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藝術品裏的歷史:一群站在時代前列的城管聯防隊員

2018-8-10 09:08:41

來源:鳳凰網歷史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藝術品裏的歷史:一群站在時代前列的城管聯防隊員

  上圖是荷蘭畫家倫勃朗的名作《夜巡》。作為17世紀,荷蘭最傑出的藝術家代表,倫勃朗是尼德蘭黃金時代的典型代表。他的眾多作品,精妙展現出了巔峰時代的荷蘭,在科技、藝術、經濟和軍事等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其中最為人們稱道的作品,就是上面這幅了。

  《夜巡》中描繪的人物,其實是正在巡邏的荷蘭城市民兵。他們當然有保衛自己城市的指責,但在平時,他們的任務更類似今天的城管和聯防隊員。

  但你可別小看這群聯防隊員。作為知名畫家的倫勃朗,是不可能免費為下裏巴人動筆的。《夜巡》在實質上是一幅受人委託創作的商業作品。

  倫勃朗晚年的自畫像

  委託人就是畫面中的這群聯防隊員,他們都來自阿姆斯特丹的射手協會。也就説,出任聯防隊員的會員們,實際上都來自擁有一定家産的體面階層。該協會中的18名成員,共同出資1600荷蘭盾去雇傭倫勃朗創作此畫。這在當時可是一筆鉅款。倫勃朗也用自己的精湛畫技,將幾位出資人的英姿,做了玲離盡致的展現。

  縱觀《夜巡》中的34個人物,我們不難從中窺視出當時荷蘭步兵的面貌與狀態。

  先讓人感嘆的是畫中人物的衣著華麗。無論是射擊協會正副會長,還是普通會員,衣服上都繪有精細的花紋,有的還可以很清楚看出是絲綢布料。

  荷蘭軍隊在當時異軍突起的原因,首先城市中産階級的數量壯大,以及經濟實力的整體提升。自古以來,包括荷蘭在內的尼德蘭地區,就以貿易繁榮而稱名于歐洲大陸。當地人將法國生産的葡萄酒轉運到英國,也將英國羊毛紡織成呢絨轉運到德意志各地,甚至把漢薩同盟的貨物販運到法國和歐洲南部。

  由於此地處於神聖羅馬帝國、法國和英國三國勢力交界處,屬於王權和貴族勢力都相對較弱的三不管地區,所以資本主義可以比較自由的生長。

  由包括荷蘭在內的七省組成的尼德蘭共和國

  1568年,包括荷蘭在內的尼德蘭北部七省,爆發了對抗哈布斯堡皇帝的起義。在戰火蔓延之下,南尼德蘭的資本和人員大量涌入北方,使得北方七省借此快速繁榮,並形成了荷蘭歷史上的黃金時代。

  戰爭不但促進了荷蘭的經濟繁榮,也錘鍊出很多偉大的軍事改革家。橙色親王莫裏斯,便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

  橙色親王莫裏斯 鑄造荷蘭黃金時代的偉大軍事家

  當北方七省的領袖奧蘭治親王,被天主教極端分子暗殺後,他的次子莫裏斯便挺身而出,繼任了七省聯合執政的職位。當時年僅16歲的莫裏斯,將陳腐笨拙的傳統方陣戰法拋到腦後,創立了一套符合實際戰爭需求的新戰法。

  這場改革的蛛絲馬跡,就在隱匿在倫勃朗的《夜巡》之中:

  這裡阿姆斯特丹聯防隊中的一名長槍手。自從西班牙長矛方陣大展雄風之後,槍矛如林的大型方陣,便成為西歐軍隊的戰術核心。但西班牙方陣行動笨拙,守雖有餘,攻則不足。國力處於劣勢的荷蘭要取勝,就必須改革這種戰術。

  莫裏斯果斷的縮減了方陣的厚度,只排出3-6行的縱深,讓更多的士兵能參與到正面戰鬥中。火繩槍手的數量,則提高到了整個方陣團的50%。前進中,長矛兵在前,火繩槍以中隊為單位部署在後。一旦敵人進入射擊距離,火繩槍兵就以50到80人一組,前進到長矛兩翼,以橫隊向敵軍齊射。

  圖中有兩人手持火槍,一人正在裝彈,一人正在吹掉點火池中的火藥殘渣。由於舊式歐洲火槍訓練,過於簡單。莫裏斯專門將複雜的火繩槍操作流程,分為42個分解動作,逐一對士兵進行強化訓練。每一步都規定了名稱和發令詞。這樣可以讓士兵在射擊時步調一致。使得齊射效率更高,裝填的速度更快。

  同時,荷蘭陸軍將站立射擊改為連環射擊。頭排火槍手發射完成後,轉身向後,從隊伍間隙移動到最後排裝彈。然後第二排火槍手開火並退後裝填,直到所有火槍手發射完成後。

  在戰場上操縱這樣複雜的隊列變換,是一門頗有難度的指揮技術。需要士兵長期反覆的訓練,彼此形成默契。為此,莫裏斯不得不用高薪雇傭大批軍官來長期服役,成本頗高。但這種射擊方法,卻能夠最大限度的彌補火繩槍命中精度差和射速不足的缺陷,也很容易對敵人造成嚴重的心理打擊。

  這位射擊協會的副會長,手裏握著的正是用於指揮的小型戰戟。由於荷蘭本身人力不足,且莫裏斯感覺大型單位行動不便,所以把原先的大方陣做了裁減。改革後的荷蘭陸軍,編組為550人的小型步兵營。

  更小的編隊,讓一個軍官依靠密碼和手勢,就能指揮整個營的行動。軍官的命令可以直接傳達給每一個士兵。當然,這種編組需要高級指揮官和營級指揮官之間有更多的指揮層級,更多的通訊聯絡。

  莫裏斯改革後的荷蘭步兵戰術 包括更長的正面寬度與三線佈置

  在一連串的軍事改革後,莫裏斯所領導的荷蘭陸軍,取得了一系列對西班牙大方陣的勝利。荷蘭人還將莫裏斯的訓練方法,編寫成專業的步兵手冊。這本手冊被翻譯成多種文字,並在歐洲廣泛傳播,引領了新一輪的軍事改革。倫勃朗的《夜巡》,就為後人,永遠定格了那段光輝歲月。(完)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藝術品裏的歷史:一群站在時代前列的城管聯防隊員

2018年8月10日 09:08 來源:鳳凰網歷史

原標題:藝術品裏的歷史:一群站在時代前列的城管聯防隊員

  上圖是荷蘭畫家倫勃朗的名作《夜巡》。作為17世紀,荷蘭最傑出的藝術家代表,倫勃朗是尼德蘭黃金時代的典型代表。他的眾多作品,精妙展現出了巔峰時代的荷蘭,在科技、藝術、經濟和軍事等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其中最為人們稱道的作品,就是上面這幅了。

  《夜巡》中描繪的人物,其實是正在巡邏的荷蘭城市民兵。他們當然有保衛自己城市的指責,但在平時,他們的任務更類似今天的城管和聯防隊員。

  但你可別小看這群聯防隊員。作為知名畫家的倫勃朗,是不可能免費為下裏巴人動筆的。《夜巡》在實質上是一幅受人委託創作的商業作品。

  倫勃朗晚年的自畫像

  委託人就是畫面中的這群聯防隊員,他們都來自阿姆斯特丹的射手協會。也就説,出任聯防隊員的會員們,實際上都來自擁有一定家産的體面階層。該協會中的18名成員,共同出資1600荷蘭盾去雇傭倫勃朗創作此畫。這在當時可是一筆鉅款。倫勃朗也用自己的精湛畫技,將幾位出資人的英姿,做了玲離盡致的展現。

  縱觀《夜巡》中的34個人物,我們不難從中窺視出當時荷蘭步兵的面貌與狀態。

  先讓人感嘆的是畫中人物的衣著華麗。無論是射擊協會正副會長,還是普通會員,衣服上都繪有精細的花紋,有的還可以很清楚看出是絲綢布料。

  荷蘭軍隊在當時異軍突起的原因,首先城市中産階級的數量壯大,以及經濟實力的整體提升。自古以來,包括荷蘭在內的尼德蘭地區,就以貿易繁榮而稱名于歐洲大陸。當地人將法國生産的葡萄酒轉運到英國,也將英國羊毛紡織成呢絨轉運到德意志各地,甚至把漢薩同盟的貨物販運到法國和歐洲南部。

  由於此地處於神聖羅馬帝國、法國和英國三國勢力交界處,屬於王權和貴族勢力都相對較弱的三不管地區,所以資本主義可以比較自由的生長。

  由包括荷蘭在內的七省組成的尼德蘭共和國

  1568年,包括荷蘭在內的尼德蘭北部七省,爆發了對抗哈布斯堡皇帝的起義。在戰火蔓延之下,南尼德蘭的資本和人員大量涌入北方,使得北方七省借此快速繁榮,並形成了荷蘭歷史上的黃金時代。

  戰爭不但促進了荷蘭的經濟繁榮,也錘鍊出很多偉大的軍事改革家。橙色親王莫裏斯,便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

  橙色親王莫裏斯 鑄造荷蘭黃金時代的偉大軍事家

  當北方七省的領袖奧蘭治親王,被天主教極端分子暗殺後,他的次子莫裏斯便挺身而出,繼任了七省聯合執政的職位。當時年僅16歲的莫裏斯,將陳腐笨拙的傳統方陣戰法拋到腦後,創立了一套符合實際戰爭需求的新戰法。

  這場改革的蛛絲馬跡,就在隱匿在倫勃朗的《夜巡》之中:

  這裡阿姆斯特丹聯防隊中的一名長槍手。自從西班牙長矛方陣大展雄風之後,槍矛如林的大型方陣,便成為西歐軍隊的戰術核心。但西班牙方陣行動笨拙,守雖有餘,攻則不足。國力處於劣勢的荷蘭要取勝,就必須改革這種戰術。

  莫裏斯果斷的縮減了方陣的厚度,只排出3-6行的縱深,讓更多的士兵能參與到正面戰鬥中。火繩槍手的數量,則提高到了整個方陣團的50%。前進中,長矛兵在前,火繩槍以中隊為單位部署在後。一旦敵人進入射擊距離,火繩槍兵就以50到80人一組,前進到長矛兩翼,以橫隊向敵軍齊射。

  圖中有兩人手持火槍,一人正在裝彈,一人正在吹掉點火池中的火藥殘渣。由於舊式歐洲火槍訓練,過於簡單。莫裏斯專門將複雜的火繩槍操作流程,分為42個分解動作,逐一對士兵進行強化訓練。每一步都規定了名稱和發令詞。這樣可以讓士兵在射擊時步調一致。使得齊射效率更高,裝填的速度更快。

  同時,荷蘭陸軍將站立射擊改為連環射擊。頭排火槍手發射完成後,轉身向後,從隊伍間隙移動到最後排裝彈。然後第二排火槍手開火並退後裝填,直到所有火槍手發射完成後。

  在戰場上操縱這樣複雜的隊列變換,是一門頗有難度的指揮技術。需要士兵長期反覆的訓練,彼此形成默契。為此,莫裏斯不得不用高薪雇傭大批軍官來長期服役,成本頗高。但這種射擊方法,卻能夠最大限度的彌補火繩槍命中精度差和射速不足的缺陷,也很容易對敵人造成嚴重的心理打擊。

  這位射擊協會的副會長,手裏握著的正是用於指揮的小型戰戟。由於荷蘭本身人力不足,且莫裏斯感覺大型單位行動不便,所以把原先的大方陣做了裁減。改革後的荷蘭陸軍,編組為550人的小型步兵營。

  更小的編隊,讓一個軍官依靠密碼和手勢,就能指揮整個營的行動。軍官的命令可以直接傳達給每一個士兵。當然,這種編組需要高級指揮官和營級指揮官之間有更多的指揮層級,更多的通訊聯絡。

  莫裏斯改革後的荷蘭步兵戰術 包括更長的正面寬度與三線佈置

  在一連串的軍事改革後,莫裏斯所領導的荷蘭陸軍,取得了一系列對西班牙大方陣的勝利。荷蘭人還將莫裏斯的訓練方法,編寫成專業的步兵手冊。這本手冊被翻譯成多種文字,並在歐洲廣泛傳播,引領了新一輪的軍事改革。倫勃朗的《夜巡》,就為後人,永遠定格了那段光輝歲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