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英國與歐盟:半個世紀的身份糾結

2019-1-11 08:59:20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徐曉飛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英國與歐盟:半個世紀的身份糾結

  脫歐的日期越來越近,但是英國國內對於應該如何處理此後與歐盟的關係依舊沒有達成共識。反對脫歐的勢力組織了一波又一波的遊行示威,支援脫歐的一方也對英國首相特蕾莎‧梅“過於軟弱”的脫歐方案感到不滿。現在的英國仿佛一艘正在往冰山上撞的巨輪,船上人卻還在為應該怎麼轉彎而爭吵。這樣的虛耗對英國經濟的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顯著的:倫敦的富時100指數自八月份以來已經下跌了10%,法資投行法興銀行在十月底對其倫敦金融城的部分僱員發出郵件提醒他們可能在英國脫歐後發生的裁員並希望他們遷移到巴黎總行工作。法興銀行也因此成為倫敦金融城第一家明確表示將在脫歐後撤離倫敦金融城的主要投行,這引發了許多英國媒體的擔憂。英國人到底是不是歐洲人?這一問題深深地困擾著英國社會。這其中有英國放不下的舊日尊嚴,有英國和美國那剪不斷理還亂的“特殊關係”,也有歐洲對英國的不信任。

  二戰後的英國:維繫帝國還是領導歐洲

  二戰後的歐洲幾乎是一片廢墟。要在這片廢墟上找出唯一一個還在正常運轉的國家,大概就只有英國了。與歐洲大陸上的法國、德國、義大利以及荷比盧不同,英國雖然承受了納粹德國數年的空襲,但是英國本土受到的損失事實上比大陸上的國家要輕得多。在當時的世界輿論看來,1945年的英國只要有這樣的意願,就可以成為西歐的領導者。但是,戰後的英國選擇了另一條道路:維繫其廣闊的殖民地,繼續以一個域外國家的身份參與歐洲事務而並不是將自己完全變成一個歐洲國家。

  當時已經競選失敗成為反對黨領袖的丘吉爾在1946年于蘇黎世的一次發言中提出:“重建歐洲大家庭的重中之重就是法國與德國之間的合作關係…第一步就是要建立一個歐洲理事會,法國和德國在這其中必須要扮演領導地位。”聽起來似乎已經是現在的歐盟的雛形了,難道丘吉爾才是歐洲之父嗎?答案是否定的。他接下來馬上話鋒一轉説到:“英國、英聯邦國家、美國以及蘇聯都會是這個新歐洲的夥伴和支援者。”很明顯,丘吉爾將英國試作和美國以及蘇聯類似的域外國家,而不是新歐洲的一部分。站在英國政府的立場上,英國扮演的角色也應該是一個聯繫美國與歐洲大陸的紐帶,而不是如法國或德國這樣的“普通”歐洲國家。當時美國政府在馬歇爾計劃中將英國列為如法國和聯邦德國那樣的受援助國就引起了英國政府及民間的不滿。因為他們認為英國不管怎麼説都是沒有被納粹佔領的戰勝國,和歐洲大陸上那些國家不是一個等級。

  英國和美國之間特殊的關係一直是影響英國對於歐洲態度的重要因素

  法國人自然注意到了海峽另一邊英國人對於歐洲聯合計劃這種若即若離的態度。尤其是當美蘇冷戰的趨勢逐漸清晰之後,法國和英國走上了完全相反的兩條道路:法國選擇擯棄國恨家仇聯合聯邦德國而英國則選擇遠離歐洲大陸轉而加固與美國的合作。1950年5月9日,法國政府提出舒曼計劃,正式提議將法國和聯邦德國的煤與鋼鐵生産融合到一起,成為日後歐洲煤鋼共同體的雛形。在此事的籌備階段,法國外長羅伯特‧舒曼(RobertSchuman)甚至都沒有諮詢倫敦的意見。

  這在當時的英國看來,不是機會而是威脅。彼時的英國依舊活在大英帝國最後的榮光之中,對於歐洲大陸上兩大強國法國與聯邦德國關係的拉近感到些許不滿。在戰後整個四十及五十年代,英國在面對外交路線抉擇時最終選擇了自己垂垂老矣的帝國以及大洋彼岸的美國表親,而將自己視為歐洲的域外國家。

  六十年代的英國:被戴高樂堵在歐洲的大門外

  但是到了六十年代,形勢則完全反了過來。此時英國的殖民體系土崩瓦解,她發現自己需要歐洲,但是此時在海峽的另一邊,一個法國人強硬地把英國關在了歐洲的大門之外,他就是法國總統戴高樂。

  1960年的英國和1945年的英國已不可同日而語。英國那廣闊的殖民地已經在戰後的十五年裏崩塌殆盡:加拿大、澳大利亞、南非以及英屬印度等等主要的英國屬地已經全部獨立;五十年代的蘇伊士運河危機以英國恥辱性地失敗告終,同時宣告了英國在中東及北非的統治走向終結。等到1960年,英國雖然依舊在亞洲、非洲以及拉丁美洲保有殖民地,但是面積已經大不如前,此時的英國政府已經深刻地認識到去殖民化作為歷史的潮流是不可逆轉的。自然而然地,英國對於海峽另一邊歐洲大陸上進行地如火如荼的歐洲一體化運動又重新萌發了興趣。但是這種興趣依舊是有限而猶豫的。英國依舊難以在英聯邦、美國以及歐洲之間做出取捨。根據一項1961年進行的英國民調顯示,在被問到誰對於英國來説最重要時,48%的受訪者選擇了“英聯邦”,大幅領先於選擇“美國”的19%以及選擇“歐洲”的18%。

  1961年英國正式申請加入歐洲共同市場時,英國報紙《衛報》刊登的諷刺漫畫,代表英國的老人不光左腳在小心翼翼地試水溫,右腳更是綁著一個沉重的船錨。可以看到英國事實上對於融入歐洲依舊是懷有疑慮的

  對於英國來説的壞消息是:她對歐洲所展露出的那一點興趣碰上了一位新的歐洲領導人,一位對英國毫不感冒的領導人,這使得英國在整個六十年代都無法實質性地推進任何與歐洲一體化相關的議題。

  六十年代的法國是戴高樂的法國。戴高樂強調法國要走獨立自主的發展道路,重現法國的往日榮光。在戴高樂主政期間,法國研發出了原子彈和氫彈,完成了與聯邦德國的正式和解,退出北約聯合指揮部,同時法國成為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西方大國。戴高樂對歐洲未來的構想,自然也會落在他重建偉大法國的藍圖中。在1962年夏天的一次私人談話中,戴高樂毫不掩飾地表示:“歐洲是法國奪回她自滑鐵盧後就喪失的世界第一地位的途徑。”

  戴高樂的歐洲將支撐著法國成為美蘇之外獨立的第三極。

  在這樣的一個歐洲裏面,自然沒有英國的位置。因為在戴高樂看來,英國屬於她自己的帝國,她屬於大西洋另一邊的美國,她唯獨不屬於歐洲。她過於高傲,她和美國的關係也過於緊密。1961年的8月1日,當時的英國保守黨政府第一次正式提出申請要求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EEC)。戴高樂當時就把英國比作美國人送來入侵歐洲的“特洛伊木馬”。戴高樂一貫認為英國與美國以及英聯邦之間緊密的聯繫,加上英聯邦國家的廣大市場使得英國並不適合被整合進歐洲聯合體中,英國和歐洲並不相容。縱使共同市場中諸如荷蘭這樣仰賴貿易的國家大力支援英國加入共同市場,但是戴高樂在整個六十年代兩次一票否決了英國遞交的希望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的申請。英國和歐洲的關係也在僵持之中迎來了七十年代以及戴高樂的逝世。

  當時聯邦德國的諷刺漫畫,標題為“在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的路上”。當英國首相輕鬆地越過比利時、荷蘭以及盧森堡後,橫亙在他前方的是碩大的難以逾越的戴高樂

  加入歐洲後的英國:身在曹營心在漢

  1973年,戴高樂去世三年後,保守黨政府終於如願以償地將英國帶進了歐洲經濟共同體。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英國就從此拋棄她的過去和她的高傲,接受自己作為歐洲國家的身份。正如戴高樂所預言的,英國人終究和歐洲還是不怎麼合拍。僅僅在加入歐共體不到一年後,在1974年2月舉行的議會選舉中,帶領英國加入共同市場的保守黨就被號召重新談判入歐條款的工黨擊敗。為什麼保守黨會失敗?因為英國民眾,甚至許多保守黨內部的議員,都認為英國加入共同市場後,將會變成歐洲的一個省。

  打從一開始,英國就沒把自己當作是一個普通的歐洲國家,她是英國,永遠是那個例外。剛加入歐共體就開始擔心自己會變得不再獨立自主、不再自由、不再英國。

  1975年3月11日,新的工黨政府和歐洲各國領導人在愛爾蘭首都達成了新的合作協議,調和了英國在歐洲農産品市場與英聯邦農産品市場之間可能存在的價差,同時賦予了英國更大的經濟自由和不同於其他成員國的自由。在這一背景下,1975年舉行的公投中,英國人民大比數地支援了英國繼續留在歐洲共同市場中。當時印刷在公投選票上的完整問題是“政府已經宣佈了關於英國在歐洲共同體內成員資格的重新談判的結果。你認為英國是否應該繼續留在歐洲共同體(共同市場)內?”

  事實上,這一公投的大比數通過也意味著英國民眾在七十年代想要的就是一種“特殊的”歐洲成員身份。這一獨特的英倫思維在此後一直影響著英國在歐洲共同體以及歐盟內部的行為邏輯。當英國人覺得自己每年往布魯塞爾交的經費太多的時候,1984年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在與布魯塞爾經過談判後為英國爭取到了經費減免。但是當時的許多英國人對此並不買賬,認為布魯塞爾做出的讓步並不夠多。

  當時《衛報》的諷刺漫畫將揮舞著寫著“減免”二字的協議的撒切爾比作二戰前夕對納粹德國綏靖的英國首相張伯倫。下面的小標題寫著“我們這一代人的和平”,暗指布魯塞爾的歐洲政府在此後會得寸進尺,這並不是英國的勝利

  整個九十年代,英國與歐洲最大的新聞是英鎊在索羅斯的攻擊下被迫撤出歐元的前身歐洲匯率體系(ERM)。在歐洲匯率體系最初于1979年建立時,英國並沒有加入這一體系。因此當英國在1990年決定加入歐洲匯率體系時,許多人都將此視為英國邁開步子融入歐洲的開端。但是事與願違,1990年的另一大新聞是兩德統一,統一後的德國為了吸收消化民主德國的人口和經濟,印發了許多馬克,面臨著巨大的通脹壓力。德國政府因此決定提升利率,這就給當時維持低利率的英國帶來了很大的壓力。美國著名的投資經理人喬治‧索羅斯看準這個機會做空英鎊,英國政府最終難以維持英鎊對馬克的匯率,因此撤出歐洲匯率體系。輿論普遍認為此次匯率暴跌給英國帶來了超過三十億英鎊的損失,英國人甚至打趣稱ERM代表的是永久衰退機制(Eternal Recession Mechanism)。此後英國再也沒有嘗試要重新加入這一體系,自然地在2002年也沒有選擇使用歐元替代英鎊。

  “黑色星期三”的翌日,英國各大報紙頭版都被英鎊災難性地貶值佔據,經過此次索羅斯的做空,許多英國人甚至將歐洲匯率體系和經濟衰退聯繫在了一起

  進入新世紀,英國和歐洲之間最大的矛盾則是2004年歐盟史無前例的大擴張:波蘭、匈牙利、捷克等等東歐前共産主義國家加入歐盟。

  “今天10個國家加入了歐盟,這是簡單的一步,問題從現在就開始了。”這是當時《衛報》報道的開頭語。大批來自東歐的移民也成了新世紀英國社會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根據英國統計辦公室在2017年發佈的報告顯示,英國總共有140萬來自八個歐盟東部成員國的移民。相比之下,在這八個歐盟東部國家生活及工作的英國公民則只有1萬4千人。這种經濟發展水準的不平衡帶來的移民數量不平衡也就成了許多英國底層民眾對歐洲抵觸情緒的重要來源。在這140萬的移民中的80%,大約92萬人,來自波蘭。自然波蘭移民也就站在了英國民眾與這些東歐移民衝突的第一線上。在此次脫歐公投之前,來到英國從事底端職業的波蘭人就經常受到來自英國社會的歧視:波蘭人多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同時他們許多英語水準都不高,只能從事諸如水管工之類的較為底端的工作。許多英國底層民眾更是對於來搶他們飯碗的波蘭人沒有好感。對來自波蘭等東歐國家的移民的恐懼及抵觸是許多英國人在公投時投票脫歐的原因之一。

  結語

  總的來説,英國脫歐雖然在當時出人意料,但是當我們仔細回顧戰後英國和歐洲之間曲折的歷史,似乎英國民眾做出脫歐的選擇也變得合理了起來。英國從來就不自認為是純正的歐洲國家。英國有她曾經的殖民帝國,現在還和英聯邦國家保持著緊密的關係。英國和大西洋的另一邊的美國則更是關繫緊密。這一切都使得英國難以毫無保留地擁抱“歐洲”這個身份認同。從這個角度上來説,英國脫歐,或許對英國也好,對歐洲也好,都是最好的安排。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英國與歐盟:半個世紀的身份糾結

2019年1月11日 08:59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英國與歐盟:半個世紀的身份糾結

  脫歐的日期越來越近,但是英國國內對於應該如何處理此後與歐盟的關係依舊沒有達成共識。反對脫歐的勢力組織了一波又一波的遊行示威,支援脫歐的一方也對英國首相特蕾莎‧梅“過於軟弱”的脫歐方案感到不滿。現在的英國仿佛一艘正在往冰山上撞的巨輪,船上人卻還在為應該怎麼轉彎而爭吵。這樣的虛耗對英國經濟的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顯著的:倫敦的富時100指數自八月份以來已經下跌了10%,法資投行法興銀行在十月底對其倫敦金融城的部分僱員發出郵件提醒他們可能在英國脫歐後發生的裁員並希望他們遷移到巴黎總行工作。法興銀行也因此成為倫敦金融城第一家明確表示將在脫歐後撤離倫敦金融城的主要投行,這引發了許多英國媒體的擔憂。英國人到底是不是歐洲人?這一問題深深地困擾著英國社會。這其中有英國放不下的舊日尊嚴,有英國和美國那剪不斷理還亂的“特殊關係”,也有歐洲對英國的不信任。

  二戰後的英國:維繫帝國還是領導歐洲

  二戰後的歐洲幾乎是一片廢墟。要在這片廢墟上找出唯一一個還在正常運轉的國家,大概就只有英國了。與歐洲大陸上的法國、德國、義大利以及荷比盧不同,英國雖然承受了納粹德國數年的空襲,但是英國本土受到的損失事實上比大陸上的國家要輕得多。在當時的世界輿論看來,1945年的英國只要有這樣的意願,就可以成為西歐的領導者。但是,戰後的英國選擇了另一條道路:維繫其廣闊的殖民地,繼續以一個域外國家的身份參與歐洲事務而並不是將自己完全變成一個歐洲國家。

  當時已經競選失敗成為反對黨領袖的丘吉爾在1946年于蘇黎世的一次發言中提出:“重建歐洲大家庭的重中之重就是法國與德國之間的合作關係…第一步就是要建立一個歐洲理事會,法國和德國在這其中必須要扮演領導地位。”聽起來似乎已經是現在的歐盟的雛形了,難道丘吉爾才是歐洲之父嗎?答案是否定的。他接下來馬上話鋒一轉説到:“英國、英聯邦國家、美國以及蘇聯都會是這個新歐洲的夥伴和支援者。”很明顯,丘吉爾將英國試作和美國以及蘇聯類似的域外國家,而不是新歐洲的一部分。站在英國政府的立場上,英國扮演的角色也應該是一個聯繫美國與歐洲大陸的紐帶,而不是如法國或德國這樣的“普通”歐洲國家。當時美國政府在馬歇爾計劃中將英國列為如法國和聯邦德國那樣的受援助國就引起了英國政府及民間的不滿。因為他們認為英國不管怎麼説都是沒有被納粹佔領的戰勝國,和歐洲大陸上那些國家不是一個等級。

  英國和美國之間特殊的關係一直是影響英國對於歐洲態度的重要因素

  法國人自然注意到了海峽另一邊英國人對於歐洲聯合計劃這種若即若離的態度。尤其是當美蘇冷戰的趨勢逐漸清晰之後,法國和英國走上了完全相反的兩條道路:法國選擇擯棄國恨家仇聯合聯邦德國而英國則選擇遠離歐洲大陸轉而加固與美國的合作。1950年5月9日,法國政府提出舒曼計劃,正式提議將法國和聯邦德國的煤與鋼鐵生産融合到一起,成為日後歐洲煤鋼共同體的雛形。在此事的籌備階段,法國外長羅伯特‧舒曼(RobertSchuman)甚至都沒有諮詢倫敦的意見。

  這在當時的英國看來,不是機會而是威脅。彼時的英國依舊活在大英帝國最後的榮光之中,對於歐洲大陸上兩大強國法國與聯邦德國關係的拉近感到些許不滿。在戰後整個四十及五十年代,英國在面對外交路線抉擇時最終選擇了自己垂垂老矣的帝國以及大洋彼岸的美國表親,而將自己視為歐洲的域外國家。

  六十年代的英國:被戴高樂堵在歐洲的大門外

  但是到了六十年代,形勢則完全反了過來。此時英國的殖民體系土崩瓦解,她發現自己需要歐洲,但是此時在海峽的另一邊,一個法國人強硬地把英國關在了歐洲的大門之外,他就是法國總統戴高樂。

  1960年的英國和1945年的英國已不可同日而語。英國那廣闊的殖民地已經在戰後的十五年裏崩塌殆盡:加拿大、澳大利亞、南非以及英屬印度等等主要的英國屬地已經全部獨立;五十年代的蘇伊士運河危機以英國恥辱性地失敗告終,同時宣告了英國在中東及北非的統治走向終結。等到1960年,英國雖然依舊在亞洲、非洲以及拉丁美洲保有殖民地,但是面積已經大不如前,此時的英國政府已經深刻地認識到去殖民化作為歷史的潮流是不可逆轉的。自然而然地,英國對於海峽另一邊歐洲大陸上進行地如火如荼的歐洲一體化運動又重新萌發了興趣。但是這種興趣依舊是有限而猶豫的。英國依舊難以在英聯邦、美國以及歐洲之間做出取捨。根據一項1961年進行的英國民調顯示,在被問到誰對於英國來説最重要時,48%的受訪者選擇了“英聯邦”,大幅領先於選擇“美國”的19%以及選擇“歐洲”的18%。

  1961年英國正式申請加入歐洲共同市場時,英國報紙《衛報》刊登的諷刺漫畫,代表英國的老人不光左腳在小心翼翼地試水溫,右腳更是綁著一個沉重的船錨。可以看到英國事實上對於融入歐洲依舊是懷有疑慮的

  對於英國來説的壞消息是:她對歐洲所展露出的那一點興趣碰上了一位新的歐洲領導人,一位對英國毫不感冒的領導人,這使得英國在整個六十年代都無法實質性地推進任何與歐洲一體化相關的議題。

  六十年代的法國是戴高樂的法國。戴高樂強調法國要走獨立自主的發展道路,重現法國的往日榮光。在戴高樂主政期間,法國研發出了原子彈和氫彈,完成了與聯邦德國的正式和解,退出北約聯合指揮部,同時法國成為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西方大國。戴高樂對歐洲未來的構想,自然也會落在他重建偉大法國的藍圖中。在1962年夏天的一次私人談話中,戴高樂毫不掩飾地表示:“歐洲是法國奪回她自滑鐵盧後就喪失的世界第一地位的途徑。”

  戴高樂的歐洲將支撐著法國成為美蘇之外獨立的第三極。

  在這樣的一個歐洲裏面,自然沒有英國的位置。因為在戴高樂看來,英國屬於她自己的帝國,她屬於大西洋另一邊的美國,她唯獨不屬於歐洲。她過於高傲,她和美國的關係也過於緊密。1961年的8月1日,當時的英國保守黨政府第一次正式提出申請要求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EEC)。戴高樂當時就把英國比作美國人送來入侵歐洲的“特洛伊木馬”。戴高樂一貫認為英國與美國以及英聯邦之間緊密的聯繫,加上英聯邦國家的廣大市場使得英國並不適合被整合進歐洲聯合體中,英國和歐洲並不相容。縱使共同市場中諸如荷蘭這樣仰賴貿易的國家大力支援英國加入共同市場,但是戴高樂在整個六十年代兩次一票否決了英國遞交的希望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的申請。英國和歐洲的關係也在僵持之中迎來了七十年代以及戴高樂的逝世。

  當時聯邦德國的諷刺漫畫,標題為“在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的路上”。當英國首相輕鬆地越過比利時、荷蘭以及盧森堡後,橫亙在他前方的是碩大的難以逾越的戴高樂

  加入歐洲後的英國:身在曹營心在漢

  1973年,戴高樂去世三年後,保守黨政府終於如願以償地將英國帶進了歐洲經濟共同體。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英國就從此拋棄她的過去和她的高傲,接受自己作為歐洲國家的身份。正如戴高樂所預言的,英國人終究和歐洲還是不怎麼合拍。僅僅在加入歐共體不到一年後,在1974年2月舉行的議會選舉中,帶領英國加入共同市場的保守黨就被號召重新談判入歐條款的工黨擊敗。為什麼保守黨會失敗?因為英國民眾,甚至許多保守黨內部的議員,都認為英國加入共同市場後,將會變成歐洲的一個省。

  打從一開始,英國就沒把自己當作是一個普通的歐洲國家,她是英國,永遠是那個例外。剛加入歐共體就開始擔心自己會變得不再獨立自主、不再自由、不再英國。

  1975年3月11日,新的工黨政府和歐洲各國領導人在愛爾蘭首都達成了新的合作協議,調和了英國在歐洲農産品市場與英聯邦農産品市場之間可能存在的價差,同時賦予了英國更大的經濟自由和不同於其他成員國的自由。在這一背景下,1975年舉行的公投中,英國人民大比數地支援了英國繼續留在歐洲共同市場中。當時印刷在公投選票上的完整問題是“政府已經宣佈了關於英國在歐洲共同體內成員資格的重新談判的結果。你認為英國是否應該繼續留在歐洲共同體(共同市場)內?”

  事實上,這一公投的大比數通過也意味著英國民眾在七十年代想要的就是一種“特殊的”歐洲成員身份。這一獨特的英倫思維在此後一直影響著英國在歐洲共同體以及歐盟內部的行為邏輯。當英國人覺得自己每年往布魯塞爾交的經費太多的時候,1984年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在與布魯塞爾經過談判後為英國爭取到了經費減免。但是當時的許多英國人對此並不買賬,認為布魯塞爾做出的讓步並不夠多。

  當時《衛報》的諷刺漫畫將揮舞著寫著“減免”二字的協議的撒切爾比作二戰前夕對納粹德國綏靖的英國首相張伯倫。下面的小標題寫著“我們這一代人的和平”,暗指布魯塞爾的歐洲政府在此後會得寸進尺,這並不是英國的勝利

  整個九十年代,英國與歐洲最大的新聞是英鎊在索羅斯的攻擊下被迫撤出歐元的前身歐洲匯率體系(ERM)。在歐洲匯率體系最初于1979年建立時,英國並沒有加入這一體系。因此當英國在1990年決定加入歐洲匯率體系時,許多人都將此視為英國邁開步子融入歐洲的開端。但是事與願違,1990年的另一大新聞是兩德統一,統一後的德國為了吸收消化民主德國的人口和經濟,印發了許多馬克,面臨著巨大的通脹壓力。德國政府因此決定提升利率,這就給當時維持低利率的英國帶來了很大的壓力。美國著名的投資經理人喬治‧索羅斯看準這個機會做空英鎊,英國政府最終難以維持英鎊對馬克的匯率,因此撤出歐洲匯率體系。輿論普遍認為此次匯率暴跌給英國帶來了超過三十億英鎊的損失,英國人甚至打趣稱ERM代表的是永久衰退機制(Eternal Recession Mechanism)。此後英國再也沒有嘗試要重新加入這一體系,自然地在2002年也沒有選擇使用歐元替代英鎊。

  “黑色星期三”的翌日,英國各大報紙頭版都被英鎊災難性地貶值佔據,經過此次索羅斯的做空,許多英國人甚至將歐洲匯率體系和經濟衰退聯繫在了一起

  進入新世紀,英國和歐洲之間最大的矛盾則是2004年歐盟史無前例的大擴張:波蘭、匈牙利、捷克等等東歐前共産主義國家加入歐盟。

  “今天10個國家加入了歐盟,這是簡單的一步,問題從現在就開始了。”這是當時《衛報》報道的開頭語。大批來自東歐的移民也成了新世紀英國社會一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根據英國統計辦公室在2017年發佈的報告顯示,英國總共有140萬來自八個歐盟東部成員國的移民。相比之下,在這八個歐盟東部國家生活及工作的英國公民則只有1萬4千人。這种經濟發展水準的不平衡帶來的移民數量不平衡也就成了許多英國底層民眾對歐洲抵觸情緒的重要來源。在這140萬的移民中的80%,大約92萬人,來自波蘭。自然波蘭移民也就站在了英國民眾與這些東歐移民衝突的第一線上。在此次脫歐公投之前,來到英國從事底端職業的波蘭人就經常受到來自英國社會的歧視:波蘭人多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同時他們許多英語水準都不高,只能從事諸如水管工之類的較為底端的工作。許多英國底層民眾更是對於來搶他們飯碗的波蘭人沒有好感。對來自波蘭等東歐國家的移民的恐懼及抵觸是許多英國人在公投時投票脫歐的原因之一。

  結語

  總的來説,英國脫歐雖然在當時出人意料,但是當我們仔細回顧戰後英國和歐洲之間曲折的歷史,似乎英國民眾做出脫歐的選擇也變得合理了起來。英國從來就不自認為是純正的歐洲國家。英國有她曾經的殖民帝國,現在還和英聯邦國家保持著緊密的關係。英國和大西洋的另一邊的美國則更是關繫緊密。這一切都使得英國難以毫無保留地擁抱“歐洲”這個身份認同。從這個角度上來説,英國脫歐,或許對英國也好,對歐洲也好,都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