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紀實片《紅色通緝》第二集《織網》

來源:央視網

編輯:朱曉穎

發佈:2019-1-12 09:27:54

  【新聞播報:戴學民回國自首】

  解説詞:2015年4月25日,“百名紅通人員”名單公佈僅三天,就傳來了首名嫌犯落網的消息,速度之快出人意料,也讓落網的第一人戴學民備受輿論關注。

  解説詞:戴學民,“百名紅通人員”第90號;中國經濟開發信託投資公司上海證券營業部原總經理,涉嫌挪用公款3300余萬元,2001年8月出逃。調查發現,他經中國香港,到南韓,再前往中美洲東海岸的一個國家:貝里斯,1994年他就通過投資移民獲得了貝里斯國籍。然而,這還不是戴學民真正的目的地,他最終落腳是在英國。

  【字幕:英國倫敦】

  解説詞:倫敦,事實上才是戴學民多年的藏身之地。他到達貝里斯後,最初想再移民美國,但是申請被拒。戴學民轉而申請移民英國,獲得了許可。在英國他起初希望在金融業謀職,但由於英語不好等多種原因,謀職並不順利。

  戴學民(“百名紅通人員”第90號):英語也不行,去了做內部分析研究的話,累得吭吭哧哧的。搞研究的都是年輕人,再一個眼睛也不大好,老眼昏花的。

  解説詞:戴學民在倫敦市郊租房居住,他出逃時只帶了少量資金,一度交付房租困難,向朋友借錢週轉。而在生活上,他也覺得難以融入當地社會。

  戴學民:孤獨,孤獨就是説朋友少,醫生有醫生俱樂部,律師有律師俱樂部,它這個俱樂部裏面有各種活動,你非俱樂部的成員,非會員的話,你打不進去這個圈子。你不知道他在裏頭是幹什麼的。

  解説詞:戴學民在英國生活得並不如意,但此時對他的追逃也並不順利。這也是十多年前許多外逃案件面臨的普遍情況,一旦人逃出了國門,往往辦法有限。

  潘淑平(南京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時任南京市檢察院工作人員):因為當時的條件限制,我們是不知道他到英國了。我們大概知道他到了貝里斯,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我們通過公安部辦理了一個紅色通緝令,但是始終沒有消息。

  解説詞:黨的十八大後,全面從嚴治黨深入推進,追逃追贓工作形勢發生根本性變化。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對此進行專題研究,強調加強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是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遏制腐敗現象蔓延勢頭的重要舉措。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作出重要決策,提出“加強反腐敗國際合作,加大海外追贓追逃、遣返引渡力度”。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研究解決追逃追贓工作中的重大問題,建立健全集中統一、高效順暢的協調機制。

  解説詞:2014年6月,經中央決定,正式成立中央追逃辦,由中央紀委牽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人民銀行為成員單位。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也相繼建立起省、地市兩級追逃追贓機構,各級黨委按照中央要求,也將加強追逃追贓納入反腐敗工作總體部署之中。從中央到地方,各相關部門既統籌協作,保持步調一致;又分兵把守,發揮各自優勢,做到上下聯動、內外配合,形成在統一協調下合成作戰的工作機制,共同構架起一張全方位的追逃網路。

  【新聞播報】今天,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正式啟動天網行動,部署2015年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

  解説詞:2015年,天網行動啟動,追逃追贓工作開始重拳出擊。中央追逃辦從此前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佈過紅色通緝令的人員中,重點挑出一百名,以“百名紅通”的醒目形式,于2015年4月22日向全球集中公開曝光,戴學民就是其中之一。

  潘淑平:22號公佈的,23號晚上有緊急情況,沒想到,第二天就有了消息。

  解説詞:更讓人吃驚的是,戴學民此時應該就在國內,這個消息是從上海傳來的。

  【字幕:上海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

  解説詞:原來,在上海邊檢總站,“百名紅通”公佈的當晚,一場排查就已經展開。上海機場是出入境的一大口岸,工作人員連夜將這一百人的照片,運用剛研發出來的人臉識別技術,在出入境人員數據庫裏進行比對。他們的通宵努力沒有白費,果真發現了不止一條有價值的線索。其中之一,就是在2014年10月,有一個持英國護照名叫“喬弗瑞‧戴”的人入境,和戴學民高度相似。而且,沒有查到再出境的記錄,很可能還在國內。上海市追逃辦將線索緊急上報中央追逃辦。

  陸卿(上海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民警):當時是通宵的,是與時間賽跑,怕他知道這個消息,在我們發現他之前出去了,那他就逃掉了。

  解説詞:這個發現完全準確,“喬弗瑞‧戴”正是戴學民。本應在英國的戴學民為什麼會出現在國內呢?原來,他躲藏多年後,漸漸産生了悄悄回國生活的想法。

  戴學民:國內畢竟發展得好。我去英國的時候,可以説一個星期看不到一則中國消息。金融危機以後,中國的消息慢慢就多了,中國出口的東西多了。再過兩年,超市裏買吃的東西,像水果,什麼生薑,蔬菜生薑都有中國的了,老了,可能還想回來。

  解説詞:2009年,戴學民試著用英國身份第一次回到中國,似乎沒覺得有什麼風險。此後他多次往返,感覺越來越安心。2014年10月他再次入境後,在老家安徽住了下來。直到2015年4月“百名紅通”的發佈,打破了他看似平靜的生活。

  戴學民:餐桌上吃飯,朋友在玩手機。騰訊網一個新消息出來,它跳一下有響聲。我還在跟人家喝酒划拳。有一個同學看了,有我。你上了紅通了,這個事兒不是很尷尬的一件事情嗎?

  解説詞:和他吃飯的人此前並不知道他被通緝,飯局在尷尬中散去。戴學民心神不寧地回到了合肥的海頓公館小區,這是他在安徽的落腳地。他既覺得不能久留,又不敢此時貿然出境,舉棋不定。

  解説詞:而另一邊,抓捕行動正爭分奪秒展開。中央追逃辦接到上海市的通報後,立即召集外交部條法司、公安部經偵局進行研究,作出部署,通知江蘇省追逃辦立即組織檢察、公安部門力量,趕往上海協同作戰。兩家追逃人員聯手分析、共同調查,很快判斷出戴學民可能潛回了老家安徽。中央追逃辦立即協調安徽省也加入行動。

  薛躍(安徽省公安廳經偵總隊總隊長):4月24號中午1時左右,接到這個指令以後,我們迅速地組織力量,對這個人實施抓捕。

  解説詞:接到指令後,安徽省和合肥市兩級追逃辦迅速組織人員,採用多種手段展開摸排,搜尋戴學民行蹤。4月22日名單公佈,4月23日發現線索,4月24日晚就鎖定了戴學民所在的小區,4月25日進一步確定具體房間,下午實施抓捕。追逃人員到來的速度,顯然超出了戴學民的想像。當天晚上,戴學民被押解回南京市。

  潘淑平:安徽的、江蘇的、上海的,大家都全部行動起來,大家互相配合,這個大的反腐敗的格局和力度,前所未有。你不是一個人在追,去努力,有很多人幫助你,有很多人支援你。當你遇到一些困難的時候,中央就協調這個事兒,所以説當時的效率是非常高的。

  解説詞:戴學民迅速到案,是在中央追逃辦統籌協調下,多部門密切協作,多地多級追逃辦高效互動的典型案例,合成作戰的威力迅速顯現。而同時,戴學民案也反映出了此前追逃追贓工作中存在的問題。

  傅奎(湖南省委常委、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時任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黨的十八大以前,這個底數不清,什麼時候跑出去的,跑到哪兒了都不清楚。甚至有的跑出去多年之後又跑回來了,咱們也不清楚。基本上是各自為政,分兵作戰,綜合效應發揮不出來。

  解説詞:新建立的追逃追贓工作機制改變了過去九龍治水,責任不清、協調不力的局面,也為追逃追贓工作順利開展提供了組織保證。

  解説詞:開展國際追逃追贓,對象在國外,基礎在國內。人是怎麼逃的,護照是怎麼搞到的,錢是怎麼轉出去的,跑出去後是怎麼生活的,為弄清諸如此類的細節問題,中央追逃辦建立起外逃黨員和國家工作人員資訊管理系統,配套出臺從中央到縣一級外逃人員統計報告制度,對過往外逃人員資訊進行三輪大起底、再核實,對新發生案件要求及時報告,資訊動態更新。通過這些工作首先摸清底數,為開展國際追逃追贓打下堅實基礎。

  解説詞: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將公開曝光的100起案件,按照立案屬地分解到各省區市,掛牌督辦。各級黨委落實主體責任,加強對追逃追贓工作的領導。各省級反腐敗協調小組抓住重點案件集中突破,一批重點追逃對象相繼歸案。

  解説詞:黃玉榮,“百名紅通人員”第4號,河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黨委書記,涉嫌受賄罪,2002年出逃美國,當時已經通過非法手段獲得綠卡。中國向美國提請司法協助,同時希望對黃玉榮啟動非法移民遣返。然而,黃玉榮多次上訴,該案在移民法庭歷經一次又一次審理,成為中美兩國最複雜、歷時最長的移民遣返案件。

  解説詞:2002年,河南省交通廳長石發亮落馬曾經是當時的熱點新聞,黃玉榮正是石發亮的妻子,調查發現黃玉榮涉嫌共同受賄,有人曾通過她對石發亮進行利益輸送。石發亮案發時黃玉榮人在美國洛杉磯,她害怕受到法律懲處,拒絕回國接受調查。

  【字幕:美國洛杉磯】

  解説詞:洛杉磯,世界知名大都會之一,説到它,人們首先想到的或許是好萊塢、環球影城、星光大道、比佛利山莊、迪斯尼樂園等熟悉的名字,而在這座城市裏黃玉榮再熟悉不過的地方當屬移民法庭。發現她在美國之後,中方向美方提供了她在中國涉嫌犯罪的證據,和她申請綠卡時資料造假,有移民欺詐行為的證據,2005年,洛杉磯海關移民執法局將黃玉榮逮捕,啟動了非法移民遣返程式。然而,黃玉榮像其他不少外逃人員一樣,聘請著名律師,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程式,一再上訴拖延。

  冉剛(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移民法庭會開若干次庭,決定這個人可不可以被遣返,如果決定她可以被遣返的話,她還可以向移民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還可以提交到聯邦法院,所以説這個整套程式下來,時間是非常長。

  【字幕:美國洛杉磯移民法庭】

  解説詞:案件審理延續多年,2006年,移民法庭判決黃玉榮可以合法居留,美國移民海關執法局提出上訴,2008年改判可以遣返,黃玉榮又提出上訴。2012年再次判決可以遣返,但黃玉榮繼續上訴。

  冉剛:久拖不決,一個方面可能給了她一些幻想,另一個方面也説明,美國實際上是一直沒有給予她這種,承認她在美國的合法的身份的。

  解説詞:經年累月的法律拉鋸戰,對於雙方都是漫長的消耗。黃玉榮雖然得以滯留美國,但擔心被遣返的壓力,多年來也如影隨形。

  黃玉榮(“百名紅通人員”第4號):時時都有那種懼怕,恐懼,犯罪的心理還是有的,始終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不是那麼理直氣壯,沒有的。

  解説詞:黃玉榮的父母、丈夫、孩子都在國內,她一直獨自在美國,很長時間不敢和家裏聯繫。

  黃玉榮:五年沒有任何的聯繫。我直到2006年,我爸那年八十大壽,我就通了個電話,他都不知道是我,我説爸,我是你閨女,我知道今天是你生日,我説祝你生日快樂。他聽著説不出話來,然後他就説,回來吧孩子,他就這麼説,當時我都沒有勇氣回來。

  解説詞:沒有勇氣為犯過的錯付出代價,同樣也是有代價的。黃玉榮滯留美國期間,父母在國內去世,兒子從少年長大成人,又結婚生子,這一切,黃玉榮都缺席了。

  黃玉榮:因為美國人又特別在意家庭團聚。有的時候自己在公園裏傻傻地坐著,看著人家一家人的時候就特別恍惚。我那時候甚至恍惚地就覺得,我丈夫好像向我走來,我兒子好像向我撲來,就那種感覺。

  解説詞:思念家人是人之常情,但那時候,對於接受法律懲處的恐懼,在黃玉榮心裏壓倒了一切。爭取打贏移民訴訟,成了她唯一能抓住的生活目標。移民訴訟從2005年一直僵持到2015年。然而,2015年天網行動啟動後不久,十多年進展緩慢的劇情,忽然出現了180度轉折,並迅速通向出人意料的大結局。

  【新聞播報:黃玉榮回國自首】

  解説詞:想方設法滯留美國13年的黃玉榮,在天網行動啟動8個月後竟忽然回國自首,當時是開展天網行動以來第一個從美國主動回國投案的紅通人員。在她身上,這樣的急轉彎又是怎麼發生的呢?

  黃玉榮:沒有天網行動的時候,人們不知道你是誰,你能藏住,天網行動以後你藏不住。

  【字幕:美國洛杉磯黃玉榮住所】

  解説詞:黃玉榮英語不好,雖然在美國多年,生活圈子還是華人圈,租的房子在華人聚居區。她一直用安妮這個名字,沒人知道她叫黃玉榮。然而,“百名紅通”公佈當天,她的真名和照片一夜之間出現在當地的所有華文報紙上。

  黃玉榮:咱們中國的僑報大概有差不多十種,同一天登出來,頭版,一百人的照片全在上頭,熟的人一看就知道,見到你的時候,很異樣的眼光,想説話但是不説。我就逃到外州去了,我就沒有在加州了。

  解説詞:恐懼之下,黃玉榮從美國西海岸的加州,搬到了遙遠的東海岸的北卡羅萊納州,也不敢接觸那裏的華人。

  黃玉榮:華人的那種飯店、銀行,哪兒都不敢去,不敢。我有很多次選擇想自殺。我幾次都把那棵樹都看好了。特別特別絕望,然後流著淚,然後就在那兒給自己選那個絕路,就那麼悽慘。

  解説詞:“百名紅通”公開曝光的巨大壓力,讓黃玉榮産生了前所未有的絕望感;而此時在國內,黃玉榮的家人也感到,如果她還堅持滯留美國,不是明智的選擇。

  黃玉芳(黃玉榮妹妹):跟家人一起商量這個事,這個事是一個國家戰略上的事了。所以這個事並不是説,你説回來不回來的事。回肯定是要回的,躲是躲不過的。

  解説詞:黃玉榮家人産生了勸她回來的想法,他們聯繫了追逃辦,追逃辦向她的家人詳細講解了形勢和政策。

  劉付懷(鄭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時任鄭州市檢察院工作人員):把利害關係給她講清楚,早晚肯定會被緝捕歸案的。到那個時間的話,肯定會按照法律有關規定,是會從重處罰的,自首可以從輕和減輕處罰。

  解説詞:黃玉榮如果接受家人勸返,也是中美雙方樂於見到的有效途徑。而追逃工作也繼續主動出擊,重啟對黃玉榮涉嫌洗錢行為的刑事調查,下決心查清事實提供有力證據,推動美方增加一條洗錢罪起訴黃玉榮。中央追逃辦組織最高檢、外交部、公安部、河南省追逃辦等部門召開30余次協調會,多部門緊密配合下調查很快取得突破。2015年9月,中方邀請美方工作人員前往河南實地調查,介紹新的證據,磋商下一步行動。

  冉剛:轉移贓款的行為,短短時間就把這些行為全部查清楚了,然後把相關的涉案人都緝捕歸案了,中方又提供了新的證據材料確保她這個移民官司,到時候會作出一些對她不利的判決。這樣她自己就感覺到,這張追捕她的網,實際上是越來越近了。

  解説詞:而另一邊,黃玉榮的家人在不斷勸她回國投案。黃玉榮的丈夫石發亮還在服刑期間,他親筆寫了一封19頁的長信,勸妻子自首。石發亮當年因貪污罪被判刑,再過幾年就能刑滿釋放了。他希望黃玉榮也能回國接受法律懲處,把以前的錯誤了結,之後還能家人團聚,共度余生。

  石發亮(黃玉榮丈夫):我覺得她該回來了。兒子都結婚了,兒子都有兒子了,你還在國外。親人、孩子,包括我,説心裏話真心誠意地奉勸。從我們國家的整個形勢,主動回國的寬大政策,為什麼我寫時不我待,失不再來,而且越快越好,我相信她也是一個明白人,她會回來。

  解説詞:家人的勸説,讓當時感到絕望的黃玉榮看到了一條路,這條路是她過去全力抗拒的,然而現在她心裏漸漸接受,或許只有走這條路,才能走出絕望的境地。雖然也有搖擺不定,但丈夫的長信,最終讓她心裏的天平發生了傾斜。

  黃玉榮:三十幾年的夫妻,他説你早回來早主動。因為我們夫妻之間比較了解,他能説出這個話,我覺得有份量。

  解説詞:經過反覆考量,黃玉榮終於在2015年11月,遞交了回國投案的書面申請。2015年12月5日,她搭乘的洛杉磯飛來的航班降落在首都機場。這個看起來像是180度轉彎的決定,在工作組看來其實也並不意外。

  冉剛:對這種外逃人員的心理把握,一定要讓外逃腐敗分子成為三無人員,就是無錢可花,無人可靠,無路可走。只有在他感覺到沒有其他幻想,沒有其他可以逃避法律制裁念頭的時候,他才會主動接受勸返,主動回國投案。

  解説詞:2015年以來,中央追逃辦已連續四年開展天網行動,協調合作越來越順暢。天網行動下設多個專項子行動:獵狐專項行動,由公安部牽頭;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專項行動,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牽頭;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莊向境外轉移贓款專項行動,由人民銀行會同公安部開展;治理違規辦理和持有因私出入境證照專項行動,由中央組織部會同公安部開展;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式追贓專項行動,由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牽頭開展。各部門從不同角度協同發力,全方位壓縮外逃人員的生存空間。

  同期聲(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的講話):要深化反腐敗國際合作,堅持追逃防逃兩手抓,繼續發佈外逃人員紅色通緝令,加強反腐敗綜合執法國際協作,強化對腐敗分子的震懾。

  解説詞: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示,“要加強對國際規則和國際組織情況的研究,深入了解和掌握有關國家的相關法律和引渡、遣返規則。要及時了解和掌握國際反腐敗最新動態,提高追逃追贓工作的針對性。”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指示精神,整合力量,合成作戰,同時加強與國際社會的執法、司法合作,共同構架一張恢恢天網。隨著追逃力度的加大,每一個案件的突破,也都拓展著國際合作的廣度和深度。

  【字幕:秘魯利馬】

  解説詞:秘魯,這個位於西南半球的國度,和中國隔著太平洋遙遙相望。從中國到秘魯必須轉機,飛行時間超過24小時。從2008年起,一個追逃工作組曾經無數次感受這條航線的漫長,而比這更漫長的,是在秘魯整整八年的追逃之路。

  【人物出場包裝】

  解説詞:追逃對象叫黃海勇,深圳裕偉貿易實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涉嫌走私罪,案值12.15億元,並涉嫌逃稅7.17億元,1998年8月出逃。2001年,中國就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佈了紅色通緝令。調查發現,黃海勇多年藏身美國,但幾乎每年都要從美國飛到秘魯,和在那裏做生意的弟弟會面,他還將一筆鉅款轉移到了秘魯。中國於是向國際刑警組織秘魯中心局提出請求,一旦發現黃海勇入境,就依據紅色通緝令將其拘捕。

  解説詞:2008年10月的一天,黃海勇像往常一樣從美國飛到秘魯首都利馬,這次他甚至計劃好了和弟弟一起去考察秘魯礦業,有意投資開礦。他沒有想到這一次不同以往,天網已經張開。他剛一入境,秘魯警方當即在機場將他拘捕。從1998年他出逃到這一天將他抓獲,追逃人員已經付出了十年的努力。他們沒有想到,從這一刻到黃海勇最終被引渡回國,還要經歷漫長的八年。

  費繼恒(海關總署緝私局工作人員):通過這十年,我們成功地在秘魯把他抓獲到,滿心歡喜地去,結果到那兒,又一盆冷水澆下來。

  解説詞:秘魯是第一個和中國簽訂引渡條約的美洲國家,條約簽訂以來這是第一個案例。中國和秘魯有著良好的外交關係,秘魯也有良好的意願推動引渡,但黃海勇並不想就此認罪服法,他重金聘請秘魯頂尖名律師來對抗引渡。

  黃海勇(紅通人員):在秘魯很有名,費用很高,每上一堂庭就是3萬塊美金。他的信心非常大。他直接就跟我説,他説你都不用擔心回中國的事情,因為是不可能的。

  解説詞:黃海勇當時羈押在利馬的卡亞俄監獄,這次攝製組經秘魯政府許可,得以進入他當年的監舍拍攝。

  卡亞俄監獄工作人員:關押黃海勇的5號監區,是監管最嚴的區域,位於監獄中心。

  記者:這就是黃海勇的房間?

  卡亞俄監獄工作人員:對。

  記者:他是兩個人住一間?

  卡亞俄監獄工作人員:他跟另一個人合住。

  記者:當時黃先生是在上鋪還是下鋪?

  卡亞俄監獄工作人員:下鋪。

  卡亞俄監獄工作人員:早上6點到下午5點,是他們的活動時間,他們只能在這個監區內活動,不能出這個監區。

  解説詞:黃海勇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場法律戰會持續八年,這八年他幾乎都在監獄度過。他的律師起初信心十足,甚至告訴黃海勇能幫他獲得自由。

  解説詞:這起引渡案在秘魯受到相當高的關注,媒體多年連續報道。按照秘魯的法律規定,能否引渡必須先經法律裁決。2009年,秘魯最高法院作出了同意引渡的裁決,看起來就該順利引渡了,但其實激烈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維克托‧迪科納(時任秘魯最高法院院長):引渡的程式既符合刑事訴訟法,也符合中秘雙方簽署的引渡條約。但是另一方面,根據我們國家的規則和法律,他也可以上訴。只要他上訴,是必須受理的。

  解説詞:原來,秘魯的司法體系裏,在最高法院之外還有三個體系。

  第一個是秘魯還有憲法法院,有權否決最高法院的裁決;

  第二個體系,是總部位於哥斯大黎加的美洲人權法院。秘魯是美洲人權組織成員國,按照締約規則,美洲人權法院的判決法律效力淩駕於成員國本國之上,必須無條件執行;

  第三個體系叫做“人身保護令”,秘魯境內公民和外籍人士如果認為人身權利受到危害,可以隨時向任何一家、任何一級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訴訟門檻非常低。

  解説詞:黃海勇的律師對這個體系非常了解,各處上訴。這多個體系,哪一個如果亮紅燈,引渡都得中止,只有都准許放行才能引渡。但是,想要它們同時亮綠燈,難度是可想而知的。

  賈桂德(中國駐秘魯大使):他提出了二十次上訴,十次提出人身保護令,兩次訴到了最高法院,兩次提交到了憲法法院,三次提交到了美洲人權法院。這個八年的時間意味著什麼呢?中秘兩國有將近二十個機構,參與到這個進程,意味著秘魯方面歷經了兩屆政府,兩任總統,五任外長,十一任司法部長,十二任內政部長。那麼對於我們駐秘魯使館而言,歷經四任大使,四任參贊。

  解説詞:這是一場持久戰,三個司法體系交替輪流地讓引渡一再受阻。首先是黃海勇的律師上訴憲法法院,聲稱同意引渡會危及他的人身安全。2011年5月,秘魯憲法法院作出裁決不同意引渡。

  徐清(時任中國駐秘魯大使館工作人員):是四票對三票,最終否決了秘魯最高法院作出的,同意引渡的諮詢性裁決,當時導致這個案子陷入了很大的困難。

  解説詞:兩家法院意見不一致,引渡一度陷入停滯。但中國絕不會就此放棄,經過多方努力,推動黃海勇引渡案在秘魯再次提上議程。而黃海勇一方面上訴到美洲人權法院,控告秘魯政府同意引渡是侵害他的人身權利;一方面在秘魯各級、多家法院反覆提起“人身保護令”訴訟。其中一家法院不了解情況,同意將他的羈押變更為監視居住,監視居住地點居然是在黃海勇弟弟的酒店,由他弟弟照看。這家酒店位於利馬老城區核心地帶,旅客雲集,房間眾多,借機逃離的風險很大。中國大使館當即和秘魯方面進行交涉,黃海勇才再次被收監,這次他被羈押在安保程度更高的安孔監獄。

  安孔監獄工作人員:這個監獄四週都是土山和沙漠。

  記者:是出於安全因素把監獄建在這裡嗎?

  安孔監獄工作人員:是這樣。因為這裡離城市較遠。

  記者:所以就很難逃出去吧?

  安孔監獄工作人員:當然。因為我們在四週都有安保措施。

  解説詞:安孔監獄分兩個區,這裡關押著不少罪行嚴重的重犯,所以安保級別非常高。黃海勇關押在2號監獄專門關押外籍犯人的4號監舍。

  安孔監獄工作人員:在這裡95%到98%的外國人都是已判刑的,只有極少數是在訴訟過程中,而且絕大多數的犯人都是販毒。

  解説詞:黃海勇直到最終被引渡回國,一直羈押在這所監獄。當時,他寄望于美洲人權法院的審理能幫他離開這裡。

  黃海勇:害怕啊,一個人陌生的,語言也不通,什麼都不行,都是犯人,都是毒販。

  解説詞:美洲人權法院定於2014年9月審理此案。此前他們受理的個人訴政府侵權案中,政府幾乎全部敗訴。秘魯政府高度重視,組織專家團隊積極應訴,中方也作出了巨大努力予以支援。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統一協調,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司法部和海關總署通力合作,相關部門組成黃海勇案引渡工作組,開展了大量調查取證工作。中國駐秘魯大使館和引渡工作組向秘魯提供了大量紮實、合法、有效的證據材料。

  路易斯‧韋爾塔(秘魯司法部超國家檢察官):我作為司法部超國家檢察官,能夠在美洲人權法院代表國家去面對這個特別的案件,是個人專業上非常榮耀的經歷。

  解説詞:韋爾塔先生當時率團隊代表秘魯政府出庭,由於案件涉及中國法律問題,秘魯邀請中方派出專家證人出庭協助應訴。中方經過研究決定派出兩位專家出庭作證。這是中國首次派專家證人在國際法庭出庭,孫昂是其中之一。

  孫昂(中國駐棉蘭總領事):他覺得從人權角度著手,他們有勝的機會。但是我覺得,他們對中國的人權事業的進步,對於中國外交方面的一些工作,實際上知道的並不多。我有信心能夠讓美洲人權法院對中國的人權的進步,能夠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法庭紀實:現在請作15分鐘的自由陳述……

  解説詞:這是美洲人權法院成立四十年來第一例引渡案,受到高度關注。庭審進行了整整一天,現場交鋒非常激烈。

  加西亞‧托馬(時任秘魯方專家證人):秘方認為如果允許黃海勇繼續留在秘魯,有可能把我們的國家變成一個避罪天堂。

  解説詞:兩名中國專家證人也出庭作證,並對法官和對方律師提出的各種問題作出回答。

  路易斯‧韋爾塔:在我看來正是雙方合作使得這個案件很精彩。在法庭上整個上午我都在和中國專家一起應對。我們清楚地感到,中國也想借此證明他們在人權方面的進步。

  解説詞:庭審結束後,雖然要過一段時間才會作出判決,但對陣雙方都感覺到勝負已分。

  加西亞‧托馬:秘中雙方的代表團都很開心,我們已經準備慶祝了,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已經勝訴了。從法官的臉上就可以明顯看出來,而黃先生律師團隊的表情則是非常慘澹的。

  解説詞:就像他們預感的那樣,2015年9月,美洲人權法院判決黃海勇敗訴,同意秘魯政府自主決定是否引渡。作為第一個引渡判例,對未來的同類事件將産生借鑒作用,意義重大。

  丹尼爾‧費加羅(時任秘魯司法部部長):這個案件意義重大,因為這個判決是美洲人權法院作出的,對所有成員國都是借鑒。我認為我們傳遞了一個很好的資訊,反腐敗和保護人權並不矛盾。即使腐敗分子能動用大量資源,試圖逃避公正的審判,也不會成功。

  解説詞:然而,漫長的法律戰仍然沒有走到盡頭。黃海勇的律師抓住美洲人權法院判決書裏的一個條款,繼續拖延時間。判決同意秘魯政府自主決定是否引渡,但要求必須保障黃海勇將秘魯國內的司法程式窮盡之後才能實施。黃海勇於是以還有程式未完結為由,向美洲人權法院申請臨時措施,同時又向秘魯憲法法院提出第二次上訴。當時,追逃工作組已經第六次飛到秘魯,本以為這次能把人順利帶回中國,沒想到還得繼續等待。

  費繼恒:又去了一趟,秘方説他在國內又提出訴訟了,如果他要永遠這樣提出來,那不就沒完了嗎?

  解説詞:又過了八個月,到2016年5月,憲法法院七名法官以6:1的票數駁回了黃海勇的上訴,裁決准許引渡。為了防止再生變故,中國決定以最快速度立即完成引渡。2016年5月29日,使館工作人員帶著法律文書、使館印章、印表機輾轉各個部門,一天之內完成了六道法律程式,到下午萬事俱備,秘魯警方前往監獄押解黃海勇。國內工作組也已經再次飛來秘魯,回國航班都已安排好,只等人押到機場,就在此時竟然又發生了變故。

  賈桂德(中國駐秘魯大使):一路綠燈,已經到了監獄去提人,遇到一個紅燈,就是司法部長基於美洲人權法院的指示,就是要求中止,暫停。

  解説詞:此時秘魯警方已經到了黃海勇所在監舍,他看起來像是早有準備,在門口抗拒不走。我們遇到了一位當時在場的犯人,還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形。

  黃海勇同監舍人員:他抓住了這個,他不想走。他留下了。他們已經把他帶出去了,但是他還是抓住不放。他從外面抓住這些欄杆。他差點就被拉走了。

  解説詞:原來,黃海勇的律師得知了要引渡的消息,立即第二次向美洲人權法院申請臨時措施,並通知黃海勇儘量拖延時間。果然,黃海勇拖延期間監獄就接到了命令。美洲人權法院要求暫時中止引渡,等待他們審核程式之後才能執行。

  徐清:當時我確實從我個人來講受挫非常大,心裏很難受。一天走完六步法律程式,我們工作做到這麼完美,竟然再次受阻,相當於讓我們的工作團隊又白跑一趟,這個確實心裏面是很難接受。

  解説詞:這已經是工作組第七次從秘魯無奈返回了,不過,當他們第八次再來時,不會再空手而歸了。到了這一步,黃海勇已經打完了手裏最後一張牌。一個月後,美洲人權法院駁回了他的申請,並表示不再接受他任何臨時措施的申請。當最後一盞紅燈也終於變成了綠燈,黃海勇才感到後悔。

  黃海勇:在那邊花了八十多萬美金,反正每上一次庭,遭一次罪,給我的感覺。就已經上到都頭疼。花這麼多冤枉錢,那還不如早點走。

  解説詞:2016年7月17日,黃海勇終於被引渡回國。對於中秘兩國所有參與者,這都是一次極其難忘的經歷,八年路程也使得兩國之間建立了更多理解和互信。最終的成功引渡,也有助於推動我國在拉美地區乃至全世界的追逃追贓工作。

  阿隆索‧培尼亞(秘魯國家檢察院國際合作和引渡司司長):此案件特別的地方是,與一個不同法律和司法體系的國家合作完成的,而且雙方的文化也存在差異。第一次合作就像打開一扇門,這些司法合作也是鞏固雙邊關係極為重要的途徑。

  解説詞: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天網的編織,既立足於國內有關部門的通力協調配合,也得益於國家間的友好合作。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加速推進追逃追贓條約網路建設,與26個國家進行了近60輪談判,簽署條約36項。截至2018年12月,中國已經與77個國家簽署120項涉及追逃追贓的條約,初步建立覆蓋全球各大洲主要國家的追逃追贓條約網路。

  解説詞:2018年4月24日,中央追逃辦宣佈天網2018專項行動啟動,這是監察法實施、國家監察委員會成立後,首次啟動天網行動。

  解説詞:天網行動並非只是一個名稱,而是由海內海外各方力量通過精心搭建,合理構架,共同織成的一張真實存在的追逃追贓網路。這張網路平時雖然看不見,但它收網時的威力,從一個個嫌疑人的歸案中清晰可見。每一名嫌疑人的歸案歷程,也都是新的經驗的積累,讓這張天網在未來更加嚴密。

-友情鏈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