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案例追蹤
倪雪英:“法輪功”帶給我家無盡的傷痛
2018年11月6日 10:41

  我原先在南京無線電元件九廠工作,曾經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丈夫彭繼龍,玄武水電安裝公司的退休職工,還有兒子。我們這個三口之家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和睦幸福。可是轉眼之間幸福生活不再,如今我丈夫彭繼龍因癡迷“法輪功”不看病吃藥最終因病去世,兒子37歲了至今還沒結婚,家裏住的是最簡陋的房子。這能怪誰了,只能怪我們,怪“法輪功”邪教,是李洪志害了我們一家。

  

  倪雪英(左)現身説法,控訴“法輪功”邪教對她家庭的傷害

  説起我和我丈夫彭繼龍誤入“法輪功”邪教的經歷還要從1998年説起,那時候我身體不是太好,有嚴重的胃炎,每月醫藥費都比較高,就想著是不是多加鍛鍊讓身體好起來,能夠減輕些家庭的負擔。那會兒氣功熱,我平常早起之後就去和一些老年人一起練練氣功,後來有老鄰居跟我講,他們現在都在修煉法輪大法,練習之後可以消業祛病,並且説她自己練習“法輪功”以後連小感冒都沒有了,身體特別的好,説是我人好有緣才介紹我去練的。當時聽説可以消業祛病,不用再去醫院了,我就跟他們後面練習了。那會兒早上練功,晚上回家認真讀《轉法輪》,漸漸的我就癡迷其中了,後來又把我丈夫彭繼龍也拉入了練習“法輪功”的隊伍。這樣我們夫妻兩都漸漸陷入了“法輪功”邪教的泥潭。

  從那以後我和我老頭彭繼龍就成天癡迷于“法輪功”,那會兒真是把李洪志當成再生父母了,無時無刻不崇拜李洪志,把他當成了至高無上的“神”。1999年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之後,我和老彭所在單位多次派人到府,希望我們能夠和“法輪功”邪教劃清界限,我的父母都是老黨員,他們堅決反對我和老彭練“法輪功”。他們苦口婆心的勸説,甚至都要給我下跪了,我們那會兒就是聽不進去。後來因我們執迷不悟和父母不再來往,我父親原先身體就不太好,就是因為我們的癡迷,最後氣得中風半身不遂。可是那會兒真的是什麼都不顧了,每天除了打坐練功,就是和功友們交流心得,希望自己能夠練功“精進”,甚至為了練功,荒廢了工作。家裏經濟條件漸漸的惡化,甚至連買米買菜都緊緊巴巴,可是為了給身在美國的李洪志過個假生日,我們夫妻還是拿出家裏僅有的點錢去買上最好的蛋糕,心裏想的就是李洪志能夠保祐我們全家。可是家庭的經濟困頓,還有對小孩的影響以及一些練功“精進”的功友的去世讓我漸漸産生了疑惑。那會兒光華路街道的反邪教志願者們多次到府幫助我,一開始他們也不談“法輪功”的事情,就是真心實意的給我們家解決實際困難,為我安排工作為老彭解決醫保醫療等費用,而“法輪功”李洪志卻對我們這些信徒的苦難不管不顧,我漸漸感覺到自己上當了。在反邪教志願者耐心説服幫助下,我漸漸認識到“法輪功”邪教的的危害。2011年那會兒我醒悟了,並積極幫助反邪教志願者們做我丈夫彭繼龍的工作,可是他就是死心不改啊,最終走上了這條死亡之路。

  

  2017年7月在彭繼龍的靈堂上其子向反邪教志願者們講述“法輪功”殘害其父致死的經過

  2014年我發現老彭他有較嚴重的高血壓高血糖,多次要送他到醫院就診都被他拒絕,小孩到醫院開了些降血壓降血糖藥讓他定時服用,可是彭繼龍心中只有“法輪功”“消業祛病”那些歪理邪説,悄悄的將這些藥藏了起來甚至扔掉。由於他不按醫囑服藥,2017年7月20日突發腦梗,癱倒在家中。我發現後立馬撥打了120搶救電話將他送至南京市第一醫院搶救,雖然醫護人員費盡全力,可還是沒能將老彭他從死亡的深淵里拉回來,68歲的年紀裏就離開了人世,留下了無盡的悔恨。看著如今殘破的家庭真的只有悔恨,“法輪功”帶給我們家庭真的是無盡的傷痛!

  今天我把我們家的悲劇故事展現給世人,就是讓大家清醒認識到邪教“法輪功”通過歪理邪説控制信徒的醜惡嘴臉,他們斂財害命,讓一個個原本幸福的家庭最終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