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兩千年前“龐貝的最後晚餐”:榛睡鼠和魚子醬

2019-8-14 13:49:22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文/Farah Nayeri,編譯/陸林漢 選稿:桑怡

原標題:兩千年前“龐貝的最後晚餐”:榛睡鼠和魚子醬

  龐貝位於義大利南部,夾在鬱鬱蔥蔥的葡萄園和肥沃的平原之間,同時也有那不勒斯灣豐富的水域。當西元79年的維蘇威火山灰燼開始在龐貝上落下時,人們正從事著典型的日常活動:生産,買賣食品,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吃喝。

  如今,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的新展“龐貝的最後晚餐”呈現了約400件稀有的龐貝物品,包括羅馬藝術的精美傑作,羅馬餐廳的豪華傢具,富人別墅中的精美馬賽克圖像和壁畫,火山爆發時桌上的碳化食物等,講述了龐貝人對食物的熱愛,也提供了了解他們日常生活的視角。

  在英格蘭的牛津,可以找到榛睡鼠( dormouse)這樣的開胃菜嗎?這道菜是古羅馬的美食,它是通過將小鼠掏空,用豬肉剁碎並烘烤而製備的。睡鼠先前已被安放在一個特殊的,加過油的罐子裏,裏面有一個很小的壁架,所以它可以在被屠宰之前跑來跑去。其中一個這樣的罐子正在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的展覽“龐貝的最後晚餐”中展出。這是一個新的展覽,將展至2020年1月12日。


  羅馬人用餐時的壁畫

  龐貝古城也許是我們進入古羅馬最重要的窗口。西元79年,當維蘇威火山爆發後,這個普通的羅馬古城鎮被埋在過熱的灰燼之下。火山灰的熱量幾乎立即殺死了市民,但灰燼保留了他們的最後時刻,這讓我們能夠一睹古羅馬人的日常生活,包括他們吃的是什麼,以及他們是如何吃的。

  食物是羅馬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龐貝古城周圍有大約80個農場和葡萄園。美食不光提供給壁畫餐廳,也提供到酒吧和餐館中,同時,美食還提供給神明。


  羅馬人用赤土陶器擺放食物,包括石榴,葡萄,杏仁,奶酪,意式薄餅等

  榛睡鼠(Dormouse)是一種典型的羅馬特産,如今依然可以在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看到它們。正如展覽所展示的那樣,古羅馬的食物和烹飪文化也以其他方式存在。

  “人們習慣享用現代的義大利美食,因此會對古羅馬食物感到非常驚訝。一開始沒有番茄,沒有比薩餅,也沒有義大利面。”康橋大學古典學教授瑪麗‧比爾德(Mary Beard)在回答道。然後,她補充説,“這其中有一些潛在的連續性。來自地中海的海鮮是兩者中的主要元素”。比爾德指出,羅馬的糞坑挖掘已經顯示出廣泛消費的海膽,“而橄欖和葡萄酒也是如此。”


  大約在西元前100年左右的馬賽克圖像,展示了地中海的海洋生物,這也是羅馬飲食的重要組成部分

  展覽中呈現了約400件展品,從平庸到美麗,有葡萄酒壺、廚房用具、便壺和骨頭雕刻的小牙籤等。

  其中,一幅壁畫展示了鳳凰城小酒館保存完好的標誌。這是龐貝的許多餐飲場所之一。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文物部負責人,展覽策展人保羅‧羅伯茨(Paul Roberts)表示,一個典型的龐貝酒館可能會供應烤豬肉,雞肉或山羊,以及麵包和蔬菜。

  此外,展覽還展示了一個重建的餐廳,或者“飯廳(triclinium)”。我們可以看到,富裕的羅馬人在用餐時是躺在三面磚砌的沙發上的。在那裏吃飯,可能先從雞蛋、橄欖、鹹味糕點開始,有時也會從榛睡鼠開始。隨後,則是海鮮。展覽中精美的馬賽克圖像展現了一隻瞪著眼睛的章魚,周圍環繞著無數其他魚類和甲殼類動物。羅馬人的主菜則是肉類,主要是豬肉、山羊或綿羊;其次是水果,葡萄、杏、李子、桃子和梨。

  龐貝古城的周圍樹林裏滿是放養在外的豬,其中一隻正在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展出。其形式是通過將灰泥澆注到灰燼中留下的空腔中而製成的鑄件複製品。動物側臥,嘴巴張開,毫無疑問是在發出最後的尖叫聲。保羅‧羅伯茨(Paul Roberts)解釋道,酒館和羅馬人家中經常供應熱的豬肉,但有時也會製作成冷餐。羅馬人也吃很多香腸。現在義大利人對義大利熏火腿和義大利臘腸的喜愛是有著古老的根源的。


  來自龐貝古城的32家麵包店之一的碳化麵包

  “基本的地中海飲食沒有改變,也永遠不會改變,”羅伯茨説道, “葡萄酒永不消失,麵包永不消失,橄欖繼續存在著。”同時,羅伯茨補充道,羅馬時代的另一個重要遺産是“對食物的熱愛,食物的文化,食物是你的全部和最終的事實”。

  羅馬帝國從東南部的埃及一直延伸到西北部的英國。羅馬人的征服為以前的外國領土引入了大量食物,例如不列顛尼亞(古羅馬對英國的稱呼),這也是展覽的一部分。羅伯茨表示,這些食物包括卷心菜、櫻桃、兔子、雞、還有李子,梨和蘋果。甚至啤酒也是來自德國羅馬軍團開辦的啤酒廠。


  龐貝古城壁畫

  當然,羅馬餐飲的某些方面可能聽起來令人討厭。其中有一種叫做“garum”的刺鼻魚醬,經常放在別的食物上,甚至包括甜品上。這種調味品是通過留下不吃的那部分而製成的,胗、腮、頭、尾、鰭,將這些放在大桶中發酵兩到三周。

  羅伯茨表示,他採樣了羅馬式的“garum(魚子醬)”,“這種氣味難以形容。但奇怪的是,當你從中抽出酒精時,它味道鮮美,吃上去也不像是魚。”

  比爾德教授也認為,“garum”一定比它聽起來更美味,“人們通常會説’yuck(呸)’,導致規劃羅馬宴會的學生總是感到苦惱。但也許它更像是泰國或越南的一些魚醬,非常棒。”魚子醬填滿了瓶子,被派往羅馬帝國各處。你可以在展覽上看到馬賽克圖像中的品牌罐子,它是來自其製造商“Scaurus”,一個魚醬大亨,後來成為龐貝最富有的人之一。

  矛盾的是,羅馬飲食文化最令人反感的是廚房本身。 羅伯茨表示,他們是“熱、悶、黑、臭”,主要是因為馬桶和廁所也在那裏,就在烹飪區邊上。奴隸們將吃剩下的食物和破碎陶器中的食物直接倒入了廁所中。“羅馬人並不了解衛生與健康之間的關係”,他們沒有意識到“細菌和交叉感染的概念”。


  馬賽克圖像來自龐貝一所家庭的餐廳地板。 在羅馬文化中,飲食行為通常伴隨著死亡率的提醒

  然而,他們確實對死亡本身有著強烈的認識。飲食行為伴隨著死亡率的提醒,骷髏的象徵有時被用來裝飾盛宴杯和餐廳本身。在展覽的尾聲部分,在龐貝的餐廳地板中心可以發現了一塊馬賽克圖像,現在看起來非常有先見之明:它描繪了一隻全長的人類骨架,每只手拿著一個酒壺。

  “死亡和宴會,桌子和墳墓,這兩個世界從未相距甚遠。”在展墻上,描寫著這一一段文字。這段資訊表達地非常清楚,把握現在,抓住這一天, 盡情享受宴會的樂趣。“

  展覽將展至2020年1月12日。

  (本文編譯自《紐約時報》,作者Farah Nayeri係《紐約時報》評論員。)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兩千年前“龐貝的最後晚餐”:榛睡鼠和魚子醬

2019年8月14日 13:49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兩千年前“龐貝的最後晚餐”:榛睡鼠和魚子醬

  龐貝位於義大利南部,夾在鬱鬱蔥蔥的葡萄園和肥沃的平原之間,同時也有那不勒斯灣豐富的水域。當西元79年的維蘇威火山灰燼開始在龐貝上落下時,人們正從事著典型的日常活動:生産,買賣食品,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吃喝。

  如今,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的新展“龐貝的最後晚餐”呈現了約400件稀有的龐貝物品,包括羅馬藝術的精美傑作,羅馬餐廳的豪華傢具,富人別墅中的精美馬賽克圖像和壁畫,火山爆發時桌上的碳化食物等,講述了龐貝人對食物的熱愛,也提供了了解他們日常生活的視角。

  在英格蘭的牛津,可以找到榛睡鼠( dormouse)這樣的開胃菜嗎?這道菜是古羅馬的美食,它是通過將小鼠掏空,用豬肉剁碎並烘烤而製備的。睡鼠先前已被安放在一個特殊的,加過油的罐子裏,裏面有一個很小的壁架,所以它可以在被屠宰之前跑來跑去。其中一個這樣的罐子正在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的展覽“龐貝的最後晚餐”中展出。這是一個新的展覽,將展至2020年1月12日。


  羅馬人用餐時的壁畫

  龐貝古城也許是我們進入古羅馬最重要的窗口。西元79年,當維蘇威火山爆發後,這個普通的羅馬古城鎮被埋在過熱的灰燼之下。火山灰的熱量幾乎立即殺死了市民,但灰燼保留了他們的最後時刻,這讓我們能夠一睹古羅馬人的日常生活,包括他們吃的是什麼,以及他們是如何吃的。

  食物是羅馬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龐貝古城周圍有大約80個農場和葡萄園。美食不光提供給壁畫餐廳,也提供到酒吧和餐館中,同時,美食還提供給神明。


  羅馬人用赤土陶器擺放食物,包括石榴,葡萄,杏仁,奶酪,意式薄餅等

  榛睡鼠(Dormouse)是一種典型的羅馬特産,如今依然可以在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看到它們。正如展覽所展示的那樣,古羅馬的食物和烹飪文化也以其他方式存在。

  “人們習慣享用現代的義大利美食,因此會對古羅馬食物感到非常驚訝。一開始沒有番茄,沒有比薩餅,也沒有義大利面。”康橋大學古典學教授瑪麗‧比爾德(Mary Beard)在回答道。然後,她補充説,“這其中有一些潛在的連續性。來自地中海的海鮮是兩者中的主要元素”。比爾德指出,羅馬的糞坑挖掘已經顯示出廣泛消費的海膽,“而橄欖和葡萄酒也是如此。”


  大約在西元前100年左右的馬賽克圖像,展示了地中海的海洋生物,這也是羅馬飲食的重要組成部分

  展覽中呈現了約400件展品,從平庸到美麗,有葡萄酒壺、廚房用具、便壺和骨頭雕刻的小牙籤等。

  其中,一幅壁畫展示了鳳凰城小酒館保存完好的標誌。這是龐貝的許多餐飲場所之一。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文物部負責人,展覽策展人保羅‧羅伯茨(Paul Roberts)表示,一個典型的龐貝酒館可能會供應烤豬肉,雞肉或山羊,以及麵包和蔬菜。

  此外,展覽還展示了一個重建的餐廳,或者“飯廳(triclinium)”。我們可以看到,富裕的羅馬人在用餐時是躺在三面磚砌的沙發上的。在那裏吃飯,可能先從雞蛋、橄欖、鹹味糕點開始,有時也會從榛睡鼠開始。隨後,則是海鮮。展覽中精美的馬賽克圖像展現了一隻瞪著眼睛的章魚,周圍環繞著無數其他魚類和甲殼類動物。羅馬人的主菜則是肉類,主要是豬肉、山羊或綿羊;其次是水果,葡萄、杏、李子、桃子和梨。

  龐貝古城的周圍樹林裏滿是放養在外的豬,其中一隻正在牛津阿什莫爾博物館展出。其形式是通過將灰泥澆注到灰燼中留下的空腔中而製成的鑄件複製品。動物側臥,嘴巴張開,毫無疑問是在發出最後的尖叫聲。保羅‧羅伯茨(Paul Roberts)解釋道,酒館和羅馬人家中經常供應熱的豬肉,但有時也會製作成冷餐。羅馬人也吃很多香腸。現在義大利人對義大利熏火腿和義大利臘腸的喜愛是有著古老的根源的。


  來自龐貝古城的32家麵包店之一的碳化麵包

  “基本的地中海飲食沒有改變,也永遠不會改變,”羅伯茨説道, “葡萄酒永不消失,麵包永不消失,橄欖繼續存在著。”同時,羅伯茨補充道,羅馬時代的另一個重要遺産是“對食物的熱愛,食物的文化,食物是你的全部和最終的事實”。

  羅馬帝國從東南部的埃及一直延伸到西北部的英國。羅馬人的征服為以前的外國領土引入了大量食物,例如不列顛尼亞(古羅馬對英國的稱呼),這也是展覽的一部分。羅伯茨表示,這些食物包括卷心菜、櫻桃、兔子、雞、還有李子,梨和蘋果。甚至啤酒也是來自德國羅馬軍團開辦的啤酒廠。


  龐貝古城壁畫

  當然,羅馬餐飲的某些方面可能聽起來令人討厭。其中有一種叫做“garum”的刺鼻魚醬,經常放在別的食物上,甚至包括甜品上。這種調味品是通過留下不吃的那部分而製成的,胗、腮、頭、尾、鰭,將這些放在大桶中發酵兩到三周。

  羅伯茨表示,他採樣了羅馬式的“garum(魚子醬)”,“這種氣味難以形容。但奇怪的是,當你從中抽出酒精時,它味道鮮美,吃上去也不像是魚。”

  比爾德教授也認為,“garum”一定比它聽起來更美味,“人們通常會説’yuck(呸)’,導致規劃羅馬宴會的學生總是感到苦惱。但也許它更像是泰國或越南的一些魚醬,非常棒。”魚子醬填滿了瓶子,被派往羅馬帝國各處。你可以在展覽上看到馬賽克圖像中的品牌罐子,它是來自其製造商“Scaurus”,一個魚醬大亨,後來成為龐貝最富有的人之一。

  矛盾的是,羅馬飲食文化最令人反感的是廚房本身。 羅伯茨表示,他們是“熱、悶、黑、臭”,主要是因為馬桶和廁所也在那裏,就在烹飪區邊上。奴隸們將吃剩下的食物和破碎陶器中的食物直接倒入了廁所中。“羅馬人並不了解衛生與健康之間的關係”,他們沒有意識到“細菌和交叉感染的概念”。


  馬賽克圖像來自龐貝一所家庭的餐廳地板。 在羅馬文化中,飲食行為通常伴隨著死亡率的提醒

  然而,他們確實對死亡本身有著強烈的認識。飲食行為伴隨著死亡率的提醒,骷髏的象徵有時被用來裝飾盛宴杯和餐廳本身。在展覽的尾聲部分,在龐貝的餐廳地板中心可以發現了一塊馬賽克圖像,現在看起來非常有先見之明:它描繪了一隻全長的人類骨架,每只手拿著一個酒壺。

  “死亡和宴會,桌子和墳墓,這兩個世界從未相距甚遠。”在展墻上,描寫著這一一段文字。這段資訊表達地非常清楚,把握現在,抓住這一天, 盡情享受宴會的樂趣。“

  展覽將展至2020年1月12日。

  (本文編譯自《紐約時報》,作者Farah Nayeri係《紐約時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