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尼羅河來信︱麵包與黃金:鑄幣誕生前的古埃及生活

-- 00:00:00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劉璠

原標題: 尼羅河來信︱麵包與黃金:鑄幣誕生前的古埃及生活

  古埃及擁有漫長而輝煌的文明史,但鑄幣的出現卻是在法老文明的沒落之時。在此之前的兩千年中,支援埃及的經濟社會運行的是一套成熟的物物交換系統,從神廟中的祭司到修建王陵的工人,從本地市場到國際貿易,每個古埃及人的生活都與這套系統息息相關。

  對埃及人而言,“薪酬”的概念由來已久。早在古王國第5王朝(西元前2450-2325年)的阿布西爾紙草上,就以表格的形式寫明瞭支付給尼弗利爾卡拉國王祭廟的祭司和官員們的肉類報酬,此處的肉類通常為牛肉,根據官員分工的不同,給予的部位也是不同的,分成前腿,後腿,前腿後部、前腿前部以及內臟等。有時這種報酬是以土地的形式支付的——在古埃及人的葬儀中,通常由“卡祭司”來負責亡者死後的每日供奉,以確保亡者的“卡”(人的多個靈魂之一)不會在地下挨餓,這種“卡祭司”會從亡者的財産中得到一塊份地,這塊地用來種植供奉亡者所需的大麥等作物,餘下的收穫也就是祭司工作的報酬。

  伴隨著中王國之後國力的強盛和國內建設的重啟,這套支付體系開始走向標準化,因為政府需要給參與建設的工人支付工資。“基本工資”一般以麵包和啤酒的數量來代表,也就是普通埃及人最常吃的食物和飲料(埃及啤酒並非今天的啤酒,而是一種渾濁的發酵飲料)。正如鑄幣中會規定金屬的含量,這些麵包和啤酒也對應定量的糧食配給,需達到規定的大小和濃度,啤酒使用大小一致的陶罐盛裝,以確保製作的標準。中王國時,一名工人一天的標準工資約為10個麵包,1 到2罐啤酒,剛夠糊口,但根據工種的不同和熟練程度,工匠們的收入相差甚遠,最高級別的工匠日薪能達到38 個麵包。那些掙到“高工資”的人顯然無法吃光所有麵包,因此到新王國時期(西元前1550-1069年),這些報酬不再用真正的麵包和啤酒發放,而是折合成等量的口糧,工人也不必一次全部支取,而是可以採用記賬的形式。糧食一般以“袋”(khar)為單位,新王國時1袋穀物為76.8升(折合成大麥約46公斤,小麥約60公斤)。除此之外,埃及人還使用以下幾種度量單位:

  德本(deben):常用來作為金屬、特別是銅的重量單位,新王國時1德本銅等於90克。在新王國後期德本逐漸成為一種價值單位,一袋大麥的價格約為2德本,一升油約為1德本。

  塞尼(seniu):約為7.6克銀的重量,可能僅作為價值單位而不是真實的重量單位,1塞尼的價值約等於5.5-8德本銅。在實際生活中,塞尼和德本作為價值單位往往混用,記有物價的瓦裏勒陶片(Varille Ostracon 25)顯示,一把剃鬚刀賣1德本,而一頭驢的標價是7塞尼。

  海卡特(Heqat):體積單位,也稱“桶”,1桶等於4.8升。在中王國時,10桶等於1袋(khar),新王國時改為16桶。

  海努(hnw/hin):液體的體積單位,也稱“罐”,1罐約合0.48升。1罐芝麻油的價格約為1德本銅。

  在底比斯西岸的麥地納工匠村,一名直接負責王陵建造的監工的月薪能拿到7.5袋穀物,其中包括5.5袋用來食用的小麥,和2袋用來釀造啤酒的大麥。熟練工人一個月能掙到5.5袋(4袋小麥和1.5袋大麥),相當於十口人一個月的口糧,約合11德本。作為“白領”的工地書吏只能拿到2 袋小麥和1袋大麥,但他的業餘時間可以自由支配,小到為村民代寫信件、起草合同,大到刻寫棺木上的銘文,均是他的“業務範疇”。有學者研究發現,一名工地書吏為一位唱誦女祭司刻寫了三副棺木,收取了329德本銅的“工費”,其中的利潤可能達到95德本。其他身懷某種手藝的人,例如木匠,也能通過售賣自己的産品而獲得額外收入。當地記賬用的陶片上顯示,一把普通的椅子至少可以賣到11德本,一張床則要25德本。一名技藝嫺熟的工匠的産品在整個底比斯地區都頗受歡迎——資料顯示一位名叫貝肯維爾尼羅的木匠收到的一筆訂單價值91德本,另一筆則有52德本,這些錢已經足夠購買一頭上好的公牛。事實上,一些監工和高級工匠的確擁有大量田産、畜群和穀倉,甚至可以出租給其他人,但對普通工匠而言,雖然國家提供的糧食、油、燃料能夠支援日常生活,甚至小有盈餘,他們的買賣行為仍然僅限于當地的市場,以交換生活必需品為主,僅憑從工地領取的報酬,購買傢具都是奢侈的行為,更不用説購買土地和家畜。而動輒要幾百德本的喪葬費用更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有學者研究顯示,在西底比斯,一座私人墓葬的裝飾費用達到240-300德本,相當於普通工匠20個月的薪水,還未算上葬禮中其他的費用。

  中王國隨葬明器中的糧倉場景模型(1981-1975BC)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

  修建王陵、神廟的錢又從哪來呢?首先是來自國內的稅收。法老被稱為“兩地之主”,所有的土地名義上都屬於國王,國王又將土地作為賞賜,分贈給官員、神廟等個人和機構。尼羅河的定期氾濫為埃及帶來了大量的剩餘農産品,而國家的統一、官僚體系的擴大,又賦予了中央政府徵稅的能力。在早王朝時期,埃及就有了徵稅的記錄,隨後的每位國王統治時期,都會進行全國性的土地統計和牲畜清點。徵收來的糧食儲存在神廟或地方的糧倉,等待國家的再分配,其中一部分就成了工匠們的“工資”,而在宗教節日或年景不好時,政府也會以分發麵包、糕點等食物的方式開倉放糧。此外,新王國時的埃及在對西亞和努比亞的征服中獲得了大量財富,小國繳納的貢賦和努比亞盛産的黃金源源不斷地流入。在卡納克神廟的浮雕中,清晰的記載了這些稱為“巴克”(bAk)的財富的到來和分配:

  “神之地(神廟)收到了來自南方異邦的財富,阿蒙神…收到了來自卑微的庫什人的巴克,和努比亞人的稅賦。” (Hatshepsut, Urk. Ⅳ 744:7-8)

  “所有這些來自異邦王子的巴克,使(神廟)煥然一新。” (Amenhotpe Ⅲ, Urk. Ⅳ 1667:19)

  “現在港口有了所需的一切物資…依靠他們的稅賦和他們的關稅,以及來自黎巴嫩的巴克…” (Thutmose Ⅲ, Urk. Ⅳ 700:6-9)

  在外交和對外貿易中,埃及主要使用黃金等貴金屬作為貨幣。埃及本身盛産黃金、銅礦和各種半寶石,從古王國起,埃及就從黎凡特地區採購雪松,從今天的索馬利亞一代進口烏木和香料,依靠的正是國內豐富的礦産資源。新王國開始,埃及加入了古代近東的“大國俱樂部”,和亞述、巴比倫、米坦尼等國家間産生了頻繁的交往。從18王朝的《阿瑪爾納信件》中,我們可以看到此時的外交以聯姻和“互贈禮品”的形式進行。《阿瑪爾納信件》是出土自中埃及阿瑪爾納城的一批泥板,內容主要是近東各國寫給阿蒙霍特普三世和阿蒙霍特普四世兩位法老的來信,在信中,對方往往索取大量黃金作為“禮物”,例如亞述國王阿舒爾烏巴利特就曾在信中向阿蒙霍特普四世抱怨:“黃金在你的國家多得就像塵土一樣,你只需要把它收集起來而已。你為何如此吝嗇呢?我正要修建一座新的王宮,給我多多的黃金來裝飾它吧!”,“我的先祖寫信給埃及時,他收到了20塔倫特黃金……但你給我的黃金還不夠我付使者來回的路費。” “塔倫特”是古代近東地區使用的一種重量單位,1塔倫特黃金約合30-40公斤。作為回禮,西亞各國往往送來青金石、金銀器、馬匹、戰車和奴隸等等,大量的黃金為埃及贏得了歷史上最為開放與繁榮的時代。

  製成牛頭形狀的天平砝碼,重量為2德本。18王朝(1550-1391BC)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

  在天平上稱量黃金。底比斯墓葬壁畫(TT181),18王朝

  然而,這套穩定的交換系統也是脆弱的。到了新王國末期,埃及面臨利比亞部落和來自地中海的“海上民族”的雙重夾擊,頻繁的軍事衝突、官僚的腐敗加上歉收,導致糧食價格飆升,於是在拉美西斯三世執政的第29年,麥地納工匠村爆發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組織的罷工,大批被拖欠口糧的工人在國王的祭廟前怒吼“我們在挨餓!”,甚至連當地官員都無計可施。到了拉美西斯十一世時(1098-1088BC),庫什(努比亞)總督和阿蒙大祭司掀起的內亂使帝國的金庫捉襟見肘,法老威嚴掃地。在當時的一篇文學作品中,描寫了埃及祭司去黎凡特為阿蒙聖船採購木材時,竟因為貨款被盜而遭到當地貴族的百般刁難。故事中,丟失的貨款一共價值5德本黃金,31德本白銀,並非天文數字,當埃及人試圖按照慣例先拿到貨物時,賣主的譏諷卻頗具現實意味:“如果埃及國王是我的主子,我是他的僕人,他何必給我送來真金白銀呢?我不是你的僕人,更不是派你來的人的僕人!”由此可見,國家分裂之時,埃及人失去的不止是黃金,更是在西亞地區的大國地位。

  在數千年的歷史中,糧食與黃金一直是古埃及經濟系統的兩大支柱,但強大的專制王權和高效的官僚體系是保證這一交換系統正常運轉的基石。最終,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外敵入侵,埃及不得不開始接受鑄幣這一流行于地中海地區的貨幣形式,與之一同到來的,是法老文明的終結。

  參考文獻

  1. Jac.J.Janssen, Commodity Prices from the Ramessid Period: An Economic Study of the Village of Necropolis Workmen at Thebes, E.J. Brill, Leiden, 1975

  2. Leonard H.Lesko, Pharaoh’s Workers: The Villagers of Deir el Medina,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4

  3. William L.Moran, The Amarna Letters,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Baltimore and London, 1992

  4. Edward Bleiberg, The Redistributive Economy in New Kingdom Egypt: An Examination of BAkw(t),Journal of the American Research Center in Egypt , 1988, Vol. 25 (1988), pp.

  157-168

  5. Kathlyn M.Cooney, Profit or Exploration? The Production of Private Ramesside Tombs within the West Theban Funerary Economy, Gettty Research Institute

  6. Miriam Lichtheim, Ancient Egypt Literature, Volume Ⅱ: The New Kingdo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0

  7. The Abusir Papyri, Digital Egypt for Universities, UCL Museum

  8. Mahmoud Ezzamel, Work Organization in the Middle Kingdom, Ancient Egypt, Organization Articles, Volume 11(4): 497–537, 2004

  9. Jimmy Dunn, Prices, Wages and Payment in Ancient Egypt, Tour Egypt, http://www.touregypt.net/featurestories/prices.htm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