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每日推薦
這些邪教頭目們的“致命”魅力
2020年8月9日 13:15

核心提示:據美國“每日電影”網(Filmdaily.co)2020年4月22日載文説,憑藉嫺熟的心智操縱和虛偽的共鳴心理運用等手段,邪教頭目通過信仰力量來控制自己的信徒。邪教所灌輸的狹隘世界觀,令信徒很難覺察出自己的行為反常,即使是群體自殺、綁架和可怕的暴力等行為。如果説洗腦文化還不足以令人毛骨悚然,那麼下面我們就深入探究一下20世紀五位活躍邪教教主,他們通過剝奪他人自主權,最終造成大規模破壞和血案。

麻原彰晃——奧姆真理教

1987年,奧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由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創辦,該團體的雛形是一家融合了藏傳佛教和印度教的瑜伽學校。該團體最初宗旨尋求並鼓勵精神啟迪,在日本各地吸引了數千名信徒。

該團體隨後開始傳播世界末日預言和神秘主義,不久,麻原便聲稱自己是佛陀轉世。麻原的超凡魅力和善於共鳴心理,再加上麻原不斷許諾稱信徒們可“通過適當培訓獲得上帝的能力,令成千上萬的信徒頂禮膜拜

到了20世紀90年代,麻原招募了大約1萬名信徒。這些信徒深信麻原是救世主和未來的帝王。隨後,信徒們聚集到富士山附近,開始在那裏製造合成生化武器。

奧姆真理教頭目麻原彰晃

1990年,該邪教參與了日本的議會選舉,但未能獲得足夠的選票,這激起了麻原的憤怒。19946月,麻原在松本市發動了一次沙林毒氣襲擊,造成500多人受傷,8人喪生。然而,這個邪教組織卻成功地逃過了偵查。

1995320日交通高峰時段,五名奧姆真理教信徒先後進入東京地鐵系統,釋放了二戰時期的致命沙林毒氣。

這些信徒均戴著口罩,他們將化學毒氣塑膠袋藏在報紙掩蓋的紙盒中。五名男子及協助逃逸的司機用尖利的傘頭刺穿塑膠袋後逃離現場。

日本警方清理受毒氣污染的地鐵車廂

最終688人被送往醫院搶救,另有5000多人自就醫。這起惡劣案件導致13人死亡,數十名信徒被捕,其中包括該邪教組織層人物村井秀夫(Hideo Murai),不過當時未能讓麻原歸案。

事件發生後不久,警察在山上發現了一處隱藏地下室,當場抓捕了大批邪教信徒,其中包括了承認製造沙林毒氣的化學家土屋雅美。儘管如此,麻原仍然逍遙法外,最後奧姆真理教又在地鐵上製造了四次毒氣襲擊事件。

麻原彰晃及其家人信徒

1995516日,警方在富士山基地的另一處密室中找到了麻原,並隨即將其抓捕。經過漫長的審判,2006年麻原被關入死囚牢房。

20187月,罪行纍纍的麻原彰晃被執行絞刑。

大衛·考雷什——韋科慘案和大衛教

大衛支派的教主大衛·考雷什

大衛支派頭目大衛·考雷什(David Koresh)出生於弗農·豪威爾(Vernon Howell)。1987年,他在該教前任領導去世後接管控制權。考雷什熟讀聖經,自稱可以與上帝話,並預言耶穌將二次降臨,世界末日也即將來臨。

考雷什説服100多個人到他位於德克薩斯州韋科鎮附近的偏僻大院“卡梅爾山”定居,之後考雷什利用自己在教會中的職位與多名女性發生性關係,其中包括10歲的女孩們。

同時,考雷什向他的信徒們宣稱末日即將來臨,大衛教必須組建上帝軍19932月,美國酒精煙草和火器局(ATF)試圖逮捕他,並以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為名下達逮捕令。

大衛·考雷什向信徒布道 

隨後爆發了一場長達四個小時的著名交火事件,四名ATF特工和六名信徒當場死亡。此次對峙長達51天之久,媒體曾廣為報道。

當時部分大衛教信徒趁對峙間隙設法逃脫出來,不過仍有80多人滯留其中。ATF和聯邦調查局的談判人員本想力爭達成妥協,但事件卻逐步失控。

韋科慘案現場

最後,執法人員向卡梅爾山大院內釋放催淚瓦斯,考雷什的信徒們開槍反擊。大院最終起火,造成76人死亡。

大院的房倒塌砸死了一些信徒們,其他信徒則被槍殺。考雷什被發現頭部中彈,是否自殺仍未可知。

吉姆·瓊斯——人民聖殿教

人民聖殿教的教主吉姆·瓊斯

19781118日,人民聖殿教900多名邪教信徒在蓋亞那群體自殺,這場事件後來被稱為瓊斯鎮大屠殺(Jonestown Massacre)。該邪教的頭目兼牧師吉姆·瓊斯(Jim Jones)通過控制和恐嚇手段實施了這場種族滅絕。

1931531日,吉姆·瓊斯于出生在印第安納州的一個鄉村。上世紀50年代,他創辦了人民聖殿教,60年代期間,該邪教在門多西諾縣活動,70年代則在舊金山活動。

瓊斯的布道不久就變得偏執起來。他聲稱即將到來的世界末日是政府管理不善導致核災難的結果。

人民聖殿教位於蓋亞那的所謂農業項目基地

這家號稱種族融合的教會,專注為現實落伍的社會流浪者、不願隨時代政治潮流起伏的理想主義青年提供免費食品、毒品康復和法律服務。

但是,隨著瓊斯的目標變得越來越激進,這位精通媒體的領導人開始聯手地方政客以建立有利的人脈。他甚至強迫忠實的信徒放棄財産,並讓他們的親戚把錢寄給教會。

1977年,該邪教移居南美洲的蓋亞那,那裏聚集了大約2萬名人民聖殿教信徒。

人民聖殿教群體自殺現場

他們將蓋亞那聚居地稱作烏托邦社區,獨立於美國政治結構。瓊斯聲稱,那裏沒有腐敗,人民聖殿教信徒可以自由地實現與上帝和自然融為一體。

但是,到達蓋亞那後,瓊斯沒收了所有人的護照,並設置了每人每天都得遵循的各種條條框框。瓊斯讓他的信徒們不得不面臨嚴峻的現實——他們除了日夜辛苦勞作,還得時不時觀看紀錄片,以了解外界的危險、揮霍和惡行。

但口糧畢竟有限,甚至連瓊斯本人的健康也開始惡化,這導致他開始服用過量的苯丙胺和戊巴比妥作為治療藥物。他的演講開始前言不搭後語,讓人感到晦澀難懂。

美國國會議員萊奧·瑞安(左)前往蓋亞那調查時與吉姆·瓊斯會面

19781118日,美國國會眾議員萊奧·瑞安(Leo Ryan)前往瓊斯鎮(Jonestown)調查該社區收到的虐待指控,隨後發生的混亂局面導致這名政治家及四名同伴在蓋亞那的飛機跑道上被當場殺害。

瓊斯大概知道人民聖殿教氣數已盡,他告訴信徒們説,美國當局將會隨時對他們發動襲擊。瓊斯接著以革命行動為名,下令信徒群體自殺。

最先死去的是孩子們,他們的父母們給他們注射了氰化物後,喝下含有氰化物果汁。瓊斯被發現死在椅子上,頭部中槍。瓊斯鎮的總死亡人數為909人。

大衛·伯格——上帝之子

“上帝之子”邪教頭目大衛·伯格與信徒的女兒

由大衛·伯格(David Berg)創建的上帝之子邪教,提倡與未成年人亂倫。該教派成立於1968年,聲稱革命和幸福是其主要目標。

20世紀60年代末,“曼森家族”邪教殺人案、濫用毒品和犯罪率上升等加速了愛之夏嬉皮士運動的衰落。

不過,這也讓新的邪教組織粉墨登場並誘人加入。

“上帝之子”信徒在聚會時群體癔症

在加利福尼亞州亨廷頓海灘創建上帝之子邪教前,伯格是一位牧師,宣揚舊世界的基督教理念。也就是説,他的哲學中有著諸多“性”的成分。

伯格認為,“上帝之子”之所以相信上帝喜歡性,是因為性本身就是一種愛,而撒則討厭性,因為性是美麗的。伯格還提倡與未成年子女進行性行為,為的是讓兒童信奉性行為

不僅如此,伯格還認為亂倫也能接受應,因為這是“向家人學習(性)”的好方法。

“上帝之子”信徒在街頭吸引拉攏新信徒

除了“大衛王”和“摩”(即摩西)之外,伯格還有個綽號叫“老爺子”(Grandpa)。1972年,上帝之子已經非常國際化,在全球擁有130個聚居群落。

許多“上帝之子”信徒共同生活在這種公社中,有著嚴格的共産意識形態,依靠街頭表演乞討為生。自然,幾乎所有的錢都落到了伯格的腰包伯格一直鼓吹稱他的“上帝之子”將把世界從反基督者中拯救出來。

大衛·伯格

不過,從1978年起,有關“上帝之子”存在性侵和不當行為情形的指控越來越多,“上帝之子”這一名號不見了。

然而,該邪教仍然存活著20世紀80年代名為“家庭”(Family)。伯格于1994年去世,他的遺孀凱倫·澤比(Karen Zerby)接任擔任領導。

目前,“家庭”依靠一份被稱為《愛的章程》的新規定來管理它的信徒,以維繫所謂耶穌之愛。但是,人們不應輕易淡忘“上帝之子”曾有的那段恐怖歷史。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Kyla Bayer 晨安(編譯)  編輯:嚴佳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