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尼羅河來信︱永恒的居所:古埃及木棺的歷史變遷

-- 00:00:00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李夢怡

原標題: 尼羅河來信︱永恒的居所:古埃及木棺的歷史變遷

  2020年11月14日,埃及文物部宣佈在薩卡拉發現了100多個彩繪木棺,今年9月和10月也出土了59個完整的木棺。棺不僅是古埃及人必不可少的墓葬用品,也包含了豐富的圖像和文字資訊,蘊藏著古埃及人的來世信仰。

  早王朝時期,古埃及已經出現了木棺,因為死者通常是以蜷曲的姿勢埋葬的,所以這一時期棺的長度只有1米左右。其中一些棺的棺蓋是拱形的,四面的裝飾是神龕,模倣的是早期宮殿正面嵌入墻裏的壁龕的樣式,強調了這些棺作為死者靈魂居住之地的象徵含義。(圖1)

  圖1第二或三王朝,發現于塔爾罕(Tarkhan)。

  古王國時期,第4王朝的屍體防腐技術已經有了較大進步,屍體可以伸展開來平躺在棺底,所以棺的長度變長了。古王國的高級官員通常有一個石棺和一個木棺,其他官員通常有兩個木棺(內棺和外棺),地位再低一些的人只有一個棺。早王朝就已出現的模倣宮殿正面壁龕的棺一直延續到了6王朝。除此之外,6王朝早期還出現了另一種樣式的棺,這種棺是平頂的,棺頂中央和側面都有文字,棺頂的文字是稱呼阿努比斯的“供奉程式”(offering formula),側面的文字是向奧賽裏斯、阿努比斯、伊西斯和奈芙蒂斯的祈禱(invocations)。棺裏的死者頭朝北、面朝東,死者面前(即棺的東側)還繪有瓦吉特眼(圖2),這樣死者可以從棺裏看向墓中。與瓦吉特眼同一位置的棺內通常飾有假門,死者的靈魂由此自由出入、享用供奉。

  圖2奈布霍泰普(Nebhotep)的棺,第6王朝。

  第一中間期和中王國的棺可以大致分為兩類,一種是北方的類型(即孟菲斯地區和中埃及地區);一種是南方的類型,即艾斯尤特(Asyut)即以南的地區。北方的類型也是較為標準的類型,由第6王朝的平頂棺發展而來,並且在內部和外部有了更多的裝飾。棺材內部的北端東側依舊裝飾有假門(圖3),除此之外還有供品。西側的裝飾有衣物、珠寶、鏡子、傢具、遊戲、工具、武器、儀式用品、瓶子等等。首端裝飾有神聖的七種油、穀倉、頭枕;尾端有涼鞋。這些裝飾是為了保證死者在來世擁有所需要的所有東西。這一時期也出現了書寫在棺材內部的墓葬文獻——《石棺銘文》。

  圖3管家和首席醫師塞尼(Seni)的外棺的內部,死者左躺面對假門,還有一系列供品,發現于貝爾沙(Bersha),12王朝。

  南方類型的棺主要發現于艾斯尤特、艾赫米姆(Akhmim)、底比斯、吉貝林(Gebelein)、埃爾‧莫阿拉(El-Moalla)等地,這些棺的裝飾主要在外側,而且會有人物的形象出現,每個地區各有特色。例如,在艾赫米姆,棺的東側不僅有眼睛飾板,還會有顯眼的供奉清單。在底比斯,門圖霍泰普二世的王后卡薇特(Kawit)的石棺上(圖4)有日常生活的場景,其中包括母牛哺乳小牛、擠牛奶的場景,也有王后梳粧打扮、女僕為她整理頭髮的場景。類似的梳粧場景在吉貝林和埃爾‧莫阿拉的木棺上也有發現(這兩個地方比底比斯更偏南一點)。除此之外,一些棺的棺蓋底下有天文文獻(圖5),包括星星的名字以及在夜間測量時間的方法,還有四個重要的形象:努特女神、索普德特(Sopdet)女神(代表了天狼星)、擬人化的獵戶星(表現為轉過頭的一個人)和大熊星座(對於埃及人來説就是“牛的前腿”)。

  圖4門圖霍泰普二世的王后卡薇特(Kawit)的石棺,11王朝。

  圖5凱提(Khety)的棺蓋,第一中間期,發現于艾斯尤特。

  到了12王朝末期,有內部裝飾的棺變得罕見,而棺的外部裝飾卻越來越精美。棺材頂部經常繪有凹弧形屋檐,不僅北端東側有瓦吉特眼之下的假門,其他豎行銘文隔間裏的空間也繪有假門和供品(圖6);有時還有伊西斯和奈芙蒂斯的形象。這兩位女神表明死者是奧賽裏斯(冥神),從而保證死者的復活。

  圖 6祭司阿蒙霍泰普的內棺的外部,12-13王朝。

  12王朝中期出現了一種新的棺,即人形棺,這種棺由木材或木乃伊盒(cartonnage,即亞麻布或石膏層)製成。到了17王朝,在底比斯,人形棺發展出了新的裝飾,一雙翅膀從肩膀到腳包裹住死者的身體(圖7),這種棺被叫做羽飾棺(rishi-coffins)。

  圖7(左)羽飾棺

  圖8 (右)阿赫摩斯的木棺,房屋女主人奈赫特(Nakht)之子,18王朝早期的典型風格,白色背景,四條銘文,隔間的裝飾包括:瓦吉特眼、豺狼頭形象的阿努比斯、阿赫摩斯的妻子和女兒哭悼的場景、阿赫摩斯的兩個兒子。發現于底比斯。

  羽飾棺在18王朝早期依然被使用,但在圖特摩斯三世時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從圖特摩斯一世統治時期開始出現的人形棺,新的棺蓋依舊是木乃伊的樣子,頭部有假發、胸部有寬項圈,棺蓋的中央依然有從項圈貫穿到腳部的長條銘文。但整個棺由四條銘文隔開,文字之外的部分裝飾有供奉或墓葬場景,後來,阿努比斯、圖特、荷魯斯四個兒子的形象變成了標準;圖特摩斯三世統治時期,棺的背景色是白色,象徵著用作木乃伊裹屍布的白色亞麻(圖8);再後來的棺變成了黑色背景,即復活的顏色,上面有金色或黃色的裝飾,這象徵著與太陽神的密切關係(圖9)。

  圖9(左)“建築師”卡的木棺,涂有黑色松脂與金箔的木頭,黑色背景、象徵著金子的黃色裝飾;代爾‧麥地那。

  圖10(右)赫努特梅赫特(Henutmehyt)的外棺,拉美西斯時代典型的黃色背景,上半部分是金子做的,胸前有巨大的寬項鍊,瓦傑特眼下面是努特女神,腿部的文字之間是荷魯斯的四個兒子;她還有一個純金的內棺,19王朝。

  到了19、20王朝,人形棺的裝飾又發生了變化,棺的背景色變成了黃色,有一層清漆,而裝飾的顏色是紅色、淺藍和深藍色。死者的雙手交叉位於胸前,其下是跪著的努特女神,呈展開雙翅的保護姿態。棺蓋下半部分的裝飾不僅有文字,也有死者和眾神的互動、墓葬儀式的場景等等,圖特和荷魯斯的四個兒子依舊是裝飾的主題(圖10)。19和20王朝,大部分棺的內部是沒有裝飾的。

  21王朝的墓葬結構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原來墓葬祠堂裏的裝飾轉移到了棺和墓葬紙草上。外棺的裝飾延續了新王國後期的傳統,以黃色為背景,飾有紅色、淺藍和深藍色的圖畫;棺蓋上部是項圈、交叉的雙手、展開雙翅的努特女神,下部是條帶狀的文字,隔間裏有死者與眾神互動的畫面,以及各種具有宗教象徵含義的符號(圖11)。棺的內部裝飾的是與冥府之旅以及太陽神每日旅程相關的場景,包括哈索爾母牛從西邊的山上出現、樹女神、稱量心臟、太陽船之旅、戰勝大蛇阿波菲斯、創世時努特和蓋伯的分離等場景(圖12)。

  圖11(左)阿蒙拉神的歌者塔巴肯孔蘇的木棺,21王朝,玫瑰花形的耳環。

  圖12(右)阿蒙的音樂家奈斯穆特(Nesmut)的外棺的內部,黃色背景,分為好幾欄,每一欄都是平衡對稱的;第三欄中,兩個木乃伊形的神背對背,右邊是奈斯穆特在神前奠酒,左邊是阿蒙的wab祭司阿蒙摩斯(Amenmose)在進行儀式。其他欄包括:兩隻鷹隼(一個白冠一個紅冠)面對著中間奧西裏斯的王名圈;禿鷲(奈赫貝特女神、白冠)和眼鏡蛇(瓦吉特女神、紅冠)面對著神化了的阿蒙霍泰普一世的王名圈;兩個豺狼頭形象的阿努比斯;這些都象徵著二元、平衡、秩序。底比斯,22王朝早期。

  22王朝奧索爾孔二世統治時期,棺變成了淺色底,胸前交叉的雙手也消失了。死者通常有1-3個棺,除了內棺和外棺,還有一個木乃伊盒(cartonnage case)。棺上的裝飾是更為普遍的復活與保護的主題,太陽神的象徵變得更加重要,拉-荷拉赫提(Ra-Horakhty)比奧賽裏斯出現的更為頻繁;索卡爾神的聖船也是一個常見的主題。努特女神的形象不再位於項圈之下,而是以正面出現在棺底,張開雙臂擁抱死者。

  西元7世紀初,新的木棺樣式取代了22、23王朝的木乃伊盒。棺底出現了長方形的基座,相當於死者站在基座之上(圖13)。棺上也開始重新裝飾《亡靈書》的文字和插圖,胸部的位置再次描繪有張開翅膀的努特女神。棺的內部是努特或哈索爾的形象,或是更多的《亡靈書》的內容。第三中間期末還出現了一種新的長方形外棺,四個角落有四根桿子,支撐起了頂部的拱頂(圖14)。外棺四面裝飾有神龕以及裏面的神的形象,旁邊是文字,也有死者坐在供奉桌前的畫面。拱頂代表著天空,裝飾有太陽船的日間之旅和夜間之旅。新王國起私人墓葬裏就不再使用的巨大的木乃伊樣式的石棺,現在再次流行,並且一直延續到西元前2世紀。

  圖 13伊裏托魯(Irtyru)的內棺(局部)。長方形基座,胸前是努特女神,26王朝。

  圖14孟圖神祭司霍爾(Hor)的長方體外棺,發現于代爾‧巴哈裏,25-26王朝。

  人形棺一直使用到托勒密後期(包括石棺和木棺)。在30王朝和托勒密早期,棺上的裝飾內容依舊是傳統的墓葬主題,文字內容是《亡靈書》,經常還包括《金字塔銘文》中的簡短引文。再到後來,希臘化的風格與傳統的埃及主題結合在一起。

  古埃及的棺不僅是存放屍體的容器,也要保證死者能順利抵達來世。因此,棺上刻畫的圖像和文字與古埃及人的來世信仰緊密相關。古埃及棺上的裝飾主題主要與兩位神相關,一是冥神奧賽裏斯,二是太陽神拉。中王國時期,奧賽裏斯的神話在來世信仰中佔據主導地位。奧賽裏斯被他的兄弟賽特所殺,又在伊西斯和奈芙蒂斯兩位女神的幫助下復活;每位死者都將自己等同為奧賽裏斯,希望在死後能像這位神一樣完成復活。因此,在古王國之後,兩位女神的名字(後來是形象)開始出現在棺的首尾兩端。除此之外,死者也可以升入天空與拉神相伴,白天經過天空、夜晚經過冥府,與太陽神的相關的形象也經常出現在棺上,通常是鷹隼頭的拉-荷拉赫提,也包括帶翼太陽圓盤、太陽船,以及象徵著日出的聖甲蟲凱普利(Khepri)等等,強調太陽神的特點在新王國之後更為明顯。荷魯斯的四個兒子也可以為死者提供保護。除此之外,天空女神努特也是棺上的重要元素。對古埃及棺木發展變化的研究有助於我們更深入的了解他們的技術水準、審美情趣和來世信仰。

  參考文獻:

  Gay Robins, The Art of Ancient Egyp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John H. Taylor, Egyptian Coffins, Shire Publications Ltd., 1989.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