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案例追蹤
脅迫近千人集體自殺 邪教頭目原是癮君子
2020年1月11日 14:17

人民聖殿教頭目吉姆·瓊斯。圖片來源:SundanceTV

  40年前的1978年11月18日,在南美洲蓋亞那的瓊斯鎮,邪教組織人民聖殿教的900多名信徒,在“領袖”吉姆·瓊斯帶領下,喝下含有巨毒氰化物的飲料,集體“自殺”。慘劇中,吉姆·瓊斯兩個兒子倖存下來,時至今日,仍在自我療愈。

  斯蒂芬·瓊斯和其養兄弟小吉姆·瓊斯,那年剛剛18歲。目前,他們在聖丹斯電視臺(Sundance TV)4集紀錄片《瓊斯鎮:驚懼叢林》(Jonestown: Terror in the Jungle)中出鏡,詳細講述了當天發生的事情。“9.11”恐怖襲擊發生之前,美國人認為1978年11月18日是最悲慘的一天。

  這部紀錄片根據著名調查記者傑夫·奎恩(Jeff Guinn)的暢銷書《通往瓊斯鎮的路》改編而成,由奧斯卡獎獲得者萊昂納多·迪卡普裏奧監製。紀錄片內容包括由人民聖殿教成員拍攝的、從未發佈的一些錄音錄影,以及對倖存者的採訪記錄。

  斯蒂芬告訴福克斯新聞網記者,想要得到救贖和寬恕,是個漫長而艱苦的過程。

斯蒂芬·瓊斯。圖片來源:Raymond Liu/SundanceTV

  他回憶説:“很多年前,有記者問我,‘你怎麼能為你父親感到自豪?’我想我現在依舊還恨他。我覺得這跟我剛剛出生的第一個女兒有些關係,她前所未有地刺 激了我。我當時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從未為他自豪,我只是不得不愛他,也不得不原諒他。’説這些話時,我正和弟弟吉姆在一起,他聽後目瞪口呆,但我知道從 我口中説出來的這些話是真的。我不知道這話有多真實,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説出口的,但確實是我花了很多年才能説出來。我不知道如何用‘原諒’這個詞,因為我 不知道我該原諒誰。”

  《舊金山門》之前曾報道過,大屠殺當天,兄弟倆正在距離瓊斯鎮150英里遠的喬治鎮參加一場籃球比賽。吉姆當時接 到父親瓊斯的電話,命令在喬治鎮的人民聖殿教成員集合起來,進行“革命性自殺”。苦苦哀求父親無果後,吉姆和他的隊友們趕到美國大使館,希望當局能夠阻止 這場可怕的屠殺。然而,大使館沒有人應門。

吉姆·瓊斯的養子小吉姆·瓊斯。圖片來源:Raymond Liu/SundanceTV

  直到第二天,蓋亞那當局派軍隊到瓊斯鎮,才發現了這場大屠殺。死者中包括吉姆·瓊斯懷孕的妻子,至少300名受害者是兒童。47歲的瓊斯被發現頭部中彈身亡。斯蒂芬和小吉姆的母親也死了。大屠殺發生之前,國會議員利奧·瑞安(Leo Ryan)和幾名新聞記者來到這個偏遠的定居點,結果受到瓊斯追隨者的攻擊和暗殺。

  小吉姆·瓊斯覺得有責任去參加接下來舉行的葬禮。他回憶説:“我記得參加過一個葬禮……我記得,有個母親拿槍指著我説,‘憑什麼我女兒死了,你卻還活著?’我看著她説,‘我也失去了一切。我是活著還是死了,並沒有多大的區別。’”

  吉姆·瓊斯在瓊斯鎮

  吉姆·瓊斯是一位極具魅力的傳教士,他于20世紀50年代中期在印第安那波利斯創立人民聖殿教。70年代早期,瓊斯和他的家人把人民聖殿教的總部遷到舊金山,在那裏,信徒迅速增加。瓊斯的種族融合觀點,吸引了眾多的追隨者,其中包括很多非裔美國人。

  斯蒂芬説,在他成長的過程中,的確從父親身上學到了一些積極的東西。

  他解釋説:“我父親有很多優點,我的意思是,他吸引人是有原因的。我想他很早的時候就病魔纏身,但他發現了一些非常真實的東西。我的父親教會我説,其實 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這並非不可以。一個男人,可以表現出他的感情,展示出他的情緒,這些是我永遠珍視的禮物。我的父親鼓勵忍耐,也宣揚了許多真理。他為 我們創造了一個我們可以生活的環境。”

  當小吉姆還是孩子的時候,就為自己是瓊斯家族的一員而驕傲,也就是那時候,他決心改變世界。

1976年,加利福尼亞,吉姆·瓊斯和妻子瑪塞琳·瓊斯,身後站著兩人領養的孩子們。瓊斯右邊是他的嫂子及她的三個孩子。圖片來源:Getty

  他説:“我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兄弟姐妹。別誤會,我們也像其他兄弟姐妹們一樣吵架。但比起他們,我們之間更親密、關係更牢固,因為我們彼此之間並非血緣關係。我們是一家人,這是一種承諾。我感受到愛,我也深刻真實地感到被愛。”

  但到了70年代,新聞媒體開始調查人民聖殿教前成員關於內部虐待和暴政的説法。據報道,這促使瓊斯召集他的追隨者遷棲到瓊斯鎮,即那個“天賜之地”。一個烏托邦似乎在那裏等待他們。然而,在那裏,他們看到父親很快就染上了毒癮。

  斯蒂芬説:“我知道吸毒是我父親的一個問題。在瓊斯鎮,他會莫名其妙地高聲講話,他在演講中突然變得喃喃自語、絮絮叨叨。很明顯,每個人都知道他對什麼 上癮了……我看著他……他被什麼東西迷住了。他説那是B12藥品,但我知道不是。在那之後,他就很少再對我説話了。父親……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是用藥物 來喚醒自己,用藥物才能入睡,用藥物讓自己感覺更好。”

  斯蒂芬兄弟兩人常常被瓊斯鎮無辜死亡的靈魂所困擾。現在他們已為人父,找到了新的生活,這更加鼓勵他們去戰勝過去這麼多年困擾他們的所謂倖存者罪惡感。他們對孩子們心存感激,因為是這些孩子讓他們重獲新生。

  斯蒂芬説:“我想把事情做得更好。當我決心要為往事做些必要的工作時,人們出現在我生活中,對我施以援手……其中我女兒對我的幫助最棒。他們都很遷就 我,對我小心翼翼。我心灰意冷的時候,他們會立刻打電話給我。我真的非常感激……現在的生活很美好,但過去很多年並非如此。”

  小吉姆説,他希望這部紀錄片,能使觀眾們不但緬懷逝者,也要記住那些歷經滄桑的人。原人民聖殿教信徒永遠不會忘記他們令人恐懼的過去,但是他們更希望能公開分享這些經歷,讓其他人能夠從中吸取教訓。他説:“我想認識那些倖存者們。我並不想改變真相,我只想陳述真相。這些人沒有參與那場産生巨大影響的自殺,在過去四十年裏,他們都每天醒來,繼續生活下去。”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Stephanie Nolasco 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