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

2018-2-14 07:49:02

來源:新華網 作者:施雨岑 選稿:桑怡

原標題: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

  原標題: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國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遺産司相關負責人解讀良渚古城遺址申遺工作進展

  新華社北京2月13日電 題: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國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遺産司相關負責人解讀良渚古城遺址申遺工作進展

  日前,良渚古城遺址被確定為我國2019年申報世界文化遺産項目,由國家文物局代表締約國政府簽署的申報文本已正式提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中心。這一步,是否意味著申遺工作萬事俱備?良渚古城,是否已勝券在握?國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遺産司副司長劉洋13日就這些問題接受了記者專訪。

  申報文本的提交,意味著嚴格的審查即將到來

  “世界遺産申報是以國家為主體開展的一項集專業性、複雜性、長期性于一體的國際化事務。”劉洋介紹説,從最開始的篩選、培育預備項目到最後提交世界遺産委員會審議表決,時間跨度可多達數年甚至十數年,其間需要舉各方之力開展大量細緻繁複的工作。

  對良渚古城申遺,世界遺産委員會將在2018年指定專業諮詢評估機構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針對申遺文本進行書面評估,針對遺址現狀進行現場考察,之後由專家工作組依據書面評估報告和現場考察報告對該項目進行綜合評估,並向世界遺産委員會遞交評估報告,2019年世界遺産委員會第43屆會議將據此作出是否將其列入《世界遺産名錄》的決議。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的評估報告,將直接影響良渚古城遺址申遺的最終結果。文本的提交僅僅意味著正式進入了世界文化遺産申報的官方程式,接下來必須接受嚴格的審查。”劉洋説。

  良渚申遺任重道遠,尚有大量工作亟待開展

  良渚古城遺址位於我國長江下游環太湖地區,揭示了中國新石器晚期在該區域曾經存在過的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

  良渚遺址的考古和研究工作始於上世紀30年代,歷時80餘年,至今仍在繼續,引起了國內外廣泛高度關注。業內專家表示,良渚古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可填補《世界遺産名錄》東亞地區新石器時代城市考古遺址的空缺,為中國5000年文明史提供獨特實證。

  “對良渚申遺,國家文物局一直高度關注,早在1996年就將其列入《世界文化遺産預備名單》,並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中心備案。”劉洋表示,隨著考古工作的不斷深入,對良渚遺址的分佈、遺跡組成和歷史文化價值不斷有新的認識,最終確定了良渚古城遺址的申報範圍,包括14.3平方公里的遺産區和99.8平方公里的緩衝區。隨後指導當地政府配合專業團隊,歷時11個月完成了共計20件資料、200余萬字、5330頁的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材料,並如期正式提交。

  在即將到來的長達一年半的審查過程中,我們還需要做什麼?

  劉洋説,一方面,我國需同諮詢機構保持密切溝通,努力使遺址價值、保護管理現狀和長期規劃得到對方充分認可,必要時還需按要求及時提供補充材料,就某些受到關注和質疑的問題作出説明或澄清;另一方面,要全力推進遺址保護管理、環境整治、闡示展示、檔案監測等各項工作,抓緊落實相關保護措施,消除不利因素。

  “良渚古城遺址作為遠古遺留至今的土遺址,對外部環境較為敏感,保護難度大;相較于古建築、石窟寺等而言,可視性和可讀性差,展示難度大;同時由於遺址地處經濟快速發展地區,遺址保護影響範圍近100平方公里,而考古發掘依然不斷有新發現,因此會不斷出現新問題,保護、管理和研究工作始終在路上。”他説。

  “限額制”2018年正式實施,申遺之路挑戰重重

  我國已連續多年申報世界文化遺産成功,目前擁有世界遺産52項,其中文化遺産36項,自然遺産12項,文化和自然混合遺産4項,世界遺産總數位居世界第二。這樣驕人的“成績”,讓公眾對申遺工作寄予很高的期待。

  然而,為解決《世界遺産名錄》中世界遺産類型不平衡、區域分佈不平衡、時代分佈不平衡的問題,自2018年起,新的“限額制”將開始執行,即最多每年審查每個締約國的1項申報項目,每年審查申報項目總數不超過35項,更多鼓勵自然遺産、混合遺産、跨國項目的申報,並向世界遺産數量過少的國家、新近加入《世界遺産公約》的國家、若干年內未申報的國家傾斜。

  “中國等世界遺産數量較多的國家在今後的申遺道路上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劉洋説,國家文物局將遵循有利於突出中華文明歷史文化價值,有利於體現中華民族精神追求,有利於向世人展示全面真實的古代中國和現代中國的根本原則,採取積極培育潛力項目、科學開展項目遴選、加強對外文化交流合作、推動開展跨國聯合申遺等措施,積極化解、努力降低新規則帶給我國的不利影響,使我國世界文化遺産工作繼續延續以往良好勢態。

  “2018年是良渚古城遺址申遺關鍵的一年。”劉洋表示,國家文物局將指導地方政府繼續深化相關工作,力求在有限時間內把各項工作做實做細,確保遺址以最佳狀態接受國際組織的考察評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

2018年2月14日 07:49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

  原標題: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國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遺産司相關負責人解讀良渚古城遺址申遺工作進展

  新華社北京2月13日電 題:良渚申遺,我們距離成功還有多遠?——國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遺産司相關負責人解讀良渚古城遺址申遺工作進展

  日前,良渚古城遺址被確定為我國2019年申報世界文化遺産項目,由國家文物局代表締約國政府簽署的申報文本已正式提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中心。這一步,是否意味著申遺工作萬事俱備?良渚古城,是否已勝券在握?國家文物局世界文化遺産司副司長劉洋13日就這些問題接受了記者專訪。

  申報文本的提交,意味著嚴格的審查即將到來

  “世界遺産申報是以國家為主體開展的一項集專業性、複雜性、長期性于一體的國際化事務。”劉洋介紹説,從最開始的篩選、培育預備項目到最後提交世界遺産委員會審議表決,時間跨度可多達數年甚至十數年,其間需要舉各方之力開展大量細緻繁複的工作。

  對良渚古城申遺,世界遺産委員會將在2018年指定專業諮詢評估機構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針對申遺文本進行書面評估,針對遺址現狀進行現場考察,之後由專家工作組依據書面評估報告和現場考察報告對該項目進行綜合評估,並向世界遺産委員會遞交評估報告,2019年世界遺産委員會第43屆會議將據此作出是否將其列入《世界遺産名錄》的決議。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的評估報告,將直接影響良渚古城遺址申遺的最終結果。文本的提交僅僅意味著正式進入了世界文化遺産申報的官方程式,接下來必須接受嚴格的審查。”劉洋説。

  良渚申遺任重道遠,尚有大量工作亟待開展

  良渚古城遺址位於我國長江下游環太湖地區,揭示了中國新石器晚期在該區域曾經存在過的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

  良渚遺址的考古和研究工作始於上世紀30年代,歷時80餘年,至今仍在繼續,引起了國內外廣泛高度關注。業內專家表示,良渚古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可填補《世界遺産名錄》東亞地區新石器時代城市考古遺址的空缺,為中國5000年文明史提供獨特實證。

  “對良渚申遺,國家文物局一直高度關注,早在1996年就將其列入《世界文化遺産預備名單》,並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中心備案。”劉洋表示,隨著考古工作的不斷深入,對良渚遺址的分佈、遺跡組成和歷史文化價值不斷有新的認識,最終確定了良渚古城遺址的申報範圍,包括14.3平方公里的遺産區和99.8平方公里的緩衝區。隨後指導當地政府配合專業團隊,歷時11個月完成了共計20件資料、200余萬字、5330頁的良渚古城遺址申遺材料,並如期正式提交。

  在即將到來的長達一年半的審查過程中,我們還需要做什麼?

  劉洋説,一方面,我國需同諮詢機構保持密切溝通,努力使遺址價值、保護管理現狀和長期規劃得到對方充分認可,必要時還需按要求及時提供補充材料,就某些受到關注和質疑的問題作出説明或澄清;另一方面,要全力推進遺址保護管理、環境整治、闡示展示、檔案監測等各項工作,抓緊落實相關保護措施,消除不利因素。

  “良渚古城遺址作為遠古遺留至今的土遺址,對外部環境較為敏感,保護難度大;相較于古建築、石窟寺等而言,可視性和可讀性差,展示難度大;同時由於遺址地處經濟快速發展地區,遺址保護影響範圍近100平方公里,而考古發掘依然不斷有新發現,因此會不斷出現新問題,保護、管理和研究工作始終在路上。”他説。

  “限額制”2018年正式實施,申遺之路挑戰重重

  我國已連續多年申報世界文化遺産成功,目前擁有世界遺産52項,其中文化遺産36項,自然遺産12項,文化和自然混合遺産4項,世界遺産總數位居世界第二。這樣驕人的“成績”,讓公眾對申遺工作寄予很高的期待。

  然而,為解決《世界遺産名錄》中世界遺産類型不平衡、區域分佈不平衡、時代分佈不平衡的問題,自2018年起,新的“限額制”將開始執行,即最多每年審查每個締約國的1項申報項目,每年審查申報項目總數不超過35項,更多鼓勵自然遺産、混合遺産、跨國項目的申報,並向世界遺産數量過少的國家、新近加入《世界遺産公約》的國家、若干年內未申報的國家傾斜。

  “中國等世界遺産數量較多的國家在今後的申遺道路上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劉洋説,國家文物局將遵循有利於突出中華文明歷史文化價值,有利於體現中華民族精神追求,有利於向世人展示全面真實的古代中國和現代中國的根本原則,採取積極培育潛力項目、科學開展項目遴選、加強對外文化交流合作、推動開展跨國聯合申遺等措施,積極化解、努力降低新規則帶給我國的不利影響,使我國世界文化遺産工作繼續延續以往良好勢態。

  “2018年是良渚古城遺址申遺關鍵的一年。”劉洋表示,國家文物局將指導地方政府繼續深化相關工作,力求在有限時間內把各項工作做實做細,確保遺址以最佳狀態接受國際組織的考察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