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從裝飾品到通貨:改變中國歷史的白銀

2018-5-16 08:34:36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巫不苦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從裝飾品到通貨:改變中國歷史的白銀

  中國貨幣史學家彭信威説過:“貨幣是歷史的一部分,研究貨幣史,總的目的是幫助理解歷史”。

  與西方世界貨幣制度非常不同,黃金在中國歷史上相當長的時間,並不是主要的支付憑證。那中國人的交易通貨是什麼?對,是白銀。

  作為通貨的白銀

  白銀在中國作為通貨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戰國時期。1974年8月,河南省扶溝縣古城村的戰國楚墓出土了用白銀製作的貨幣——銀布,共計18枚,總重3072. 9g。1974年,河北省平山的戰國中山國王墓出土銀貝4枚,無文字,是倣海貝形狀鑄造的。正面一道貝唇,兩側俯視有若干條貝齒。這些都是白銀作為貨幣的物證。俗語“此地無銀三百兩”,“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更從側面説明白銀作為通貨的普及性。

  作為貨幣的銀貝

  其實,殷商時期出土的文物中就已經有了白銀使用。只不過這個時期的白銀還沒有發展出貨幣的職能,還是應用於裝飾品中的貴重金屬。

  戰國到兩漢時期,白銀已經開始嶄露頭角,自上而下,越來越多地出現在當時權貴的日常生活中。白銀和珠寶一樣,成為國王給功臣或使節的賞賜。而且人們也意識到了白銀的優良性質:

  第一,白銀的化學性質不活潑,不會像鐵一樣被腐蝕。

  第二,白銀屬於稀缺金屬,中國的産量極低,作為通貨,非常保值。

  第三,白銀像黃金一樣,有很好的延伸性,熔點不高,很容易打造成各種光彩奪目的首飾,這些首飾可以長久保存。它不僅是官宦的新寵,更是老百姓異常喜愛的貴金屬。

  宋代銀鐲子

  到了宋朝,隨著經濟和科技的飛速發展,社會對貨幣的需求發生了爆炸性增長,任何單一形式的貨幣都無法滿足貨幣流通的需求。白銀伴隨著其他貨幣一起,正式進入了民眾的日常交易環節。

  白銀在宋朝政府的稅收比例中已經獨佔鰲頭。同一時期,地中海貿易圈也日趨成熟,它是連接歐亞大陸東西方貿易的心臟,這個貿易圈為中國源源不斷輸送了大量白銀。中國自古是個出口導向型的國家,以茶葉、瓷器、絲綢等為代表的出口商品為中國賺取了大量白銀,另一方面,中國的進口需求一直不夠旺盛,長期維持著鉅額的貿易順差。

  宋代社會上到底流通著多少白銀,已無從考證。但是“用銀而廢錢(銅錢、鐵錢)”,已是大勢所趨。對此,當時的史書已經有了清楚記載。白銀已經具備了貨幣職能。至於白銀的來源,無非是中國本土出産和國際貿易流入,就中國白銀産量來講,國際貿易流入量很可能大於本土出産。

  唐宋兩朝,四川和成都出現了類似現代鈔票或支票的交易憑證——“交子”。作為商業票據,交子的出現標誌著中國信用體系的誕生。

  這一飛躍式的發展,大大方便了商人和老百姓的日常交易,人們再也不用帶著沉重的鐵錢和銀兩進行買賣。

  當時的政府把貴重金屬白銀作為儲備貨幣,初步實現了現代意義上的遠端貨幣匯兌。

  到了元代,開疆擴土,標榜武功的蒙古帝國,強烈希望建立統一的全國貨幣制度。

  元代政府的貨幣政策,旨在用白銀為代表的貴金屬貨幣替代銅錢、鐵錢等賤金屬貨幣,實現東亞“賤金屬貨幣”與亞歐大陸中西段的“貴金屬貨幣”的融合,在融合過程中,元朝統治者鼓勵老百姓使用白銀兌換白銀紙幣,試圖用白銀作為計價代替以銅錢作為計價。元代發行的絕大多數紙幣背後都標有白銀作為票面價值,可以直接兌換。這樣的純紙幣流通被日本學者稱為“空前絕後的貨幣制度”。

  宋代可自由兌換銀兩的紙鈔,背面標有可兌換銀兩數

  白銀漂流記

  在西方的地理大發現時代(十五世紀到十八世紀),美洲地區銀礦的開採攪動了整個世界的神經。塞羅利克山(位於玻利維亞)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銀礦,號稱“世界銀都”。“上帝的眷顧”讓西班牙帝國殖民者瘋狂地從美洲掠奪走了四萬五千噸白銀。相比之下,中國當時的宋朝,白銀年産量還僅僅處在年産幾十噸的量級,全國的白銀開採量還遠不及南美高原一座銀礦的産量。史學家通常認為,南美洲生産的這些白銀,最終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流入了亞洲國家,而中國佔了白銀流入總量的八成。

  銀礦是如何通過地中海貿易圈和陸上商路流入中國?

  美洲白銀的開採和流通,加強了世界各地貿易的聯繫。十六世紀七十年代,世界市場開始建立。西方世界用白銀從中國購買了大量的絲綢、瓷器、香料等商品。而由於中國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中國在地理大發現後的兩三百年內,在國際貿易中基本處於“只賣不買”的狀態,造成了大量通過國際貿易得來的白銀流滯留在了中國。

  位於地中海北岸的義大利,是連接中國和西方世界貿易的重要橋梁。通過義大利的中西貿易路線有兩條:一條商路以黃金為主,從熱那亞到安特衛普(或波羅地海),另一條商路便是以白銀為主,穿過波斯、印度和菲律賓,到達中國。

  在十六世紀的中國,同等克數的黃金和白銀,其實際購買力比值大概是四比一,而這個數字在歐洲至少是十二比一。像狗一樣嗅覺靈敏的商人很快發現,同等克數的白銀,在東方能夠交換到更多的商品,於是西班牙帝國在美洲殖民地攫取的大量白銀,從十六世紀中葉以後,迅猛侵入地中海貿易,白銀作為支付通貨和熱錢,源源不斷地涌入中國。

  浩瀚的地中海是一個流動著各種貨幣和商業票據的大池子,金銀銅鐵等貴金屬都在這個池子裏,西方世界對黃金的依賴像淤泥一樣牢牢鎖住黃金,把它沉到池底,致使黃金每次貿易週期都在一年以上,遲緩的貿易週期,導致作為通貨的黃金,無法在國際貿易中建立起有效的信用體系。能夠支撐起中西方信用體系,並可以維持長期貿易穩定的通貨,必須是一種價值高,雙方都樂意使用的貨幣——白銀恰恰符合了各方需求。

  與此同時,如果西方不輸出白銀,南美洲運來的大量白銀現貨,會導致歐洲白銀價格暴跌,嚴重損害白銀宗主國西班牙的利益,白銀出口的壓力,恰恰遇到了中國市場對白銀的急需。於是在內外兩股力量的推動下,白銀貿易水到渠成。

  我們都知道每一樣商品、原料或者服務,都包含成本,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歷史的進程中,中國的人力成本長期處於極低的狀態。中國富人的轎子,秦漢時期是用牛拉著走,到了明清時期卻變成了人抬著走。

  中國的農業,很早就使用牛拉犁耕作,但到了明清人口大爆炸時期,江南地區(中國的糧倉),反倒開歷史倒車,轉而使用鐵搭(即豬八戒拿的耙子,人可以刨地)取代了江東犁,“會計牛值與水草之資,竊盜死病之變,不若人力之便”(《大工開物‧乃粒‧稻工》),用人力耕田,取代了用牲畜,可見當時人力成本之低,還不如一頭耕牛。即使到了初步實現工業化的民國,體力勞動者如“駱駝祥子”等下層民眾,每個月奔波勞累,也只能夠賺到一兩塊銀元。

  駱駝祥子

  極低的人力成本,生産出的商品,在國際貿易中一旦找到銷路,便意味著極高的利潤。茶葉出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人力生産成本極低,但是出口歐洲的價格卻非常高,其利潤回報率甚至超過了鴉片戰爭中的鴉片利潤。

  主流觀點認為,從十六世紀到十九世紀末,通過海上貿易流入中國的白銀總數達六億兩。白銀的流入,促進了中國國內經濟的活躍,維持了經濟貿易的穩定,使國內手工業和農業有了顯著發展,資本主義萌芽也正是在這個時期形成。

  鴉片貿易與白銀外流

  1644年英國內戰爆發,英國新生代資産階級取得了勝利,資産階級作為一種全新的政治力量開始登上了歷史的舞臺。

  在接下來的工業化大生産階段,英國資産階級面臨著産能過剩的難題。

  一方面,英國國內市場狹小,內需不足,另一方面,北美獨立,英國喪失了北美巨大的市場。資産階級統治下的英國,不能眼睜睜看著日不落帝國走向衰落,於是上層階級,不約而同地把目光轉向了遠東。

  中國!對,就是中國。

  中英貿易,中國巨大的貿易順差,讓所有英國政客都絞盡腦汁,尋求解決辦法。

  崇尚“平等貿易”的英國,最初並沒有打算訴諸武力。英王喬治三世是一個非常有政治野心的國王,他帶領英軍在北美和印度擊敗法國後,英國國力得到了空前的增長,大肆在其殖民地玩起貿易壟斷和剪刀差。

  對待中國這片巨大的市場或者説這塊兒肥肉,英王喬治雖然垂涎三尺,但他最初還是希望通過商貿談判的方式,來取得平等貿易的權利。

  馬戛爾尼

  十八世紀末,受英王和英國政府之托,馬戛爾尼勳爵被派往大清進行商貿談判,使團出發前,英國內務部長敦達斯給了馬戛爾尼七條建議,實際上就是交給了他七項使命。這七項使命是:

  1.為英國貿易在中國開闢新的港口。

  2.盡可能在靠近生産茶葉與絲綢的地區獲得一塊租界地或一個小島,讓英國商人可以長年居住,並由英國行使司法權。

  3.廢除廣州現有體制中的濫用權力,英國政府呼籲貿易的公平性,解除十三行對外貿易的壟斷;(當時清朝對外的唯一窗口是廣州十三行,廣州十三行屬於官民合營,外商與大清做貿易,必須通過十三行這一仲介,這些掌權的官商把剝削老百姓的一套用在了洋人身上,英國商人與十三行打交道的過程中吃虧不少)

  4.在中國特別是在北京開闢新的市場;

  5.通過雙邊條約為英國貿易打開遠東的其他地區;

  6.要求向北京派常駐使節;

  7.最後的,但不是最不重要的一點,情報工作:在不引起中國人懷疑的前提下,使團應該什麼都看看,並對中國的實力作出準確的估計。

  令馬戛爾尼沒有想到的是,作為訪華的外交使節,他在乾隆皇帝那裏碰了一鼻子灰。

  他被告知想要覲見乾隆皇帝,必須先得去禮部演禮三個月,甚至還要求行跪拜之禮。

  後來經過雙方協商,禮部准許馬戛爾尼覲見時只需單膝跪地以示尊敬。馬戛爾尼訪華寶貴的時間,就這樣白白地消耗掉了。

  可當八十多歲的乾隆皇帝接見馬戛爾尼的時候,一聽英國使者此行目的不在進供,而是尋求商貿談判,尊為天朝上國的皇帝爺頓時對遠道而來的使者失去了興趣,賜了一道聖旨便匆匆打發了馬戛爾尼一行。

  聖旨中提到:

  ……

  咨爾國王,遠在重洋,傾心向化。朕披閱表文,詞意肫懇,具見爾國王恭順之誠,深為嘉許。爾國王表內懇請派一爾國之人住居天朝,照管爾國買賣。此則與天朝體制不合,斷不可行。其實天朝德威遠被,萬國來王,種種貴重之物,梯航畢集,無所不有。然從不貴奇巧,並無更需爾國制辦物件。

  又據爾使臣稱,欲求相近珠山地方小海島一處,商人到彼,即在該處停歇,以便收存貨物。天朝尺土俱歸版籍,疆址森然。即島嶼沙洲,亦必劃界分疆,各有專屬。此事尤不便準行。

  西方漫畫中對馬戛爾尼覲見的描繪,乾隆爺的傲慢可見一斑

  聖旨中,清政府對馬戛爾尼大使提出的訴求言辭傲慢地一一回絕,宣告了英國希求通過和平談判方式與中國平等貿易的嘗試失敗。這一次失敗,讓中國在隨後的一個世紀裏,吃盡了苦頭。

  大英帝國從1760年到1840年,短短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裏,就完成了第一次工業革命。在當時“貿易自由原則”的倡導下,大英帝國的商品源源不斷地出口到東方的印度、中國和呂宋島等地。這些商品中有一樣是專門為中國市場定制,那便是鴉片。

  英國馴育罌粟的時間大概和燕麥相同,至少已有三千五百年的歷史。英國人對鴉片的製作工藝輕車熟路,已經達到了流水線大生産的地步,並且還能夠根據中國人的口味偏好進行改進。

  英國生産的鴉片迅速佔領中國市場,風靡一時,光蘇州城內,鴉片吸食者就多達十數萬。

  鴉片的大量流入中國的同時,是中國白銀的大量流出。

  廣州海關記錄了1807年和1818年這兩年,白銀的流出量超出了流入量。

  鴉片大量的流入(從1767年的200箱增加到1839年的四萬多箱),在1827年使中國的對外貿易出現了轉折,中國長期的貿易順差在這一年轉變為逆差,在此後的年份,白銀的流出量逐年增加。

  在鴉片戰爭前的二十年,清朝每年的白銀外流平均維持在五百到六百萬兩之間。大量的白銀外流導致了“銀貴錢賤”的場面,從1800年到1850年,白銀和銅錢的兌換比上升到了100:105,而清政府規定“小民完糧納稅,均需以錢(銅錢)易銀”,老百姓賣完糧食,還要把得之不易的銅錢換成銀子繳稅,造成的結果便是”其虧者鹹以為苦”,百姓的錢在兌換過程中白白縮水,利益受到了極大損害。

  清末拾柴的貧童

  在林則徐禁煙後的1840年4月,英國議會以272票對263票的微弱優勢,通過了對中國發動戰爭的決議。

  英軍從進攻中國定海開始,在兩年內,一路戰無不勝,攻無不取,清軍沒有守住一處戰略要地,沒有取得一場戰鬥的勝利。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後,英國逼迫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鴉片販子利用特權,更加肆無忌憚地向中國傾銷鴉片,這局面一直維持到辛亥革命後才停止。

  法幣:銀本位的墓誌銘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為了擺脫經濟大蕭條,羅斯福政府被迫求助於西部議員集團,這些議員牢牢控制著美國西部大量銀礦的開採權,被稱為“白銀派”。這些“白銀派”借機對羅斯福總統進行“政治訛詐”,提出了旨在提高銀價的《1934年購銀法》,以增加西部産銀州的經濟利益。

  羅斯福總統

  1934年6月19日,在美國國會內白銀集團的壓力下,美國總統羅斯福簽署了《1934年購銀法》。它規定美國政府要通過購買的方式,設法使每盎司的白銀價格提高到1.29美元或者把白銀在美國貨幣儲備金的比重增加到1/4。

  白銀派和黃金派的鬥爭

  中國對美國的《購銀法》當然持反對態度。該法還在美國國會中討論時,中國的銀行公會就致函羅斯福,明確表示反對,認為該法一旦通過,必將導致世界銀價上漲,造成中國國內的白銀外流,進而加深中國國內的財政危機。

  但美國政府不會考慮弱小中國的利益,公然違背自己在《世界白銀協定》中所做的承諾,在8月9日開始執行該法,下令白銀國有化,並開始從世界市場購銀。美國的這一行動立即引發世界銀價的飛漲,白銀銀價從1934年年初的每盎司0.35美元漲至10月份的0.55美元,到1935年4月一度漲至0.81 美元。

  其結果正如中國銀行家和經濟學者所預料的那樣,作為中國通貨的白銀大量外流,銀行銀根吃緊,市場蕭條,商家紛紛破産。

  《購銀法》所造成的國際銀價飛漲給中國這樣的銀本位國家帶來了災難性的財政危機 。

  中國無法制止美國的強行購銀,只好自行設法阻止白銀外流。10月14 日,中國宣佈從次日起,開徵10%的白銀出口稅,以及根據世界銀價波動而確定平衡稅。但由於當時中央政府的軟弱和日本的蓄意破壞,不法商人依然無視禁令和政策,通過大量白銀走私來牟利。日本浪人還在華北進行大規模的武裝走私白銀,使得中國政府制定的限制白銀外流措施難以奏效。中國只好再回頭向美國求助以穩定銀價,並提出了兩項辦法:

  其一,除美國國內自産的白銀外,美國不在世界市場上購買價格高於每盎司0.45美元的白銀;

  其二,希望美國向中國提供貸款,幫助中國重整幣制。

  最終,1935年11月4日,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三家銀行發行法幣,禁止白銀流通,發行國家信用法定貨幣,取代銀本位的銀元。

  白銀作為硬通貨在中國流通的歷史,從此走到了頭。

  法幣

  縱觀白銀在世界流通的歷史,世界從分隔逐漸走向融合。在白銀從貴重金屬發展到銀本位通貨的這段歷史裏,不乏戰爭和碰撞,其中中國作為鴉片戰爭的受害國,為走向市場開放和現代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從世界大歷史的角度去看,白銀的流通和廢止,也見證了中國從一個閉關鎖國的農業社會真正走向現代化,融入世界大潮,作為世界一份子的歷史。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從裝飾品到通貨:改變中國歷史的白銀

2018年5月16日 08:34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從裝飾品到通貨:改變中國歷史的白銀

  中國貨幣史學家彭信威説過:“貨幣是歷史的一部分,研究貨幣史,總的目的是幫助理解歷史”。

  與西方世界貨幣制度非常不同,黃金在中國歷史上相當長的時間,並不是主要的支付憑證。那中國人的交易通貨是什麼?對,是白銀。

  作為通貨的白銀

  白銀在中國作為通貨的歷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戰國時期。1974年8月,河南省扶溝縣古城村的戰國楚墓出土了用白銀製作的貨幣——銀布,共計18枚,總重3072. 9g。1974年,河北省平山的戰國中山國王墓出土銀貝4枚,無文字,是倣海貝形狀鑄造的。正面一道貝唇,兩側俯視有若干條貝齒。這些都是白銀作為貨幣的物證。俗語“此地無銀三百兩”,“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更從側面説明白銀作為通貨的普及性。

  作為貨幣的銀貝

  其實,殷商時期出土的文物中就已經有了白銀使用。只不過這個時期的白銀還沒有發展出貨幣的職能,還是應用於裝飾品中的貴重金屬。

  戰國到兩漢時期,白銀已經開始嶄露頭角,自上而下,越來越多地出現在當時權貴的日常生活中。白銀和珠寶一樣,成為國王給功臣或使節的賞賜。而且人們也意識到了白銀的優良性質:

  第一,白銀的化學性質不活潑,不會像鐵一樣被腐蝕。

  第二,白銀屬於稀缺金屬,中國的産量極低,作為通貨,非常保值。

  第三,白銀像黃金一樣,有很好的延伸性,熔點不高,很容易打造成各種光彩奪目的首飾,這些首飾可以長久保存。它不僅是官宦的新寵,更是老百姓異常喜愛的貴金屬。

  宋代銀鐲子

  到了宋朝,隨著經濟和科技的飛速發展,社會對貨幣的需求發生了爆炸性增長,任何單一形式的貨幣都無法滿足貨幣流通的需求。白銀伴隨著其他貨幣一起,正式進入了民眾的日常交易環節。

  白銀在宋朝政府的稅收比例中已經獨佔鰲頭。同一時期,地中海貿易圈也日趨成熟,它是連接歐亞大陸東西方貿易的心臟,這個貿易圈為中國源源不斷輸送了大量白銀。中國自古是個出口導向型的國家,以茶葉、瓷器、絲綢等為代表的出口商品為中國賺取了大量白銀,另一方面,中國的進口需求一直不夠旺盛,長期維持著鉅額的貿易順差。

  宋代社會上到底流通著多少白銀,已無從考證。但是“用銀而廢錢(銅錢、鐵錢)”,已是大勢所趨。對此,當時的史書已經有了清楚記載。白銀已經具備了貨幣職能。至於白銀的來源,無非是中國本土出産和國際貿易流入,就中國白銀産量來講,國際貿易流入量很可能大於本土出産。

  唐宋兩朝,四川和成都出現了類似現代鈔票或支票的交易憑證——“交子”。作為商業票據,交子的出現標誌著中國信用體系的誕生。

  這一飛躍式的發展,大大方便了商人和老百姓的日常交易,人們再也不用帶著沉重的鐵錢和銀兩進行買賣。

  當時的政府把貴重金屬白銀作為儲備貨幣,初步實現了現代意義上的遠端貨幣匯兌。

  到了元代,開疆擴土,標榜武功的蒙古帝國,強烈希望建立統一的全國貨幣制度。

  元代政府的貨幣政策,旨在用白銀為代表的貴金屬貨幣替代銅錢、鐵錢等賤金屬貨幣,實現東亞“賤金屬貨幣”與亞歐大陸中西段的“貴金屬貨幣”的融合,在融合過程中,元朝統治者鼓勵老百姓使用白銀兌換白銀紙幣,試圖用白銀作為計價代替以銅錢作為計價。元代發行的絕大多數紙幣背後都標有白銀作為票面價值,可以直接兌換。這樣的純紙幣流通被日本學者稱為“空前絕後的貨幣制度”。

  宋代可自由兌換銀兩的紙鈔,背面標有可兌換銀兩數

  白銀漂流記

  在西方的地理大發現時代(十五世紀到十八世紀),美洲地區銀礦的開採攪動了整個世界的神經。塞羅利克山(位於玻利維亞)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銀礦,號稱“世界銀都”。“上帝的眷顧”讓西班牙帝國殖民者瘋狂地從美洲掠奪走了四萬五千噸白銀。相比之下,中國當時的宋朝,白銀年産量還僅僅處在年産幾十噸的量級,全國的白銀開採量還遠不及南美高原一座銀礦的産量。史學家通常認為,南美洲生産的這些白銀,最終有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流入了亞洲國家,而中國佔了白銀流入總量的八成。

  銀礦是如何通過地中海貿易圈和陸上商路流入中國?

  美洲白銀的開採和流通,加強了世界各地貿易的聯繫。十六世紀七十年代,世界市場開始建立。西方世界用白銀從中國購買了大量的絲綢、瓷器、香料等商品。而由於中國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中國在地理大發現後的兩三百年內,在國際貿易中基本處於“只賣不買”的狀態,造成了大量通過國際貿易得來的白銀流滯留在了中國。

  位於地中海北岸的義大利,是連接中國和西方世界貿易的重要橋梁。通過義大利的中西貿易路線有兩條:一條商路以黃金為主,從熱那亞到安特衛普(或波羅地海),另一條商路便是以白銀為主,穿過波斯、印度和菲律賓,到達中國。

  在十六世紀的中國,同等克數的黃金和白銀,其實際購買力比值大概是四比一,而這個數字在歐洲至少是十二比一。像狗一樣嗅覺靈敏的商人很快發現,同等克數的白銀,在東方能夠交換到更多的商品,於是西班牙帝國在美洲殖民地攫取的大量白銀,從十六世紀中葉以後,迅猛侵入地中海貿易,白銀作為支付通貨和熱錢,源源不斷地涌入中國。

  浩瀚的地中海是一個流動著各種貨幣和商業票據的大池子,金銀銅鐵等貴金屬都在這個池子裏,西方世界對黃金的依賴像淤泥一樣牢牢鎖住黃金,把它沉到池底,致使黃金每次貿易週期都在一年以上,遲緩的貿易週期,導致作為通貨的黃金,無法在國際貿易中建立起有效的信用體系。能夠支撐起中西方信用體系,並可以維持長期貿易穩定的通貨,必須是一種價值高,雙方都樂意使用的貨幣——白銀恰恰符合了各方需求。

  與此同時,如果西方不輸出白銀,南美洲運來的大量白銀現貨,會導致歐洲白銀價格暴跌,嚴重損害白銀宗主國西班牙的利益,白銀出口的壓力,恰恰遇到了中國市場對白銀的急需。於是在內外兩股力量的推動下,白銀貿易水到渠成。

  我們都知道每一樣商品、原料或者服務,都包含成本,但令人意外的是,在歷史的進程中,中國的人力成本長期處於極低的狀態。中國富人的轎子,秦漢時期是用牛拉著走,到了明清時期卻變成了人抬著走。

  中國的農業,很早就使用牛拉犁耕作,但到了明清人口大爆炸時期,江南地區(中國的糧倉),反倒開歷史倒車,轉而使用鐵搭(即豬八戒拿的耙子,人可以刨地)取代了江東犁,“會計牛值與水草之資,竊盜死病之變,不若人力之便”(《大工開物‧乃粒‧稻工》),用人力耕田,取代了用牲畜,可見當時人力成本之低,還不如一頭耕牛。即使到了初步實現工業化的民國,體力勞動者如“駱駝祥子”等下層民眾,每個月奔波勞累,也只能夠賺到一兩塊銀元。

  駱駝祥子

  極低的人力成本,生産出的商品,在國際貿易中一旦找到銷路,便意味著極高的利潤。茶葉出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人力生産成本極低,但是出口歐洲的價格卻非常高,其利潤回報率甚至超過了鴉片戰爭中的鴉片利潤。

  主流觀點認為,從十六世紀到十九世紀末,通過海上貿易流入中國的白銀總數達六億兩。白銀的流入,促進了中國國內經濟的活躍,維持了經濟貿易的穩定,使國內手工業和農業有了顯著發展,資本主義萌芽也正是在這個時期形成。

  鴉片貿易與白銀外流

  1644年英國內戰爆發,英國新生代資産階級取得了勝利,資産階級作為一種全新的政治力量開始登上了歷史的舞臺。

  在接下來的工業化大生産階段,英國資産階級面臨著産能過剩的難題。

  一方面,英國國內市場狹小,內需不足,另一方面,北美獨立,英國喪失了北美巨大的市場。資産階級統治下的英國,不能眼睜睜看著日不落帝國走向衰落,於是上層階級,不約而同地把目光轉向了遠東。

  中國!對,就是中國。

  中英貿易,中國巨大的貿易順差,讓所有英國政客都絞盡腦汁,尋求解決辦法。

  崇尚“平等貿易”的英國,最初並沒有打算訴諸武力。英王喬治三世是一個非常有政治野心的國王,他帶領英軍在北美和印度擊敗法國後,英國國力得到了空前的增長,大肆在其殖民地玩起貿易壟斷和剪刀差。

  對待中國這片巨大的市場或者説這塊兒肥肉,英王喬治雖然垂涎三尺,但他最初還是希望通過商貿談判的方式,來取得平等貿易的權利。

  馬戛爾尼

  十八世紀末,受英王和英國政府之托,馬戛爾尼勳爵被派往大清進行商貿談判,使團出發前,英國內務部長敦達斯給了馬戛爾尼七條建議,實際上就是交給了他七項使命。這七項使命是:

  1.為英國貿易在中國開闢新的港口。

  2.盡可能在靠近生産茶葉與絲綢的地區獲得一塊租界地或一個小島,讓英國商人可以長年居住,並由英國行使司法權。

  3.廢除廣州現有體制中的濫用權力,英國政府呼籲貿易的公平性,解除十三行對外貿易的壟斷;(當時清朝對外的唯一窗口是廣州十三行,廣州十三行屬於官民合營,外商與大清做貿易,必須通過十三行這一仲介,這些掌權的官商把剝削老百姓的一套用在了洋人身上,英國商人與十三行打交道的過程中吃虧不少)

  4.在中國特別是在北京開闢新的市場;

  5.通過雙邊條約為英國貿易打開遠東的其他地區;

  6.要求向北京派常駐使節;

  7.最後的,但不是最不重要的一點,情報工作:在不引起中國人懷疑的前提下,使團應該什麼都看看,並對中國的實力作出準確的估計。

  令馬戛爾尼沒有想到的是,作為訪華的外交使節,他在乾隆皇帝那裏碰了一鼻子灰。

  他被告知想要覲見乾隆皇帝,必須先得去禮部演禮三個月,甚至還要求行跪拜之禮。

  後來經過雙方協商,禮部准許馬戛爾尼覲見時只需單膝跪地以示尊敬。馬戛爾尼訪華寶貴的時間,就這樣白白地消耗掉了。

  可當八十多歲的乾隆皇帝接見馬戛爾尼的時候,一聽英國使者此行目的不在進供,而是尋求商貿談判,尊為天朝上國的皇帝爺頓時對遠道而來的使者失去了興趣,賜了一道聖旨便匆匆打發了馬戛爾尼一行。

  聖旨中提到:

  ……

  咨爾國王,遠在重洋,傾心向化。朕披閱表文,詞意肫懇,具見爾國王恭順之誠,深為嘉許。爾國王表內懇請派一爾國之人住居天朝,照管爾國買賣。此則與天朝體制不合,斷不可行。其實天朝德威遠被,萬國來王,種種貴重之物,梯航畢集,無所不有。然從不貴奇巧,並無更需爾國制辦物件。

  又據爾使臣稱,欲求相近珠山地方小海島一處,商人到彼,即在該處停歇,以便收存貨物。天朝尺土俱歸版籍,疆址森然。即島嶼沙洲,亦必劃界分疆,各有專屬。此事尤不便準行。

  西方漫畫中對馬戛爾尼覲見的描繪,乾隆爺的傲慢可見一斑

  聖旨中,清政府對馬戛爾尼大使提出的訴求言辭傲慢地一一回絕,宣告了英國希求通過和平談判方式與中國平等貿易的嘗試失敗。這一次失敗,讓中國在隨後的一個世紀裏,吃盡了苦頭。

  大英帝國從1760年到1840年,短短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裏,就完成了第一次工業革命。在當時“貿易自由原則”的倡導下,大英帝國的商品源源不斷地出口到東方的印度、中國和呂宋島等地。這些商品中有一樣是專門為中國市場定制,那便是鴉片。

  英國馴育罌粟的時間大概和燕麥相同,至少已有三千五百年的歷史。英國人對鴉片的製作工藝輕車熟路,已經達到了流水線大生産的地步,並且還能夠根據中國人的口味偏好進行改進。

  英國生産的鴉片迅速佔領中國市場,風靡一時,光蘇州城內,鴉片吸食者就多達十數萬。

  鴉片的大量流入中國的同時,是中國白銀的大量流出。

  廣州海關記錄了1807年和1818年這兩年,白銀的流出量超出了流入量。

  鴉片大量的流入(從1767年的200箱增加到1839年的四萬多箱),在1827年使中國的對外貿易出現了轉折,中國長期的貿易順差在這一年轉變為逆差,在此後的年份,白銀的流出量逐年增加。

  在鴉片戰爭前的二十年,清朝每年的白銀外流平均維持在五百到六百萬兩之間。大量的白銀外流導致了“銀貴錢賤”的場面,從1800年到1850年,白銀和銅錢的兌換比上升到了100:105,而清政府規定“小民完糧納稅,均需以錢(銅錢)易銀”,老百姓賣完糧食,還要把得之不易的銅錢換成銀子繳稅,造成的結果便是”其虧者鹹以為苦”,百姓的錢在兌換過程中白白縮水,利益受到了極大損害。

  清末拾柴的貧童

  在林則徐禁煙後的1840年4月,英國議會以272票對263票的微弱優勢,通過了對中國發動戰爭的決議。

  英軍從進攻中國定海開始,在兩年內,一路戰無不勝,攻無不取,清軍沒有守住一處戰略要地,沒有取得一場戰鬥的勝利。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後,英國逼迫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鴉片販子利用特權,更加肆無忌憚地向中國傾銷鴉片,這局面一直維持到辛亥革命後才停止。

  法幣:銀本位的墓誌銘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為了擺脫經濟大蕭條,羅斯福政府被迫求助於西部議員集團,這些議員牢牢控制著美國西部大量銀礦的開採權,被稱為“白銀派”。這些“白銀派”借機對羅斯福總統進行“政治訛詐”,提出了旨在提高銀價的《1934年購銀法》,以增加西部産銀州的經濟利益。

  羅斯福總統

  1934年6月19日,在美國國會內白銀集團的壓力下,美國總統羅斯福簽署了《1934年購銀法》。它規定美國政府要通過購買的方式,設法使每盎司的白銀價格提高到1.29美元或者把白銀在美國貨幣儲備金的比重增加到1/4。

  白銀派和黃金派的鬥爭

  中國對美國的《購銀法》當然持反對態度。該法還在美國國會中討論時,中國的銀行公會就致函羅斯福,明確表示反對,認為該法一旦通過,必將導致世界銀價上漲,造成中國國內的白銀外流,進而加深中國國內的財政危機。

  但美國政府不會考慮弱小中國的利益,公然違背自己在《世界白銀協定》中所做的承諾,在8月9日開始執行該法,下令白銀國有化,並開始從世界市場購銀。美國的這一行動立即引發世界銀價的飛漲,白銀銀價從1934年年初的每盎司0.35美元漲至10月份的0.55美元,到1935年4月一度漲至0.81 美元。

  其結果正如中國銀行家和經濟學者所預料的那樣,作為中國通貨的白銀大量外流,銀行銀根吃緊,市場蕭條,商家紛紛破産。

  《購銀法》所造成的國際銀價飛漲給中國這樣的銀本位國家帶來了災難性的財政危機 。

  中國無法制止美國的強行購銀,只好自行設法阻止白銀外流。10月14 日,中國宣佈從次日起,開徵10%的白銀出口稅,以及根據世界銀價波動而確定平衡稅。但由於當時中央政府的軟弱和日本的蓄意破壞,不法商人依然無視禁令和政策,通過大量白銀走私來牟利。日本浪人還在華北進行大規模的武裝走私白銀,使得中國政府制定的限制白銀外流措施難以奏效。中國只好再回頭向美國求助以穩定銀價,並提出了兩項辦法:

  其一,除美國國內自産的白銀外,美國不在世界市場上購買價格高於每盎司0.45美元的白銀;

  其二,希望美國向中國提供貸款,幫助中國重整幣制。

  最終,1935年11月4日,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三家銀行發行法幣,禁止白銀流通,發行國家信用法定貨幣,取代銀本位的銀元。

  白銀作為硬通貨在中國流通的歷史,從此走到了頭。

  法幣

  縱觀白銀在世界流通的歷史,世界從分隔逐漸走向融合。在白銀從貴重金屬發展到銀本位通貨的這段歷史裏,不乏戰爭和碰撞,其中中國作為鴉片戰爭的受害國,為走向市場開放和現代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從世界大歷史的角度去看,白銀的流通和廢止,也見證了中國從一個閉關鎖國的農業社會真正走向現代化,融入世界大潮,作為世界一份子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