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閱檔筆記︱近代中國政府公報中的“帶貨”

2020-5-22 09:06:07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彭曉亮(上海市檔案館)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 閱檔筆記︱近代中國政府公報中的“帶貨”

  南京國民政府內政部致財政部函,推薦鐘靈印字機。以官方名義推銷一種商品,還是內政部給各省政府、民政廳以及財政部正式發函,誠屬稀見。

  1928年8月1日,南京國民政府內政部編印的《內政公報》第一卷第四期中,收錄了該部發出的兩份公函,一是致各省省政府、民政廳函,內容如下:

  逕啟者:查吾國政治與文化日臻發展,需用印刷品益多,惟國內所用印字機大都屬於舶來,綜計每年漏巵損失甚巨。本部前次派員赴滬購回漢藜公司鐘靈氏發明之印字機,係屬華廠出品,歷經試用,運機簡捷,印件甚佳。茲為振興國貨起見,擬請貴府、廳酌予提倡,轉致各機關及團體等採購國貨印字機,以興工業而挽利權。相應檢同説明書及樣張各二份,隨函附送,請煩查照為荷。此致

  各省省政府、民政廳

  計附送鐘靈印字機説明書及字樣各二份(從略)。

  內政部長薛篤弼

  二是致財政部函,內容如下:

  逕啟者:查國內機關學校需用印字機日多,以國貨印字機適用者甚少,大都購自舶來,綜計每年漏巵損失甚巨。本部經前採用上海漢藜公司鐘靈印字機,運機簡捷,印件甚佳,且係華廠出品,當為設法提倡,函致各省政府暨民政廳轉致各機關團體採用在案。茲據該公司函稱,前項印字機曾經呈請貴部懇予免稅,以輕成本而利推銷,囑為轉陳等情。事關提倡國貨,擬請貴部查案核辦,可否准予免稅以資獎勵之處,至希卓裁。相應函達,請煩查照為荷。此致

  財政部

  中華民國十七年七月二十六日

  內政部長薛篤弼

  在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初期,以官方名義推銷一種商品,何況還是內政部給各省政府、民政廳以及財政部正式發函,誠屬稀見。用今天時髦的話説,內政部是在赤裸裸“帶貨”。內政部緣何如此操作,又堂而皇之、理直氣壯呢?這家上海漢藜公司是何來路,鐘靈印字機怎麼誕生的,又何德何能,讓內政部不遺餘力為其作推銷,財政部還要為其免稅,是不是太“逆天”了?讀者諸君或許更關心,政府的“帶貨”效果究竟如何?

  揣著諸多疑問,以這兩份公函為線索,筆者接續翻閱故紙,稽考更多記載,一一為您梳理解答。

  “中國的愛迪生”

  鐘靈(漢英)是廣東人,家世並不顯赫富有,自嶺南大學畢業後,又考入法國馬賽化學學校留學。他對印刷機器興趣頗濃,矢志不移潛心研究,後與鐘漢藜、陳毓群等幾位志同道合者共同創辦上海漢藜公司,最初設于霞飛路312號。

  鐘靈

  1927年11月22日,《申報》“本埠增刊”登載了一條新聞:“鐘靈君最新發明之印字機,經數年之研究與試驗,今日始告成功。”1928年1月,漢藜公司以“鐘靈印字機”商標向全國註冊局申請專利,註冊局審定通過後,于2月15日予以正式公告。(載全國註冊局秘書處編印:《商標公報》1928年第1期,1928年2月15日出版)

  “鐘靈印字機”商標專利

  1928年8月,漢藜公司向工商部呈請重新核定專利執照。工商部部長孔祥熙于8月30日批復,已交獎勵工業品審查委員會審核。(載國民政府工商部發行:《工商公報》第一卷第四期,1928年9月15日出版)至當年10月9日,工商部正式予以通過。

  1935年,鐘靈又發明植物油燈,創辦中國植物油燈公司,被美國著名記者、攝影家哈裏森‧福爾曼(Harrison Forman)譽為“中國的愛迪生”。福爾曼曾于1937年年底在上海對鐘靈進行採訪,在他印象中,鐘靈“穿著一套漂亮的對襟西裝,外表像一位標準的年青美國人,説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在他設備完善的現代辦公室裏的陳列臺上撫摩著幾盞油燈”。福爾曼被鐘靈的奮鬥精神所感動,嘆道:“可是事在人為,有志竟成,殘酷的炮火固不能摧毀鐘君的創造精神”,“他相信他這一代將為其國人而復興中國”。(見孫蓮汀譯《中國新式植物油燈》,《科學畫報》第5卷第18期,1939年2月出版)

  媒體記錄中的鐘靈印字機

  1928年4月1日出版的《經濟半月刊》第二卷第七期,刊載《上海漢藜公司印字機之發明》,詳細介紹了鐘靈印字機的原理、用法、規格、售價,認為“輕巧簡單,成效頗佳”。同月26日,《中央日報》與《新聞報》同時發表題為《鐘靈印字機銷路激增》的報道,《民國日報》則以《抵制聲中之鐘靈印字機》為題,同步予以宣傳。在南京國民政府成立之初,這三份大報即在同一天集中報道一個國産新發明,不得不説是對鐘靈印字機的絕大支援。

  1928年5月,鄒韜奮以記者視角,專程探訪漢藜公司,以筆名“落霞”在《生活》週刊發表《中國人發明的最新印字機》一文,對鐘靈及其發明的印字機作了介紹。他對於國産技術新發明頗感振奮的同時,也寄予厚望:“提倡國貨,鼓勵國人在實用上多所發明,實在是富國裕民的根本,並不是僅為仇外而設,希望國人奮勉前進。”(見《韜奮全集(增補本)》第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鄒韜奮發表的《中國人發明的最新印字機》

  1930年4月11日,《民國日報》刊發《鐘靈印字機之發明》,對鐘靈發明和改良印字機的歷程作了介紹及推廣。據同年11月8日《時報》刊發的《鐘靈印字機銷行到美國》報道,鐘靈印字機還參加了舊金山中華總商會舉辦的國貨展覽會,美國、西貢、暹羅、菲律賓等地華僑訂購者頗多,以致供不應求,日夜趕工製造。1931年4月17日,《民國日報》又刊載消息《鐘靈印字機加入杭州展覽》。1932年《湖南省國貨陳列館開幕紀念特刊》“國貨消息”欄目,也對鐘靈印字機大力推廣。1933年,杭州《國光週報》特別推出《為印刷界放異彩之鐘靈印字機》。此類報道不勝枚舉,可見當時主流媒體與國貨特刊對鐘靈印字機的持續關注度,也説明其影響力之廣泛。從另外一個角度,則映襯出在近代中國洋貨充斥日久的氛圍中,一種國産新發明對社會民氣的鼓舞。

  政府公報全面推廣的效應

  1928年至1932年,多個省、市、縣政府公報先後刊發了推廣鐘靈印字機的訓令或通知。據不完全統計,1928年8月有《江蘇省政府公報》《浙江省政府公報》《江西省政府公報》《河北省政府公報》《河北民政彙刊》等,《河北省政府公報》還把鐘靈印字機的十大特色作為附件刊印,更有利於各機關直觀了解。

  1929年1月,財政部發佈對鐘靈印字機予以免稅一年的訓令:“本部為提倡國貨、激勵發明起見,所有上海漢藜公司之鐘靈印字機,自本年二月一日起扣至十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止,無論行銷國內、輸出外洋,應準免納一切稅厘一年,以利推行。……凡遇鐘靈印字機在免稅期內報運經過時,應即驗明,免稅放行。”隨即,各省、市財政廳局予以層層落實,如《浙江省政府公報》《湖北省政府公報》《陜西財政週刊》等,均向所屬財政稅收機關發佈了通告。拿到財政部免稅一年的“尚方寶劍”,對漢藜公司來説,可節省不少稅費成本,鐘靈印字機銷行更加暢通無阻了。

  1929年,鐘靈又將印字機改良升級,汽壓印字機研製成功,迅速風行滬上。1930年,根據漢藜公司呈請,教育部于8月28日訓令所屬機關,提倡採用鐘靈汽壓印字機(載《教育部公報》第2卷第36期,1930年9月6日印行)。9月17日,工商部向各省、市政府發出採購鐘靈汽壓印字機的咨文(載工商部總務司印行:《工商公報》第30期,1930年10月2日出版):

  為咨請事,案據上海漢藜公司呈請通飭各省、市政府所屬各機關一律購用該公司發明之鐘靈汽壓印字機等情到部。查此項印字機製造甚佳,業經本部核準專利五年在案,據呈前情,事關提倡國貨,相應咨請貴省、市政府轉飭所屬各機關採購應用,以資提倡。此咨

  各省、市政府

  中華民國十九年九月十七日

  部長孔祥熙

  1930年,《江蘇省政府公報》《浙江省政府公報》《湖北省政府公報》《湖北教育廳公報》《湖南省政府公報》《北平市市政公報》《汕頭市市政公報》《嘉定縣政公報》《銅梁縣政公報》《熱河教育月刊》等,紛紛發文予以推銷,又掀起了新一輪“帶貨”熱潮。1930年11月27日,廣東省政府主席陳銘樞到上海,會見留法工業會代表,並與鐘靈合影。這張照片先後刊登于《時事新畫》《中央日報》,無疑為鐘靈印字機的推廣大有裨益。

  廣東省政府主席陳銘樞與鐘靈合影

  1931年6月27日,實業部頒布訓令,再次給予鐘靈汽壓印字機免稅三年的獎勵政策,免稅期限自1931年7月1日至1934年6月底,併發給特種工業獎勵執照。(載《實業公報》第26期)

  1932年一二八事變爆發,漢藜公司設在閘北的印字機製造廠及倉庫毀於戰火,多年心血毀於一旦,令鐘靈痛心不已:“今春突遭日禍,十年心血、巨大資本悉成焦土,國難私仇,悲憤奚似。”但他並未被困難擊倒,而是重新激發鬥志,力圖東山再起:“自念興業救國義不讓人,既經發明此項印機,若因一時受挫,不謀恢復以資抵制,實為可惜。……業經收拾余燼,努力經營,恢複製造。”是年冬,漢藜公司把新生産的汽壓印字機運至杭州陳列展銷。鐘靈為爭取政府大力扶持,專門致函浙江省政府主席魯滌平,言辭懇切:“非賴鈞座提倡,恐莫由見重社會。宿仰政府鋻於洋貨充斥市廛,盛倡振興工業,替代外貨,並迭飭所屬採用國貨各在案。學生此項印機前因國難而損失,現為抵制而恢復,區區之心,伏懇鈞座格外策勵,准予援案提倡,通飭所屬各機關採用鐘靈汽壓印字機,外以抵制洋貨,內以提倡國産,則不特學生工業深荷提攜,實國家工業亦必蒸蒸日上。”12月16日,魯滌平簽署採購鐘靈汽壓印字機的訓令,予以大力支援。(載《浙江省政府公報》第1699期,1932年12月20日印行)

  1931年3月,南京軍需學校《軍需雜誌》第十五期刊登一篇短文《題鐘靈印字機》。作者署名“校重”,以自己購買和使用兩代鐘靈印字機的經驗發表感言,對改良後的鐘靈印字機尤為推崇。1932年9月26日,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部政治訓練處也發佈訓令,對鐘靈汽壓印字機予以推廣。(《軍聲》第四卷第四期,1932年9月30日出版)

  鐘靈印字機的發明、改良與銷行,適逢日軍侵駐濟南以及一二八淞滬抗戰,愛國主義和反日情緒高漲之時,國産新發明、提倡國貨、抵制洋貨、挽回利權這樣的字眼,以及簡潔實用、成效明顯等産品特點,無疑成為鼓舞人心的力量,天時地利,眾望所歸。對國貨和新發明的倡導支援,本身也是愛國主義的直接表達方式,對於成立初期的南京國民政府與各地方政府來説,在謀求鞏固政權方面,更是贏得民心的“加分項目”。因而,以《內政公報》《教育部公報》《工商公報》等為代表的政府公報心甘情願“帶貨”,不遺餘力予以宣傳推廣。而對於上海漢藜公司來説,政府順應時勢潮流的強力助推,加上各大報紙的廣泛宣傳,形成最有效的廣告效應。鐘靈印字機的成功,反映了政府、企業、社會多贏的局面,成為近代中國聲名大噪的閃亮國産品牌,為近代中國如火如荼的國貨運動助力良多。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