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明代一次未完成的掃黑除惡行動

2018-3-14 08:39:34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劉永加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明代一次未完成的掃黑除惡行動

  明代蘇州街景

  翁大立

  □劉永加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人間天堂蘇州,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掃黑除惡大行動,掃除的對像是當地無惡不作的“打行”,但這一行動卻引發了“打行”的大暴動。

  所謂“打行”就是通常説的“職業打手”。充任打手的是一些無法無天的惡少和地痞無賴,他們受雇於人,主要幫僱主擺平仇家。“打行”依仗著人多勢眾,還自找財路。他們以鬥毆尋釁為職業,每天在街巷浪蕩,逞拳腳之勇,恃強淩弱,行搶詐騙,還變著花樣對市民進行敲詐勒索,稍有不遂意,就鬧個底朝天。“打行”還有替人挨打的業務。犯事的有錢人可以找到打行,請人代為挨揍。代挨揍的費用叫做“打錢”,打一板兩錢,計件收費,概不賒賬。在江南各地,要數蘇州“打行”最為兇殘,他們無惡不作,成為危害社會的一股黑惡勢力。

  朝廷為了打擊“打行”歪風,調山東布政使翁大立以右副都御史巡撫應天、蘇州諸府。翁大立是浙江余姚人,嘉靖十七年(1538年)的進士。上任伊始,翁大立就聽到許多江南“打行”如何“威風”的傳言,決意要嚴肅整治,還百姓以安寧。

  到任後,翁大立立即下文督催各府縣官員速速搜捕,掀起了掃黑除惡大行動。然而地方上卻存在著不作為現象,地方官員們清楚,蘇州“打行”作惡已久,勢力強大,惹惱了這班兇徒,弄不好自己的腦袋都不保。於是拖三拉四地抓了一些打行的爪牙,上報翁大立,以期草草了事。地方官們的目的很明顯,抓幾個打手對“打行”不會有多大影響,在翁巡撫那裏也好交差。等過了這個風頭,當官的仍然當官,為匪的繼續為匪。

  一個月後,翁大立見大行動收效甚微,就攜家眷由南京前往蘇州巡視,以督促地方進一步加大打擊力度。“打行”認為,如此發展下去,他們勢必要完蛋,於是就想先給巡撫大人來個下馬威。

  一聲令下,各“打行”便聯合起來,密謀了一次針對翁大立的行動。他們事先派人打探好了翁大立的行程路線,讓打手埋伏在其路過的巷子裏。等翁大立官轎過來,一個領頭的高喊一聲:“打!”立即有十幾個身手敏捷的打手竄將出來,掀開轎簾,“啪啪”,給了翁大立兩個結結實實的耳光,還沒等翁大立明白怎麼回事,打手們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堂堂巡撫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地痞流氓掌了嘴!“打行”公然挑釁官府,性質何等惡劣!翁大立憤怒到了極點,他趕到衙門,當即召集各地方長官開會,誓要剿滅這夥兇徒。這次地方長官再也無話可説,他們既怕日後影響仕途,更想借此機會討好巡撫大人,因此,這回官府可是動真格的了,一時間,各府縣動員所有力量,展開緝捕行動,一批批“打行”的打手被捕,長洲縣、吳縣等監獄人滿為患,整個蘇州府上上下下,沉浸在嚴打的氛圍中。

  面對政府的大行動,蘇州各“打行”很快達成共識:拼他個魚死網破,或許還有生路。

  於是,“打行”召集剩餘的人馬開會,商定了一個驚天暴動計劃。這天夜裏,各“打行”聚集大批打手手持器械,浩浩蕩蕩攻入長洲縣監獄,見獄卒就打,很快將監獄裏被關押的同夥放出。被放出的匪徒隨即也加入了暴動隊伍,“打行”的隊伍迅速擴大,又一起直衝縣衙,刀劈戒石,腳踏牌匾。

  面對突如其來的混戰,衙門裏三班六房衙役奮起抗擊,卻哪是這幫兇徒的對手。一時間,死的死,傷的傷。縣令柳東伯被親丁家人拼死救出,但他的夫人卻落到了那幫殺紅眼的兇徒手中,隨即遭到強暴。接著,暴徒們又一把大火把縣衙給燒了。

  與此同時,暴動勢態蔓延到吳縣、蘇州。暴徒們按事先密謀,裏應外合,一舉攻破了翁大立的御史行轅。眼見火光一片,喊殺聲漸漸逼近,倉促之間,翁大立只得帶著妻兒從後院跳墻逃走。暴徒們闖入行轅,將翁大立來不及拿走的敕諭符驗及令字旗牌等,連同行轅建築,都付之一炬。

  而平日裏威風八面的蘇州城防營,此刻卻如喪家之犬惶惶然只顧保命,任由暴徒打砸搶。混亂中,暴徒們又開始攻打蘇州府署,不一會兒,蘇州府署也變成火光一片。蘇州知府王道行聞訊率領衙役兵勇拼死抵擋……天亮後,“打行”暴徒不再戀戰,按預定計劃轉向葑門,斬關衝出,逃到太湖,之後做起了湖上強盜。

  消息傳到京城,震驚朝廷。一幫烏合之眾,竟敢燒燬府衙,打殺官吏,姦淫命官家眷,這幫匪徒哪還將朝廷和官府放在眼裏!嘉靖皇帝龍顏大怒,即命翁大立戴罪立功,將這幫賊匪剿滅,以絕後患。

  翁大立返回蘇州,又從各地衙門調集精銳衙役兵丁,在附近各地進行地毯式搜捕,結果只抓了幾十個來不及逃走的打手,大多數暴亂分子早已逃之夭夭。

  不久,翁大立因此事被革職。為禍一方的江南“打行”,在明代始終未能根絕。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明代一次未完成的掃黑除惡行動

2018年3月14日 08:39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明代一次未完成的掃黑除惡行動

  明代蘇州街景

  翁大立

  □劉永加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人間天堂蘇州,展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掃黑除惡大行動,掃除的對像是當地無惡不作的“打行”,但這一行動卻引發了“打行”的大暴動。

  所謂“打行”就是通常説的“職業打手”。充任打手的是一些無法無天的惡少和地痞無賴,他們受雇於人,主要幫僱主擺平仇家。“打行”依仗著人多勢眾,還自找財路。他們以鬥毆尋釁為職業,每天在街巷浪蕩,逞拳腳之勇,恃強淩弱,行搶詐騙,還變著花樣對市民進行敲詐勒索,稍有不遂意,就鬧個底朝天。“打行”還有替人挨打的業務。犯事的有錢人可以找到打行,請人代為挨揍。代挨揍的費用叫做“打錢”,打一板兩錢,計件收費,概不賒賬。在江南各地,要數蘇州“打行”最為兇殘,他們無惡不作,成為危害社會的一股黑惡勢力。

  朝廷為了打擊“打行”歪風,調山東布政使翁大立以右副都御史巡撫應天、蘇州諸府。翁大立是浙江余姚人,嘉靖十七年(1538年)的進士。上任伊始,翁大立就聽到許多江南“打行”如何“威風”的傳言,決意要嚴肅整治,還百姓以安寧。

  到任後,翁大立立即下文督催各府縣官員速速搜捕,掀起了掃黑除惡大行動。然而地方上卻存在著不作為現象,地方官員們清楚,蘇州“打行”作惡已久,勢力強大,惹惱了這班兇徒,弄不好自己的腦袋都不保。於是拖三拉四地抓了一些打行的爪牙,上報翁大立,以期草草了事。地方官們的目的很明顯,抓幾個打手對“打行”不會有多大影響,在翁巡撫那裏也好交差。等過了這個風頭,當官的仍然當官,為匪的繼續為匪。

  一個月後,翁大立見大行動收效甚微,就攜家眷由南京前往蘇州巡視,以督促地方進一步加大打擊力度。“打行”認為,如此發展下去,他們勢必要完蛋,於是就想先給巡撫大人來個下馬威。

  一聲令下,各“打行”便聯合起來,密謀了一次針對翁大立的行動。他們事先派人打探好了翁大立的行程路線,讓打手埋伏在其路過的巷子裏。等翁大立官轎過來,一個領頭的高喊一聲:“打!”立即有十幾個身手敏捷的打手竄將出來,掀開轎簾,“啪啪”,給了翁大立兩個結結實實的耳光,還沒等翁大立明白怎麼回事,打手們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堂堂巡撫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地痞流氓掌了嘴!“打行”公然挑釁官府,性質何等惡劣!翁大立憤怒到了極點,他趕到衙門,當即召集各地方長官開會,誓要剿滅這夥兇徒。這次地方長官再也無話可説,他們既怕日後影響仕途,更想借此機會討好巡撫大人,因此,這回官府可是動真格的了,一時間,各府縣動員所有力量,展開緝捕行動,一批批“打行”的打手被捕,長洲縣、吳縣等監獄人滿為患,整個蘇州府上上下下,沉浸在嚴打的氛圍中。

  面對政府的大行動,蘇州各“打行”很快達成共識:拼他個魚死網破,或許還有生路。

  於是,“打行”召集剩餘的人馬開會,商定了一個驚天暴動計劃。這天夜裏,各“打行”聚集大批打手手持器械,浩浩蕩蕩攻入長洲縣監獄,見獄卒就打,很快將監獄裏被關押的同夥放出。被放出的匪徒隨即也加入了暴動隊伍,“打行”的隊伍迅速擴大,又一起直衝縣衙,刀劈戒石,腳踏牌匾。

  面對突如其來的混戰,衙門裏三班六房衙役奮起抗擊,卻哪是這幫兇徒的對手。一時間,死的死,傷的傷。縣令柳東伯被親丁家人拼死救出,但他的夫人卻落到了那幫殺紅眼的兇徒手中,隨即遭到強暴。接著,暴徒們又一把大火把縣衙給燒了。

  與此同時,暴動勢態蔓延到吳縣、蘇州。暴徒們按事先密謀,裏應外合,一舉攻破了翁大立的御史行轅。眼見火光一片,喊殺聲漸漸逼近,倉促之間,翁大立只得帶著妻兒從後院跳墻逃走。暴徒們闖入行轅,將翁大立來不及拿走的敕諭符驗及令字旗牌等,連同行轅建築,都付之一炬。

  而平日裏威風八面的蘇州城防營,此刻卻如喪家之犬惶惶然只顧保命,任由暴徒打砸搶。混亂中,暴徒們又開始攻打蘇州府署,不一會兒,蘇州府署也變成火光一片。蘇州知府王道行聞訊率領衙役兵勇拼死抵擋……天亮後,“打行”暴徒不再戀戰,按預定計劃轉向葑門,斬關衝出,逃到太湖,之後做起了湖上強盜。

  消息傳到京城,震驚朝廷。一幫烏合之眾,竟敢燒燬府衙,打殺官吏,姦淫命官家眷,這幫匪徒哪還將朝廷和官府放在眼裏!嘉靖皇帝龍顏大怒,即命翁大立戴罪立功,將這幫賊匪剿滅,以絕後患。

  翁大立返回蘇州,又從各地衙門調集精銳衙役兵丁,在附近各地進行地毯式搜捕,結果只抓了幾十個來不及逃走的打手,大多數暴亂分子早已逃之夭夭。

  不久,翁大立因此事被革職。為禍一方的江南“打行”,在明代始終未能根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