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二里頭髮掘60年︱趙海濤:二里頭考古未來可期

2019-12-11 12:23:31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澎湃新聞特約記者 楊炎之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 二里頭髮掘60年︱趙海濤:二里頭考古未來可期

  【編者按】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項目是國家“十三五”重大文化工程,被列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和《國家文物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其選址于洛陽偃師市翟鎮鎮,北距二里頭遺址保護區約300米、南臨古城快速公路、二里頭遺址宮城區中軸線南延線西側區域,佔地面積約164000平方米(246畝),總建築面積為31781平方米,包括公共區域、業務區域、行政區域及早期中國研究中心四個部分。估算總投資約6.3億元。2017年9月,二里頭遺址博物館項目全面啟動,于2019年10月19日正式對外開放。

  為紀念二里頭遺址考古發掘一甲子暨二里頭遺址夏都博物館建成開放,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專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二里頭工作隊的趙海濤副隊長,請他展望一下二里頭的未來。

  趙海濤老師(二里頭考古隊供圖)

  澎湃新聞:二里頭遺址博物館定名為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一事引發網友熱議,集中體現在對“夏都”一詞的使用上。這種爭議體現了什麼?

  趙海濤:熱議本身反映網友關注二里頭遺址博物館,對二里頭遺址和博物館都是個好事。二里頭遺址是不是夏都,涉及到考古學與文獻史學的關係,需要從考古學和文獻史學兩方面去説明。考古學與文獻史學都是為了復原、研究古代社會歷史,考古遺存與歷史文獻都是復原與研究歷史的重要資料。

  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二里頭考古隊供圖)

  二里頭遺址發現、發掘已經整整60年了,獲得了大量重要材料,知道它的面積約為300萬平方米,是當時中國乃至東亞地區最大的聚落。它的中心區有“井”字形道路系統、宮城城墻、宮殿區、中軸線佈局的夯土建築基址群、多進院落的夯土建築基址群、大型祭祀場所、宮營圍垣作坊區、鑄銅作坊、綠松石器製造作坊、青銅禮器群等,它是一座佈局嚴謹、規劃有序的大型都城遺址。許多制度層面的建樹史無前例,大型夯土基址為代表的宮室制度,以中型墓葬為代表各級墓葬所顯示的墓葬制度,以中國最早的青銅禮器群、青銅兵器群、玉質禮器群、玉質兵器群、綠松石龍形器等遺物為代表的器用制度,表明代表中國古代政治文明發達程度的宮廷禮制、禮樂制度已經形成,國家已經出現。

  中原腹地二里頭文化分佈區形成了以二里頭遺址為中心,金字塔式的聚落等級結構和眾星捧月式的聚落空間分佈格局,且由河流水系有效連接的包括整個中原範圍的龐大聚落群,很可能已經構成了二里頭早期國家政治實體所能夠有效控制的地域範圍,充分顯示了二里頭王國具有發達的控制網路和統治文明。二里頭王都及二里頭國家的出現,為其後高度發達、繁榮的商周青銅禮樂制度、王國文明開啟了序幕、奠定了最主要的基礎。多數研究者認為,二里頭遺址是一處史無前例的王朝都城遺址,以二里頭遺址為代表的二里頭文化的絕對年代約為距今3800年至3500年,是中國最早出現的核心文化,是中國最早的廣域王權國家、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這是考古學上可以確認的二里頭遺址、二里頭文化的重要內涵和重大價值。

  中國有豐富的傳世文獻和出土文獻。根據文獻史學的成果,夏是中國的第一個王朝,主要活動於西元前2070至前1600年的中原地區。很多學者從年代、地域、社會發展階段、文化特徵等多方面論證,二里頭遺址是夏朝中晚期的都城,二里頭文化是夏文化,這是目前為止關於二里頭遺址、二里頭文化的歷史屬性的最佳方案。

  澎湃新聞:二里頭工作隊和遺址博物館隸屬於兩個不同機構,將來二者如何合作?

  趙海濤:二者也不能説完全隸屬於不同機構,二里頭工作隊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派出的從事二里頭遺址考古與研究工作的專門隊伍,二里頭遺址博物館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洛陽市人民政府合作共建、共同管理的博物館。二里頭工作隊發掘的出土文物、遺跡、檔案資料、考古工具等,已經而且將來也會繼續是二里頭遺址博物館展品的最主要來源,二里頭工作隊的室內修復、整理等工作也會對公眾開放,成為遺址博物館新穎的展示項目;二里頭工作隊研究人員已經而且將來也繼續要為遺址博物館展覽、保管、宣教等學術業務和管理工作提供強力的專業支撐。遺址博物館也要為二里頭遺址出土文物、遺跡、檔案資料、考古工具等提供良好的保管、展示、修復、研究條件,應該讓它們得到更安全的保護、更有效的展示、更科學的修復,可以更方便地研究使用,發揮它們的價值。遺址博物館下設的早期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力量來自二里頭工作隊。

  二里頭工作隊和遺址博物館也確實有各自的隸屬關係,有不同的利益和關切,需要雙方以及各自的上級面向未來,以足夠的誠意、高超的智慧和切實的行動,來進行合作、處理好相互關係。我想提幾點建議:雙方既要照顧眼前,更要著眼未來,決策要有前瞻性、科學性,為合作留下足夠的空間;雙方應該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支援、互惠互利,充分照顧對方的利益和關切,為合作奠定堅實的基礎;雙方應該積極交流、思考各自和對方的優勢和特點,充分發揮各自和對方的優勢和長處,有所為,有所不為,積極探索深入、有效的合作模式。雙方都是進行與二里頭遺址有關工作的國有機構,都是為了二里頭遺址保護、發掘、研究、展示和利用等工作更好地開展。我想只要雙方面向長遠、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支援、互惠互利,一定可以有效合作、互利共贏,創立考古發掘、研究機構與博物館深度合作的良好模式。

  澎湃新聞:考古遺址公園熱是當下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目前,二里頭也在營建考古遺址公園,但二里頭遺址有300萬平方米,其中包含四個自然村,遺址公園與居民的生産生活應如何協調?

  趙海濤:考古遺址公園首先要保護遺址,確保遺址安全,其次要服務考古,為繼續進行考古調查、鑽探、發掘和研究,更深入、廣泛揭示遺址內涵和價值提供方便。保護好文化遺産,揭示它們的內涵和價值,本質上也是為民眾提供精神、文化食糧,豐富民眾的精神文化生活。同時,遺址公園也應為當地民眾的生産、生活帶來直接的好處和利益。二里頭遺址所在的4個自然村,近幾十年對遺址造成了一些破壞,但為了二里頭遺址的保護、發掘,做出了很大的犧牲,生産、生活和發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理應反哺和回饋當地居民,改善他們的生産、生活和發展。

  遺址公園與遺址博物館鳥瞰(二里頭考古隊供圖)

  我建議成立高級別的協調機構,建立二里頭遺址管理委員會或二里頭遺址文化特區,專門統籌、管理二里頭遺址及周邊村、鎮的文化遺産保護、經濟、社會發展問題,並納入國家“中原經濟區”戰略,利用好“華夏文明傳承創新核心區”這一定位,發揮二里頭文化“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這一崇高地位的優勢,建設“二里頭文化研究基地”,同步解決遺址區群眾生産、生活、文化産業發展等問題。國家相關專項資金(如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專項資金)對二里頭遺址博物館、遺址公園的運營、維護提供專項財政支援。深入挖掘遺存的價值、內涵,創新展示、利用的思路和形式,努力讓文化遺産活起來,講好二里頭故事。統籌策劃遺址分佈區內外的居民社會調控、土地利用調整、道路系統調整等規劃措施,調控保護區劃內村落佈局,促進土地利用的合理化,改善環境與道路等基礎設施的基礎上,以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公園為核心,推進文化創意産業、文化旅遊産業、觀光農業、特色休閒業的發展。在促進遺址保護的同時,調整經濟結構、保護生態環境、完善基礎配套設施、提高服務業和農業附加值,改善居民生活水準和生活品質。

  澎湃新聞:許宏先生常説自己在二里頭的考古工作是“挖不動産的”,那麼將來二里頭在考古發掘上有何側重?

  趙海濤:許宏先生的概括非常恰當。最近20年來,我們的田野考古工作主要是對二里頭遺址聚落形態及時演變過程的探索,我從2002年開始,參與了其中18年的工作,主持了2010年以來的大部分田野考古工作。我們對二里頭遺址的現存範圍及成因、遺址的宏觀佈局大勢及聚落的歷時性變化等有了前所未有的認識。宮城城垣、井字形道路網路、圍垣作坊區、大型夯土建築基址群、貴族墓葬、綠松石龍形器等重要遺存的發現與發掘,進一步強化了該遺址在中國早期國家與文明研究中的重要地位。

  二里頭遺址平面圖(二里頭考古隊供圖)

  在二里頭遺址發掘和研究中,尚存在一些不科學、不平衡、不協調現象,二里頭遺址考古工作的理念、思路、目標、重點、方法需要一個科學、系統、長期的規劃、設計方案來指導,科研及技術人員嚴重不足、經費來源不固定、不充足的局面需要根本改變,以促進各項工作長期、健康、可持續地進行。

  已開展過田野工作的區域分佈尚不全面、不均衡,對遺址鑽探、發掘的空白點還比較多,以往的發掘工作主要集中于中心區,且半數是在宮殿區,對包括一般居民生活區、遺址邊緣在內的很多區域的地下遺存分佈情況尚了解甚少。

  遺址賴以存在的地貌環境及其演變情況、對遺址的影響情況,遺址週邊的邊界是否有清晰、規則的邊緣,是否有防禦設施等問題,有待深入摸清;遺址佈局的大致框架已經廓清,但還有更多細節需要補充、完善;遺址除了井字形道路系統外,其他道路的分佈、走向情況怎樣,井字形道路劃分的各區域之間如何隔離,是否有墻垣、壕溝之類的設計,遺址是否有大型的給、排水系統,尚需繼續探明;發現的遺跡種類主要是中心區的道路系統、宮城城墻、夯土建築基址、作坊區圍墻、房址、灶址、水井、祭祀遺跡、鑄銅作坊、綠松石器製造作坊、制骨作坊、陶窯、灰坑、墓葬等,尚未發現製造玉器、石器、蚌器的作坊和相關線索,尚未發現與大型夯土建築相稱的大型墓葬,也未發現大片墓地,尚無法了解上述資訊。即便已經認定的綠松石器製造作坊、制骨作坊,也僅發現了一處綠松石料坑和一些礪石,制骨作坊也僅發現一些骨料和礪石,缺乏能體現完整或局部工藝流程的遺存。

  田野考古雖然採用了一些新技術、手段,但整體的科技水準、規範程度還需要進一步提高。

  今後的田野考古工作,我們將在社會考古學理念指導下,突出聚落考古、多學科合作和文化遺産保護的理念,課題設計、實施的整個考古過程始終貫徹與其他多種學科的深度合作,提高科技水準和規範程度,注重文化遺産保護,以最大限度地獲取資料資訊,盡可能地復原古代社會面貌,最佳保護文化遺産。

  繼續探索二里頭遺址出現於此的環境、地貌背景及其後期演變情況。與環境地貌學專家深入合作,對二里頭遺址邊緣部分先行鑽探,並選取邊緣部分解剖發掘,解決上述問題。

  繼續完成對遺址的全覆蓋、系統鑽探,並選取重點部位進行發掘,厘清二里頭遺址夏商時期地下遺存分佈狀況和聚落佈局結構,以及其歷時性變化。探索聚落內部各種功能區、各種遺存規模、規格、形制、分佈位置和環境等方面的差別,重點探索各區域、各功能區之間如何隔離,目前已經發現了更多不同區域之間墻垣相隔的線索,有待繼續探明。探索動植物和手工業遺存的種類、數量、分佈形態,通過對典型遺存的發掘和調查,了解生業的構成、經營方式,各類手工業的生産工藝流程、生産管理模式、産品流通、工匠身份、技術操作鏈和手工業經濟形態等。

  當然,二里頭遺址博物館、遺址公園已經建成使用,我們也會考慮發掘過程向觀眾適度開放,考慮如何更好地處理遺址保護、考古發掘、展示利用、宣傳教育的關係,找到它們的最佳結合點。

  60年來對二里頭遺址發掘僅4萬餘平方米,佔其現存面積的1.5%左右,即有如此重要的發現。二里頭遺址和二里頭文化的總體面貌以及諸多細節仍有深入揭示的極大空間。隨著各界支援力度的加大,工作理念、思路、方法、技術手段的進步和提升,鑽探、發掘和研究工作的細緻、深入開展,二里頭考古的未來前景光明。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