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專訪|遼博“又見大唐”策展人:讓書畫名跡器物自己“説話”

2019-10-10 11:54:50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李梅 選稿:桑怡

原標題: 專訪|遼博“又見大唐”策展人:讓書畫名跡器物自己“説話”

  由國家文物局與遼寧省委宣傳部合辦的遼寧博物館“又見大唐”書畫文物特展因是在世界範圍內首次以傳世書畫呈現唐代的絢麗而備受關注。

  從被認為是最接近王羲之書風與真跡的《唐摹王羲之一門書翰 卷(萬歲通天帖)》、《唐張旭草書古詩四帖》,到見證大唐貴族生活情趣、寫盡“曲眉豐肌,艷麗多姿”唐代仕女的《簪花仕女圖》、《虢國夫人遊春圖》以及傳為閻立本《孝經圖卷》等經典傳世書畫,遼博為觀眾呈現了一個開闊而絢麗的大唐氣象。在前天接受“澎湃新聞‧古代藝術”(www.thepaper.cn)專訪時,此次展覽的策展人、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教授劉傳銘首次詳細介紹了展覽策劃的緣起、定位、難點等話題。

  劉傳銘對澎湃新聞表示,這個大展原來想起的名稱是“繽紛大唐”,後來改成了“又見大唐”,“因為有代入感,就是希望今天的人通過這個展覽夢回大唐,用唐朝的繪畫、書法、器物,讓它們自己説話,讓觀眾與大唐有一個直面的對話。”

  “又見大唐”特展展期自2019年10月7日至2020年1月5日,由“盛世畫卷”和“浩蕩書風”兩大部分組成,共八個單元,分別以遼寧省博物館收藏的與唐代有關的珍貴的繪畫和書法展品為主線,輔以唐代金器、三彩器、木器、雕塑等多種品類文物,全面展現唐代的政治、經濟、文化、藝術和民族融合及絲綢之路帶來的中西方文化交流,體現出大唐盛世的繁榮昌盛。展品共計100件,其中56件為遼寧省博物館的珍貴文物藏品,44件來自故宮博物院、國家圖書館、上海博物館、陜西歷史博物館、河南博物院,以及遼寧省圖書館、遼寧省考古研究院、旅順博物館、朝陽博物館的鼎力支援。展出地點為遼寧省博物館三樓21號和22號展廳,展廳面積2502平方米。


  展覽現場


  策展人劉傳銘在遼博

  對話|劉傳銘

  澎湃新聞:能否談一談“又見大唐”展覽策劃的緣起,為什麼要在遼博策劃這樣一個展覽,最初的定位是什麼?

  劉傳銘:中國有句古話叫“天時地利人和”。對於此次展覽,這個天時是一個時代的時間節點,這個時間節點是兩個,1400年前大唐王朝(西元618-西元907),截至去年,時間正好1400年。去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今年是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所以在這樣一個非常特殊的時間裏,人民自然會想到優秀的中華傳統文化那個最強盛的時代,所以漢唐雄風,大唐王朝是一個中國人心中抹不掉的記憶,要夢回大唐,要尋找我們復興的曾經在歷史上出現過的那個輝煌,這個我認為是天時。

  所謂地利,就是剛才你問的為什麼這個展覽要在遼博。首先遼博是共和國的第一個國立博物館。第二,遼博的館藏是以中國古代書畫作為她的優勢,她的典藏,按照我們國家的博物館分類,中國的博物館裏面有八大博物館,包括故宮、陜歷博、遼博、上博這些館藏品的品質、數量在國內都是非常傑出的。那麼中國古代書畫的收藏,遼博也是名列前茅,與故宮、上海博物館齊名。


  遼寧省博物館


  《簪花仕女圖》展出現場

  澎湃新聞:遼博的唐代傳世名跡由於歷史原因確實非常讓人嚮往。

  劉傳銘:歷史上,東北三省比關內解放要早一年多,將近兩年,這一時期東北是一個重工業基地。改革開放四十年,依託港澳的地理優勢,東南沿海經濟,尤其是整個長三角、珠三角發展迅速,在這個大背景下相對來説遼寧就滯後了。但是遼寧的底子厚,現在遼寧的上上下下,省委書記、省長,分管的常委部長等相關領導意識到東北的振興又到了一個新時代的節點上,同時,他們也意識到遼寧的振興離不開文化振興,遼寧的發展離不開文化的豐厚底蘊的再利用、再認識、再研究。所以此次“又見大唐”書畫文物展,他們都是非常支援的。這就是所謂的人和。

  所以作為一個策展人,選擇遼寧省博物館是基於以上的考慮。同時,這個展覽的定位是文物為載體為骨幹;文化解讀為延伸為傳播;藝術審美為愉悅為服務;學術研究為延續為深化。

  澎湃新聞:我聽説,這個展覽是從今年3月份才正式開始策劃,然後到現在展出差不多也就半年左右的時間。

  劉傳銘:其實真正幹活兒的不到三個月,這裡面就涉及到一個前期的醞釀過程,涉及體制上方方面面的領導對你的策展思路的認知、理解、認同和支援。所以我要感謝這個時代和所有參與這個工作的人,這就使這個展覽變成一個集體的智慧,變成了國家意志的一部分。


  展覽現場

  澎湃新聞:此次展覽策劃的難點在哪?

  劉傳銘:難點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因為人們有一個習慣思維,行業有行業的定向思維。文博界由於它的特殊性,它相對來説是一個學術性比較嚴肅的高地,但同時,它又是相對保守的。那麼我們當代的人文環境是什麼樣?我今天在論壇上也講了,一方面是過度的娛樂化,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採取消費性的態度,為我所用。對此,儘管我個人不贊同,但是由於消費人群的全民化的傾向,一定程度的娛樂化,一定程度的降低門檻,我覺得也可以的。但是作為博物館,其學術底線,包括歷史感的敘述,文化的嚴肅性,我們要守得住。

  第二個方面,現在我們都在強調對傳統優秀文化重視,但同時,我們對經典的解讀還遠遠不夠。所以這個展覽既要避免那種穿越式的、戲説式的對傳統文化的態度,又要保持時代感。因為畢竟我們這個展覽是為當代人做的,是在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一個新的歷史人文環境裏做的。首先是做給遼寧,做給瀋陽市市民看的,其次才是做給中國人看,做給世界人看,所以我們要找到展覽與觀眾溝通的這個橋梁。所以從一開始做這個策劃的時候,我們就需要保持心中有觀眾,心中有民眾,心中有大眾的初心。如此一來,對於原來思維定式的博物館文博事業單位來説,是個挑戰。


  展出現場,唐彩繪陶載絲囊駱駝,唐三彩胡人牽駝傭

  澎湃新聞:我今天在觀展的時候注意到,展廳裏面有幾件來自故宮、上博書畫的摹本和複製品,故宮博物院的《步輦圖》、《五牛圖》,上海博物館的《高逸圖》,都不是原跡,這還是有些遺憾的,當時有沒有想過向他們借展原跡?

  劉傳銘:故宮與上博也有一些原件過來,但是因為我們國家出於文物保護的政策,有一個典藏文物高級別文物的休眠制度,就像我們的土地每年都耕種,這個土地的肥料無形之中就受到損失。所以我們種了幾年之後這個土地要休耕,文物也是這樣,這是對文物保護很有利的措施。這些名跡有的在展出中,有的屬於休眠期,所以沒有辦法,還有時間的原因,以及各種原因。

  澎湃新聞:與唐代名家相關的傳世名畫中其實還有一些,比如在美國波士頓還有一幅工筆重彩設色的《搗練圖》。

  劉傳銘:《搗練圖》是在美國。原來策展方案裏還是有歐美博物館的東西的,我今年3月份跟英國大英博物館、美國的博物館都聯繫了,他們説今年不行,明年3月份是可以的。但因為我們要趕在七十週年呈現出來,咱們等不起,所以由於時間的問題我們最後就放棄了。

  澎湃新聞:您剛才提到時間問題,我也想問您一個時間的問題。為什麼這個展覽要定在10月7號?如果説定在9月30號或者9月下旬,或者10月前幾天,可能不少觀眾會有更充足的時間來看這個展覽。

  劉傳銘:這個時間問題看上去是個技術性問題,但是也有一個更深層次的考量。第一,因為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週年誕辰,從廣義講我們今年所做的事都是七十週年大慶的一部分,在心理上,國慶盛典、國慶大閱兵是所有人期盼。前幾天10月1號,我們也看了天安門廣場,如此宏大的閱兵式,如此讓人難以忘懷的七十週年大慶活動。所以在做這個展覽的時候,中央相關部門的領導,包括國家文物局、遼寧省委領導就考慮到了這一點,時間就自然往後移動了。在第一次方案裏,我們也有過9月28號,但考慮到那個時候一些具體操作的工作尚未完成,所以就延續到10月7號,這裡面你要説偶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也有必然性。


  展覽現場

  澎湃新聞:作為策展者,你們在展陳上做了哪些努力?

  劉傳銘:前面也説到了它的背景、相關材料。我對所有的入展作品,我自己心目中有標準,和遼寧博物館的同志也反覆交流過,因為具體細緻的展陳工作是遼寧博物館來完成的。我舉一個例子吧,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第一部分是唐畫與畫唐,基本上以紅色為主的暖色調。第二個是以青為主的冷色調,中國繪畫我們叫丹青。如果我們非要找一個源頭的話,從唐代繪畫的視覺形象上來講我們的色彩是有根據的。丹和青的冷暖對比,可以讓人們聯想到這是一個唐朝的文化,唐朝的基調。

  那麼提到唐朝的基調,大家很可能會想到唐三彩。但我在討論的時候跟我們的團隊講,儘管唐三彩是典型的唐代色彩,但這是19世紀末以後人們對唐代的認識,真正的唐朝文化是色彩斑斕的,是一個非常豐富的。也因為此,這個展覽原來的名字叫“繽紛大唐”,因為大唐是一個多元文化,這個“繽紛”既是視覺形象上的豐富,更是一個精神上的斑斕、繽紛的氣象。


  “浩蕩書風”展出現場

  澎湃新聞:那最後為什麼又調整為“又見大唐”?

  劉傳銘:從語言的語性及語調來講,“繽紛大唐”是一個第三者立場的敘述,就是我告訴你,我們中國1400年前有這麼一個輝煌的時代。“又見大唐”就有代入感,就是希望今天的人通過這個展覽夢回大唐的時候,跟大唐有一個對話,所以叫“又見大唐”。而且我一方面覺得我們當代的觀眾,包括年輕觀眾,需要補課,就是真正有歷史感的敘述性補課。一方面我又相信他們的智慧,所以給他們提供一個真正和中國這個曾經輝煌強盛的時代對話的直觀機會。這也是遼寧省委宣傳部領導和國家文物局反覆考量以後,做的這樣一個調整。


  “浩蕩書風”展廳


  以數字技術重現敦煌石窟的布景

  澎湃新聞:其實像這種對大唐文化的闡釋,尤其是在影視作品、電視作品裏都有很多闡釋,包括前不久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它從服飾、建築、生活用品等多維的角度較好的向觀眾呈現一個大唐氣象。正好,今天學術研討會的主題也是“又見大唐之多維透視”,那麼,對此我們該如何理解?

  劉傳銘:大唐作為中國的一個最強盛的時代,有太多的東西值得我們今天去好好體會與感知。對於目前文藝界用不同的藝術方式,關注到唐朝這樣一個值得我們反覆咀嚼的時代是一個好的現象。但就我個人來説,到目前為止包括《長安十二時辰》,他們又有多少這種去掉浮華的,以今推古的,這樣一種望文生義的想像,真正能夠讓我們回到大唐?不是以今天的個人敘述,缺少歷史感的敘述來代替大唐。也不是我説的,也不是你説的,我們就讓文物説話,我們讓唐朝的繪畫,唐朝的書法,唐朝的器物,讓它們説話。我認為目前我們整個時代的文化的浮躁,過分的對經典的消費主義態度是我們要警惕的,因為真正持久的文化力量不是一哄而上,只有回到那個歷史語境裏去反覆體會,它的開放為什麼這麼開放,它的自信為什麼這麼自信?它的全面為什麼這麼全面?它的智慧怎麼處理這麼多複雜問題?所以讓文物説話,這個是特別特別重要的。


  唐三彩陶俑局部


  “又見大唐”展覽期間發行的新書

  在此,我特別想推薦,我們為了這個展覽在很短的時間裏做了一個“紙上延伸”——《又見大唐》,這本圖錄跟所有圖錄的編制都不一樣。這本圖錄就是整個展覽,沒有機會看展覽的人,通過這本圖錄可以看到一個紙上的“又見大唐”展覽。另外我自己也寫了一本《一眼識大唐》,這是對文字展覽裏面涉及到的最重要的作品,做的一個深度解讀。

  澎湃新聞:對於此次展覽,到現在為止有沒有一些遺憾的地方?

  劉傳銘:肯定有啊,總體來講,此次展覽只是在大的格局底下做了一點小小的豐富的、探索式的創造。其實這個展覽原來的結構是三塊,不是我們今天呈現給大家看到的兩塊。第一版塊基本上還是現在的以繪畫為主的,第二版塊基本上還是以書法為主的,但是“唐畫與畫唐”“唐書與書唐”在現在看到的結構裏沒有充分體現出來。


  清拓顏真卿書《大唐中興頌》軸展出現場

  此外,原結構的第三塊我起了個標題:“天空傳來馬蹄聲”。大家都知道我們甘肅省博物館有一件鎮館之寶“馬踏飛燕”,我跟他們談過要借展,以這個為主反映絲綢之路的主題,單獨使它成為一個章節。因為絲路太重要,絲路,今天研討會的老師講學術報告裏也提到了,雖然是西元前138年張騫奉命“鑿空”西域,使整個西行這條路線成絲綢之路的一個原點。可就它的影響力而言,真正絲路的影響是成于唐、興于唐。所以我就想用一個章節來呼應我們國家倡議“一帶一路”,因為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是整個人類世界性發展的一條線索,那麼做歷史回顧的時候,當然應該把它的人文精神更多的發掘出來。後來因為這個太龐大了,所以在做最後考量的時候就把第三章去掉了。所以你們現在在第二展廳看到一點點,保留了這麼一個影子,如果説到遺憾的話,這當然是個遺憾。


  展出現場

  澎湃新聞:聽你提到了絲綢之路,那之後你會策劃與絲綢之路相關的展覽嗎?

  劉傳銘:這個目前具體展覽還沒有考慮,但我個人工作,會把我90%以上的精力投入到絲綢之路的田野考古,絲綢之路文化交流,絲綢之路的學術研究,跟絲路相關的這些話題裏面來,大概就是這樣。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專訪|遼博“又見大唐”策展人:讓書畫名跡器物自己“説話”

2019年10月10日 11:54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 專訪|遼博“又見大唐”策展人:讓書畫名跡器物自己“説話”

  由國家文物局與遼寧省委宣傳部合辦的遼寧博物館“又見大唐”書畫文物特展因是在世界範圍內首次以傳世書畫呈現唐代的絢麗而備受關注。

  從被認為是最接近王羲之書風與真跡的《唐摹王羲之一門書翰 卷(萬歲通天帖)》、《唐張旭草書古詩四帖》,到見證大唐貴族生活情趣、寫盡“曲眉豐肌,艷麗多姿”唐代仕女的《簪花仕女圖》、《虢國夫人遊春圖》以及傳為閻立本《孝經圖卷》等經典傳世書畫,遼博為觀眾呈現了一個開闊而絢麗的大唐氣象。在前天接受“澎湃新聞‧古代藝術”(www.thepaper.cn)專訪時,此次展覽的策展人、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教授劉傳銘首次詳細介紹了展覽策劃的緣起、定位、難點等話題。

  劉傳銘對澎湃新聞表示,這個大展原來想起的名稱是“繽紛大唐”,後來改成了“又見大唐”,“因為有代入感,就是希望今天的人通過這個展覽夢回大唐,用唐朝的繪畫、書法、器物,讓它們自己説話,讓觀眾與大唐有一個直面的對話。”

  “又見大唐”特展展期自2019年10月7日至2020年1月5日,由“盛世畫卷”和“浩蕩書風”兩大部分組成,共八個單元,分別以遼寧省博物館收藏的與唐代有關的珍貴的繪畫和書法展品為主線,輔以唐代金器、三彩器、木器、雕塑等多種品類文物,全面展現唐代的政治、經濟、文化、藝術和民族融合及絲綢之路帶來的中西方文化交流,體現出大唐盛世的繁榮昌盛。展品共計100件,其中56件為遼寧省博物館的珍貴文物藏品,44件來自故宮博物院、國家圖書館、上海博物館、陜西歷史博物館、河南博物院,以及遼寧省圖書館、遼寧省考古研究院、旅順博物館、朝陽博物館的鼎力支援。展出地點為遼寧省博物館三樓21號和22號展廳,展廳面積2502平方米。


  展覽現場


  策展人劉傳銘在遼博

  對話|劉傳銘

  澎湃新聞:能否談一談“又見大唐”展覽策劃的緣起,為什麼要在遼博策劃這樣一個展覽,最初的定位是什麼?

  劉傳銘:中國有句古話叫“天時地利人和”。對於此次展覽,這個天時是一個時代的時間節點,這個時間節點是兩個,1400年前大唐王朝(西元618-西元907),截至去年,時間正好1400年。去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今年是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所以在這樣一個非常特殊的時間裏,人民自然會想到優秀的中華傳統文化那個最強盛的時代,所以漢唐雄風,大唐王朝是一個中國人心中抹不掉的記憶,要夢回大唐,要尋找我們復興的曾經在歷史上出現過的那個輝煌,這個我認為是天時。

  所謂地利,就是剛才你問的為什麼這個展覽要在遼博。首先遼博是共和國的第一個國立博物館。第二,遼博的館藏是以中國古代書畫作為她的優勢,她的典藏,按照我們國家的博物館分類,中國的博物館裏面有八大博物館,包括故宮、陜歷博、遼博、上博這些館藏品的品質、數量在國內都是非常傑出的。那麼中國古代書畫的收藏,遼博也是名列前茅,與故宮、上海博物館齊名。


  遼寧省博物館


  《簪花仕女圖》展出現場

  澎湃新聞:遼博的唐代傳世名跡由於歷史原因確實非常讓人嚮往。

  劉傳銘:歷史上,東北三省比關內解放要早一年多,將近兩年,這一時期東北是一個重工業基地。改革開放四十年,依託港澳的地理優勢,東南沿海經濟,尤其是整個長三角、珠三角發展迅速,在這個大背景下相對來説遼寧就滯後了。但是遼寧的底子厚,現在遼寧的上上下下,省委書記、省長,分管的常委部長等相關領導意識到東北的振興又到了一個新時代的節點上,同時,他們也意識到遼寧的振興離不開文化振興,遼寧的發展離不開文化的豐厚底蘊的再利用、再認識、再研究。所以此次“又見大唐”書畫文物展,他們都是非常支援的。這就是所謂的人和。

  所以作為一個策展人,選擇遼寧省博物館是基於以上的考慮。同時,這個展覽的定位是文物為載體為骨幹;文化解讀為延伸為傳播;藝術審美為愉悅為服務;學術研究為延續為深化。

  澎湃新聞:我聽説,這個展覽是從今年3月份才正式開始策劃,然後到現在展出差不多也就半年左右的時間。

  劉傳銘:其實真正幹活兒的不到三個月,這裡面就涉及到一個前期的醞釀過程,涉及體制上方方面面的領導對你的策展思路的認知、理解、認同和支援。所以我要感謝這個時代和所有參與這個工作的人,這就使這個展覽變成一個集體的智慧,變成了國家意志的一部分。


  展覽現場

  澎湃新聞:此次展覽策劃的難點在哪?

  劉傳銘:難點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因為人們有一個習慣思維,行業有行業的定向思維。文博界由於它的特殊性,它相對來説是一個學術性比較嚴肅的高地,但同時,它又是相對保守的。那麼我們當代的人文環境是什麼樣?我今天在論壇上也講了,一方面是過度的娛樂化,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採取消費性的態度,為我所用。對此,儘管我個人不贊同,但是由於消費人群的全民化的傾向,一定程度的娛樂化,一定程度的降低門檻,我覺得也可以的。但是作為博物館,其學術底線,包括歷史感的敘述,文化的嚴肅性,我們要守得住。

  第二個方面,現在我們都在強調對傳統優秀文化重視,但同時,我們對經典的解讀還遠遠不夠。所以這個展覽既要避免那種穿越式的、戲説式的對傳統文化的態度,又要保持時代感。因為畢竟我們這個展覽是為當代人做的,是在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一個新的歷史人文環境裏做的。首先是做給遼寧,做給瀋陽市市民看的,其次才是做給中國人看,做給世界人看,所以我們要找到展覽與觀眾溝通的這個橋梁。所以從一開始做這個策劃的時候,我們就需要保持心中有觀眾,心中有民眾,心中有大眾的初心。如此一來,對於原來思維定式的博物館文博事業單位來説,是個挑戰。


  展出現場,唐彩繪陶載絲囊駱駝,唐三彩胡人牽駝傭

  澎湃新聞:我今天在觀展的時候注意到,展廳裏面有幾件來自故宮、上博書畫的摹本和複製品,故宮博物院的《步輦圖》、《五牛圖》,上海博物館的《高逸圖》,都不是原跡,這還是有些遺憾的,當時有沒有想過向他們借展原跡?

  劉傳銘:故宮與上博也有一些原件過來,但是因為我們國家出於文物保護的政策,有一個典藏文物高級別文物的休眠制度,就像我們的土地每年都耕種,這個土地的肥料無形之中就受到損失。所以我們種了幾年之後這個土地要休耕,文物也是這樣,這是對文物保護很有利的措施。這些名跡有的在展出中,有的屬於休眠期,所以沒有辦法,還有時間的原因,以及各種原因。

  澎湃新聞:與唐代名家相關的傳世名畫中其實還有一些,比如在美國波士頓還有一幅工筆重彩設色的《搗練圖》。

  劉傳銘:《搗練圖》是在美國。原來策展方案裏還是有歐美博物館的東西的,我今年3月份跟英國大英博物館、美國的博物館都聯繫了,他們説今年不行,明年3月份是可以的。但因為我們要趕在七十週年呈現出來,咱們等不起,所以由於時間的問題我們最後就放棄了。

  澎湃新聞:您剛才提到時間問題,我也想問您一個時間的問題。為什麼這個展覽要定在10月7號?如果説定在9月30號或者9月下旬,或者10月前幾天,可能不少觀眾會有更充足的時間來看這個展覽。

  劉傳銘:這個時間問題看上去是個技術性問題,但是也有一個更深層次的考量。第一,因為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週年誕辰,從廣義講我們今年所做的事都是七十週年大慶的一部分,在心理上,國慶盛典、國慶大閱兵是所有人期盼。前幾天10月1號,我們也看了天安門廣場,如此宏大的閱兵式,如此讓人難以忘懷的七十週年大慶活動。所以在做這個展覽的時候,中央相關部門的領導,包括國家文物局、遼寧省委領導就考慮到了這一點,時間就自然往後移動了。在第一次方案裏,我們也有過9月28號,但考慮到那個時候一些具體操作的工作尚未完成,所以就延續到10月7號,這裡面你要説偶然性也有偶然性,必然性也有必然性。


  展覽現場

  澎湃新聞:作為策展者,你們在展陳上做了哪些努力?

  劉傳銘:前面也説到了它的背景、相關材料。我對所有的入展作品,我自己心目中有標準,和遼寧博物館的同志也反覆交流過,因為具體細緻的展陳工作是遼寧博物館來完成的。我舉一個例子吧,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第一部分是唐畫與畫唐,基本上以紅色為主的暖色調。第二個是以青為主的冷色調,中國繪畫我們叫丹青。如果我們非要找一個源頭的話,從唐代繪畫的視覺形象上來講我們的色彩是有根據的。丹和青的冷暖對比,可以讓人們聯想到這是一個唐朝的文化,唐朝的基調。

  那麼提到唐朝的基調,大家很可能會想到唐三彩。但我在討論的時候跟我們的團隊講,儘管唐三彩是典型的唐代色彩,但這是19世紀末以後人們對唐代的認識,真正的唐朝文化是色彩斑斕的,是一個非常豐富的。也因為此,這個展覽原來的名字叫“繽紛大唐”,因為大唐是一個多元文化,這個“繽紛”既是視覺形象上的豐富,更是一個精神上的斑斕、繽紛的氣象。


  “浩蕩書風”展出現場

  澎湃新聞:那最後為什麼又調整為“又見大唐”?

  劉傳銘:從語言的語性及語調來講,“繽紛大唐”是一個第三者立場的敘述,就是我告訴你,我們中國1400年前有這麼一個輝煌的時代。“又見大唐”就有代入感,就是希望今天的人通過這個展覽夢回大唐的時候,跟大唐有一個對話,所以叫“又見大唐”。而且我一方面覺得我們當代的觀眾,包括年輕觀眾,需要補課,就是真正有歷史感的敘述性補課。一方面我又相信他們的智慧,所以給他們提供一個真正和中國這個曾經輝煌強盛的時代對話的直觀機會。這也是遼寧省委宣傳部領導和國家文物局反覆考量以後,做的這樣一個調整。


  “浩蕩書風”展廳


  以數字技術重現敦煌石窟的布景

  澎湃新聞:其實像這種對大唐文化的闡釋,尤其是在影視作品、電視作品裏都有很多闡釋,包括前不久的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它從服飾、建築、生活用品等多維的角度較好的向觀眾呈現一個大唐氣象。正好,今天學術研討會的主題也是“又見大唐之多維透視”,那麼,對此我們該如何理解?

  劉傳銘:大唐作為中國的一個最強盛的時代,有太多的東西值得我們今天去好好體會與感知。對於目前文藝界用不同的藝術方式,關注到唐朝這樣一個值得我們反覆咀嚼的時代是一個好的現象。但就我個人來説,到目前為止包括《長安十二時辰》,他們又有多少這種去掉浮華的,以今推古的,這樣一種望文生義的想像,真正能夠讓我們回到大唐?不是以今天的個人敘述,缺少歷史感的敘述來代替大唐。也不是我説的,也不是你説的,我們就讓文物説話,我們讓唐朝的繪畫,唐朝的書法,唐朝的器物,讓它們説話。我認為目前我們整個時代的文化的浮躁,過分的對經典的消費主義態度是我們要警惕的,因為真正持久的文化力量不是一哄而上,只有回到那個歷史語境裏去反覆體會,它的開放為什麼這麼開放,它的自信為什麼這麼自信?它的全面為什麼這麼全面?它的智慧怎麼處理這麼多複雜問題?所以讓文物説話,這個是特別特別重要的。


  唐三彩陶俑局部


  “又見大唐”展覽期間發行的新書

  在此,我特別想推薦,我們為了這個展覽在很短的時間裏做了一個“紙上延伸”——《又見大唐》,這本圖錄跟所有圖錄的編制都不一樣。這本圖錄就是整個展覽,沒有機會看展覽的人,通過這本圖錄可以看到一個紙上的“又見大唐”展覽。另外我自己也寫了一本《一眼識大唐》,這是對文字展覽裏面涉及到的最重要的作品,做的一個深度解讀。

  澎湃新聞:對於此次展覽,到現在為止有沒有一些遺憾的地方?

  劉傳銘:肯定有啊,總體來講,此次展覽只是在大的格局底下做了一點小小的豐富的、探索式的創造。其實這個展覽原來的結構是三塊,不是我們今天呈現給大家看到的兩塊。第一版塊基本上還是現在的以繪畫為主的,第二版塊基本上還是以書法為主的,但是“唐畫與畫唐”“唐書與書唐”在現在看到的結構裏沒有充分體現出來。


  清拓顏真卿書《大唐中興頌》軸展出現場

  此外,原結構的第三塊我起了個標題:“天空傳來馬蹄聲”。大家都知道我們甘肅省博物館有一件鎮館之寶“馬踏飛燕”,我跟他們談過要借展,以這個為主反映絲綢之路的主題,單獨使它成為一個章節。因為絲路太重要,絲路,今天研討會的老師講學術報告裏也提到了,雖然是西元前138年張騫奉命“鑿空”西域,使整個西行這條路線成絲綢之路的一個原點。可就它的影響力而言,真正絲路的影響是成于唐、興于唐。所以我就想用一個章節來呼應我們國家倡議“一帶一路”,因為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是整個人類世界性發展的一條線索,那麼做歷史回顧的時候,當然應該把它的人文精神更多的發掘出來。後來因為這個太龐大了,所以在做最後考量的時候就把第三章去掉了。所以你們現在在第二展廳看到一點點,保留了這麼一個影子,如果説到遺憾的話,這當然是個遺憾。


  展出現場

  澎湃新聞:聽你提到了絲綢之路,那之後你會策劃與絲綢之路相關的展覽嗎?

  劉傳銘:這個目前具體展覽還沒有考慮,但我個人工作,會把我90%以上的精力投入到絲綢之路的田野考古,絲綢之路文化交流,絲綢之路的學術研究,跟絲路相關的這些話題裏面來,大概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