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尚反邪>邪教辨析
“全能神”詭異的拉人洗腦術
2019年11月23日 16:24

  劉金榮是一位普通的農村家庭婦女,在數年半信半疑之後,終於被拉攏進入“全能神”邪教,聚會、禱告、傳福音,甚至一度“官”至“教會帶領”。如今,她成了“神家的叛徒”。

  近日,中國反邪教網轉載了一篇來自於中國新聞週刊《邪教“全能神”組織洗腦全揭秘》的文章,為我們展示了一名“全能神”邪教信徒,從最初的抗拒,到深陷 其中,歷經12年,最終幡然醒悟並脫離了邪教的真實事例。文章揭露了“全能神”邪教拉人入教的拙劣手段,本文就以此文章為例看一看“全能神”詭異的拉人洗腦術,再次提醒民眾提高防範意識,謹防“全能神”邪教的蠱惑。

  一是“全能神”投其所好,營造“溫暖互助”氛圍,想方設法拉人入教

  “全能神”教義中的拉人基本原則是:“知情人帶路、拉關係、交朋友、愛心感化、建立感情、軟磨硬纏”。在拉人入教過程中,尤其喜歡拉攏其親近的家人、親戚、鄰居、同事、朋友等。

  劉金榮新婚不久,婆婆的“客人”白麗就莫名地與其套近乎,並不停地幫她洗衣服、收拾屋子。幹活間隙,或念叨《聖經》裏的事情,或突然講一個故事,比如“諾亞造方舟”“洪水滅世”之類。白麗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全能神”曾明示過,有的人需要親近他,讓你給他找對象,或讓你給他找活兒,你就可以答應他;有 的人他家是做生意的,你也可以説能幫他推銷産品或幫他購買産品來與他拉關係。如果咱們本人會些手藝,也可以給他幹活兒,比如:會理髮、會做服裝等等。起初,劉金榮並不為之所動。

  無奈,白麗離開了。又來了一個叫宋偉的女人,説辭和白麗相差無幾,基本是世上一切都是“神”在安排。劉金榮也不願意搭理她。

  雖然劉金榮油鹽不進,但“全能神”並沒有放棄。這一次“全能神”派來個會唱歌的來誘惑。有一天,劉金榮忘了鎖門,一抬頭,有個女人已經站在屋裏。那個女人沒説話,直接唱起歌來。歌唱的很好,打動了劉金榮,劉金榮終於被拉進了“全能神”組織。事後她才知道,這種策略叫“摸底”:摸清發展對象的好惡,對症出招——他愛吃肉,就給他買二斤;喜歡打麻將,就陪他打三天,因為劉金榮喜歡唱歌。

  二是聚會“吃喝神話”實施精神控制

  “全能神”的“吃喝神話”,其實就是學習“全能神”教義,用“末日”、“見證”、“報應”等説法對信徒施加精神控制,將信徒與“全能神”緊緊綁在一起。宣稱,信者得福,不信者受懲罰,只有信“女神”才能保平安、才能在“國度時代”裏成為得勝者。

  而讀書、抄寫、光碟和“弟兄姊妹”“征戰撒旦”等詞語,則是“全能神”慣用的詞彙。

  聚會上,信徒們輪流讀“經書”,在一起討論近期信神的心得和疑問。教會的負責人一般會對負責接待聚會的家庭先做一番考查,住所須較為寬敞,且家人不能反對,而且要具備一定的經濟條件,能為信眾提供吃喝用度等。

  劉金榮從被動地聽神跡故事到主動抄寫“全能神”教義,從聽歌到仔細讀書,從質疑“全能神”到“神有大能”,從“神將滅世”到信神可得救,從“信神可以調節她和婆婆的矛盾”到禱告可治病的實用主義,劉金榮毫無意識地一步步進入“神”的領地。

  三是組織嚴密,等級分明,專人負責洗腦

  “全能神”等級分明,組織嚴密,最高權威為“女基督”主要工作只是負責説話,而“大祭司”趙維山才是真正的掌權者。“大祭司”以下設“各部門領導”,職 務由低到高分為帶新人、帶小排、教會帶領、小區帶領、區辦事員以及牧區主管——神把人看作羔羊,羔羊生活的地方就是“牧區”。在“帶領”這個職位下,還分為副帶領、生活執事、福音執事、福音專職等更具體的細分職務。不僅如此,“全能神”在每個組織層級分別設立“護法隊”,採用暴力手段懲罰不聽話的信徒、報復退教人員、恐嚇反“全能神”的群眾。

  當劉金榮剛剛表示出“有點兒相信”的傾向時,就立即被委派了“帶新人”的職位,成了“系統”中的一環。所謂“帶新人”,就是帶上神話書籍,到那些可能信神的人家,給他們讀書,解釋故事,宣讀來到“神”面前的種種益處。

  “全能神”對傳教對象和傳教內容都有明確的要求:不能傳教給智障、長得醜陋、身患絕症的人。“全能神”的《三號工作安排》中,就有此類明確要求:決不能給仇恨真理的無神論魔鬼,邪教的魔頭、惡人、邪靈傳福音。

  為維護“全能神”形象,信徒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須十分注意穿著打扮,要大方得體,女性最好略施淡粧;對有些文化的信徒,教會鼓勵他們寫“見證文章”(類似信教的心得體會),由上層有選擇地發表在內部書刊上。

  劉金榮很快證明了自己的才能。兩個月後,她被晉陞為“教會帶領”,手下管著十來個人,負責組織監督信徒們聚會、讀書,跟著“小區帶領”學唱歌跳舞,以及如何更好地傳福音等。

  四是宣揚“世界末日”製造心理恐慌,借機斂財

  “滅世説”是“全能神”邪教組織恐嚇、誘騙、控制信徒慣用的一種手段。對此“全能神”還繪聲繪色地描繪出滅世的可怕情景,“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導致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八篇説話的揭示》)。 而印度洋海嘯,洪水滔天,房屋垮塌,屍體四處漂浮等災難景象被刻成光碟在信徒中廣泛傳播。劉金榮也被帶去看了很多這樣的光碟。“看得多了,確實覺得世界末日可能真的會來,要不咋有這麼大的災難?”

  2012年12月14日7時許,河南省信陽市光山縣男子閔擁軍因相信“全能神”散佈的“世界末日”,持刀在當地一小學砍傷23名學生和1名群眾,共造成8人重傷、11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案件。

  湖南省長沙市岳麓區人謝雲癡迷“全能神”,時常期盼著“靈魂升天”,並宣稱“世界末日到了,我與天堂近了”。2003年初秋的一天中午,謝雲被人發現倒在廚房門前的石墩上,已奄奄一息,身邊還有一個空的農藥瓶。由於農藥飲用過多,謝雲雖然被送往縣醫院搶救,卻于次日淩晨2時離開了人世。

圖片説明:謝雲生前照片

  對於災難的恐懼、現實生活中的矛盾,劉金榮真的開始有點相信了。

  為誘使更多的人向“全能神”邪教尋求“庇護”,“全能神”宣稱“神再次道成肉身”是對人類的審判,只有相信“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神,才能得到拯救”, 凡不信和抵擋的都將被“閃電”擊殺。對此“全能神”要求信徒“奉獻”的越多,得到的“恩典”越多,通過多“奉獻”錢財,“可以度過末世審判”,交錢越多離神越近,“那些盡本分太少或者沒有盡本分的人,都要受到應得的懲罰。”

  河北省徐水縣戶木鄉的趙大海,自2003年加入“全能神”後,為了購得“登上諾亞方舟的船票”,先後“奉獻”13萬元,2006年以後又把7萬元店面轉讓費“奉獻”給“全能神”,結果落得個一貧如洗。

  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區大洲鎮五石埂村村民胡水仙和丈夫李鴻財,自信上“全能神”後,深信“世界末日就要來臨”,為了去“天堂”,他們不斷向神“奉獻”,2008年,夫婦倆賣掉在衢州市區購買的兩套商品房,將47萬賣房款“奉獻”給了“全能神”。最終,夫婦倆幾乎把自己的全部財産都“奉獻”給了 “神”,自己的生活則難以為繼。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崔莊鎮邵莊村做服裝批發生意的熊志玉,在朋友的灌輸下,認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只有“全能神”組織,才能得到“神”的庇祐。2010年底,熊志玉偷偷地將家中起早貪黑、辛辛苦苦掙來的20多萬元血汗錢,作為“奉獻款”交給了“全能 神”組織。(《“全能神”騙走她20萬血汗錢》)

  “為了盡本分,劉金榮對《中國新聞週刊》回憶,“我有時候就交個三十、五十的。”當丈夫的一隻眼睛被炸傷後,劉金榮還是盡了三千元的本分。2012年 12月20日晚上,也是“全能神”宣稱的“世界末日”經過一夜的等待,太陽依然升起。我被騙了!那一瞬間,劉金榮滿腦子只有這一個念頭。

  也就是在這一天,她不再相信“全能神”,不再去參加聚會,甚至把自己的QQ名改為“恨邪教”,開始了對“神家”最惡毒的攻擊。而受她影響進入“全能神” 的丈夫卻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即使她當眾指著丈夫大喊:“這人是個邪教徒!”也無濟於事。兩人也是分居兩個房間,互不交流,形同陌路,人神兩隔。

  由是觀之,面對狡詐、詭秘、貪婪、無恥的“全能神”,公眾只有擦亮眼睛,提高警惕,遠離他們,避免陷入萬劫復的深淵,並通過持久不懈的打擊,才能實現天下無邪。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陳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