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共産黨宣言》的深遠影響

2018-4-16 09:13:1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楊明偉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共産黨宣言》的深遠影響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和《共産黨宣言》發表170週年】

  《共産黨宣言》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基本綱領和共産主義者的第一個宣言,自傳入中國以來,對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産黨産生了極大的影響,對中國社會的偉大變革也産生了巨大的影響。作為中國共産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成員和偉大變革歷史進程的當事人,毛澤東特別鍾愛《共産黨宣言》,在中國革命和建設過程中,他善於把《共産黨宣言》等經典著作中的一些深刻道理與中國實際有機結合,從而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自毛澤東第一次閱讀《共産黨宣言》起,這部馬克思主義的綱領性文獻便與他結下不解之緣。據毛澤東回憶,他是1920年開始接觸《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共産黨宣言》在他的思想深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影響了他的一生。據統計,毛澤東一生讀的次數最多的書,就是《共産黨宣言》,早在1939年年底他就説過:《共産黨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每閱讀一次,我都有新的啟發(《緬懷毛澤東》上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版,第400頁)。後來他還説過,自己每年都把《共産黨宣言》讀幾遍。他一生到底讀過多少遍《共産黨宣言》,已經無法統計。對這本全世界無産者的入門書,毛澤東不僅自己讀了一生,也向黨內推薦了一生。

  通過梳理毛澤東在領導中國革命和探索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整個過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共産黨宣言》對毛澤東本人和中國共産黨的各級領導人産生了多方面的巨大影響。比如:在國共合作的大革命時期,毛澤東曾受《共産黨宣言》的思想啟發,深入思考無産階級革命的經驗與教訓;國共合作破裂以後,在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和開闢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取城市的中國革命道路過程中,毛澤東不斷從《共産黨宣言》中尋找思想智慧和解決難題的辦法;在延安整風期間,他特別強調全黨要認真學習《共産黨宣言》等馬列主義原著,提高馬列主義水準;在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歷史進程中,毛澤東反覆研讀並不斷向全黨推薦《共産黨宣言》,宣介其中的重要思想,引領全黨同志特別是黨的各級幹部“放手發動群眾,壯大人民力量”,承擔起歷史的重任;在奪取全國勝利的關鍵時期,毛澤東號召全黨同志讀《共産黨宣言》,進一步提高馬克思主義水準。又比如: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過程中,毛澤東不斷闡發《共産黨宣言》裏的思想,闡明黨的領導方法以及共産黨人的思想境界和遠大抱負;在社會主義建設遇到難題甚至挫折後,毛澤東進一步讀《共産黨宣言》,思考探索“具有自己特別的具體的社會主義建設的形式和方法”;到了晚年,毛澤東依然對《共産黨宣言》愛不釋手,直到去世,在毛澤東臥室床邊還擺放著他經常閱讀的包括英文版在內的至少三個版本的《共産黨宣言》。在他不斷向全黨推薦的讀馬列原著的書單中,第一部著作幾乎都是《共産黨宣言》。

  結合歷史的長河客觀辯證地看,毛澤東一生的革命和建設生涯都從《共産黨宣言》中汲取了豐富的思想理論資源和方法論原則。毛澤東曾經説過,他在1920年第一次看了《共産黨宣言》《階級鬥爭》《社會主義史》等三本書後,“才知道人類自有史以來就有階級鬥爭,階級鬥爭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我只取了它四個字:‘階級鬥爭’,老老實實地來開始研究實際的階級鬥爭”(《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1~22頁)。

  毛澤東講上面這些話,是在1941年9月,在講《關於農村調查》問題的時候。他首先講的是:“認識世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馬克思、恩格斯努力終生,作了許多調查研究工作,才完成了科學的共産主義。列寧、史達林也同樣作了許多調查。中國革命也需要作調查研究工作,首先就要了解中國是個什麼東西(中國的過去、現在及將來)。可惜很多同志常是主觀主義,自以為是,完全不重視調查研究工作。”

  他還講:“事物是運動的,變化著的,進步著的。因此,我們的調查,也是長期的。今天需要我們調查,將來我們的兒子、孫子,也要作調查,然後,才能不斷地認識新的事物,獲得新的知識。”(《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1頁)正是在這個時候,他講了前面提到的那一段有關“階級鬥爭”的話。意在提醒到下面去做調查研究工作的同志,要深入中國農村,“老老實實地來開始研究實際的階級鬥爭”。

  那麼,《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到底對毛澤東産生了哪些影響呢?這裡面的內容是非常豐富的,至少以下三個方面的影響值得我們特別關注。

  (一)讀《共産黨宣言》等馬列原著,毛澤東不僅確立了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而且一生堅定共産主義理想信念。

  毛澤東自己説過,他的馬克思主義信仰,是通過讀《共産黨宣言》等書確立起來的,並且也是通過讀這些書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1936年10月,他在與美國記者斯諾的談話中説:“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間,讀了許多關於俄國所發生的事情的文章。我熱切地搜尋當時所能找到的極少數共産主義文獻的中文本。有三本書特別深刻地銘記在我的心中,使我樹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我接受馬克思主義、認為它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就一直沒有動搖過。”他説的這三本書,就是《共産黨宣言》《階級鬥爭》和《社會主義史》。他還説:“到了一九二○年夏天,我已經在理論上和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而且從此我也自認為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一個共産黨員的經歷》,載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毛澤東一九三六年同斯諾的談話》)毛澤東與當時先進的知識分子一樣,是在長期苦苦探尋救國救民的真理過程中,經過對各種思潮、主義的反覆比較,最終找到馬克思主義真理的,並由此堅定了馬克思主義的理想信念,“一直沒有動搖過”。

  所以説,《共産黨宣言》帶給毛澤東最大的影響就體現在理想信念上,在對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執著追求和對共産主義事業的不懈奮鬥上。毛澤東對《共産黨宣言》等馬列經典著作的閱讀和把握,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的。他一生中反覆閱讀這些書,《共産黨宣言》中的許多思想精髓、精闢論斷,他不僅能靈活運用而且幾乎都能隨口背下來。到了晚年,他還對身邊工作人員風趣地説過:“我活一天就要學習一天,盡可能多學一點,不然,見馬克思的時候怎麼辦?”(參見徐中遠:《毛澤東讀〈共産黨宣言〉的啟示》,載《紅旗文稿》2015年第16期)

  (二)在中國革命和建設過程中,凡遇重大問題和思想疑難,毛澤東都要從《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中找智慧、找思路、找辦法。

  毛澤東讀馬列著作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中國革命和建設實際中遇到的重大問題,或者是為了解答實踐中出現的思想疑難。讀《共産黨宣言》更是如此。毛澤東曾經在提到他最早讀《共産黨宣言》等書得到什麼啟發時説過,“初步地得到認識問題的方法論”(《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2頁)。在延安時期他還説過:“遇到問題,我就翻閱馬克思的《共産黨宣言》,有時只閱讀一兩段,有時全篇都讀。”他還説過:“要學馬列主義經典著作,要精讀,讀了還要理解它,要結合中國國情,結合自己的工作實踐去分析、去探索、去理解。理論和實踐結合了,理論就會是行動的指南。”“我寫《新民主主義論》時,《共産黨宣言》就翻閱過多少次。讀馬克思主義理論就在於應用,要應用就要經常讀,重點讀。”(《緬懷毛澤東》上冊,第400~401頁)

  帶著問題讀,遇到難題讀,讀懂以後再與實踐相結合,把其中的深刻道理運用於中國社會實踐,讓馬克思主義理論成為行動的指南,這些,就是毛澤東研讀和運用《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的基本流程。在探索中國革命道路時如此,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時亦如此,毛澤東從《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中找到了解決中國問題的豐富的智慧、寬廣的思路和有效的辦法。從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自己研讀以及不斷提倡全黨閱讀馬列著作的情況來看,每當他特別提出要重讀《共産黨宣言》等經典著作的時候,大都是中國社會實踐出現波折或者思想認識上出現疑惑的時候,毛澤東的一條重要經驗和做法,就是從《共産黨宣言》等馬列主義經典著作中尋找理論初心,正像他經常提醒大家的,讀《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書籍,重要的是研究其中的方法,這些方法是將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基本原則與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橋梁。

  (三)為確保“偉大的黨”能夠承擔起歷史的重任,實現“偉大的目標”,毛澤東不斷以《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教育引導全黨同志特別是培訓黨的各級領導幹部,提高全黨的理論修養和思想水準。

  早在革命戰爭年代,毛澤東就提出:“指導偉大的革命,要有偉大的黨,要有許多最好的幹部。”(《毛澤東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77頁)黨的各級幹部是否具備馬克思主義的能力、水準和素養,是毛澤東高度關注的問題。他指出,“改變我國在經濟上和科學文化上的落後狀況,迅速達到世界上的先進水準”,這是一個“偉大的目標”;“要使幾億人口的中國人生活得好,要把我們這個經濟落後、文化落後的國家,建設成為富裕的、強盛的、具有高度文化的國家,這是一個很艱巨的任務”。要完成這樣的偉大目標和艱巨的任務,“決定一切的是要有幹部”(《毛澤東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75頁、第2頁)。“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的因素。”“有計劃地培養大批的新幹部,就是我們的戰鬥任務。”(《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26頁)

  在革命和建設的長期奮鬥歷程中,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持續不斷地制訂了培養訓練大批“能夠管理軍事、政治、經濟、黨務、文化教育等項工作的幹部”(《毛澤東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347頁)的計劃,並組織實施。毛澤東歷來主張,培養訓練幹部最核心的內容和首要的教材,就是馬克思主義;而《共産黨宣言》,就是首本學習教材。毛澤東提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應該開展“普遍的馬克思主義的教育運動”,使我們的幹部“更多地學到一些馬克思主義”,成為“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75頁)。

  應該説,終身研讀《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終身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並善於將其與中國實際有機地結合起來,創造性地發展馬克思主義,這是毛澤東作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開拓者的一個重要的特點。

  (作者:楊明偉,係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共産黨宣言》的深遠影響

2018年4月16日 09:13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共産黨宣言》的深遠影響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和《共産黨宣言》發表170週年】

  《共産黨宣言》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基本綱領和共産主義者的第一個宣言,自傳入中國以來,對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産黨産生了極大的影響,對中國社會的偉大變革也産生了巨大的影響。作為中國共産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成員和偉大變革歷史進程的當事人,毛澤東特別鍾愛《共産黨宣言》,在中國革命和建設過程中,他善於把《共産黨宣言》等經典著作中的一些深刻道理與中國實際有機結合,從而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自毛澤東第一次閱讀《共産黨宣言》起,這部馬克思主義的綱領性文獻便與他結下不解之緣。據毛澤東回憶,他是1920年開始接觸《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的,《共産黨宣言》在他的思想深處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影響了他的一生。據統計,毛澤東一生讀的次數最多的書,就是《共産黨宣言》,早在1939年年底他就説過:《共産黨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每閱讀一次,我都有新的啟發(《緬懷毛澤東》上冊,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版,第400頁)。後來他還説過,自己每年都把《共産黨宣言》讀幾遍。他一生到底讀過多少遍《共産黨宣言》,已經無法統計。對這本全世界無産者的入門書,毛澤東不僅自己讀了一生,也向黨內推薦了一生。

  通過梳理毛澤東在領導中國革命和探索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整個過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共産黨宣言》對毛澤東本人和中國共産黨的各級領導人産生了多方面的巨大影響。比如:在國共合作的大革命時期,毛澤東曾受《共産黨宣言》的思想啟發,深入思考無産階級革命的經驗與教訓;國共合作破裂以後,在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和開闢以農村包圍城市最後奪取城市的中國革命道路過程中,毛澤東不斷從《共産黨宣言》中尋找思想智慧和解決難題的辦法;在延安整風期間,他特別強調全黨要認真學習《共産黨宣言》等馬列主義原著,提高馬列主義水準;在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歷史進程中,毛澤東反覆研讀並不斷向全黨推薦《共産黨宣言》,宣介其中的重要思想,引領全黨同志特別是黨的各級幹部“放手發動群眾,壯大人民力量”,承擔起歷史的重任;在奪取全國勝利的關鍵時期,毛澤東號召全黨同志讀《共産黨宣言》,進一步提高馬克思主義水準。又比如: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過程中,毛澤東不斷闡發《共産黨宣言》裏的思想,闡明黨的領導方法以及共産黨人的思想境界和遠大抱負;在社會主義建設遇到難題甚至挫折後,毛澤東進一步讀《共産黨宣言》,思考探索“具有自己特別的具體的社會主義建設的形式和方法”;到了晚年,毛澤東依然對《共産黨宣言》愛不釋手,直到去世,在毛澤東臥室床邊還擺放著他經常閱讀的包括英文版在內的至少三個版本的《共産黨宣言》。在他不斷向全黨推薦的讀馬列原著的書單中,第一部著作幾乎都是《共産黨宣言》。

  結合歷史的長河客觀辯證地看,毛澤東一生的革命和建設生涯都從《共産黨宣言》中汲取了豐富的思想理論資源和方法論原則。毛澤東曾經説過,他在1920年第一次看了《共産黨宣言》《階級鬥爭》《社會主義史》等三本書後,“才知道人類自有史以來就有階級鬥爭,階級鬥爭是社會發展的原動力”,“我只取了它四個字:‘階級鬥爭’,老老實實地來開始研究實際的階級鬥爭”(《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1~22頁)。

  毛澤東講上面這些話,是在1941年9月,在講《關於農村調查》問題的時候。他首先講的是:“認識世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馬克思、恩格斯努力終生,作了許多調查研究工作,才完成了科學的共産主義。列寧、史達林也同樣作了許多調查。中國革命也需要作調查研究工作,首先就要了解中國是個什麼東西(中國的過去、現在及將來)。可惜很多同志常是主觀主義,自以為是,完全不重視調查研究工作。”

  他還講:“事物是運動的,變化著的,進步著的。因此,我們的調查,也是長期的。今天需要我們調查,將來我們的兒子、孫子,也要作調查,然後,才能不斷地認識新的事物,獲得新的知識。”(《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1頁)正是在這個時候,他講了前面提到的那一段有關“階級鬥爭”的話。意在提醒到下面去做調查研究工作的同志,要深入中國農村,“老老實實地來開始研究實際的階級鬥爭”。

  那麼,《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到底對毛澤東産生了哪些影響呢?這裡面的內容是非常豐富的,至少以下三個方面的影響值得我們特別關注。

  (一)讀《共産黨宣言》等馬列原著,毛澤東不僅確立了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而且一生堅定共産主義理想信念。

  毛澤東自己説過,他的馬克思主義信仰,是通過讀《共産黨宣言》等書確立起來的,並且也是通過讀這些書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1936年10月,他在與美國記者斯諾的談話中説:“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間,讀了許多關於俄國所發生的事情的文章。我熱切地搜尋當時所能找到的極少數共産主義文獻的中文本。有三本書特別深刻地銘記在我的心中,使我樹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我接受馬克思主義、認為它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就一直沒有動搖過。”他説的這三本書,就是《共産黨宣言》《階級鬥爭》和《社會主義史》。他還説:“到了一九二○年夏天,我已經在理論上和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而且從此我也自認為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一個共産黨員的經歷》,載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毛澤東一九三六年同斯諾的談話》)毛澤東與當時先進的知識分子一樣,是在長期苦苦探尋救國救民的真理過程中,經過對各種思潮、主義的反覆比較,最終找到馬克思主義真理的,並由此堅定了馬克思主義的理想信念,“一直沒有動搖過”。

  所以説,《共産黨宣言》帶給毛澤東最大的影響就體現在理想信念上,在對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執著追求和對共産主義事業的不懈奮鬥上。毛澤東對《共産黨宣言》等馬列經典著作的閱讀和把握,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的。他一生中反覆閱讀這些書,《共産黨宣言》中的許多思想精髓、精闢論斷,他不僅能靈活運用而且幾乎都能隨口背下來。到了晚年,他還對身邊工作人員風趣地説過:“我活一天就要學習一天,盡可能多學一點,不然,見馬克思的時候怎麼辦?”(參見徐中遠:《毛澤東讀〈共産黨宣言〉的啟示》,載《紅旗文稿》2015年第16期)

  (二)在中國革命和建設過程中,凡遇重大問題和思想疑難,毛澤東都要從《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中找智慧、找思路、找辦法。

  毛澤東讀馬列著作的目的,是為了解決中國革命和建設實際中遇到的重大問題,或者是為了解答實踐中出現的思想疑難。讀《共産黨宣言》更是如此。毛澤東曾經在提到他最早讀《共産黨宣言》等書得到什麼啟發時説過,“初步地得到認識問題的方法論”(《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2頁)。在延安時期他還説過:“遇到問題,我就翻閱馬克思的《共産黨宣言》,有時只閱讀一兩段,有時全篇都讀。”他還説過:“要學馬列主義經典著作,要精讀,讀了還要理解它,要結合中國國情,結合自己的工作實踐去分析、去探索、去理解。理論和實踐結合了,理論就會是行動的指南。”“我寫《新民主主義論》時,《共産黨宣言》就翻閱過多少次。讀馬克思主義理論就在於應用,要應用就要經常讀,重點讀。”(《緬懷毛澤東》上冊,第400~401頁)

  帶著問題讀,遇到難題讀,讀懂以後再與實踐相結合,把其中的深刻道理運用於中國社會實踐,讓馬克思主義理論成為行動的指南,這些,就是毛澤東研讀和運用《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的基本流程。在探索中國革命道路時如此,在探索社會主義建設道路時亦如此,毛澤東從《共産黨宣言》等馬列著作中找到了解決中國問題的豐富的智慧、寬廣的思路和有效的辦法。從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自己研讀以及不斷提倡全黨閱讀馬列著作的情況來看,每當他特別提出要重讀《共産黨宣言》等經典著作的時候,大都是中國社會實踐出現波折或者思想認識上出現疑惑的時候,毛澤東的一條重要經驗和做法,就是從《共産黨宣言》等馬列主義經典著作中尋找理論初心,正像他經常提醒大家的,讀《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書籍,重要的是研究其中的方法,這些方法是將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基本原則與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橋梁。

  (三)為確保“偉大的黨”能夠承擔起歷史的重任,實現“偉大的目標”,毛澤東不斷以《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教育引導全黨同志特別是培訓黨的各級領導幹部,提高全黨的理論修養和思想水準。

  早在革命戰爭年代,毛澤東就提出:“指導偉大的革命,要有偉大的黨,要有許多最好的幹部。”(《毛澤東選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77頁)黨的各級幹部是否具備馬克思主義的能力、水準和素養,是毛澤東高度關注的問題。他指出,“改變我國在經濟上和科學文化上的落後狀況,迅速達到世界上的先進水準”,這是一個“偉大的目標”;“要使幾億人口的中國人生活得好,要把我們這個經濟落後、文化落後的國家,建設成為富裕的、強盛的、具有高度文化的國家,這是一個很艱巨的任務”。要完成這樣的偉大目標和艱巨的任務,“決定一切的是要有幹部”(《毛澤東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75頁、第2頁)。“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的因素。”“有計劃地培養大批的新幹部,就是我們的戰鬥任務。”(《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26頁)

  在革命和建設的長期奮鬥歷程中,毛澤東和中共中央持續不斷地制訂了培養訓練大批“能夠管理軍事、政治、經濟、黨務、文化教育等項工作的幹部”(《毛澤東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347頁)的計劃,並組織實施。毛澤東歷來主張,培養訓練幹部最核心的內容和首要的教材,就是馬克思主義;而《共産黨宣言》,就是首本學習教材。毛澤東提出,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應該開展“普遍的馬克思主義的教育運動”,使我們的幹部“更多地學到一些馬克思主義”,成為“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75頁)。

  應該説,終身研讀《共産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終身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並善於將其與中國實際有機地結合起來,創造性地發展馬克思主義,這是毛澤東作為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開拓者的一個重要的特點。

  (作者:楊明偉,係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