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蘇軾二賦卷、張渥《九歌圖》將展,吉林省博推“長白遺珠”

2019-8-14 13:49:23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澎湃新聞綜合報道 選稿:桑怡

原標題:蘇軾二賦卷、張渥《九歌圖》將展,吉林省博推“長白遺珠”

  澎湃新聞獲悉,“長白遺珠——吉林省博物院藏古代書畫精品展”8月20日將在吉林省博物院一樓張伯駒館開幕,其中包括宋代蘇軾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金代張瑀《文姬歸漢圖》、元代張渥《九歌圖》卷以及清代惲壽平的《魚藻圖》軸。

  蘇軾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為蘇軾傳世墨跡中字數最多者,與《黃州寒食帖》相比,展現出的是一種悠然自得。張渥的《九歌圖》雖以李公麟為摹本,也是再創造。所畫人物狀貌各異,生動自然。預計本次展覽截止至今年10月30日。

  展覽海報,中圖為張瑀《文姬歸漢圖》(局部)

  吉林省的書畫收藏在省級博物館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主要得益於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時任吉林省委宣傳部部長宋振庭的大力支援,以及後來擔任吉林省博物館副館長的張伯駒先生的四處奔走徵集,在兩位“黃金搭檔”的合作下,奠定了吉林省博物院書畫收藏的基礎。此外,末代皇帝溥儀在長春出逃時,吉林省各地散失了大量的書畫文物,即文博界所熟知的“清宮散佚”,其中部分書畫文物通過各種途徑最終收歸由吉林省博物院收藏,極大豐富了我們的書畫文物收藏,提高了我們的書畫收藏品質。

  據吉林省博物館公佈的資料,本次展覽分為宋、元、明、清四個組成部分,其中宋(金)書畫各一件;元代書畫各一件;明代書法作品一件,繪畫作品七件;清代書法作品五件,繪畫作品八件。

  元 張渥 《臨李公麟九歌圖(卷)》(局部)

  蘇軾行書、張瑀《文姬歸漢圖》,傳遞宋(金)書畫風貌

  蘇軾《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書法作于1094年,蘇軾時年59歲,同年章惇出任丞相,將蘇軾先貶英州,後改惠州,在前往惠州的途中,遇大雨滯留于襄邑(今河南省睢縣)而書此二賦,前後總計684字,為蘇軾傳世墨跡中字數最多者。該卷曾于去年12月上海博物館的“董其昌大展”上亮相10余天。

  “洞庭春色”和“中山松醪”均為酒名。作者藉此抒發他因仕途坎坷而鬱結在心中的不平:“曾日飲之幾何,覺天刑之可逃。”文章豪放暢達,想像豐富:書法沉雄勁健,一氣呵成,珠聯璧合,堪稱雙絕。

  被後人尊為“天下第三大行書”的《黃州寒食帖》,是蘇軾47歲時的作品,與“二賦”墨跡相比,《黃州寒食帖》帶有更多的感情色彩,一種憤懣不平之氣充溢於字裏行間,從開頭“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的平和,到後面“破灶燒濕葦,死灰吹不起”的無奈又無助的淒涼,而“二賦”,通篇不激不厲,字形章法也沒有《黃州寒食帖》的對比強烈,展現出的是一種悠然自得,不慍不火,“遂從此而入海,渺翻天之雲濤。”一種道家看破紅塵,參透生死的超脫,很難相信這種恬淡的心境,出自於一位貶謫途中的“犯人”之手。 

  該卷拖尾有元人張孔孫。明人黃蒙、李東陽、王世懋、王世貞、張孝思等題跋,以及乾隆的題跋和題詩。乾隆時入清內府。溥儀出宮時將此卷攜出,藏于長春偽宮。1945年偽滿洲國覆亡,此件國寶下落不明。吉林省博物館為此尋訪了三十多年。1982年12月終於在一位中學教師家裏找到了它,使這件珍寶重新得到了國家的保護。

  《文姬歸漢圖》(卷)經郭沫若先生考證為金代畫家張瑀所作,圖繪東漢蔡文姬返回漢地的場景。畫卷前端第四位騎黑色駿馬、衣飾華麗、容貌端莊者為蔡文姬。畫面不作背景,通過刻畫隨從畏寒的神態以及遮擋風沙的動作來表現行進的艱難,同時蔡文姬神情凝重,傳達出她毅然回歸漢地的決心。  

  趙孟頫《種松帖》念亡妻、張渥《臨李公麟九歌圖卷》再現屈原神話

  《種松帖》是一件趙孟頫寫給友人的書信,可惜受信人名款殘損,從信的內容可知當為作者同鄉,信中提及田上賬務,囑託某處山上遍種松樹、購買山地等事宜,款署“閏月十日,孟頫記事致。”文中有“東衡穴邊地,望都與買了。”一句,“東衡穴”即為趙孟頫夫人管氏的墓地,信中雖不寫思妻之痛,但一句“望都與買了”,道盡心中的思念之情。

  管夫人卒于1319年,這件手札談到東衡穴,所以應當是在管夫人去世後所書,趙孟頫1322年去世,可見這件手札是趙氏暮年的一件作品。 

  在繪畫部分,展出的是張渥于至正六年(1346)年冬十月為其好友言思齊所繪的《臨李公麟九歌圖》。張渥,字叔厚,號貞期生。淮南人。生年不詳,約卒于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後不久。博學多才藝,善畫人物,尤精白描。他繼承了宋代李公麟的畫法,被譽為“李龍眠後一人”。  

  雖説該卷是臨李公麟,實際上是再創造。所畫人物狀貌各異,生動自然。把屈原那種憂國憂民、憔悴枯槁的精神氣質再現出來。全卷忠實地表現了《九歌》的辭意,是一件極為珍貴的藝術精品。

  倪瓚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在言思齊家看到了這件作品,深有感慨地題雲:“張督厚(渥)畫法,吳孟思(睿)八分,俱有古人風流。今又何可得哉!壬子六月廿九日,觀于思齊西齋。”説明此時張渥、吳睿均已作古。

  明清書畫,延續宋元的書畫傳統

  在明代部分,徐渭《杜甫詩》(軸)一件書法作品和文徵明《樹下聽泉圖》(軸)等七件繪畫作品。

  徐渭的行書杜甫詩一首,字字行行有磊落之氣,奔放恣肆,用筆如走龍蛇,線條厚重不失靈動,結體舒展大方,徐渭的書法是晚明浪漫主義書風的先鋒,在用筆、結字、章法上大膽創新,行成了對傳統書學的強烈衝擊。

  文徵明的《樹下聽泉圖》(軸)為青綠山水,筆墨、設色語匯兼有文人、院體兩種體式,是與其所謂“作家士氣鹹備”的觀念相對應的,呈現出鮮明的院體青綠類型畫風。山石用淡墨略加皴擦,用筆輕鬆靈動,以赭石為底,薄施青綠;樹木刻畫精緻,尤見功力;風格雅致獨特,氣格在宋元之間,屬於文氏山水畫中的精品。

  清代書畫中,“清初四王”王翚的《江南春詞意圖》(卷)採用平遠法,描寫一片江南春色,湖山勝景,水口坡石,薄霧中小舟若隱若現,引人入勝,以草綠點染叢樹,時時見筆。樹木坡石用筆時見老辣,苔點尖筆斜點,信為晚年精心之作。

  鄧石如的《龍虎之山篆書》(軸),作用長鋒羊毫,創造性的將隸書筆法糅合到篆書中,逆起駐收,講究內斂含蓄,或逆入平出,輕鬆流暢,或轉折處用提轉之法,而見圓暢;或用頓折之法,而收方整之效,極大的豐富了篆書的用筆。此作曾經清代書法家、篆刻家吳讓之收藏。

  配合本次展覽,吉林省博物院安排了《從勾花點葉到縱橫雄肆~文人畫的用筆特點》、《“我書意造本無法”——蘇軾書法及書學觀探析 》等一系列學術講座除了古代書畫展覽之外,吉林省博物院還將會有其他四個相關展覽陸續推出。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蘇軾二賦卷、張渥《九歌圖》將展,吉林省博推“長白遺珠”

2019年8月14日 13:49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蘇軾二賦卷、張渥《九歌圖》將展,吉林省博推“長白遺珠”

  澎湃新聞獲悉,“長白遺珠——吉林省博物院藏古代書畫精品展”8月20日將在吉林省博物院一樓張伯駒館開幕,其中包括宋代蘇軾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金代張瑀《文姬歸漢圖》、元代張渥《九歌圖》卷以及清代惲壽平的《魚藻圖》軸。

  蘇軾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為蘇軾傳世墨跡中字數最多者,與《黃州寒食帖》相比,展現出的是一種悠然自得。張渥的《九歌圖》雖以李公麟為摹本,也是再創造。所畫人物狀貌各異,生動自然。預計本次展覽截止至今年10月30日。

  展覽海報,中圖為張瑀《文姬歸漢圖》(局部)

  吉林省的書畫收藏在省級博物館中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主要得益於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時任吉林省委宣傳部部長宋振庭的大力支援,以及後來擔任吉林省博物館副館長的張伯駒先生的四處奔走徵集,在兩位“黃金搭檔”的合作下,奠定了吉林省博物院書畫收藏的基礎。此外,末代皇帝溥儀在長春出逃時,吉林省各地散失了大量的書畫文物,即文博界所熟知的“清宮散佚”,其中部分書畫文物通過各種途徑最終收歸由吉林省博物院收藏,極大豐富了我們的書畫文物收藏,提高了我們的書畫收藏品質。

  據吉林省博物館公佈的資料,本次展覽分為宋、元、明、清四個組成部分,其中宋(金)書畫各一件;元代書畫各一件;明代書法作品一件,繪畫作品七件;清代書法作品五件,繪畫作品八件。

  元 張渥 《臨李公麟九歌圖(卷)》(局部)

  蘇軾行書、張瑀《文姬歸漢圖》,傳遞宋(金)書畫風貌

  蘇軾《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賦(卷)》書法作于1094年,蘇軾時年59歲,同年章惇出任丞相,將蘇軾先貶英州,後改惠州,在前往惠州的途中,遇大雨滯留于襄邑(今河南省睢縣)而書此二賦,前後總計684字,為蘇軾傳世墨跡中字數最多者。該卷曾于去年12月上海博物館的“董其昌大展”上亮相10余天。

  “洞庭春色”和“中山松醪”均為酒名。作者藉此抒發他因仕途坎坷而鬱結在心中的不平:“曾日飲之幾何,覺天刑之可逃。”文章豪放暢達,想像豐富:書法沉雄勁健,一氣呵成,珠聯璧合,堪稱雙絕。

  被後人尊為“天下第三大行書”的《黃州寒食帖》,是蘇軾47歲時的作品,與“二賦”墨跡相比,《黃州寒食帖》帶有更多的感情色彩,一種憤懣不平之氣充溢於字裏行間,從開頭“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的平和,到後面“破灶燒濕葦,死灰吹不起”的無奈又無助的淒涼,而“二賦”,通篇不激不厲,字形章法也沒有《黃州寒食帖》的對比強烈,展現出的是一種悠然自得,不慍不火,“遂從此而入海,渺翻天之雲濤。”一種道家看破紅塵,參透生死的超脫,很難相信這種恬淡的心境,出自於一位貶謫途中的“犯人”之手。 

  該卷拖尾有元人張孔孫。明人黃蒙、李東陽、王世懋、王世貞、張孝思等題跋,以及乾隆的題跋和題詩。乾隆時入清內府。溥儀出宮時將此卷攜出,藏于長春偽宮。1945年偽滿洲國覆亡,此件國寶下落不明。吉林省博物館為此尋訪了三十多年。1982年12月終於在一位中學教師家裏找到了它,使這件珍寶重新得到了國家的保護。

  《文姬歸漢圖》(卷)經郭沫若先生考證為金代畫家張瑀所作,圖繪東漢蔡文姬返回漢地的場景。畫卷前端第四位騎黑色駿馬、衣飾華麗、容貌端莊者為蔡文姬。畫面不作背景,通過刻畫隨從畏寒的神態以及遮擋風沙的動作來表現行進的艱難,同時蔡文姬神情凝重,傳達出她毅然回歸漢地的決心。  

  趙孟頫《種松帖》念亡妻、張渥《臨李公麟九歌圖卷》再現屈原神話

  《種松帖》是一件趙孟頫寫給友人的書信,可惜受信人名款殘損,從信的內容可知當為作者同鄉,信中提及田上賬務,囑託某處山上遍種松樹、購買山地等事宜,款署“閏月十日,孟頫記事致。”文中有“東衡穴邊地,望都與買了。”一句,“東衡穴”即為趙孟頫夫人管氏的墓地,信中雖不寫思妻之痛,但一句“望都與買了”,道盡心中的思念之情。

  管夫人卒于1319年,這件手札談到東衡穴,所以應當是在管夫人去世後所書,趙孟頫1322年去世,可見這件手札是趙氏暮年的一件作品。 

  在繪畫部分,展出的是張渥于至正六年(1346)年冬十月為其好友言思齊所繪的《臨李公麟九歌圖》。張渥,字叔厚,號貞期生。淮南人。生年不詳,約卒于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後不久。博學多才藝,善畫人物,尤精白描。他繼承了宋代李公麟的畫法,被譽為“李龍眠後一人”。  

  雖説該卷是臨李公麟,實際上是再創造。所畫人物狀貌各異,生動自然。把屈原那種憂國憂民、憔悴枯槁的精神氣質再現出來。全卷忠實地表現了《九歌》的辭意,是一件極為珍貴的藝術精品。

  倪瓚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在言思齊家看到了這件作品,深有感慨地題雲:“張督厚(渥)畫法,吳孟思(睿)八分,俱有古人風流。今又何可得哉!壬子六月廿九日,觀于思齊西齋。”説明此時張渥、吳睿均已作古。

  明清書畫,延續宋元的書畫傳統

  在明代部分,徐渭《杜甫詩》(軸)一件書法作品和文徵明《樹下聽泉圖》(軸)等七件繪畫作品。

  徐渭的行書杜甫詩一首,字字行行有磊落之氣,奔放恣肆,用筆如走龍蛇,線條厚重不失靈動,結體舒展大方,徐渭的書法是晚明浪漫主義書風的先鋒,在用筆、結字、章法上大膽創新,行成了對傳統書學的強烈衝擊。

  文徵明的《樹下聽泉圖》(軸)為青綠山水,筆墨、設色語匯兼有文人、院體兩種體式,是與其所謂“作家士氣鹹備”的觀念相對應的,呈現出鮮明的院體青綠類型畫風。山石用淡墨略加皴擦,用筆輕鬆靈動,以赭石為底,薄施青綠;樹木刻畫精緻,尤見功力;風格雅致獨特,氣格在宋元之間,屬於文氏山水畫中的精品。

  清代書畫中,“清初四王”王翚的《江南春詞意圖》(卷)採用平遠法,描寫一片江南春色,湖山勝景,水口坡石,薄霧中小舟若隱若現,引人入勝,以草綠點染叢樹,時時見筆。樹木坡石用筆時見老辣,苔點尖筆斜點,信為晚年精心之作。

  鄧石如的《龍虎之山篆書》(軸),作用長鋒羊毫,創造性的將隸書筆法糅合到篆書中,逆起駐收,講究內斂含蓄,或逆入平出,輕鬆流暢,或轉折處用提轉之法,而見圓暢;或用頓折之法,而收方整之效,極大的豐富了篆書的用筆。此作曾經清代書法家、篆刻家吳讓之收藏。

  配合本次展覽,吉林省博物院安排了《從勾花點葉到縱橫雄肆~文人畫的用筆特點》、《“我書意造本無法”——蘇軾書法及書學觀探析 》等一系列學術講座除了古代書畫展覽之外,吉林省博物院還將會有其他四個相關展覽陸續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