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羅亦農:“殘軀何足惜,大敵正當前”

2018-6-13 11:26:28

來源:湖南日報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羅亦農:“殘軀何足惜,大敵正當前”

羅亦農 省委黨史研究室 提供

  “慷慨登車去,相期一節全。殘軀何足惜,大敵正當前。”這是中國共産黨早期的重要領導人羅亦農就義前留下的感人肺腑的詩篇。

  1902年5月18日,羅亦農出生在湖南省湘潭縣易俗河鎮一個富紳家庭,他師從當地的開明秀才郭月欽先生,在民主、改革、救國等思想的浸潤下,年輕的羅亦農立志為振興中華、拯救民族而奮鬥。

  “五四”運動爆發後,在愛國主義思想的驅使下,結婚不到4個月的羅亦農在一個黎明前的黑夜裏,拿著雨傘,悄悄地離開封建家庭,奔向心中的自由之地。羅亦農先是來到上海一所中學讀書。1920年春,經陳獨秀介紹,他到商務印書館當校對。在那裏,他閱讀了《新青年》《勞動界》等進步刊物,並於1920年8月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不久,上海共産主義小組選派青年去蘇聯學習,他和任弼時、劉少奇、肖勁光等人一同成為第一批赴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産主義大學的學生。

  1921年冬,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的羅亦農轉為中國共産黨黨員,被推選為中共旅莫斯科支部書記,並成為劉少奇的入黨介紹人。1925年3月,在莫斯科學習四年的羅亦農按黨組織要求回國,任中共廣東臨時委員會成員,後任中共廣東區委宣傳部長,參與組織和領導省港大罷工。同年10月,調北京任我黨第一所黨校——中共北方區委黨校校長,12月起調任中共上海區(即江浙區)執委會書記,後兼任上海區執委會軍事特別委員會書記和農民運動委員會主任。

  到上海後,他深入調查研究,提出採取堅決進攻的策略和組織罷工鬥爭進而準備武裝起義的總方針。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羅亦農與周恩來、趙世炎等在上海組織領導了三次工人武裝起義,並取得了第三次起義的勝利,佔領上海,成立了上海市民政府。周恩來稱讚他“是上海暴動的創造者”。

  此後,羅亦農奉命調離上海,到武漢參加黨的五大,並當選中央委員。1927年5月至9月,他先後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中共湖北省委書記。在黨的八七會議上,羅亦農和大多數同志一起,堅決反對黨內對於國民黨右派的右傾錯誤政策,主張用革命的、武裝的手段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屠殺政策。會上,他被選為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委員,不久又被選為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是黨的重要領導人之一。

  籌備召開黨的六大,羅亦農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冒著極大危險,到湖南、湖北等地了解情況,在上海聽取各地同志彙報情況,掌握大量第一手資料,為黨制定全國革命鬥爭方針作準備。正當各項準備工作基本就緒,即將赴莫斯科召開黨的六大之際,1928年4月15日,因叛徒出賣,剛剛約見完鄧小平(時任中共中央秘書長)的羅亦農,在上海英租界被捕。

  面對敵人的審訊,羅亦農除了告訴他們自己公開的姓名和身份外,一句話也未多講。1928年4月21日,羅亦農在上海龍華從容就義,犧牲時年僅26歲。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羅亦農:“殘軀何足惜,大敵正當前”

2018年6月13日 11:26 來源:湖南日報

原標題:羅亦農:“殘軀何足惜,大敵正當前”

羅亦農 省委黨史研究室 提供

  “慷慨登車去,相期一節全。殘軀何足惜,大敵正當前。”這是中國共産黨早期的重要領導人羅亦農就義前留下的感人肺腑的詩篇。

  1902年5月18日,羅亦農出生在湖南省湘潭縣易俗河鎮一個富紳家庭,他師從當地的開明秀才郭月欽先生,在民主、改革、救國等思想的浸潤下,年輕的羅亦農立志為振興中華、拯救民族而奮鬥。

  “五四”運動爆發後,在愛國主義思想的驅使下,結婚不到4個月的羅亦農在一個黎明前的黑夜裏,拿著雨傘,悄悄地離開封建家庭,奔向心中的自由之地。羅亦農先是來到上海一所中學讀書。1920年春,經陳獨秀介紹,他到商務印書館當校對。在那裏,他閱讀了《新青年》《勞動界》等進步刊物,並於1920年8月加入了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不久,上海共産主義小組選派青年去蘇聯學習,他和任弼時、劉少奇、肖勁光等人一同成為第一批赴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産主義大學的學生。

  1921年冬,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的羅亦農轉為中國共産黨黨員,被推選為中共旅莫斯科支部書記,並成為劉少奇的入黨介紹人。1925年3月,在莫斯科學習四年的羅亦農按黨組織要求回國,任中共廣東臨時委員會成員,後任中共廣東區委宣傳部長,參與組織和領導省港大罷工。同年10月,調北京任我黨第一所黨校——中共北方區委黨校校長,12月起調任中共上海區(即江浙區)執委會書記,後兼任上海區執委會軍事特別委員會書記和農民運動委員會主任。

  到上海後,他深入調查研究,提出採取堅決進攻的策略和組織罷工鬥爭進而準備武裝起義的總方針。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羅亦農與周恩來、趙世炎等在上海組織領導了三次工人武裝起義,並取得了第三次起義的勝利,佔領上海,成立了上海市民政府。周恩來稱讚他“是上海暴動的創造者”。

  此後,羅亦農奉命調離上海,到武漢參加黨的五大,並當選中央委員。1927年5月至9月,他先後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中共湖北省委書記。在黨的八七會議上,羅亦農和大多數同志一起,堅決反對黨內對於國民黨右派的右傾錯誤政策,主張用革命的、武裝的手段反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屠殺政策。會上,他被選為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委員,不久又被選為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常委,是黨的重要領導人之一。

  籌備召開黨的六大,羅亦農置個人安危于不顧,冒著極大危險,到湖南、湖北等地了解情況,在上海聽取各地同志彙報情況,掌握大量第一手資料,為黨制定全國革命鬥爭方針作準備。正當各項準備工作基本就緒,即將赴莫斯科召開黨的六大之際,1928年4月15日,因叛徒出賣,剛剛約見完鄧小平(時任中共中央秘書長)的羅亦農,在上海英租界被捕。

  面對敵人的審訊,羅亦農除了告訴他們自己公開的姓名和身份外,一句話也未多講。1928年4月21日,羅亦農在上海龍華從容就義,犧牲時年僅26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