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案例追蹤
“法輪功”老巢龍泉寺屢次違法屢次被罰
2020年5月2日 09:56

  核心提示:在李洪志的顯擺和唆使下,無論是在國內時,還是潛逃國外後,“法輪功”都是一個視法律為兒戲的邪教組織。與在國內時的張狂有所不同的是,逃亡國外的李洪志和部分“法輪功”高層更多的時候不得不夾起尾巴做人。據美國“記錄線上”網(Recordonline.com)2018年4月6日報道,“法輪功”老巢龍泉寺,因違法擴建、違反消防規定和非法排放污水等,多次受到處罰,相關罰金有的高達每天3.75萬美元。這雖是舊聞,但從中恰能看出,為了生存和逍遙下去,“法輪功”的“法”終究大不過美國法律的“法”。

  據負責起訴龍泉寺一案的鹿苑鎮代理律師格倫·普羅茨基(Glen Plotsky)説,在對修建超過四層建築卻未安裝消防噴淋系統一事認罪後,龍泉寺佛學公司(Dragon Springs Buddhist, Inc.“法輪功”在美國紐約州奧蘭治縣鹿苑鎮的老巢龍泉寺的全稱)被鹿苑鎮法院處以7500美元罰金。

對簿公堂的兩方代表:鹿苑鎮代理律師格倫·羅茨基(左)與“法輪功”老巢龍泉寺主持、假和尚李琮(右)

  普羅茨基説,在聽證會舉行前達成的協議中,對龍泉寺的指控由四項減少到一項。

  送達龍泉寺主持李琮(Jonathan Lee)的告知書稱,龍泉寺未經許可修建八層木質建築,漠視勒令其停工的命令,還不允許建築檢查人員進入龍泉寺。

  希望山鎮(鹿苑鎮下屬小鎮)居民弗蘭克·凱奇姆(Frank Ketcham)和傑裏·庫克(Jerry Cook)參加了聽證會,他們對龍泉寺很惱火。

  凱奇姆説:“鎮上應該回頭去找2014年就判決龍泉寺建築違法的那位法官。”

  2014年,在經歷龍泉寺多年未經許可修建且不允許當地部門人員檢查其427英畝的園區後,鹿苑鎮官方向美國地區法院起訴龍泉寺。當時,龍泉寺答應以後會依照相關建築法進行修建,並根據排污系統能力減少園區的污水排放。然而,這些協議倒成了一種範例,即龍泉寺的代表稱,依照法院要求,他們想修建什麼就可修建什麼。從此以後,因未經許可修建、阻礙檢查、公然反抗停工令等,龍泉寺多次被告到鹿苑鎮法院。

  不過,普羅茨基對此倒持樂觀態度。

  他説:“由龍泉寺付費、鎮上選擇一家獨立的諮詢咨機構將負責今後(針對龍泉寺的)所有檢查。情況在過去的五個月中已有改觀,他們(龍泉寺)認可了相關建議,允許入內檢查。他們得到修建更多建築的許可,據我所知,未經(鎮)規劃委員會許可,目前他們沒有修建任何東西。

  普羅茨基説,(龍泉寺內)一座未經許可而修建的廊道將會被拆除。

  龍泉寺的代理律師理查德·戈爾登(Richard Golden)在談到因違建而被處以罰金情形時稱:“該結構(消防噴淋系統)本是原建設項目規劃的一部分,而且只是一種小型(結構)擴建,位於七樓和八樓之間。”

“法輪功”老巢龍泉寺排放的污水直接污染當地河流

  戈爾登也表示相信龍泉寺有能力處理好近期紐約州環保局所做的違法認定。根據環保局的1月12日的告知書,(龍泉寺)建築工地上的“污水排放”,未經必須的沉澱物控制,“對巴舍爾河(野生生物管理區)的自然狀態産生了顯而易見的影響”。1月23日,環保局將龍泉寺的處罰提升到每天3.75萬美元。

  不過,據戈爾登稱,“每天3.75萬美元,屬於法定最高罰金,適用於環保局監管下的所有違法行為,這筆罰金無論如何也解決不了沉澱物控制這一問題。1月份中,在下過幾場大雪後,又下了幾場暴雨,引發河流上漲和水土流失。龍泉寺密切配合環保局,採取了諸多補救措施。”

  當地居民凱奇姆説,之前龍泉寺曾因污染同一條河流而繳納了1萬多美元罰金。

  原文網址:https://www.recordonline.com/news/20180406/dragon-springs-fined-for-more-building-violations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Jessica Cohen 蘇娟(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