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寶雞青銅器,牛在哪兒?

2017-9-13 11:38:57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楊曙明 單位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寶雞青銅器,牛在哪兒?

  原標題:寶雞青銅器,牛在哪兒?

圖①大克鼎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②匜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③胡簋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④折觥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⑤鳳鳥銜環銅熏爐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⑥逨盤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國的青銅文化起源於黃河流域,始於西元前21世紀,止于西元前5世紀,大體相當於文獻記載的夏、商、西周至春秋時期,經歷了約1500年的歷史。西周時期,青銅鑄造工藝在殷商時代的基礎上得到長足發展,出現了分鑄法、失蠟法等先進的工藝技術。

  寶雞作為西周王朝的發祥地,見證了中國青銅文明的頂峰時期。自漢代以來,寶雞境內就不斷出土青銅器,數量之巨、精品之多、銘刻內容之重要,均居全國之首。可以説,寶雞出土的青銅器是西周文明的重要標誌,其製作技藝達到了中國青銅時代的最高水準。從考古發掘的情況來看,寶雞青銅器的主要特點是窖藏多、出土地點密集、周原地區出土多、西周時代多、有銘銅器多等;從器物本身來看,寶雞青銅器的特點有“五多”:

  一是數量多。漢以降,寶雞地區青銅器出土不斷。特別是從清朝初年開始,由於金石學的發展,寶雞出土青銅器見於著錄的數量驟增,寶雞成為學者關注和研究的重點區域。如今,寶雞出土的青銅器散佈於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和私人收藏者手中,正如著名青銅器專家馬承源所説:“世界上凡是有博物館的地方就有寶雞青銅器。”

  寶雞是西周京畿重地,也是虢、散、夨(音“策”——編者注,下同)等西周諸侯國的封地,西周王朝早期的宗廟一直在寶雞,大多重要的祭祀、冊命儀式等活動都在這裡舉行;此外,許多王公貴族在此擁有采邑,長期居住,死後亦葬於此;而此時正是我國青銅文明的鼎盛時代。在以上三種因素共同作用下,寶雞地下埋藏有大量的西周墓葬和窖藏,成為我國青銅器出土的重地,也就不足為奇了。

  北宋著名金石學家呂大臨的《考古圖》中,青銅器有出土地點可考者90余件,半數以上出自陜西,其中有10件以上出自寶雞周原一帶。新中國成立後,隨著大規模的考古調查和發掘工作在寶雞地區展開,大批青銅器相繼問世。僅周原遺址出土的青銅器就約佔全省西周青銅器數量的三分之二。

  據不完全統計,寶雞出土的青銅器已達兩萬多件,僅館藏者就達15000多件,約佔陜西省青銅器館藏數量的三分之二。可以説,世界上還沒有哪塊土地曾如此密集、如此持久地出土過青銅器。

  二是重器多。寶雞出土的青銅器不僅數量多,而且宗廟重器多、禮器多、國寶級的多。目前,寶雞地區博物館收藏的青銅器,達到“珍貴文物”級別的有1088件,約佔全國同級別青銅器總數的71%;其中,國家一級文物158件、二級文物401件、三級文物529件。國家公佈的三批限制出境文物名錄中,青銅器共36件,寶雞有8件入選,佔近1/4。20世紀90年代,國家文物局組織專家對寶雞地區的館藏文物在原來確定級別的基礎上又進行了篩選,從一級文物中篩選出55件最精的藏品,譽為“國寶級”文物,其中青銅器有10組(13件)。著名的“四大國寶”(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盤、散氏盤)和“海內三寶”(大盂鼎、大克鼎、毛公鼎)均出土于寶雞。

  寶雞許多青銅器有著很高的學術研究價值。比如,散氏盤被譽為中國第一件地契,(音“營”)匜被稱為我國目前發現最早的刑事判決書,何尊銘文中第一次出現了“中國”一詞,大盂鼎被稱為最大的西周青銅器,大克鼎的銘文是西周時代書法成就的集中代表……寶雞的青銅器還成為不少著名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比如國家博物館的大盂鼎、虢季子白盤,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毛公鼎、散氏盤,上海博物館的大克鼎,陜西歷史博物館的牛尊等。

  三是精品多。寶雞青銅器享有盛譽,並非僅以數量取勝,更在於它的品質。西周時代正值青銅器發展的鼎盛時期,此時的青銅器製作技藝精湛、品種繁多。有酒器、食器、水器、樂器、兵器、農具與工具、車馬器、璽印等,單在酒器類中又有爵、角、觶(音“至”)、斝(音“甲”)、尊、壺、卣(音“有”)、彝、觥(音“工”)、罍(音“雷”)、盉(音“禾”)、勺、禁等多個器種,而且每一器種在每個時代都呈現出不同的樣貌,同一時代的同一器種也花樣繁多。從出土器物來看,寶雞出土的青銅器大多造型獨特、工藝精良、美觀大方。特別是一些青銅禮器,是當時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水準的代表之作,體現了社會生産力發展的最高成就。

  比如折觥,主體造型採用了圓雕手法,主體花紋也以高浮雕技法而成,其花紋下既有雲雷紋填底,又有陰線附身,全身動物紋飾有饕餮、夔(音“魁”)龍、大象、小蛇、飛燕、鳴蟬、鴟(音“吃”)鳥、神龜等數十個,四層紋飾造型,有機結合,巧奪天工,是寫實與抽象的完美結合。雕鑄如此精美的青銅藝術品,不僅要有高超的造型技藝,還要有深遂的藝術思維。

  又如伯各卣,通體以雲雷紋襯地,採用以浮雕、圓雕和平雕相結合的藝術手法,造型厚重,紋飾華麗,充滿神秘色彩,充分表現了古人對鬼神的畏懼與虔敬,是西周早期不可多得的青銅藝術珍品。

  鳳翔出土的鳳鳥銜環銅熏爐,是春秋時期青銅器的經典之作,使用了澆鑄、編織、鉚鍛、鏤空等多種工藝技術,用失蠟法澆鑄而成。其設計巧妙,紋飾瑰麗,鑄造手法奇巧,就是現代工藝也很難倣造。正因為寶雞青銅器精美程度令人咂舌,所以成了中國青銅器的“形象大使”,時常出現在各種宣傳畫上,或是成為青銅器禮品的原型。

  四是銘文多。中國青銅器的一個顯著特點是鑄刻有文字,即我們通常所説的金文,這與其他國家青銅器明顯不同。青銅器鑄刻銘文是從商代中期開始的,起初只是一兩個字,即“族徽”式的文字。商代晚期開始銘文增多,西周是銘文大發展時期,出現了長篇巨制。寶雞出土的青銅器大多鑄有銘文。從目前資料來看,能收集到銘文的就多達700余件,近20000字。其中,毛公鼎銘文497字,居西周長銘銅器之首位。這些銘文從不同的角度記錄了西周的社會生活,涉及到政治謀劃、征戰殺伐、祭辭誥命、冊賜宴饗、土地轉讓、刑事訴訟、盟誓契約、婚嫁禮俗等方方面面,完全可以驗證後世編纂的歷史文獻的真偽。

  五是標準器多。標準器,也叫斷代標準器,是為歷史斷代研究提供紀年標準的器物。我們常説中華民族有上下五千年文明,但有文獻記載的歷史僅有近3000年。為此,國家實施了夏商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專門研究歷史紀年斷代問題,而青銅器上有歷史紀年的銘文,是非常有力的證據。

  於是,寶雞出土的大量帶有紀年銘文的青銅器就成了研究重點之一。在眉縣楊家村窖藏未發現前,國內有紀年的青銅器只有60多件,標準器有38件,其中寶雞出土的15件,佔40%。楊家村窖藏出土的27件青銅器件件有銘文。其中,逨鼎、逨盤均為標準器,逨鼎共有12件,而逨盤中的銘文幾乎完整地記錄了西周諸王世系,印證了司馬遷《史記‧周本紀》中關於西周王係記載的真實性,為西周晚期青銅器譜係研究、斷代提供了證據,可謂“青銅史書”。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寶雞青銅器,牛在哪兒?

2017年9月13日 11:38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寶雞青銅器,牛在哪兒?

  原標題:寶雞青銅器,牛在哪兒?

圖①大克鼎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②匜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③胡簋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④折觥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⑤鳳鳥銜環銅熏爐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圖⑥逨盤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中國的青銅文化起源於黃河流域,始於西元前21世紀,止于西元前5世紀,大體相當於文獻記載的夏、商、西周至春秋時期,經歷了約1500年的歷史。西周時期,青銅鑄造工藝在殷商時代的基礎上得到長足發展,出現了分鑄法、失蠟法等先進的工藝技術。

  寶雞作為西周王朝的發祥地,見證了中國青銅文明的頂峰時期。自漢代以來,寶雞境內就不斷出土青銅器,數量之巨、精品之多、銘刻內容之重要,均居全國之首。可以説,寶雞出土的青銅器是西周文明的重要標誌,其製作技藝達到了中國青銅時代的最高水準。從考古發掘的情況來看,寶雞青銅器的主要特點是窖藏多、出土地點密集、周原地區出土多、西周時代多、有銘銅器多等;從器物本身來看,寶雞青銅器的特點有“五多”:

  一是數量多。漢以降,寶雞地區青銅器出土不斷。特別是從清朝初年開始,由於金石學的發展,寶雞出土青銅器見於著錄的數量驟增,寶雞成為學者關注和研究的重點區域。如今,寶雞出土的青銅器散佈於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和私人收藏者手中,正如著名青銅器專家馬承源所説:“世界上凡是有博物館的地方就有寶雞青銅器。”

  寶雞是西周京畿重地,也是虢、散、夨(音“策”——編者注,下同)等西周諸侯國的封地,西周王朝早期的宗廟一直在寶雞,大多重要的祭祀、冊命儀式等活動都在這裡舉行;此外,許多王公貴族在此擁有采邑,長期居住,死後亦葬於此;而此時正是我國青銅文明的鼎盛時代。在以上三種因素共同作用下,寶雞地下埋藏有大量的西周墓葬和窖藏,成為我國青銅器出土的重地,也就不足為奇了。

  北宋著名金石學家呂大臨的《考古圖》中,青銅器有出土地點可考者90余件,半數以上出自陜西,其中有10件以上出自寶雞周原一帶。新中國成立後,隨著大規模的考古調查和發掘工作在寶雞地區展開,大批青銅器相繼問世。僅周原遺址出土的青銅器就約佔全省西周青銅器數量的三分之二。

  據不完全統計,寶雞出土的青銅器已達兩萬多件,僅館藏者就達15000多件,約佔陜西省青銅器館藏數量的三分之二。可以説,世界上還沒有哪塊土地曾如此密集、如此持久地出土過青銅器。

  二是重器多。寶雞出土的青銅器不僅數量多,而且宗廟重器多、禮器多、國寶級的多。目前,寶雞地區博物館收藏的青銅器,達到“珍貴文物”級別的有1088件,約佔全國同級別青銅器總數的71%;其中,國家一級文物158件、二級文物401件、三級文物529件。國家公佈的三批限制出境文物名錄中,青銅器共36件,寶雞有8件入選,佔近1/4。20世紀90年代,國家文物局組織專家對寶雞地區的館藏文物在原來確定級別的基礎上又進行了篩選,從一級文物中篩選出55件最精的藏品,譽為“國寶級”文物,其中青銅器有10組(13件)。著名的“四大國寶”(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盤、散氏盤)和“海內三寶”(大盂鼎、大克鼎、毛公鼎)均出土于寶雞。

  寶雞許多青銅器有著很高的學術研究價值。比如,散氏盤被譽為中國第一件地契,(音“營”)匜被稱為我國目前發現最早的刑事判決書,何尊銘文中第一次出現了“中國”一詞,大盂鼎被稱為最大的西周青銅器,大克鼎的銘文是西周時代書法成就的集中代表……寶雞的青銅器還成為不少著名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比如國家博物館的大盂鼎、虢季子白盤,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毛公鼎、散氏盤,上海博物館的大克鼎,陜西歷史博物館的牛尊等。

  三是精品多。寶雞青銅器享有盛譽,並非僅以數量取勝,更在於它的品質。西周時代正值青銅器發展的鼎盛時期,此時的青銅器製作技藝精湛、品種繁多。有酒器、食器、水器、樂器、兵器、農具與工具、車馬器、璽印等,單在酒器類中又有爵、角、觶(音“至”)、斝(音“甲”)、尊、壺、卣(音“有”)、彝、觥(音“工”)、罍(音“雷”)、盉(音“禾”)、勺、禁等多個器種,而且每一器種在每個時代都呈現出不同的樣貌,同一時代的同一器種也花樣繁多。從出土器物來看,寶雞出土的青銅器大多造型獨特、工藝精良、美觀大方。特別是一些青銅禮器,是當時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水準的代表之作,體現了社會生産力發展的最高成就。

  比如折觥,主體造型採用了圓雕手法,主體花紋也以高浮雕技法而成,其花紋下既有雲雷紋填底,又有陰線附身,全身動物紋飾有饕餮、夔(音“魁”)龍、大象、小蛇、飛燕、鳴蟬、鴟(音“吃”)鳥、神龜等數十個,四層紋飾造型,有機結合,巧奪天工,是寫實與抽象的完美結合。雕鑄如此精美的青銅藝術品,不僅要有高超的造型技藝,還要有深遂的藝術思維。

  又如伯各卣,通體以雲雷紋襯地,採用以浮雕、圓雕和平雕相結合的藝術手法,造型厚重,紋飾華麗,充滿神秘色彩,充分表現了古人對鬼神的畏懼與虔敬,是西周早期不可多得的青銅藝術珍品。

  鳳翔出土的鳳鳥銜環銅熏爐,是春秋時期青銅器的經典之作,使用了澆鑄、編織、鉚鍛、鏤空等多種工藝技術,用失蠟法澆鑄而成。其設計巧妙,紋飾瑰麗,鑄造手法奇巧,就是現代工藝也很難倣造。正因為寶雞青銅器精美程度令人咂舌,所以成了中國青銅器的“形象大使”,時常出現在各種宣傳畫上,或是成為青銅器禮品的原型。

  四是銘文多。中國青銅器的一個顯著特點是鑄刻有文字,即我們通常所説的金文,這與其他國家青銅器明顯不同。青銅器鑄刻銘文是從商代中期開始的,起初只是一兩個字,即“族徽”式的文字。商代晚期開始銘文增多,西周是銘文大發展時期,出現了長篇巨制。寶雞出土的青銅器大多鑄有銘文。從目前資料來看,能收集到銘文的就多達700余件,近20000字。其中,毛公鼎銘文497字,居西周長銘銅器之首位。這些銘文從不同的角度記錄了西周的社會生活,涉及到政治謀劃、征戰殺伐、祭辭誥命、冊賜宴饗、土地轉讓、刑事訴訟、盟誓契約、婚嫁禮俗等方方面面,完全可以驗證後世編纂的歷史文獻的真偽。

  五是標準器多。標準器,也叫斷代標準器,是為歷史斷代研究提供紀年標準的器物。我們常説中華民族有上下五千年文明,但有文獻記載的歷史僅有近3000年。為此,國家實施了夏商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專門研究歷史紀年斷代問題,而青銅器上有歷史紀年的銘文,是非常有力的證據。

  於是,寶雞出土的大量帶有紀年銘文的青銅器就成了研究重點之一。在眉縣楊家村窖藏未發現前,國內有紀年的青銅器只有60多件,標準器有38件,其中寶雞出土的15件,佔40%。楊家村窖藏出土的27件青銅器件件有銘文。其中,逨鼎、逨盤均為標準器,逨鼎共有12件,而逨盤中的銘文幾乎完整地記錄了西周諸王世系,印證了司馬遷《史記‧周本紀》中關於西周王係記載的真實性,為西周晚期青銅器譜係研究、斷代提供了證據,可謂“青銅史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