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邪教辨析
20年後,西方媒體終於發現中國人説的是真的…
2020年8月2日 13:40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在20年前,我國政府依法取締了侵害人權、禍害中國的邪教組織“法輪功”。

  然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華勢力卻打著“宗教自由”的旗號,將這個毀滅人性,摧殘生命的邪教組織保護了起來,讓其充當他們反華的打手和馬前卒。

  直到20年後的今天,一些曾經同情“法輪功”的西方媒體,才因為不滿該邪教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瘋狂支援,重新審視起這個邪教來。

  結果,他們尷尬地發現,原來中國人20年前指出的這個邪教的罪惡,都是真的….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昨天就在境外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上發佈了一期長達40分鐘的節目,相對深入地展現了“法輪功”是如何在美國和澳大利亞等西方國家拆散家庭和毒害生命的。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在節目中,一位名叫Anna的年輕女子就講述她和她的家庭是如何被“法輪功”及其邪教頭子李洪志毒害的。

  她説自己從小就經常被信了這個邪教的母親帶去位於紐約北部的“法輪功”大本營“龍泉寺”接受邪教的洗腦,當時她被告知李洪志有“讀心術”,每個人想什麼他都隨時知道,但這卻令她感到恐懼,感到自己的思想被“監控”了。

  “那不像是一個精神的極樂世界,而更像是一個被審判的地方”,Anna説。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這位有著一名華裔母親和一名歐洲白人父親的女孩還表示,“法輪功”的頭目很不喜歡她這種混血兒,稱不同種族之間的融合是外星人的陰謀,會讓人類更加遠離所謂的神。

  令她更為痛苦的是,她的母親對此深信不疑,甚至還親自將這些歪理邪説講給了她。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另外,Anna還提到她母親特別希望她加入“法輪功”用來欺騙大眾的“神韻歌舞團”,但她並不喜歡跳舞,甚至還曾因為身材微胖而被“神韻歌舞團”的“法輪功”舞蹈教師當眾侮辱,捏著她的肚子對其他女生説這不是一個女生該有的身材。

  這些侮辱也一度令她患上了嚴重的厭食症。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可她母親卻並沒有帶她去醫院看病和接受治療,稱有病看醫生是不虔誠的表現,並帶她去找了李洪志,讓李洪志給她“驅魔”。

  Anna回憶説,當時李洪志在她身邊嘟嘟囔囔地不念著所謂的“咒語”,可他越這麼表演,Anna就對他越厭煩,越清楚地看到這個邪教頭子就是一個“既普通又可悲的凡人”。

  但Anna的母親對於李洪志還是深信不疑,以至於當李洪志的表演結束後,她的母親居然對她説“你現在好了,你現在正常了,現在我可以愛你了”。

  這一經歷也讓Anna對於“法輪功”的認知徹底崩塌了。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之後,一名澳大利亞的中年女子也對澳廣控訴了“法輪功”對她母親的毒害,稱在這個邪教的蠱惑和毒害下,她患有高血壓的母親拒絕吃降壓藥,堅稱通過所謂的“練功”就能消除病症,結果這名女子的母親最終因高血壓導致的中風等疾病死亡。

  “要是沒有‘法輪功’,她現在就仍會與我們一起了”,她悲哀地説道。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下圖中這位前“法輪功”學員也對澳廣證實説,這個邪教是不支援人們生病後看醫生和吃藥的。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面對“法輪功”在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兩名“發言人”所辯稱的“法輪功”沒有不讓人吃藥看病的説法,這位目前居住在台灣的男子錶示,“法輪功”教義就是在毒害人的生命,因為這個教義宣稱李洪志是可以醫治一切疾病的,所以你只有更“虔誠”更“相信”他,才能得到拯救。

  他還説,一些對此深信不疑的人,甚至會為了這種危險的教義而獻出生命。

圖片説明:圖為“法輪功”在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兩名“發言人”,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當然,對於咱們中國人來説,前面提到的那三名“法輪功”的受害者所講述的內容,其實就是我們早在20年前就曾告訴全世界的資訊,在1999年取締這個邪教組織的時候,我們就曾明確表示這個邪教毀滅人性、破壞家庭、而其讓患病的學員不要去看病吃藥的謬論,更害死了不少人。

  可由於意識形態上的嚴重偏見,直到20年後,澳廣才在其這期節目中説出了這些20年前中國人就已經曝光過的“法輪功”的邪教本質——而且這還是因為這個邪教組織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援太過噁心,頻頻為特朗普在網路上散佈大量謠言所致。

  這也是澳廣這起節目中對“法輪功”的一個重點“揭批”方向,指出雖然“法輪功”的發言人否認他們有政治傾向性,並否認天天發佈謠言支援特朗普的“大J元時報”是“法輪功”的報紙,但前“法輪功”學員一針見血地指出,“大J元時報”的人就是“法輪功”的人。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但倘若這些西方人和他們的媒體,在20年前時能放下傲慢和偏見,好好看一看我們中國披露的“李洪志其人其事”,好好看一看那些材料中曝光的李洪志對於人類、種族以及女性的扭曲認知,或許他們就不會“引狼入室”並“養蠱反噬”,讓特朗普得到這麼一個與他“臭味相投”的邪教的支援了。

圖片説明:圖為美國媒體因為“法輪功”對於特朗普的瘋狂支援,才開始對該邪教展開調查報道

  這其中最尷尬的當屬美國民主黨政客、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倘若20年前她能清醒地看到中方披露的這個邪教組織的實情,而不是玩弄反華政治,她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那個20年前被她“力保”的邪教,如今成了她最大政敵特朗普的“舔狗”。

圖片説明:圖為特朗普的政治死敵佩洛西在20年前力挺“法輪功”的內容

  更重要的是,倘若他們在20年前能聽取我們關於“法輪功”的警告——就如在此次新冠疫情爆發後,他們能在今年1月底、2月一整月、以及3月初,多聽聽我們關於疫情的説法,多思考思考我們為什麼會全民戴口罩——許多無辜的生命,就不會被這種與病毒一樣的邪教而毒害甚至逝去了。

  遺憾的是,雖然製作澳廣這期節目的記者,本身就是20年前曾來中國報道過中國取締“法輪功”一事的記者,但從他的口吻來看,他似乎還是不願意承認中國是對的。

  在報道中,他就再次對中國當年為讓被邪教洗腦的人們擺脫精神控制而採取的教育措施表達了批判,並認為中國取締這個邪教組織是因為其威脅到了中國政府的“統治”。

圖片説明:截圖來自澳廣揭批“法輪功”的節目

  這種認知,讓人不由得想起了今年2月那會,許多傲慢的西方媒體曾拋出的“中國會遭遇新冠疫情是因為中國不民主不自由”的論調。當時,這些媒體亦曾宣稱中國的防控措施是“嚴酷殘忍的”,“代價慘重”。

  現在,那些言論都成了中國人茶余飯後的笑話。

 來源:環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