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談家楨:回憶我與毛澤東主席的交往

2013年12月23日 11:19

來源:東方網 選稿:宋曉東

  本文摘自《毛澤東在上海》,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編。

    毛主席在世時,十分關心祖國科學技術的發展,許多學科的研究都是在他的直接關懷下發展起來的。我是多年從事遺傳學研究工作的,回顧建國以來遺傳學發展過程,我可以説,沒有毛主席的親切關懷和熱情支援,就沒有中國遺傳學的今天。

  大家知道,由李森科發動的,在1948年全蘇農業科學院會議上對遺傳學中摩爾根學派的粗暴批判,是蘇聯在自然科學領域進行的一系列批判中影響最大、最為惡劣的一起。以後這個批判隨著報刊上的介紹和蘇聯專家來華講學,在我國廣泛傳開。我國有關的大學和研究機構中,都組織了對李森科報告的學習,並在某種程度上仿傚蘇聯的做法,正統的遺傳學被貼上“反動”的標簽,我在復旦大學不能開設遺傳學課程,也不能從事遺傳學研究。

  1956年主席提出了繁榮科學文化的“雙百”方針,即藝術方面的百花齊放和學術方面的百家爭鳴。在毛主席的“雙百”方針推動下,中國科學院和高等教育部于8月在青島召開了遺傳學座談會,這是為系統地糾正過去的錯誤而召開的一次影響很大、很好的學術座談會。這次會上,不同學派的遺傳學者各抒己見,取長補短,同全蘇農科院1948年8月會議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與毛主席的第一次會面,是在1957年的3月。那時,我正出席黨中央召開的全國宣傳工作會議。毛主席到會作了重要的長篇講話。就在會議進行期間的一個夜晚,毛主席接見了出席大會的一部分同志,我也榮幸地參加了。當我走進懷仁堂的時候,毛主席正滿面春風地站著,和同志們握手交談,我的心情是非常興奮和激動的。在座的還有好多位中央領導同志和一些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家。在陸定一同志把我介紹給主席之後,他不住地用力搖我的手,親切地説:“哦,你就是遺傳學家談先生啊!”這簡短的一句話,使我激動不已。毛主席問我,對貫徹黨的“雙百”方針和對遺傳學的研究工作有什麼意見。我向主席彙報了在青島召開遺傳學座談會的情況。他鼓勵我説:“一定要把遺傳學工作搞起來,要堅持真理,不要怕。”又説,“過去我們學習蘇聯,有些地方不對頭,現在大家搞嘛,可不要怕。”

  毛主席的這番話,對我是極大的鼓舞,徹底解除了我思想上的負擔。當時的蘇聯,錯誤地把學術問題同政治問題混為一談,用行政命令的辦法解決遺傳學的兩派爭論。他們把從西方發展起來的現代遺傳學説成是“資産階級遺傳學”,把“基因學説”説成是“資産階級唯心主義的捏造”,是“反動的”,而把李森科的遺傳學理論封為“無産階級遺傳學”,説成是“社會主義的”。甚至還有人為地把研究生物遺傳和變異客觀規律的遺傳學分為“米丘林遺傳學”和“摩爾根遺傳學”。這樣,他們就以強制手段推行一種學派,壓制和禁止另一種學派。這種錯誤思潮和辦法,當時對我國也産生了一定影響。

  宣傳工作會議以後不久,同年7月,毛主席在上海接見了一批民主黨派負責人和各界代表,我又一次見到了主席,那是在中蘇友好大廈交誼廳,我一進門,主席就站起來,緊緊握住了我的手,非常親切地對我説:“老朋友,談先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