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瑞士的金融文化

2017-9-14 15:01:40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何農 選稿:桑怡

  【域外雜談】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血液”,也是有生命的。只不過脾氣捉摸不定,不好伺候。它既可能是救人于水火的天使,也可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而文化之於金融,不僅僅是錢幣博物館或世界銀行的紀念郵票,以及一場從業人員的會演或者一本有關金融戰爭史的小説。它首先涉及人們對金融的理解、掌握、運用和對其自有規律的尊重,另外更重要的,關乎金融該如何深刻地介入人們的生活,如何參與甚至主導社會的運行,如何作用於人的價值觀、言行乃至行為規範。

  作為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大國,瑞士的金融文化,自然有其獨到之處。

  首先,瑞士人崇拜、依賴金融,有頂禮膜拜的一面,但也參透了金融,甚至也有棄之如敝屣的一面。

  一個農民的兒子,在一家瑞士大銀行工作了20年,其中後期若干年是高管,手下有六七百人。20年後他離開了銀行業,“那實在是個骯髒的行業!”他説。

  他又回歸土地,在緊鄰義大利的瑞士一側,買了10公頃葡萄園,帶有一座16世紀的修道院。現在自己住在裏面,余出的房間還出租給另外9戶人家。

  在銀行打工20年,就能掙下這麼一大片家業!可想而知這行業“水有多深”!

  説瑞士是銀行業的王國,説瑞士人崇拜、依賴金融,一點也不過分。據瑞士銀行業協會的數據,2016年,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瑞郎堅挺的背景下,瑞士266家銀行(其中一半是外國銀行)的總盈利依然達到160億瑞郎。全球四分之一的跨境金融交易是在瑞士完成的,位居世界第一。以金融業對國內生産總值的貢獻計,瑞士排在全球首位。

  瑞士最初有8家大銀行,後來經過多次“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合併重組,現在碩果僅存的全球性大銀行僅剩下瑞士聯合銀行和瑞士信貸集團兩家。上述那位仁兄就是在那個時候帶著億萬身家“金盆洗手”的。但這兩家銀行資産負債總額已佔了整個瑞士銀行業的60%以上,僱員數佔銀行僱員總數的50%以上,在世界銀行業居領導地位,是名副其實的金融超級大鱷。

  其次,瑞士的金融文化,浸透在瑞士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影響力之大應該雄冠全球。

  因為富人太多,以至於在瑞士存在著許多為富人服務的五花八門的職業。比如,記者的一個朋友專為富人做“金融-理財-繼承一攬子”服務,主要服務對像是那些來瑞士避稅的超級富豪。他的服務範圍還遠及摩納哥——歐洲另一個避稅天堂,而且那裏的繼承稅只有16%。同樣的稅種,在某些國家則達到90%。他的客人本來以歐洲人為主,而現在,就像幾乎所有行業一樣,他把眼光放到了中國人身上。

  記者還有一個熟人,從事的職業更是聞所未聞。他以替富人遛狗為生,而且生活優裕。他的客戶最多只有15個。如果出現了第16個客人,對不起,得等有客人退出才行——“我要保證遛的品質,讓狗和它的主人對我的服務滿意”。

  種種原因,造就了瑞士收入高、消費也高的社會生活環境。一個剛入行的記者,每個月能拿到4000~5000瑞郎,合兩萬多到三萬多人民幣。而一個20年工作經驗的記者,每月能掙到8000瑞郎。記者到60歲退休前後,基本都能掙到10000瑞郎。瑞士這個行業的普遍收入水準,在整個西方國家中也算是極高的。要知道,即使在臨近的法國,剛入行的記者,還有只能拿到法律規定的最低工資的,也就1000多歐元,連瑞士人的一半都不到。另一個鄰國義大利則更糟糕。

  第三,瑞士的金融文化,建立在對金融的理解和運用爐火純青、金融創新層出不窮的基礎上。

  瑞士有著全球最為嚴格的“銀行為客戶保密”的制度,這一制度受到瑞士聯邦憲法保護。據一位銀行業的朋友稱,這個制度與其説是銀行出於商業考慮的經營行為,不如説是一種保護居民隱私、財産不受政府等各方勢力侵犯的政治行為。

  有了這個制度,加上瑞士特殊的國際政治中立國地位、堅挺穩定的瑞士法郎,以及與之相關的稅務、保險等制度,多年以來,瑞士不但是全球離岸金融中心,還是外國人的“避稅天堂”。當然,現在由於全球反恐鬥爭的需要,特別是由於美國人的堅持,這個銀行賬戶保密制度正在悄然瓦解。瑞士聯邦政府預計,最早一批跨國賬戶數據交流將於2018年實現。也就是説,銀行賬戶保密政策將於2018年終止。

  但即使如此,瑞士還是吸引著全球的富人。瑞士的私人銀行業務,即在私人資産管理上,當之無愧地執全球之牛耳。瑞銀和瑞士信貸銀行盈利的三分之一來自私人儲蓄。至於全球各國的主權財富基金、養老基金、保險資金和金融企業資産管理等等,瑞士更是專業人士和機構立足的不二之選。在金融機構雲集的幾個城市,各種私人或企業聚會,一定會碰到相當數量的金融業從業者。不到瑞士,真不知道有這麼多名目繁多的金融機構,也真不知道他們有這麼大的吸金能力。

  當然,説是“吸引富人”,但不是有點錢就能在瑞士隨便開個賬戶的,傲慢的櫃員會用各種理由搪塞你。當然,如果有“相當數額”的錢,還是能被奉為上賓的。瑞士某些州還有根據消費支出、而不是根據實際收入和財産納稅的“統一稅”設計。這個設計對達到了一定門檻的外國富人,有巨大的吸引力:在其他國家歲入多少、有多少財産,與瑞士無關!在其他國家賺了大錢之後來瑞士生活、消費,只需根據消費額付稅。

  有人説,“銀行為客戶保密”制度正在終結,“避稅天堂”不再,瑞士金融文化魅力盡失,正面臨全面挑戰,記者覺得未必。在如何説服對方、讓對方心悅誠服地把錢放到瑞士來這一點上,瑞士人有旺盛的創造力,也有的是新主意。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瑞士的金融文化

2017年9月14日 15:01 來源:光明日報

  【域外雜談】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血液”,也是有生命的。只不過脾氣捉摸不定,不好伺候。它既可能是救人于水火的天使,也可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而文化之於金融,不僅僅是錢幣博物館或世界銀行的紀念郵票,以及一場從業人員的會演或者一本有關金融戰爭史的小説。它首先涉及人們對金融的理解、掌握、運用和對其自有規律的尊重,另外更重要的,關乎金融該如何深刻地介入人們的生活,如何參與甚至主導社會的運行,如何作用於人的價值觀、言行乃至行為規範。

  作為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大國,瑞士的金融文化,自然有其獨到之處。

  首先,瑞士人崇拜、依賴金融,有頂禮膜拜的一面,但也參透了金融,甚至也有棄之如敝屣的一面。

  一個農民的兒子,在一家瑞士大銀行工作了20年,其中後期若干年是高管,手下有六七百人。20年後他離開了銀行業,“那實在是個骯髒的行業!”他説。

  他又回歸土地,在緊鄰義大利的瑞士一側,買了10公頃葡萄園,帶有一座16世紀的修道院。現在自己住在裏面,余出的房間還出租給另外9戶人家。

  在銀行打工20年,就能掙下這麼一大片家業!可想而知這行業“水有多深”!

  説瑞士是銀行業的王國,説瑞士人崇拜、依賴金融,一點也不過分。據瑞士銀行業協會的數據,2016年,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瑞郎堅挺的背景下,瑞士266家銀行(其中一半是外國銀行)的總盈利依然達到160億瑞郎。全球四分之一的跨境金融交易是在瑞士完成的,位居世界第一。以金融業對國內生産總值的貢獻計,瑞士排在全球首位。

  瑞士最初有8家大銀行,後來經過多次“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合併重組,現在碩果僅存的全球性大銀行僅剩下瑞士聯合銀行和瑞士信貸集團兩家。上述那位仁兄就是在那個時候帶著億萬身家“金盆洗手”的。但這兩家銀行資産負債總額已佔了整個瑞士銀行業的60%以上,僱員數佔銀行僱員總數的50%以上,在世界銀行業居領導地位,是名副其實的金融超級大鱷。

  其次,瑞士的金融文化,浸透在瑞士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影響力之大應該雄冠全球。

  因為富人太多,以至於在瑞士存在著許多為富人服務的五花八門的職業。比如,記者的一個朋友專為富人做“金融-理財-繼承一攬子”服務,主要服務對像是那些來瑞士避稅的超級富豪。他的服務範圍還遠及摩納哥——歐洲另一個避稅天堂,而且那裏的繼承稅只有16%。同樣的稅種,在某些國家則達到90%。他的客人本來以歐洲人為主,而現在,就像幾乎所有行業一樣,他把眼光放到了中國人身上。

  記者還有一個熟人,從事的職業更是聞所未聞。他以替富人遛狗為生,而且生活優裕。他的客戶最多只有15個。如果出現了第16個客人,對不起,得等有客人退出才行——“我要保證遛的品質,讓狗和它的主人對我的服務滿意”。

  種種原因,造就了瑞士收入高、消費也高的社會生活環境。一個剛入行的記者,每個月能拿到4000~5000瑞郎,合兩萬多到三萬多人民幣。而一個20年工作經驗的記者,每月能掙到8000瑞郎。記者到60歲退休前後,基本都能掙到10000瑞郎。瑞士這個行業的普遍收入水準,在整個西方國家中也算是極高的。要知道,即使在臨近的法國,剛入行的記者,還有只能拿到法律規定的最低工資的,也就1000多歐元,連瑞士人的一半都不到。另一個鄰國義大利則更糟糕。

  第三,瑞士的金融文化,建立在對金融的理解和運用爐火純青、金融創新層出不窮的基礎上。

  瑞士有著全球最為嚴格的“銀行為客戶保密”的制度,這一制度受到瑞士聯邦憲法保護。據一位銀行業的朋友稱,這個制度與其説是銀行出於商業考慮的經營行為,不如説是一種保護居民隱私、財産不受政府等各方勢力侵犯的政治行為。

  有了這個制度,加上瑞士特殊的國際政治中立國地位、堅挺穩定的瑞士法郎,以及與之相關的稅務、保險等制度,多年以來,瑞士不但是全球離岸金融中心,還是外國人的“避稅天堂”。當然,現在由於全球反恐鬥爭的需要,特別是由於美國人的堅持,這個銀行賬戶保密制度正在悄然瓦解。瑞士聯邦政府預計,最早一批跨國賬戶數據交流將於2018年實現。也就是説,銀行賬戶保密政策將於2018年終止。

  但即使如此,瑞士還是吸引著全球的富人。瑞士的私人銀行業務,即在私人資産管理上,當之無愧地執全球之牛耳。瑞銀和瑞士信貸銀行盈利的三分之一來自私人儲蓄。至於全球各國的主權財富基金、養老基金、保險資金和金融企業資産管理等等,瑞士更是專業人士和機構立足的不二之選。在金融機構雲集的幾個城市,各種私人或企業聚會,一定會碰到相當數量的金融業從業者。不到瑞士,真不知道有這麼多名目繁多的金融機構,也真不知道他們有這麼大的吸金能力。

  當然,説是“吸引富人”,但不是有點錢就能在瑞士隨便開個賬戶的,傲慢的櫃員會用各種理由搪塞你。當然,如果有“相當數額”的錢,還是能被奉為上賓的。瑞士某些州還有根據消費支出、而不是根據實際收入和財産納稅的“統一稅”設計。這個設計對達到了一定門檻的外國富人,有巨大的吸引力:在其他國家歲入多少、有多少財産,與瑞士無關!在其他國家賺了大錢之後來瑞士生活、消費,只需根據消費額付稅。

  有人説,“銀行為客戶保密”制度正在終結,“避稅天堂”不再,瑞士金融文化魅力盡失,正面臨全面挑戰,記者覺得未必。在如何説服對方、讓對方心悅誠服地把錢放到瑞士來這一點上,瑞士人有旺盛的創造力,也有的是新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