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古時如何資助寒門舉子

2017-9-14 14:53:43

來源:北京晚報 選稿:桑怡

  如今全社會對教育都非常重視,社會各界通過各種形式的助學活動,為貧困學生排憂解難。那麼在古代,人們是如何資助寒門學子的呢?

  我國歷史上的教育主要體現在科舉上,不僅國家十分重視,而且宗族和地方民眾都非常關心。為了促使本地、本宗族中的貧寒學子能夠順利通過科考,除了宗族的義莊外,地方各級也有各種制度,設立了助學助考機構,在卷資、路費、賀金等諸多方面給予貧寒之士種種資助。從某種意義上來説,這些措施對於人才的培養具有積極的意義。

  從隋代興起的科舉制度,到了唐代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和提升,成為國家選拔人才的主要渠道。唐代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有對困難學子的資助措施。首先是中央政府資助,一般是針對省試或制舉落第者,資助形式是給他們發放回家的路費。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十二月敕:“吏部省試其下第人各賜絹五匹,充歸糧,各勤修業。”即是給每個落第舉子發放絹五匹作為回家路費。玄宗時期不僅發放財物給這些落第舉子以資鼓勵,還賜食,並讓其享受“公車”回家的待遇。對於那些有舉名,因為生病不能參加科考的,朝廷還負責醫療,照顧的也算是週到了。

  其次,部分地方政府還免除舉子的渡船費。唐代渡船津吏為官方設置,元和年間,地方政府規定津吏不再收取舉子的渡船費,對寒門學子無疑也是很大的幫助。

  宋代科舉考試一般分為州試、省試、殿試三級考試。而省試和殿試又都集中在大城市,那些生長在鄉村的舉子要想參加考試就必須跋山涉水,遠離家鄉。這樣在途中的路資和食宿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針對這一情況,開寶二年(969年)十月,宋太祖下詔:西川、山南、荊湖的讀書人進京考試,憑“券”可以免費使用官驛的交通工具,並在官驛借宿。到了宋徽宗崇寧五年(1106年)又下令:資助路途偏遠的學生進京趕考,學校會以學糧設宴款待,如果路途遙遠,還能解決部分費用。

  宋代舉子主要的資助來自於地方政府的撥款。宋朝各地州縣為了資助本地寒門學子赴考,專門設置了資助機構,以提供基本生活所需和旅資。地方政府也相繼設立“貢士莊”與“貢士庫”,資助參加科考的當地士子。貢士莊是地方政府撥出若干公田放租,以田租為基金,給當地學子提供經濟資助;貢士庫則是地方政府撥出若干公款設立的基金,再以放貸收取的利息,資助應考舉子的旅費等。還有一些地方政府專門設立了用於資助貧困學生的莊田,即義田,資助範圍較廣,不僅包括州縣的貧困學生,而且包括士子,甚至還擴大到士族的後人。所資助的項目甚至包含了士子的婚喪嫁娶。

  到了明代,繼續實行學田制,學田的來源一般為政府劃撥、官紳捐贈和沒收的臟産。但是此項經費後來不斷被劣紳、姦佃隱冒侵佔,明正德丁酉、嘉靖己亥年間官府兩次整頓,追回了其中部分田産。

  明代的地方官員積極鼓勵民間捐資助學,創辦了眾多義學、賓興等助學機構。義學是由地方有志官民捐建的學校,主要招收貧寒生童;地處偏遠的海南瓊山縣在天順年就有義學6所。另外,明朝海南各州縣普遍設立了賓興,各賓興組織均置有田産,稱為“賓興田”,一般附屬於義田、學田內。義學、賓興的設立,為海南寒門學子提供了讀書應試的機會,使明代海南科舉及第人數較前朝明顯增加。

  到了清代,士子從事舉業需要的支出一般包括送與學師的束脩,歲科小試的卷資、印金,參加鄉會試、貢生朝考的盤費等,名目繁多。士子參加鄉試會試花費更是一筆很大的數字,對於寒門學子而言,參加考試就耗資巨大。

  清政府對士子赴考給予一定的資助,該項支出屬於財政歲出部分的“科場之款”,這些經費包括“主考路費銀、科場供應銀,新舉人花紅筵燕銀、會試盤費銀、旗扁銀、進士坊價銀、帽頂銀”。“會試盤費銀”就是清政府資助會試士子的旅費。對於會試的旅費補助,清初即作了規定。順治二年“舉人公車由布政使司給與盤費,各按其省份至京之道裏遠近以為差。”其中規定:“安徽二十兩,江西、湖北皆十七兩,福建十五兩,……直隸、四川皆四兩,山東一兩,廣東二十兩,惟瓊州府增十兩,每名三十兩,于領咨日給發。”

  政府對雲貴兩省偏遠地區士子的資助除了給盤費外,還賞給驛馬,允許馳驛。會試舉人憑兵部火牌到驛站領馬,一路馳驛赴京考試,不需支付馬食;回程照領。中進士回籍者亦准許馳驛。後來,清政府對新疆士子也給與照顧,允準馳驛。

  清代,地方的書院和縣學、府學採取不同形式資助寒門學子,宗族組織往往也設立專門基金資助本族寒門學子。尤其是嘉慶、道光年間,普遍興起專門資助士子考試的賓興會,資助範圍包括歲科小試、諸貢朝考、鄉會試等。除此之外,很多村莊本著激勵和支援本村、本族子弟讀書的目的,也通過捐款、捐田的方式,設立“賓興田”、“賓興坡”、“賓興山”等,將它們出租,租金用於資助寒門學子。劉永加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古時如何資助寒門舉子

2017年9月14日 14:53 來源:北京晚報

  如今全社會對教育都非常重視,社會各界通過各種形式的助學活動,為貧困學生排憂解難。那麼在古代,人們是如何資助寒門學子的呢?

  我國歷史上的教育主要體現在科舉上,不僅國家十分重視,而且宗族和地方民眾都非常關心。為了促使本地、本宗族中的貧寒學子能夠順利通過科考,除了宗族的義莊外,地方各級也有各種制度,設立了助學助考機構,在卷資、路費、賀金等諸多方面給予貧寒之士種種資助。從某種意義上來説,這些措施對於人才的培養具有積極的意義。

  從隋代興起的科舉制度,到了唐代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和提升,成為國家選拔人才的主要渠道。唐代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有對困難學子的資助措施。首先是中央政府資助,一般是針對省試或制舉落第者,資助形式是給他們發放回家的路費。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十二月敕:“吏部省試其下第人各賜絹五匹,充歸糧,各勤修業。”即是給每個落第舉子發放絹五匹作為回家路費。玄宗時期不僅發放財物給這些落第舉子以資鼓勵,還賜食,並讓其享受“公車”回家的待遇。對於那些有舉名,因為生病不能參加科考的,朝廷還負責醫療,照顧的也算是週到了。

  其次,部分地方政府還免除舉子的渡船費。唐代渡船津吏為官方設置,元和年間,地方政府規定津吏不再收取舉子的渡船費,對寒門學子無疑也是很大的幫助。

  宋代科舉考試一般分為州試、省試、殿試三級考試。而省試和殿試又都集中在大城市,那些生長在鄉村的舉子要想參加考試就必須跋山涉水,遠離家鄉。這樣在途中的路資和食宿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針對這一情況,開寶二年(969年)十月,宋太祖下詔:西川、山南、荊湖的讀書人進京考試,憑“券”可以免費使用官驛的交通工具,並在官驛借宿。到了宋徽宗崇寧五年(1106年)又下令:資助路途偏遠的學生進京趕考,學校會以學糧設宴款待,如果路途遙遠,還能解決部分費用。

  宋代舉子主要的資助來自於地方政府的撥款。宋朝各地州縣為了資助本地寒門學子赴考,專門設置了資助機構,以提供基本生活所需和旅資。地方政府也相繼設立“貢士莊”與“貢士庫”,資助參加科考的當地士子。貢士莊是地方政府撥出若干公田放租,以田租為基金,給當地學子提供經濟資助;貢士庫則是地方政府撥出若干公款設立的基金,再以放貸收取的利息,資助應考舉子的旅費等。還有一些地方政府專門設立了用於資助貧困學生的莊田,即義田,資助範圍較廣,不僅包括州縣的貧困學生,而且包括士子,甚至還擴大到士族的後人。所資助的項目甚至包含了士子的婚喪嫁娶。

  到了明代,繼續實行學田制,學田的來源一般為政府劃撥、官紳捐贈和沒收的臟産。但是此項經費後來不斷被劣紳、姦佃隱冒侵佔,明正德丁酉、嘉靖己亥年間官府兩次整頓,追回了其中部分田産。

  明代的地方官員積極鼓勵民間捐資助學,創辦了眾多義學、賓興等助學機構。義學是由地方有志官民捐建的學校,主要招收貧寒生童;地處偏遠的海南瓊山縣在天順年就有義學6所。另外,明朝海南各州縣普遍設立了賓興,各賓興組織均置有田産,稱為“賓興田”,一般附屬於義田、學田內。義學、賓興的設立,為海南寒門學子提供了讀書應試的機會,使明代海南科舉及第人數較前朝明顯增加。

  到了清代,士子從事舉業需要的支出一般包括送與學師的束脩,歲科小試的卷資、印金,參加鄉會試、貢生朝考的盤費等,名目繁多。士子參加鄉試會試花費更是一筆很大的數字,對於寒門學子而言,參加考試就耗資巨大。

  清政府對士子赴考給予一定的資助,該項支出屬於財政歲出部分的“科場之款”,這些經費包括“主考路費銀、科場供應銀,新舉人花紅筵燕銀、會試盤費銀、旗扁銀、進士坊價銀、帽頂銀”。“會試盤費銀”就是清政府資助會試士子的旅費。對於會試的旅費補助,清初即作了規定。順治二年“舉人公車由布政使司給與盤費,各按其省份至京之道裏遠近以為差。”其中規定:“安徽二十兩,江西、湖北皆十七兩,福建十五兩,……直隸、四川皆四兩,山東一兩,廣東二十兩,惟瓊州府增十兩,每名三十兩,于領咨日給發。”

  政府對雲貴兩省偏遠地區士子的資助除了給盤費外,還賞給驛馬,允許馳驛。會試舉人憑兵部火牌到驛站領馬,一路馳驛赴京考試,不需支付馬食;回程照領。中進士回籍者亦准許馳驛。後來,清政府對新疆士子也給與照顧,允準馳驛。

  清代,地方的書院和縣學、府學採取不同形式資助寒門學子,宗族組織往往也設立專門基金資助本族寒門學子。尤其是嘉慶、道光年間,普遍興起專門資助士子考試的賓興會,資助範圍包括歲科小試、諸貢朝考、鄉會試等。除此之外,很多村莊本著激勵和支援本村、本族子弟讀書的目的,也通過捐款、捐田的方式,設立“賓興田”、“賓興坡”、“賓興山”等,將它們出租,租金用於資助寒門學子。劉永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