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每日推薦
美媒:中國器官移植進步明顯 “法輪功”活摘謠言缺乏説服力
2020年1月1日 11:59

  中美專家攜手器官移植體系改革獲讚

黃潔夫被視為是中國器官移植改革事業的開拓者(美聯社照片)

  《華盛頓郵報》説,中國器官移植體系一度招致國際指責和憤怒,但經過黃潔夫(原衛生部副部長)和美國芝加哥大學器官移植專家邁克爾·米利斯(Michael Millis)的共同努力和改革,現在已經獲得國際業界普遍認可。

  《華盛頓郵報》説,黃潔夫和米利斯相識于一次洛克菲勒基金會和中華醫學基金會資助舉辦的會議上,兩人共同關注中國器官移植發展。經中華醫學基金會同意,米利斯作為黃潔夫的主要顧問人員,兩人開始合作,並採用漸進方式,從2006年起共同探索中國器官捐獻體系改革。

  在原來無計劃、無監管的體系下,中國有600多家器官移植中心。2007年,這一數字削減為160家經過註冊和批准的中心,當時也出臺法規將買賣器官列為非法,並禁止外國人到中國接受中國人器官移植手術。

  從2010年起,中國逐漸建立志願捐獻者登記制度,該制度目前滿足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需求,而這種登記對中國來説,是一種突破性進展。在中國紅十字會的幫助下,公眾開始關注器官移植與捐獻,而黃潔夫憑藉其堅持不懈和獲得官方支援的能力,也逐漸消除了中國醫學專業界的質疑。

  黃潔夫説,去年有4080名捐獻者在死後捐獻了器官,有2201名活體捐獻者將器官捐給了自己的親人。從總體上看,中國共進行了13238例器官移植手術,多數是腎臟移植和肝部移植,不過也有數百例心臟和肺部移植手術。黃潔夫説,上述移植所使用的器官沒有一例是來自囚犯的。

  他説:“我們(現有)的體系,是透明的和可溯源的。我們掌握每個器官的來源,也知道每個器官的歸宿。”

  利用完全現代的中國方式,捐贈者可通過網站鏈結(http://www.savelife.org.cn/)和使用廣泛的阿里巴巴公司線上支付寶APP,簽署協議。至今已有23萬人簽署了協議,電腦數據庫將捐獻者與相應潛在接受者進行匹配,一旦有合適器官出現,將通過短信提醒相關醫生。

北京和平醫院--在母親與朱志軍(音)醫生討論他的肝部移植手術時,五歲的天意(音)靜靜地坐在床上。他從2016年4月就開始等待做移植手術,天意所接受的肝部組織來自他父親的合法捐獻

  《華盛頓郵報》説,海外著名移植專家們,包括那些曾經嚴厲的批評者,漸漸改變了他們的態度。澳大利亞著名醫生、國際器官移植協會前主席傑裏米·查普曼(Jeremy Chapman)過去曾嚴厲指責中國器官移植實踐,而現在他説:“中國已經朝著正確方向,發生了實質性變化。”

  “活摘”謠言遭到國際著名企業和專家學者駁斥

  針對美國政客、國會眾議院議員伊利安娜·羅斯-萊赫蒂寧(Ileana Ros-Lehtinen,佛羅裏達州共和黨籍)聲稱中國迫害“法輪功”並強制摘取器官,《華盛頓郵報》認為,這一指控的根據來自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原加拿大政客大衛·喬高和記者葛特曼等人所編纂的調查報告。大衛等人聲稱中國每年秘密進行了6萬到10萬宗器官移植手術,所使用的器官多數來自1999年起被鎮壓並秘密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

  《華盛頓郵報》指出,“本報的調查報告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上述指控的説服力”:

  移植病人為了存活下去,必須服用一種叫免疫抑製劑的藥物,防止移植病人身體對所移植器官産生排斥反應。據美國保健資訊公司昆泰公司(Quintiles IMS)提供給《華盛頓郵報》的、由該公司編纂的資訊表明:中國所佔全球免疫抑製劑需求量的份額,大致與中國所説的其所佔世界器官移植手術量相符。

  昆泰公司駐中國銷售代表徐家鵬(音)説,該數據包括中國非專利藥品使用情況。他説,如果説中國私下裏經營了一種系統,其(使用免疫抑製劑的)數據沒有被蒐集掌握,這是“難以想像的”。

  批評者反駁説,中國也可能私下裏服務於大量外國移植旅遊者,這些人所使用的免疫抑製劑可能未出現在有關中國的數據中。不過,這種説法經不起推敲。

  世界衛生組織器官移植項目主任Jose Nuñez收集有全球器官移植資訊。他説,與到印度、巴基斯坦和美國相比,或者與過去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遊客量相比,2015年赴中國進行器官移植的遊客人數“非常低”。

  查普曼和米利斯認為,如果説中國的移植手術數倍于他國,例如數倍于每年24000例手術的美國,這是“根本不可信的”。

  “法輪功”辯護律師稱所謂“活摘”聞所未聞

  《華盛頓郵報》説,曾經替“法輪功”辯護的律師們也反駁了“法輪功”人員器官遭到採摘這種指控。

  梁曉軍(音)律師説,他曾經為三、四百名“法輪功”修煉者做過民事案辯護,只聽説有三、四個“法輪功”人員死於獄中。他説:“我從未聽説過(獄中發生)從活著的犯人身上採摘器官這種事情。”

  專家認為摘取“法輪功”人員的器官必定引發公眾關注

  針對大衛、葛特曼等人拋出的荒誕不經的“活摘”駭人數字,《華盛頓郵報》説,在中國儘管存在官方壓制現象,但當親屬不見蹤影后,其家人有權公開呼籲尋求公正的。專家們認為,如果每年有數十萬名“法輪功”修煉者被執行死刑,這種資訊肯定會被洩露出來。事實上,從2006年開始炒作所謂“活摘”話題起,“法輪功”及其代理人從未向公眾提供任何一例有關“法輪功”人員的器官遭到“活摘”的實例。

  境外各種勢力的所謂“政治犯”數字打架

  境外某些勢力附合“法輪功”邪教組織謠言,炒作所謂的“政治犯”被“活摘”器官問題,但對中國到底有多少“政治犯”,這些勢力也是各説各話。《華盛頓郵報》説,美國國會對華關係委員會、(美國)國務院和“法輪功”網站,各自對中國政治犯的數量進行了估計,數字從1397名到數萬名不等。《華盛頓郵報》認為,即使取其最高值,也遠遠低於葛特曼等人所説的50萬名到一百萬名這樣的數字。

  中國志願者胸懷大愛

  《華盛頓郵報》説,北京醫生們説,來自志願者的器官正源源不斷穩步提升。

在北京和平醫院,醫生們正從一名志願捐獻者身上合法移植肝臟器官(《華盛頓郵報》照片)

  72歲的陸文(音)在農曆除夕患上腦出血,醫院為她採取了生命保障措施。陸文的丈夫趙洪希(音)毫不猶豫地同意將她的器官用於拯救他人生命。

  “她(陸文)總是那樣樂於助人,希望捐獻(器官)。”趙洪希是一位中國人民解放軍退休工程師,也是一位忠誠的共産黨員。他説:“如果(人死後)器官還有用,就應該用於幫助別人,這也是延長她生命的一種方式。”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