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三十年前,鄧小平甩出的這張“王牌”震動了世界!

2018-10-11 09:29:02

來源:搜狐歷史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三十年前,鄧小平甩出的這張“王牌”震動了世界!

  浦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徵”和“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中國從這裡走向世界,世界從這裡聚焦中國。著名作家何建明的新作《浦東史詩》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諸多領域,全景展示了浦東開發開放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與時代畫卷。

  鄧小平一錘定音

  關於開發和開放浦東的事,如果從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算起,至少也有100多年。期間,有多少有識之士為之傾注熱情與精力,也有多少努力和心血付諸東流……

  1988年2月24日,鄧小平和江澤民在上海

  當改革開放之風吹遍神州大地,深圳特區迅速崛起並産生較大影響之時,大上海在陳國棟、汪道涵,再到江澤民,一直到後來接任的朱鎔基,前後數任領導,從“民間”提出,到政府認可,再到地方政府決策,最後到中央批准,其“論證”和“決策”的過程,時間跨度十餘年。

  但那個時候,大環境對於浦東開發十分不利,甚至可以説,大有“滅頂之災”的危險。這是因為,浦東開發和開放,面對和依靠的主要是對外關係、引進國際資本,偏偏在上海人統一認識、統一意志,剛剛艱難地“擺平”,正萬眾一心“向東看”時,一股世界性的反共産主義潮流,在社會主義中國的左右前後夾擊……那時的中國,已非一個上海、更非一個浦東要不要開放和發展的問題。

  但“浦東開發研究小組”的工作沒有停止;已經開始打樁的“南浦大橋”也在繼續打樁;第二條通往浦東的“楊浦大橋”的選址和設計也在繼續進行……

  當時的嚴峻形勢毋須掩飾。從 1989 年到 1990 年的相當一段時間裏,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對中國採取了“全面制裁”,其中不允許外資企業在中國投資的禁令一直未解除。一方面,他們在等待時機,另一方面他們在看中國的“熱鬧”,或者還有幾分摸不透。這時候,有人説話了:“我們怎麼辦?我説,我們按原來制定的基本路線、方針、政策,照樣幹下去,堅定不移地幹下去!”

  這聲音擲地有聲,這是鄧小平的聲音。他繼續説:“現在國際上擔心我們會收,我們就要做幾件事,表明我們改革開放的政策不變,而且要進一步改革開放。”

  1988年鄧小平在上海參加春節聯歡晚會

  1988、1989 年,鄧小平連續兩年在上海過春節。1990 年是第三次,然而與前兩個春節相比,上海人都希望他好好休息一陣子,在這之前兩個月,鄧小平在北京正式宣佈退休。

  然而這對於上海市委和市政府領導來説,是彙報工作的得難機會。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晚于鄧小平兩天來到上海視察,時任上海市市長的朱鎔基先向楊尚昆主席彙報了上海的情況,但這並沒有涉及浦東開發這件要緊的大事。

  就在朱鎔基彙報工作的當晚,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副市長黃菊讓辦公廳工作人員迅速通知有關領導開會商議,如何向鄧小平、楊尚昆彙報浦東開發的事。最後大家一致推薦市委老書記陳國棟先給楊昆尚彙報,爭取得到楊主席的支援,再進而得到鄧小平的支援。

  關於鄧小平説浦東開發開放“遲了五年”有許多解釋的“讀本”:一則説鄧小平自己“檢討”,檢討他當時在給南邊的小漁村深圳那裏“畫一個圈”的時候,應該也給上海東邊的浦東“畫個大圈”,在上海也搞個“特區”,這樣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可能會比原來要好得多。這話似乎有道理。

  但上海人認為,上海跟深圳不一樣,上海是中國經濟的“重頭戲”、“橋頭堡”、六分之一的財政在這裡,“特區試驗”不能簡單地把如此體量的中國第一大城市放在風口浪尖上“試驗”。所以説小平同志的“遲了五年”雖然有一種悔意在其中,但更多的是對“摸著石頭過河”的經驗有一種更清醒的認識與調整。

  正是這份清醒的認識和調整,讓他更堅定了只有改革開放才是中國的真正出路決心。如果改革力度大了,中國經濟發展更快了,人民生活提高了,西方世界想撼動中國社會主義和共産黨的政權就更難了。這是多數人理解鄧小平為什麼説“遲了五年”的第二個“版本”。

  遲了並不要緊,上海的基礎好,人才多。長江三角洲自然條件好,交通方便。要發揮這些優勢,帶動區域經濟,從而帶動和輻射到全國的大發展。鄧小平對上海始終抱有極大的希望。

  1991年2月18日,鄧小平參觀上海南浦大橋工地

  “開發浦東,我贊成”

  春節的日子一晃而過。2月13日,鄧小平要回京了。從賓館到火車站有一段路需要汽車送。朱鎔基、黃菊、王力平等市裏的領導送行。據市委副書記王力平回憶:在汽車上,鄧小平和卓琳(小平夫人)坐在第一排,毛毛(鄧女兒)和朱鎔基坐在第二排。途中,鄧小平轉過身來,很嚴肅地跟朱鎔基説:“你們提出來開發浦東,我贊成。”

  朱鎔基大喜,向鄧小平拱手致謝。送上火車後,臨別時,鄧小平握住朱鎔基的手,又一次重復道:“你們開發浦東,我贊成!”

  關於這段對話,在《朱鎔基上海講話實錄》一書中朱鎔基自己有詳實的記載:

  我送小平同志走時,在車上他的幾句話對我們鼓舞很大。他説:“我一直就主張膽子要放大。這十年以來,我就是一直在那裏鼓吹要開放,要膽子大一點,沒有什麼可怕的,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因此,我是贊成你們浦東開發的。”另一句話説:“你們搞晚了,搞晚了。”馬上,下面一句話又説:“現在搞也快,上海人的腦袋瓜子靈光。”他還説:“肯定比廣東要快。”

  小平同志又説:“你們要多向江澤民同志吹風。”我和小平同志講:澤民同志是從上海去北京的呀!我們不便和他多講。

  據説,鄧小平當時答應:那就我來講嘛!

  1991年2月18日,鄧小平同志在上海審閱浦東開發規劃圖

  上下溝通達成一致

  回到北京的鄧小平,為了浦東的事,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跟當時的中央主要領導反覆強調“浦東開發”這事。1990年2月17日,也就是鄧小平回到北京的三天后,那天在人民大會堂,他和中央領導一起接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接見之前的福建廳裏,江澤民、李鵬同志恭候鄧小平的到來。當時的情形,鄧小平的警衛秘書張寶忠有回憶:

  小平同志進了福建廳以後,沒有説別的話,就説上海啊,浦東要抓緊開發。在第一批考慮開發沿海城市,他説沒有把上海放進去,這是我的一大失誤。為什麼呢?説當時考慮沿海城市主要有香港這個背景。考慮到沿海城市有這個背景,覺得沿海發展可以帶動珠江三角洲。他説上海,是一個有工業基礎的城市,有科技基礎,科學技術,有科技人員,上海工人階級是牽頭羊。上海開發搞好了,不但帶動長江三角洲,還可以帶動內地。説這個要趕快抓緊時間開發浦東。而且風趣地説,江澤民同志也在,這個話呀,江澤民同志不好講,我替他講了。江澤民同志就笑了,並且説:“我們一定抓緊辦、抓緊開發。”

  上下溝通已畢,上海市于2月26日正式向中央提交《關於開發浦東的請求》。這看起來已是萬事大吉了,但鄧小平仍然生怕拖延和耽擱,3月3日這一天,邀來總書記江澤民、總理李鵬到他家,就當時的國內、國際形勢進行了長時間的談話,而談話中用了很長篇幅講到了浦東開發開放問題。

  鄧小平與江澤民、李鵬談話中,特別強調了如何化解對我不利的形勢,他説:“比如抓上海,就算是一個大措施。上海是我們的王牌,把上海搞起來是一條捷徑。”後來又把聚焦點集中到了“浦東開發開放”這張具體的“王牌”上。

  1992年2月7日,鄧小平考察上海楊浦大橋浦東工地

  成為世界性話題

  鄧小平以卓越的政治家遠見,以扭轉乾坤之勢,一錘定音,將“浦東開發開放”的王牌拋出,頓時令世界為之一震,從而讓中國迅速擺脫了國內外的困境,重新走上了大發展的軌道。

  在鄧小平的推動下,中央對浦東開發開放的決策和行動立即“提速”。3月28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的姚依林受江澤民、李鵬委託,率領國務院特區辦、國家計委、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經貿部、商業部、中國銀行等負責人來到上海,進行專題調研與論證。

  其實在姚依林帶團來上海的前兩天——2月26日,另一位常委喬石也在上海。《朱鎔基上海談話實錄》裏記載,朱鎔基見喬石的那天,他以十分懇切的心情,跟喬石説:“我們現在希望增強中央決心的力量,批准我們這個報告。我們保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全局做貢獻,讓上海真正在全國一盤棋中做出他應有的貢獻。我們有這個決心。”

  送走喬石,又迎姚依林等幾十人的“論證”大員們,朱鎔基、黃菊等上海市領導及相關部門可謂“全體行動”。姚依林一行的調研和論證也是極其認真嚴肅,方方面面、左右前後、歷史未來、國內國外等等因素,皆在考察調研之中。而上海方面的彙報,光朱鎔基親自出面的就有三次,每一次都是在中央面前“考試”。最後的結果是:上海浦東開發開放,如鄧小平所言,完全可以,完全應該,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4月14日,李鵬總理開始上海考察之行。在18日最後一天參加上海大眾汽車有限公司成立5週年的慶祝大會上,他莊嚴地向全世界宣佈:

  中共中央、國務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東地區的開發,在浦東實行經濟技術開發區和某些經濟特區的政策。

  李鵬特別強調,這是我們為深入改革、擴大開放作的一個重大部署。對於上海和全國都是一件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大事。

  “王牌”甩出,世界震動。

  一時間,上海和浦東成為一個世界話題。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三十年前,鄧小平甩出的這張“王牌”震動了世界!

2018年10月11日 09:29 來源:搜狐歷史

原標題:三十年前,鄧小平甩出的這張“王牌”震動了世界!

  浦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徵”和“上海現代化建設的縮影”,中國從這裡走向世界,世界從這裡聚焦中國。著名作家何建明的新作《浦東史詩》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等諸多領域,全景展示了浦東開發開放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與時代畫卷。

  鄧小平一錘定音

  關於開發和開放浦東的事,如果從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方略》算起,至少也有100多年。期間,有多少有識之士為之傾注熱情與精力,也有多少努力和心血付諸東流……

  1988年2月24日,鄧小平和江澤民在上海

  當改革開放之風吹遍神州大地,深圳特區迅速崛起並産生較大影響之時,大上海在陳國棟、汪道涵,再到江澤民,一直到後來接任的朱鎔基,前後數任領導,從“民間”提出,到政府認可,再到地方政府決策,最後到中央批准,其“論證”和“決策”的過程,時間跨度十餘年。

  但那個時候,大環境對於浦東開發十分不利,甚至可以説,大有“滅頂之災”的危險。這是因為,浦東開發和開放,面對和依靠的主要是對外關係、引進國際資本,偏偏在上海人統一認識、統一意志,剛剛艱難地“擺平”,正萬眾一心“向東看”時,一股世界性的反共産主義潮流,在社會主義中國的左右前後夾擊……那時的中國,已非一個上海、更非一個浦東要不要開放和發展的問題。

  但“浦東開發研究小組”的工作沒有停止;已經開始打樁的“南浦大橋”也在繼續打樁;第二條通往浦東的“楊浦大橋”的選址和設計也在繼續進行……

  當時的嚴峻形勢毋須掩飾。從 1989 年到 1990 年的相當一段時間裏,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對中國採取了“全面制裁”,其中不允許外資企業在中國投資的禁令一直未解除。一方面,他們在等待時機,另一方面他們在看中國的“熱鬧”,或者還有幾分摸不透。這時候,有人説話了:“我們怎麼辦?我説,我們按原來制定的基本路線、方針、政策,照樣幹下去,堅定不移地幹下去!”

  這聲音擲地有聲,這是鄧小平的聲音。他繼續説:“現在國際上擔心我們會收,我們就要做幾件事,表明我們改革開放的政策不變,而且要進一步改革開放。”

  1988年鄧小平在上海參加春節聯歡晚會

  1988、1989 年,鄧小平連續兩年在上海過春節。1990 年是第三次,然而與前兩個春節相比,上海人都希望他好好休息一陣子,在這之前兩個月,鄧小平在北京正式宣佈退休。

  然而這對於上海市委和市政府領導來説,是彙報工作的得難機會。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晚于鄧小平兩天來到上海視察,時任上海市市長的朱鎔基先向楊尚昆主席彙報了上海的情況,但這並沒有涉及浦東開發這件要緊的大事。

  就在朱鎔基彙報工作的當晚,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副市長黃菊讓辦公廳工作人員迅速通知有關領導開會商議,如何向鄧小平、楊尚昆彙報浦東開發的事。最後大家一致推薦市委老書記陳國棟先給楊昆尚彙報,爭取得到楊主席的支援,再進而得到鄧小平的支援。

  關於鄧小平説浦東開發開放“遲了五年”有許多解釋的“讀本”:一則説鄧小平自己“檢討”,檢討他當時在給南邊的小漁村深圳那裏“畫一個圈”的時候,應該也給上海東邊的浦東“畫個大圈”,在上海也搞個“特區”,這樣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可能會比原來要好得多。這話似乎有道理。

  但上海人認為,上海跟深圳不一樣,上海是中國經濟的“重頭戲”、“橋頭堡”、六分之一的財政在這裡,“特區試驗”不能簡單地把如此體量的中國第一大城市放在風口浪尖上“試驗”。所以説小平同志的“遲了五年”雖然有一種悔意在其中,但更多的是對“摸著石頭過河”的經驗有一種更清醒的認識與調整。

  正是這份清醒的認識和調整,讓他更堅定了只有改革開放才是中國的真正出路決心。如果改革力度大了,中國經濟發展更快了,人民生活提高了,西方世界想撼動中國社會主義和共産黨的政權就更難了。這是多數人理解鄧小平為什麼説“遲了五年”的第二個“版本”。

  遲了並不要緊,上海的基礎好,人才多。長江三角洲自然條件好,交通方便。要發揮這些優勢,帶動區域經濟,從而帶動和輻射到全國的大發展。鄧小平對上海始終抱有極大的希望。

  1991年2月18日,鄧小平參觀上海南浦大橋工地

  “開發浦東,我贊成”

  春節的日子一晃而過。2月13日,鄧小平要回京了。從賓館到火車站有一段路需要汽車送。朱鎔基、黃菊、王力平等市裏的領導送行。據市委副書記王力平回憶:在汽車上,鄧小平和卓琳(小平夫人)坐在第一排,毛毛(鄧女兒)和朱鎔基坐在第二排。途中,鄧小平轉過身來,很嚴肅地跟朱鎔基説:“你們提出來開發浦東,我贊成。”

  朱鎔基大喜,向鄧小平拱手致謝。送上火車後,臨別時,鄧小平握住朱鎔基的手,又一次重復道:“你們開發浦東,我贊成!”

  關於這段對話,在《朱鎔基上海講話實錄》一書中朱鎔基自己有詳實的記載:

  我送小平同志走時,在車上他的幾句話對我們鼓舞很大。他説:“我一直就主張膽子要放大。這十年以來,我就是一直在那裏鼓吹要開放,要膽子大一點,沒有什麼可怕的,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因此,我是贊成你們浦東開發的。”另一句話説:“你們搞晚了,搞晚了。”馬上,下面一句話又説:“現在搞也快,上海人的腦袋瓜子靈光。”他還説:“肯定比廣東要快。”

  小平同志又説:“你們要多向江澤民同志吹風。”我和小平同志講:澤民同志是從上海去北京的呀!我們不便和他多講。

  據説,鄧小平當時答應:那就我來講嘛!

  1991年2月18日,鄧小平同志在上海審閱浦東開發規劃圖

  上下溝通達成一致

  回到北京的鄧小平,為了浦東的事,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跟當時的中央主要領導反覆強調“浦東開發”這事。1990年2月17日,也就是鄧小平回到北京的三天后,那天在人民大會堂,他和中央領導一起接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接見之前的福建廳裏,江澤民、李鵬同志恭候鄧小平的到來。當時的情形,鄧小平的警衛秘書張寶忠有回憶:

  小平同志進了福建廳以後,沒有説別的話,就説上海啊,浦東要抓緊開發。在第一批考慮開發沿海城市,他説沒有把上海放進去,這是我的一大失誤。為什麼呢?説當時考慮沿海城市主要有香港這個背景。考慮到沿海城市有這個背景,覺得沿海發展可以帶動珠江三角洲。他説上海,是一個有工業基礎的城市,有科技基礎,科學技術,有科技人員,上海工人階級是牽頭羊。上海開發搞好了,不但帶動長江三角洲,還可以帶動內地。説這個要趕快抓緊時間開發浦東。而且風趣地説,江澤民同志也在,這個話呀,江澤民同志不好講,我替他講了。江澤民同志就笑了,並且説:“我們一定抓緊辦、抓緊開發。”

  上下溝通已畢,上海市于2月26日正式向中央提交《關於開發浦東的請求》。這看起來已是萬事大吉了,但鄧小平仍然生怕拖延和耽擱,3月3日這一天,邀來總書記江澤民、總理李鵬到他家,就當時的國內、國際形勢進行了長時間的談話,而談話中用了很長篇幅講到了浦東開發開放問題。

  鄧小平與江澤民、李鵬談話中,特別強調了如何化解對我不利的形勢,他説:“比如抓上海,就算是一個大措施。上海是我們的王牌,把上海搞起來是一條捷徑。”後來又把聚焦點集中到了“浦東開發開放”這張具體的“王牌”上。

  1992年2月7日,鄧小平考察上海楊浦大橋浦東工地

  成為世界性話題

  鄧小平以卓越的政治家遠見,以扭轉乾坤之勢,一錘定音,將“浦東開發開放”的王牌拋出,頓時令世界為之一震,從而讓中國迅速擺脫了國內外的困境,重新走上了大發展的軌道。

  在鄧小平的推動下,中央對浦東開發開放的決策和行動立即“提速”。3月28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的姚依林受江澤民、李鵬委託,率領國務院特區辦、國家計委、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經貿部、商業部、中國銀行等負責人來到上海,進行專題調研與論證。

  其實在姚依林帶團來上海的前兩天——2月26日,另一位常委喬石也在上海。《朱鎔基上海談話實錄》裏記載,朱鎔基見喬石的那天,他以十分懇切的心情,跟喬石説:“我們現在希望增強中央決心的力量,批准我們這個報告。我們保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全局做貢獻,讓上海真正在全國一盤棋中做出他應有的貢獻。我們有這個決心。”

  送走喬石,又迎姚依林等幾十人的“論證”大員們,朱鎔基、黃菊等上海市領導及相關部門可謂“全體行動”。姚依林一行的調研和論證也是極其認真嚴肅,方方面面、左右前後、歷史未來、國內國外等等因素,皆在考察調研之中。而上海方面的彙報,光朱鎔基親自出面的就有三次,每一次都是在中央面前“考試”。最後的結果是:上海浦東開發開放,如鄧小平所言,完全可以,完全應該,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4月14日,李鵬總理開始上海考察之行。在18日最後一天參加上海大眾汽車有限公司成立5週年的慶祝大會上,他莊嚴地向全世界宣佈:

  中共中央、國務院同意上海市加快浦東地區的開發,在浦東實行經濟技術開發區和某些經濟特區的政策。

  李鵬特別強調,這是我們為深入改革、擴大開放作的一個重大部署。對於上海和全國都是一件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大事。

  “王牌”甩出,世界震動。

  一時間,上海和浦東成為一個世界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