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案例追蹤
回家——小徐和小玲的故事
2019年2月5日 11:05

  這一生

  最大的責任最好的幸福

  莫過於

  家人相守燈火可親

  ——記者手記  

  對小徐和小玲來説,即將到來的春節非同尋常。自小玲2016年冬受“全能神”邪教裹挾離家出走,到2018年3月回家,這是他們三年來的第一個團圓年。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2008年,小徐和小玲相識、相知、相戀;2009年春,沒有浪漫求婚,沒有盛大婚禮,新的小家組建了起來;2010年5月,愛情的結晶誕生……生活簡單平淡,卻不失溫馨甜蜜。

  但是,生活從來不會一帆風順。2013年,小徐母親患結腸癌轉移到了肺部,父親腦梗病發,小玲的鼻竇炎卻在這時到了不得不動手術的地步。小徐從工廠請了長假,把年幼的女兒託付給親戚朋友,一人在醫院上上下下來回奔忙。

  這樣的日子往後該怎麼過?小玲不止一次地問自己。小徐的辛苦,她看在眼裏;而自己的苦楚和難過,卻只能藏在心底。她不願意,也不想給小徐再增添哪怕一點點負擔了。

  就在此時,小徐的一位遠房表姨來到醫院探望他母親。就是這位表姨,險些讓小玲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信“神”,婆婆的病就能好?

  “你信‘神’吧,你信了這個,保證你婆婆的病能好起來。”臨走前,表姨意味深長地對小玲説。

  一開始,小玲並沒有放在心上,家中照顧老人還要兼顧孩子,無暇顧及。但是,噩耗卻一個接著一個傳來。2013年5月,小徐的哥哥酗酒後意外身亡;同年7月,母親離世。而小徐的那位表姨也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她的面前,慢慢地還帶來其他“姊妹”,有時帶著“書”,有時帶著“資料”。於是,表姨口中的那個“神”,也一點一點地鑽進了小玲的生活。

  終於,小玲信“神”了。

  這個“神”,很神秘  

  “我信神了,這個神的事,不能在電話和視頻裏講,那樣會冒犯神。”信這個“神”以前,小玲經常和小徐視頻通話,聊孩子、談工作。信“神”之後,小玲與小徐通話的間隔越來越長,每次通話的時間越來越短。

  2014年,小徐感覺到了小玲的變化,隨即辭職回老家找了份工作,打算全家人在一起安安穩穩過日子。而此時的小玲每天把孩子送到幼兒園後,把大把的空閒時間都交給了表姨——一週三天“聚會”,有時在家,有時在外。小徐發現,“聚會”的時候小玲電話永遠打不通,後來才知道“聚會”的規定不允許攜帶手機。

  “全能神”,是“神”還是“魔”

  2014年5月28日,發生了令世人震驚的山東招遠“全能神”邪教殺人血案。小徐驚訝地發現,小玲信的“神”正是這個邪教“全能神”。隨後,小徐採取了一切可能的手段反對和阻止小玲繼續陷入邪教,講道理、吵架、請親戚朋友相勸,但是效果甚微。

  最激烈的爭執發生在一個週日晚上,小玲最親的的哥哥姐姐們通過電話輪番勸説,見苦心勸説無效後,親人們生氣地嚇唬她説:“你要是再信,我們就報警!”話音未落,小玲衝進廚房拿起菜刀,衝到小徐面前,準備除掉阻礙她信“神”的“魔”,幸而最終小玲還是控制住了自己。每當回憶起那一刻,小徐都覺得後怕。

  小徐後來得知,在“全能神”人員“交通”(“全能神”內部暗語,即聚會)的時候,“姊妹”們會不斷放大夫妻之間的矛盾,並告訴她們應該如何應對阻止自己信奉“全能神”的“惡魔”。

  尋找一個不想回家的人,就如大海撈針

  這樣吵吵鬧鬧、磕磕絆絆的日子持續了兩年多。

  2016年12月12日中午,小玲因參加“全能神”的“聚會”沒有去學校接女兒。等家人找到孩子時,剛上一年級的孩子正自己一人穿過車水馬龍的馬路往家走。

  小玲“聚會”結束回到家已是晚上,小徐已怒不可遏,抓住她的大衣衝口而出:“要走就跟你的神走吧,孩子我自己帶。”

  三天后,一張紙條出現在家中的桌子上——“我今晚不回來了,明天回來接送小孩。”這一個“不回來”,持續了一年多。

  在小徐心裏,這一年多,比當年父母親生病住院那段日子,要難熬百倍。“我們結婚前,她違背了家裏人的意願,堅持跟我結婚,這份情我沒有還,我要還她。”小徐決心一定要找回小玲。

  要找到一個不想回家的人,就像大海撈針一樣。小徐從縣跑到了市,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有一點消息,就馬上趕過去,人像沒了魂一樣。

  媽媽出走,爸爸去尋找媽媽,留下了年幼的女兒獨自在家受苦,冷了無衣添,餓了沒飯吃,頭上都長起了蝨子,有一次還險些從陽臺摔下。

  “魔咒”難除

  小玲一直沒有走遠。離家後,小玲被“姊妹”帶到了縣城附近一處偏僻的“聯絡點”,並禁止小玲出門活動。

  受到“全能神”邪教組織的脅迫,為了表明自己的“忠心”,小玲離家後向“全能神”組織寫下了《保證書》,發了“毒誓”,如果自己背叛了“全能神”,父母、丈夫、女兒這些最親的人就要遭受最嚴厲的懲罰。

  “全能神”(也稱“實際神”)信徒李明謙寫下的保證書,來源:凱風網

  小玲離家後,每天都在擔心掛念孩子,想回家,但不敢,邪教威脅要對她的親人“下手”,這是她最不能承擔的後果。當時親手寫下的《保證書》,就像魔咒一樣擋住了她回家的路。

  回家

  在盲目的尋找無果後,小徐靜下心來思考,終於向警方報案,同時向中國反邪教網尋親郵箱投遞了尋人啟事。在公安機關、當地政府、中國反邪教網通力合作下,功夫不負有心人,2018年3月13日,小玲回家了。

  經過心理專家一個多月的講解、疏導,小玲終於醒悟,回首看看自己之前相信的那個所謂的“神”、所做的那些事,覺得自己特別傻。

  現在的小玲在一家超市上班,每天回家後和小徐一起照顧老人,陪伴孩子,日子又回到了從前的簡單和溫馨。

  記者後記:採訪過程中,筆者仿佛和小徐小玲一家人一同經歷了那段灰暗的日子。看到他們歷經磨難後露出幸福的笑容,向上的力量油然而生,也不斷提醒著我們要倍加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光。

  小徐特別感謝中國反邪教網,他説:“在尋親平臺的幫助下,幾年不回家的人也回家了,人暫沒回來的,親人也看到了希望。”

  心若在,愛就在。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