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傳神名手的不朽畫史--《松江邦彥畫像》淺説

2014年3月27日 15:09

來源:東方網 作者:程志強 選稿:朱恬

  七、《松江邦彥畫像》流傳始末

  (一)冊頁本的流傳

  據乾隆五十年陸錫熊題跋:“君子寄峰傳君家學,珍秘有加,且將續採所未備,次第補之,其父子用心之勤如此”,可知畫像完成後,其子徐鎬又有續補。徐氏父子的畫像,世稱“徐本”。嘉慶年間,“徐本”為松江藏書家沈古心藏于嘯園。後沈氏家道式微,家藏字畫星散。道光末年,被松江澄華堂朱大韶(字仲鈞)收藏,後朱氏亦漸敗落,遂典與松江名族韓祿卿。韓祿卿之子韓揚生“屬能畫者補之,裝潢成兩冊”。抗戰前夕,被松江縣圖書館收藏。據時任圖書館館長雷瑊(字君彥)的回憶(《關於雲間邦彥圖》,《解放日報》一九六二年五月十三日第四版),韓氏欲二千元出售《邦彥圖》,但圖書館經費只夠日常開支及購一般書籍,雷瑊遂約好友杜詩庭等集資購得,捐贈圖書館。一九三七年七月,應邀赴上海市博物館舉辦的“上海文獻展覽會”展出,觀者評價很高。同年八一三淞滬會戰開始,十一月松江淪陷。雷瑊于淪陷前攜《松江邦彥畫像》及董其昌《府城隍誥敕》兩件重要文物,避亂于金山縣新村(今屬松江)農家,一夜遭盜,天明檢視,發現少了九頁,而《府城隍誥敕》幸而無恙。後雷瑊來到上海租界,租一保管箱珍藏。抗戰勝利後,即將這兩件珍貴文物上交給松江圖書館籌備處。解放後,輾轉藏于南京博物院,後被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嘉慶二十三年(一八一七)三月,松江著名畫家改琦(一七七三于一八二八,字伯蘊)于嘯園得觀“徐本“,遂有臨摹,世稱“改本”,在數套摹本中最為接近原作。咸豐元年(一八五一),松江府婁縣知縣何士祁(字竹薌)“來守是邦,購得邦彥畫像若干幅”于“松江府學明倫堂右辟靜堂、建高閣,藏此冊于閣中”,春秋致祭,並供後人臨摹。據光緒十七年(一八九一)仇炳臺跋,何士祁所購為“改摹本”。咸豐十年(一八六茵)五月、六月,太平軍兩次佔領松江府城,與華爾洋槍隊激戰。正是在這場被稱為“庚申之亂”的戰禍中,“斯閣尚存,而圖已散佚”。

  至光緒十六年(一八九茵),邑人顧蓮(字香遠)、陳士翹(字杏生)等為將邦彥畫像摹刻上石,遂向韓氏借得“徐本”八十余家,又蒐集“改本”數家。今醉白池所存《邦彥畫像》石刻共九十一人,除夏允彝、夏完淳父子為一幅外,可知當年所集“改本”不到十幅。據雷瑊的回憶,他所見到的《邦彥圖》“畫象一百零八張”,其中徐璋親筆所繪的只有三十九幅,絹本神采奕奕,設色鮮艷,歷二百餘年始終未變。其餘各幅是後來畫家補繪,以出於改琦之手筆為多。

  今南京博物院藏《松江邦彥畫像冊》,實為絹本三十八幅三十九人(夏允彝、夏完淳父子為一幅),紙本六十一幅六十一人,如果加上失竊的九幅,正好是一百零八幅,除絹本有一幅之差外,與雷瑊的回憶完全吻合。

  (二)石刻本的流傳

  徐璋完成《松江邦彥畫像》之後十分珍惜,“出入恒以自隨”。陸錫熊的題跋記載了一次失而復得的經歷:嘗渡江失之,懊恨累日,既經年而舟人忽以故物見還,一無黦損,蓋精神所注,即鬼神亦為之呵護也。“鬼神呵護”,固為無藉,但如何穩妥保存,實為要務。陸錫熊建議將《邦彥畫像》刻石永存:

  余謂是圖實吾郡文獻所繫,紙墨易以渝敝,莫若依倣古法,伐石深刻,置諸郡庠,永成佳話。

  後來,咸豐初年何士祁藏畫于府學,光緒十六年顧蓮等刻石于府學,才算是完成了陸氏之願。

  此次刻石共二十九方(包括畫像二十二方九十一人,題字序跋七方),鑲嵌在府學明倫堂之壁,“摹象者沈君子華壽康,記略者閔君怡生萃祥,鉤字者張君叔木定,監刻者吳君梅心履剛”(仇炳臺跋)。

  一九三七年日寇侵略松江,從八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六日對松江古城進行轟炸達二個多月,松江府學“摧毀殆盡”。一九四一年秋,邑人始將府學明倫堂藏邦彥畫像石刻及郡齋海石堂所藏趙孟俯書《前後赤壁賦》等移置醉白池廊壁。“文化大革命”期間,松江縣文化館設于醉白池公園,工作人員將《邦彥畫像》石刻外罩以宣傳畫框,因而倖免于難,得以保全至今。

  (三)冊頁本與石刻本的區別

  一是人數不一。冊頁本為九十九幅一百人,石刻本為九十一人。冊頁比石刻少鄭棟、李逢申二人,多出十位無名氏及楊國柱。

  二是個別人物肖像不一樣。冊頁本董其昌為立像,而石刻則為坐像。早在光緒二十七年(一九零一)七月,婁縣文士楊葆光為冊頁本作像傳時就有發現總冊頁本“為象百,為頁九十有九,較石刻少二象,多無款識十一象”。今南京博物院藏冊頁本為九十九幅一百人,其中十人為無名氏,與楊葆光所述基本一致而略有出入。

  據雷瑊回憶,縣圖書館所藏原本“一百零八頁中失名的九人,其他九十九名都有名姓”“除這個原本外,松江畫家據以描繪的還有數種,松江收藏家于仲遲、席念曾等曾各藏數十頁”。那麼,遇盜遺失是哪幾幅走他人收藏的是否混入今冊頁本走這些都還是未解之謎。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