員會”每日升挂國旗等新增內容,體現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後國家機構新變化。

  兩個修正草案還增加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在工作日升挂國旗的規定,增加非全日制學校和公共文化設施升挂國旗的規定,增加規定憲法宣誓場所懸挂國旗、國徽等。

  “此次修改將原先較為籠統的規定,進一步完善細化,強化了升挂國旗和懸挂國徽的權威性嚴肅性,有助於增強相關部門和單位升挂國旗和懸挂國徽的法律意識。”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國際法所法治戰略研究部主任李忠告訴記者。

  因年代久遠,現行國旗法的一些規定同其他法律出現互不銜接的問題。比如,1990年頒布的國旗法第13條第2款規定,舉行升旗儀式時,可以奏國歌或者唱國歌。而2017年頒布的國歌法第4條第四項規定,升國旗儀式,應當奏唱國歌。為此,國旗法修正草案對升國旗儀式的要求作出修改:舉行升旗儀式時,應當奏唱國歌,在國旗升起的過程中,參加者應當面向國旗肅立行注目禮或者按照規定要求敬禮,不得有損害國旗尊嚴的行為。

  李忠説,上述修改,促進了國旗法、國徽法同其他相關法律的銜接,進一步明確了升旗儀式禮儀規範,有助於喚起公民內心真摯樸素的愛國情感,增強升旗儀式的莊嚴感和儀式感。

  鄭戈認為,法律是治國之重器,不僅重實質,也重儀式。通過對國旗國徽和國歌儀式感的規範和重視,能更好凝聚國民共識,維護國家尊嚴,這是我們建設法治社會的應有之義。

  嚴厲打擊侮辱國旗、國徽行為

  國旗國徽是國家的象徵和標誌,代表著國家的權威與尊嚴。但目前存在一些亂象,有些不法分子公然焚燒、毀損國旗國徽;有些將國旗國徽用作商標、用於商業廣告;有些在網路直播平臺上,對國旗涂塗改改。

  為回應社會關切,兩個修正草案對損害國旗、國徽尊嚴的行為作出禁止性規定。比如,國旗法修正草案明確,不得倒挂或者以其他有損國旗尊嚴的方式升挂、使用國旗;不得隨意丟棄國旗;大型群眾性活動結束後,活動主辦方應當妥善處置活動現場使用的各類國旗。

  根據兩個修正草案,在公共場合故意以焚燒、毀損、涂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國徽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情節較輕的,由公安機關處以十五日以下拘留。

  “上述修改進一步規範了使用國旗、國徽的行為,防止在日常生活中濫用國旗、國徽實施私人利益和目的,損害國旗、國徽作為國家象徵的神聖性和嚴肅性。”中國法學會憲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莫紀宏説。

  李忠認為,明確一些禁止行為,情節惡劣的予以處罰,增強了國旗法、國徽法的剛性約束力,有助於兩部法律的貫徹執行。

  曾在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執教多年的鄭戈則注意到,去年香港“修例風波”中,一些反中亂港勢力涂污國徽,噴塗侮辱國家、民族的標語口號,引發包括大多數香港居民在內、各界同胞的廣泛憤慨。“因國旗法、國徽法已經列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三,兩個修正草案通過後,相關禁止性規定料也將在香港適用。”鄭戈説。

  現行法律沒有明確國旗、國徽的具體監管部門,在實踐中導致監管不到位。兩個修正草案對此增加規定,明確了國旗、國徽監督管理主體,規定了國旗、國徽製作、銷售、升挂、使用、回收等方面監管責任,讓監管工作的開展更加有法可依。

  李忠認為,上述修改,為監管工作的開展提供了法律依據,有利於進一步強化各級人民政府和監管部門的國旗、國徽監管職責,保證國旗法、國徽法落實到位。

  多處規定體現出加強國旗宣傳教育導向

  兩個修正草案中增加了“國家倡導公民和組織在適宜的場合使用國旗及其圖案,表達愛國情感。”此外,還規定全日制學校應當將國旗教育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內容,教育學生了解國旗的歷史和精神內涵,遵守國旗升挂使用規範和升國旗儀式禮儀;增加國家憲法日、烈士紀念日等重要紀念日升挂國旗的要求,對居民小區等在重要節日、紀念日升挂國旗作出規定。

  學法懂法是尊法守法的前提。專家表示,宣傳國旗國徽,應該是多方面的。不僅要引導民眾使用國旗國徽及其圖案,也要教育民眾多了解國旗國徽歷史和精神內涵。

  莫紀宏認為這些要通過具體的制度設計貫徹到社會公眾的日常生活中。同時,在一些重要場合和特殊節點使用國旗國徽,更能激發國家觀念、公民意識,激發民族自豪感。

  此前,在武漢方艙醫院中懸挂的黨旗、國旗,對於激發醫護人員和患者與國家共克時艱的情懷發揮了重要作用。

  江蘇援鄂90後護士張倩今年2月13日第一天進到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就注意到了方艙內懸挂的國旗。“當我抬頭看到的時候,我淚目了,我想這是國家給我們和病人們共同的精神力量,告訴我們:國家正在身後,傾盡全力地支援著我們。”張倩説。

  5月27日上午11時整,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8名攻頂隊員全部成功登頂珠峰,將五星紅旗插上世界最高峰峰頂,這一刻通過電視、網路直播畫面,愛國共鳴直抵無數觀眾的內心。

  在珠穆朗瑪峰、在宇宙外太空、在奧運賽場、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上,五星紅旗被無數次地升起,守護著祖國的壯美山河,鼓舞著中華民族的腳步奔騰不息。

  當前,公民借助國家標誌表達民族歸屬、愛國情感的意願更加強烈。“將國旗國徽教育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有助於鼓勵公民通過使用國旗國徽表達愛國情感,發揮國旗國徽在愛國主義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在全社會形成尊重、愛護國旗國徽的濃厚氛圍,增強全民愛國意識。”李忠説。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