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開架售貨怎樣走進百姓生活

2018-3-14 08:40:29

來源:北京日報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開架售貨怎樣走進百姓生活

  ▲上世紀80年代,東四北大街的興華商場設立了服裝自選市場,主要經營四季服裝,花色品種達數百種。胡敦志/攝

   1985年2月9日,《北京日報》3版

  ▼1984年8月15日,《北京日報》1版

  ▲1994年,物美翠微店開業。這裡原是一家廢棄的印刷廠,貨架也是用簡陋的三角鐵拼焊的。張風/攝

  ▲1995年12月22日,《北京日報》6版

   1996年4月5日,《北京日報》2版

  ▲1995年12月15日,《北京日報》5版

   1993年7月8日,《北京日報》6版

  ▼1994年9月15日,《北京日報》2版

  ▲2004年4月7日,《北京日報》6版

   2006年5月31日,《北京日報》11版

  ▼1996年,北京超市發超市開架售貨吸引顧客光臨。

  張風/攝

   2017年8月25日,《北京日報》6版

  在剛剛過去的春節,京城各大超市備足了年貨供顧客自選。這種開架售貨的方式源自於上世紀80年代初興起的自選商場,從那時起,顧客買東西逐漸不用再隔著櫃檯找售貨員取,而是自己拿、自己挑了。

  超市最初叫自選商場

  北京最早的超市是上世紀80年代興建的,不過,那時候並不叫作超市或者便利店,而叫自選商場。

  據本報1984年8月15日1版消息《本市上半年又有八家自選商場開業》記載,開辦自選商場是從1982年開始的,由於市委、市政府重視,這項工作進展較快。辦起後的自選商場破除了以往封閉式的售貨方式,實行顧客自選,為群眾所歡迎。

  此後,自選商場快速發展。1983年,全市開辦了24家自選商場,多屬於二商系統,且以主營副食、食品者居多。1984年,本市又新增8家自選商場,並開始有了獨到的特點:一商、糧食、水産以及農村公社一齊上,發揮了各自優勢,拓寬了經營範圍。這些部門的商品各異,調劑貨源也有便利條件,使自選商場的主營品種各有所長,如有的經營百貨、糧油食品,有的經營蔬菜、水産品,適應了消費者的不同需求。

  例如西四百貨自選市場,經營家用電器、床上用品、皮革製品等六大類總計1800余種商品,這些商品挑選性強,過去顧客只能隔著櫃檯買,現在可以自己隨意挑選了。

  除了方便顧客挑選,自選商場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減少了調撥環節,使上市商品早、鮮、好。

  市水産供銷公司萬泉莊漁場每年凈産20萬斤淡水魚,在中關村開辦水産自選商場後,經營水産、海味等183個品種,其中經營的草魚、胖頭魚、鯉魚等淡水魚,由漁場直接捕撈上市,貨源供應及時,存活率高,群眾很歡迎。四季青公社為本公社經營的蔬菜自選商場劃出了500畝生産基地,每天可向商店供應不少於10個品種的8000斤以上的蔬菜,而且現摘現送,當天即可上市。

  為適應全國城鄉市場愈發繁榮興旺的形勢,1985年,商業部明確提出加快商業設施建設,要求城市商業服務網點的建設納入市政建設規劃,大中城市要搞一些自選商店等。(1985年2月9日《北京日報》3版,《商業部提出做好五個方面工作》)

  貨倉式商場掀起“客隆”風

  進入上世紀90年代,一個奇怪而有趣的現象出現了。

  據本報1995年12月22日6版《京城“客隆”現象》一文報道,當年6月起,北京古城東南西北四角,不約而同誕生幾家名叫“客隆”的商場:6月8日,天客隆商場開業于原崇文區法華寺;7月8日,利客隆商場開業于海澱區雙榆樹;7月10日,京客隆商城開業于朝陽區勁松東口;11月30日,億客隆商城開業于豐台區六里橋。

  實際上,“客隆”商場是一種起源於國外的貨倉式商場。北京最早的“客隆”商場是1994年9月30日在雙榆樹南裏二區7號樓地下室誕生的,不過,這家由五名自然人集資30萬元辦起的貨倉式商場並沒有用“客隆”這個名字,而是起了個中國味十足的雅號:順天府。

  當年,人們走進這家210平方米、又像防空洞又像倉庫的商場,真是耳目一新。五六個商品區內擺放著一個個簡陋的鐵架子,商品就那樣無遮無攔地放在上面,讓顧客自由挑選。而且,這家商場有個最大優點:東西真是太便宜了!

  那兩年開業的貨倉式商場大都打出了“平價”“十點利”的招牌。所謂“平價”,大致是説同樣的商品比別的商店便宜。至於“十點利”,則是向顧客表明,商場進貨後零售只加10%的利潤。有了這些誘人的字眼兒,貨倉式商場增添了許多吸引力。

  在貨倉式商場剛走紅的時候,北京市商委曾將其作為一種“業態”來研究。儘管這種“業態”良莠不齊,一些盲目而上的貨倉店開業沒多久便已岌岌可危,但不可否認,貨倉式商場曾給北京的零售業帶來一場革命,它在平抑市場物價、方便百姓購物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開架銷售招來“第三隻手”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商店選擇開架方式銷售商品,人們慢慢接受了這种經營方式。然而,商品失竊現象也在激增,“第三隻手”令經營者們非常惱火。

  據本報1993年7月8日6版報道《開架銷貨中的失竊》所説,“很頻繁”發生失竊的超市,平均月損失在1000元至4000元之間。失竊貨物大到價值萬元以上的裘皮服裝、金銀首飾,小到幾角錢的鈕扣、針線,種類繁多幾乎無所不包。有的盜竊團夥把偷開架商品當成“專項業務”,曾有一夥兒人專門在東單菜市場、西單菜市場等偷雞大腿、西裝雞、凍蝦仁等冷凍商品,然後將這些偷來的東西賣給一些個體飯館。

  那陣子,失竊問題嚴重困擾著開架售貨的商場,僅1995年11月份,位於海澱區的利客隆倉儲商場就抓獲了100多名行竊者。當年12月9日,本報記者親眼目睹了這家超市工作人員處理偷盜者的情況:保安人員隔一會兒就帶進來一個行竊者。他們中有女學生,也有懷揣千元的中年人,甚至還有位穿著制服的某商場保安。半天工夫,辦公室裏擺滿了被竊的商品——碧柔潔面乳、獅王清脫牙膏、玉蘭油、計算器、雅嘉摩絲、莎爾蒙純橄欖油……商場經理説,最多一天他們截獲被偷的商品價值上千元。辦公室裏還留下一張張行竊者寫的字據和檢討書,有位職工看了看説:“已經厚厚一卷了。”(1995年12月15日《北京日報》5版,《賊手伸向開架商店》)

  出於對丟失商品的擔心,開架商場想出各種辦法防止盜竊。有的在貨架柺角處設一高凳,時刻有售貨員居高臨下監視顧客的一舉一動。購物存包也成為約定俗成的規矩。(1994年9月15日《北京日報》2版,《文明售貨換來購物文明》)

  世界最大連鎖便利店進京

  進入新世紀,北京老百姓家門口出現了類似小型超市的便利店。便利店的商圈範圍一般不超過500米,主要顧客群步行5分鐘至7分鐘就能到達店面。它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便利,但銷售的商品比一般超市要貴一些。早在2001年,中國連鎖協會就預測,便利店是繼超市後在中國發展最快的零售商業業態,當時,世界上一些知名便利店都在準備進入中國市場。

  2004年4月,世界最大連鎖便利店“7-11”進京,可提供24小時全天候服務。“7-11”項目總投資額高達7000萬美元,是2003年市商務局引進的重點外商投資項目,也是商務部首次批准的外資便利店項目。北京的“7-11”以盒飯、飯糰、配餐等快餐食品為中心,逐步開發自家獨特商品。(2004年4月7日《北京日報》6版,《世界最大連鎖便利店“7-11”下周進京亮相》)

  此前一年,北京已將“新增400家連鎖便利店,達到全市1500家便利店”定為市政府為市民辦的“60件實事”之一,並提出了“當年全市社區連鎖便利店覆蓋率要達到60%”的目標。(2003年5月24日《北京日報》5版,《60%社區年內擁有便利店》)

  雖然便利店如今已在京城遍地開花,極大方便了人們的生活,但這一風靡全球的商業業態在北京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由於缺乏經營特色,規模小、成本高,以及缺少適合便利店發展的商業土壤等原因,2006年前後,24小時便利店曾在北京陷入“開一家賠一家”的窘地。(2006年5月31日《北京日報》11版,《24小時便利店開一家賠一家》)

  無人售貨考驗誠信

  科技改變生活。如今,一批精明的商家瞄準懶人們的購物需求,將無人便利店開進了辦公樓,其中多數是以低成本的開放式無人自助貨架形式出現。

  2017年8月,本報記者實地探訪了位於東四眾創空間一層的一家24小時無人值守便利店。這個店沒有大門和圍墻,佔地大約30平方米的店裏,擺放著零食、飲料,還有雪糕冰櫃、放有熱咖啡的保溫櫃。除了食品,還展示著VR眼鏡、護眼燈等電子産品。便利店出口處有一個自助收銀臺,顧客挑選好商品後,將條碼對準收銀臺上的掃碼槍逐一掃描,點擊螢幕右下角的微信或支付寶按鈕後,使用手機掃碼付款,購物小票隨之被列印出來。(2017年8月25日《北京日報》6版,《無人便利店開進辦公樓》)

  無人售貨帶來便捷的同時,也考驗了誠信。從目前的經營情況來看,即便是面對人員素質較高的公司,也難免出現商品被“順走”的情形。“我們曾通過攝像頭監測到了未付款行為。”某商家負責人説,“一些顧客可能沒有偷盜動機,只是暫時沒帶手機,先把東西拿走,卻一直忘了付款。”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開架售貨怎樣走進百姓生活

2018年3月14日 08:40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開架售貨怎樣走進百姓生活

  ▲上世紀80年代,東四北大街的興華商場設立了服裝自選市場,主要經營四季服裝,花色品種達數百種。胡敦志/攝

   1985年2月9日,《北京日報》3版

  ▼1984年8月15日,《北京日報》1版

  ▲1994年,物美翠微店開業。這裡原是一家廢棄的印刷廠,貨架也是用簡陋的三角鐵拼焊的。張風/攝

  ▲1995年12月22日,《北京日報》6版

   1996年4月5日,《北京日報》2版

  ▲1995年12月15日,《北京日報》5版

   1993年7月8日,《北京日報》6版

  ▼1994年9月15日,《北京日報》2版

  ▲2004年4月7日,《北京日報》6版

   2006年5月31日,《北京日報》11版

  ▼1996年,北京超市發超市開架售貨吸引顧客光臨。

  張風/攝

   2017年8月25日,《北京日報》6版

  在剛剛過去的春節,京城各大超市備足了年貨供顧客自選。這種開架售貨的方式源自於上世紀80年代初興起的自選商場,從那時起,顧客買東西逐漸不用再隔著櫃檯找售貨員取,而是自己拿、自己挑了。

  超市最初叫自選商場

  北京最早的超市是上世紀80年代興建的,不過,那時候並不叫作超市或者便利店,而叫自選商場。

  據本報1984年8月15日1版消息《本市上半年又有八家自選商場開業》記載,開辦自選商場是從1982年開始的,由於市委、市政府重視,這項工作進展較快。辦起後的自選商場破除了以往封閉式的售貨方式,實行顧客自選,為群眾所歡迎。

  此後,自選商場快速發展。1983年,全市開辦了24家自選商場,多屬於二商系統,且以主營副食、食品者居多。1984年,本市又新增8家自選商場,並開始有了獨到的特點:一商、糧食、水産以及農村公社一齊上,發揮了各自優勢,拓寬了經營範圍。這些部門的商品各異,調劑貨源也有便利條件,使自選商場的主營品種各有所長,如有的經營百貨、糧油食品,有的經營蔬菜、水産品,適應了消費者的不同需求。

  例如西四百貨自選市場,經營家用電器、床上用品、皮革製品等六大類總計1800余種商品,這些商品挑選性強,過去顧客只能隔著櫃檯買,現在可以自己隨意挑選了。

  除了方便顧客挑選,自選商場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減少了調撥環節,使上市商品早、鮮、好。

  市水産供銷公司萬泉莊漁場每年凈産20萬斤淡水魚,在中關村開辦水産自選商場後,經營水産、海味等183個品種,其中經營的草魚、胖頭魚、鯉魚等淡水魚,由漁場直接捕撈上市,貨源供應及時,存活率高,群眾很歡迎。四季青公社為本公社經營的蔬菜自選商場劃出了500畝生産基地,每天可向商店供應不少於10個品種的8000斤以上的蔬菜,而且現摘現送,當天即可上市。

  為適應全國城鄉市場愈發繁榮興旺的形勢,1985年,商業部明確提出加快商業設施建設,要求城市商業服務網點的建設納入市政建設規劃,大中城市要搞一些自選商店等。(1985年2月9日《北京日報》3版,《商業部提出做好五個方面工作》)

  貨倉式商場掀起“客隆”風

  進入上世紀90年代,一個奇怪而有趣的現象出現了。

  據本報1995年12月22日6版《京城“客隆”現象》一文報道,當年6月起,北京古城東南西北四角,不約而同誕生幾家名叫“客隆”的商場:6月8日,天客隆商場開業于原崇文區法華寺;7月8日,利客隆商場開業于海澱區雙榆樹;7月10日,京客隆商城開業于朝陽區勁松東口;11月30日,億客隆商城開業于豐台區六里橋。

  實際上,“客隆”商場是一種起源於國外的貨倉式商場。北京最早的“客隆”商場是1994年9月30日在雙榆樹南裏二區7號樓地下室誕生的,不過,這家由五名自然人集資30萬元辦起的貨倉式商場並沒有用“客隆”這個名字,而是起了個中國味十足的雅號:順天府。

  當年,人們走進這家210平方米、又像防空洞又像倉庫的商場,真是耳目一新。五六個商品區內擺放著一個個簡陋的鐵架子,商品就那樣無遮無攔地放在上面,讓顧客自由挑選。而且,這家商場有個最大優點:東西真是太便宜了!

  那兩年開業的貨倉式商場大都打出了“平價”“十點利”的招牌。所謂“平價”,大致是説同樣的商品比別的商店便宜。至於“十點利”,則是向顧客表明,商場進貨後零售只加10%的利潤。有了這些誘人的字眼兒,貨倉式商場增添了許多吸引力。

  在貨倉式商場剛走紅的時候,北京市商委曾將其作為一種“業態”來研究。儘管這種“業態”良莠不齊,一些盲目而上的貨倉店開業沒多久便已岌岌可危,但不可否認,貨倉式商場曾給北京的零售業帶來一場革命,它在平抑市場物價、方便百姓購物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開架銷售招來“第三隻手”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商店選擇開架方式銷售商品,人們慢慢接受了這种經營方式。然而,商品失竊現象也在激增,“第三隻手”令經營者們非常惱火。

  據本報1993年7月8日6版報道《開架銷貨中的失竊》所説,“很頻繁”發生失竊的超市,平均月損失在1000元至4000元之間。失竊貨物大到價值萬元以上的裘皮服裝、金銀首飾,小到幾角錢的鈕扣、針線,種類繁多幾乎無所不包。有的盜竊團夥把偷開架商品當成“專項業務”,曾有一夥兒人專門在東單菜市場、西單菜市場等偷雞大腿、西裝雞、凍蝦仁等冷凍商品,然後將這些偷來的東西賣給一些個體飯館。

  那陣子,失竊問題嚴重困擾著開架售貨的商場,僅1995年11月份,位於海澱區的利客隆倉儲商場就抓獲了100多名行竊者。當年12月9日,本報記者親眼目睹了這家超市工作人員處理偷盜者的情況:保安人員隔一會兒就帶進來一個行竊者。他們中有女學生,也有懷揣千元的中年人,甚至還有位穿著制服的某商場保安。半天工夫,辦公室裏擺滿了被竊的商品——碧柔潔面乳、獅王清脫牙膏、玉蘭油、計算器、雅嘉摩絲、莎爾蒙純橄欖油……商場經理説,最多一天他們截獲被偷的商品價值上千元。辦公室裏還留下一張張行竊者寫的字據和檢討書,有位職工看了看説:“已經厚厚一卷了。”(1995年12月15日《北京日報》5版,《賊手伸向開架商店》)

  出於對丟失商品的擔心,開架商場想出各種辦法防止盜竊。有的在貨架柺角處設一高凳,時刻有售貨員居高臨下監視顧客的一舉一動。購物存包也成為約定俗成的規矩。(1994年9月15日《北京日報》2版,《文明售貨換來購物文明》)

  世界最大連鎖便利店進京

  進入新世紀,北京老百姓家門口出現了類似小型超市的便利店。便利店的商圈範圍一般不超過500米,主要顧客群步行5分鐘至7分鐘就能到達店面。它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便利,但銷售的商品比一般超市要貴一些。早在2001年,中國連鎖協會就預測,便利店是繼超市後在中國發展最快的零售商業業態,當時,世界上一些知名便利店都在準備進入中國市場。

  2004年4月,世界最大連鎖便利店“7-11”進京,可提供24小時全天候服務。“7-11”項目總投資額高達7000萬美元,是2003年市商務局引進的重點外商投資項目,也是商務部首次批准的外資便利店項目。北京的“7-11”以盒飯、飯糰、配餐等快餐食品為中心,逐步開發自家獨特商品。(2004年4月7日《北京日報》6版,《世界最大連鎖便利店“7-11”下周進京亮相》)

  此前一年,北京已將“新增400家連鎖便利店,達到全市1500家便利店”定為市政府為市民辦的“60件實事”之一,並提出了“當年全市社區連鎖便利店覆蓋率要達到60%”的目標。(2003年5月24日《北京日報》5版,《60%社區年內擁有便利店》)

  雖然便利店如今已在京城遍地開花,極大方便了人們的生活,但這一風靡全球的商業業態在北京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由於缺乏經營特色,規模小、成本高,以及缺少適合便利店發展的商業土壤等原因,2006年前後,24小時便利店曾在北京陷入“開一家賠一家”的窘地。(2006年5月31日《北京日報》11版,《24小時便利店開一家賠一家》)

  無人售貨考驗誠信

  科技改變生活。如今,一批精明的商家瞄準懶人們的購物需求,將無人便利店開進了辦公樓,其中多數是以低成本的開放式無人自助貨架形式出現。

  2017年8月,本報記者實地探訪了位於東四眾創空間一層的一家24小時無人值守便利店。這個店沒有大門和圍墻,佔地大約30平方米的店裏,擺放著零食、飲料,還有雪糕冰櫃、放有熱咖啡的保溫櫃。除了食品,還展示著VR眼鏡、護眼燈等電子産品。便利店出口處有一個自助收銀臺,顧客挑選好商品後,將條碼對準收銀臺上的掃碼槍逐一掃描,點擊螢幕右下角的微信或支付寶按鈕後,使用手機掃碼付款,購物小票隨之被列印出來。(2017年8月25日《北京日報》6版,《無人便利店開進辦公樓》)

  無人售貨帶來便捷的同時,也考驗了誠信。從目前的經營情況來看,即便是面對人員素質較高的公司,也難免出現商品被“順走”的情形。“我們曾通過攝像頭監測到了未付款行為。”某商家負責人説,“一些顧客可能沒有偷盜動機,只是暫時沒帶手機,先把東西拿走,卻一直忘了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