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邪教辨析
“特朗普是上天派來搞垮中國的”?這個邪惡組織真的是有點想多了
2020年7月26日 11:51

  最近,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爆了個大料。

  他們的王牌欄目——“駐外記者”和“背景簡報”對“法輪功”邪教組織聯合開展了一次深度調查,並於7月21日起分三期面向全國播報相關調查內容。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調查報告名為《黑暗的業力》(DARK KARMA),記者輾轉探訪了澳大利亞多地以及美國“法輪功”總部“龍泉寺”,力圖從多個維度揭露“法輪功”鮮為人知的真面目。

  ▲“法輪功”美國總部“龍泉寺”門口的獅子。《黑暗的業力》節目預告片截圖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澳大利亞國家媒體首次直面並曝光“法輪功”邪教組織,此時距1999年7月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並向世界警示其邪教本質已過去整整21年。

  逃亡海外多年的“法輪功”邪教組織又鬧出了什麼幺蛾子?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為何終於決定打破沉默?報告揭露了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且跟著無邪君來接著往下看。

  拼命貼靠“法輪功”不擇手段幫特朗普連任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在報告中指出,隨著美國大選臨近,特朗普與拜登的競選角逐日趨白熱化,為了幫助特朗普獲得連任,“法輪功”採取了一系列暗操作。

  他們一方面利用技術手段盜用社交媒體平臺,捏造網民身份和群組在網上煽風點火,引導輿論。另一方面,他們不惜花費數百萬宣傳、美化特朗普,並極力推廣其激進的抗中政策,以此來討好美現任政府。

  ▲2019年12月20日,臉譜網宣佈封殺近千個虛假賬號和頁面,幕後操盤手“法輪功”露出水面。 Snopes網站截圖

  ▲“法輪功”投入鉅資替特朗普打擊政敵爭取連任。圖源: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網

  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該報告披露,在“法輪功”練習者內部還流傳著這樣一種説法:特朗普是上天派來搞垮中國的,為此“法輪功”必須竭力確保特朗普連任,以便讓他繼續(替“法輪功”)對抗中國。

  為了在海外茍延殘喘,“法輪功”的這種諂媚阿附的姿態,驚掉了無數人的下巴。

  然而,這並非外媒首次曝光“法輪功”跪舔特朗普的事實。

  2019年8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在網站首頁發表了一篇標題為《成為特朗普最大支援者的秘密媒體組織之內幕》的文章,揭露了“法輪功”在短短6個月裏投入150 余萬美元,在臉譜網上替特朗普打了1.1萬次廣告的真相。這些數字遠遠超過了其他非特朗普官方團隊的“挺特”組織,也難怪作者不無感慨地將大紀元(“法輪功”旗下媒體)戲稱為臉譜網上特朗普首屈一指的最大支援者。

  還有人探討了“法輪功”在美國政壇背後上躥下跳的動機,犀利地指出“法輪功”迎合特朗普是假,實則是為了發展信徒、傳播歪理邪説。

  2018年,美國政治評論員卡雷布·茂平(Caleb Maupin)就曾在《欺騙性地迎合特朗普支援者的反華危險邪教》一文中發出警示,揭露“法輪功”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和平的、以運動為導向的精神團體”,其實是為了在西方人面前竭力掩蓋自己的極端主義和政治色彩,同時欺騙性地迎合討好美國現政府支援者。

  事實上,卡雷布·茂平的披露並非空穴來風。

  “法輪功”頭目李洪志自1999年逃亡海外之後,明面上扯起了“宣揚中國傳統文化”“宗教信仰自由”的大旗,實則在背地裏暗戳戳地組織其成員滿世界發展信徒、傳播邪教“教義”。

  而他們所謂的“教義”,荒唐到無邪君聽了都忍不住腳趾抓地。

  ▲隱藏在美國紐約州北部的“法輪功”總部“龍泉寺”谷歌地圖照片。圖源:美國商業內幕網

  《黑暗的業力》採訪了一位“法輪功”前信徒安娜(Anna)。

  20多歲的安娜居住在美國西海岸,從小就被母親帶到“法輪功”美國總部“龍泉寺”。

  “龍泉寺”佔地160公頃,是一處規模龐大的秘密建築群。然而,在這個豪華的邪教總部,安娜卻過著一種處處受鄙視、欺淩的生活。

  安娜痛苦地回憶,那是一個充滿怪誕信仰、毫不寬容的世界,“我是混血兒,也很可能是同性戀。據‘法輪功’説,這兩種人屬於引發世界末日的兩種人。”

  其實早在2017年,美國一新聞網站就曾刊文,提醒大家小心“法輪功”的種族主義傾向。

  文章指出,李洪志曾不止一次地在公開場合鼓吹“混血兒是一種外星人陰謀破壞人類與天堂聯繫的工具”。李洪志説,殘疾人形象惡劣,是因為前世做了壞事,沒有還清身上的“業力”所致。李洪志認為,人做了壞事就會産生“業力”,一個人“業力”大就會生病、遭災難,一個地區“業力”大,就會發生地震、洪水、瘟疫和戰爭。戰爭是最好的“消業”辦法,南京大屠殺、希特勒大屠殺都是宇宙天象變化帶來的。他還把同性戀人群貼上“邪惡”的標簽,宣揚總有一天同性戀人群將被“神”“淘汰”。

  對於“法輪功”的歧視性言論,另一位原“法輪功”內部人士在《黑暗的業力》中直言不諱地表示,“法輪功”自我標榜以“真、善、忍”為信條,但其實他們所提倡的教義,並不包容(“忍”),反而是提倡種族主義,仇視殘疾人、同性戀。

  罪行纍纍“法輪功”鼓吹邪説,致人死亡

  除了“不忍”之外,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還在報告中,揭露了“法輪功”邪教組織“不真”“不善”的一面。

  有病吃藥,治病去醫院,這是老幼皆知的生活常識。然而為了神化自己,李洪志卻編造了“法身保護”“消業祛病”等邪説,慫恿信徒有病不能上醫院,而要修煉“法輪功”。許多無辜的癡迷者為此拒醫拒藥,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機。有人甚至為此付出了生命代價。

  ▲李洪志“發功治病”現場圖片

  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採訪的莎妮·梅(Shani May)就是“法輪功”“消業祛病”邪説的受害者之一。

  她的母親柯琳·安·梅(Colleen Ann May)在丈夫去世之後,為尋求心靈慰籍加入了“法輪功”。

  患有高血壓的她,被洗腦後始終堅信修煉“法輪功”能治好她的病,從此不再服用抗壓藥。三年前,柯琳·安·梅最終因為拒醫拒藥死亡。

  早已喪父又失去母親的莎妮·梅向記者控訴:“如果不是因為‘法輪功’,母親現在還能和我們在一起。”

  ▲柯琳·安·梅頂著澳大利亞冬天的寒風冷雨,替“法輪功”邪教做宣傳

  原“法輪功”大紀元時報澳大利亞編輯本·赫爾利(Ben Hurley),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證實了這件事。他透露,自己有多名“功友”因拒醫拒藥病亡,其中就包括柯琳·安·梅。

  他表示,正是因為見證了太多類似悲劇,自己最終才恍然大悟,脫離“法輪功”。

  事實上,這些年來,越來越多誤入“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外國人認識到了其邪教本質紛紛脫離。而隨著越來越多受害者站出來,“法輪功”邪教組織的危害不斷進入到人們的視野。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水煮白菜 王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