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河北發現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

2017-5-19 08:33:0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海波、耿建擴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揭開1500年前的皇室生死糾葛:河北發現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

  原標題:河北發現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

核桃園一號塔基全景 沈麗華攝/光明圖片

  本報訊(李海波、耿建擴)南北朝北齊時期的皇家佛寺大莊嚴寺的具體位置在哪?日前,考古專家對河北臨漳鄴城遺址核桃園建築基址群進行了發掘和研究,確認其為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同時也為我們揭開了大莊嚴寺隱藏的一段1500年前的皇室生死糾葛。

  據臨漳縣地方誌主編黃浩介紹,臨漳古稱“鄴”,鄴城遺址曾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都城,以“三國故地、六朝古都”著稱。東魏、北齊時統治者尊崇佛教。北齊開國皇帝高洋在當皇帝之前,曾見晉陽佛僧阿禿師,阿禿師再三以手指天,預示高洋將來可以主政天下。高洋當上皇帝後,佛教迅猛發展。史料記載,北齊是佛教的全盛時期,境內寺塔如林,當時全國有寺廟3萬所、僧尼200萬人,僅鄴城就有寺廟約4000所、僧尼8萬人,鄴城成為當時全國的佛教文化中心,留下許多佛教遺跡。大莊嚴寺就是著名的北齊皇家佛寺。

  據史書記載,大莊嚴寺原來是清河郡王高岳的府邸,隱藏著一段1500年前的皇室生死糾葛。《北史》卷五十一記載:高歸彥密奏高岳“造城南大宅,僭擬為永巷,但無闕耳”。高洋“使高歸彥就宅賜以鴆”。天保九年(558年)十二月,“敕以城南宅為莊嚴寺”。北齊宗室名將高岳是北齊高祖高歡的族弟,智勇雙全,跟隨高歡南征北討,威名顯赫,封為清河郡王。但他生性奢侈,喜好酒色,家中歌姬舞女、鐘鼓器樂冠絕諸王。起初,高岳奉高歡之命,撫養族弟高歸彥,對其非常刻薄。高歸彥因此懷恨在心。後來,高歸彥擔任領軍大將軍,深受文宣帝高洋寵信,便暗中蒐集高岳的罪狀。高歸彥向高洋密奏:高岳在鄴城南建造新的府邸,華麗程度可與皇宮媲美,文宣帝高洋派高歸彥到高岳府邸,用毒酒賜死了高岳,並抄沒高岳這座新宅入官。《北齊書‧文宣帝紀》記載:天保九年(558年)十二月,“起大莊嚴寺”。即天保九年(558年)十二月,高洋下令將高岳城南大宅建為皇家大莊嚴寺。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何利群博士介紹,大莊嚴寺作為北齊的皇家佛寺,在鄴城佛教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但歷經近1500年的滄桑變遷,大莊嚴寺具體位置在哪幾乎是個謎。確認大莊嚴寺這一北齊鄴城重要的標誌性建築位置,對於北齊鄴城平面佈局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能發現大莊嚴寺遺址,緣于20世紀90年代在臨漳縣習文鄉核桃園村附近發現的一座隋墓。考古專家從該墓出土的墓誌了解到,此墓為隋大業九年(613年)趙覬與妻樊氏合葬墓,還記有“葬于明堂園東莊嚴寺之所”等關於大莊嚴寺位置的重要資訊。

  此後,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組成的鄴城考古隊在墓葬附近進行了大面積考古勘探。在墓葬東北方、核桃園村西南發現了五處大型夯土遺跡。鄴城考古隊于2012年開始對該建築基址群進行全面發掘。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出土的大量“常平五銖”銅錢,為進一步推斷其建造年代提供了重要物證。根據地層關係、建築形制特點和出土遺物特徵,專家確認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是一座北齊時期的佛塔遺跡,準確的建造時間應在553—577年之間。其形制與鄴城遺址之前發現的趙彭城北朝佛寺的佛塔形制非常接近,確認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也是一座高層方形木構佛塔遺存,屬於最高等級的皇家大寺。

  “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是北齊皇家大寺佛塔塔基遺跡,加上距離趙覬墓最近,以墓誌資料作為參考,核桃園一號建築基本可確認屬於鄴城北齊大莊嚴寺佛塔。”何利群介紹。

  核桃園北齊佛寺塔基的發現與發掘對了解北朝晚期建築技術、佛教瘞埋制度以及探討核桃園建築基址群和鄴城南郊宗教禮制建築群的分佈具有重要意義。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河北發現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

2017年5月19日 08:33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揭開1500年前的皇室生死糾葛:河北發現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

  原標題:河北發現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

核桃園一號塔基全景 沈麗華攝/光明圖片

  本報訊(李海波、耿建擴)南北朝北齊時期的皇家佛寺大莊嚴寺的具體位置在哪?日前,考古專家對河北臨漳鄴城遺址核桃園建築基址群進行了發掘和研究,確認其為北齊皇家佛寺大莊嚴寺遺址,同時也為我們揭開了大莊嚴寺隱藏的一段1500年前的皇室生死糾葛。

  據臨漳縣地方誌主編黃浩介紹,臨漳古稱“鄴”,鄴城遺址曾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都城,以“三國故地、六朝古都”著稱。東魏、北齊時統治者尊崇佛教。北齊開國皇帝高洋在當皇帝之前,曾見晉陽佛僧阿禿師,阿禿師再三以手指天,預示高洋將來可以主政天下。高洋當上皇帝後,佛教迅猛發展。史料記載,北齊是佛教的全盛時期,境內寺塔如林,當時全國有寺廟3萬所、僧尼200萬人,僅鄴城就有寺廟約4000所、僧尼8萬人,鄴城成為當時全國的佛教文化中心,留下許多佛教遺跡。大莊嚴寺就是著名的北齊皇家佛寺。

  據史書記載,大莊嚴寺原來是清河郡王高岳的府邸,隱藏著一段1500年前的皇室生死糾葛。《北史》卷五十一記載:高歸彥密奏高岳“造城南大宅,僭擬為永巷,但無闕耳”。高洋“使高歸彥就宅賜以鴆”。天保九年(558年)十二月,“敕以城南宅為莊嚴寺”。北齊宗室名將高岳是北齊高祖高歡的族弟,智勇雙全,跟隨高歡南征北討,威名顯赫,封為清河郡王。但他生性奢侈,喜好酒色,家中歌姬舞女、鐘鼓器樂冠絕諸王。起初,高岳奉高歡之命,撫養族弟高歸彥,對其非常刻薄。高歸彥因此懷恨在心。後來,高歸彥擔任領軍大將軍,深受文宣帝高洋寵信,便暗中蒐集高岳的罪狀。高歸彥向高洋密奏:高岳在鄴城南建造新的府邸,華麗程度可與皇宮媲美,文宣帝高洋派高歸彥到高岳府邸,用毒酒賜死了高岳,並抄沒高岳這座新宅入官。《北齊書‧文宣帝紀》記載:天保九年(558年)十二月,“起大莊嚴寺”。即天保九年(558年)十二月,高洋下令將高岳城南大宅建為皇家大莊嚴寺。

  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何利群博士介紹,大莊嚴寺作為北齊的皇家佛寺,在鄴城佛教文化中具有重要地位。但歷經近1500年的滄桑變遷,大莊嚴寺具體位置在哪幾乎是個謎。確認大莊嚴寺這一北齊鄴城重要的標誌性建築位置,對於北齊鄴城平面佈局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能發現大莊嚴寺遺址,緣于20世紀90年代在臨漳縣習文鄉核桃園村附近發現的一座隋墓。考古專家從該墓出土的墓誌了解到,此墓為隋大業九年(613年)趙覬與妻樊氏合葬墓,還記有“葬于明堂園東莊嚴寺之所”等關於大莊嚴寺位置的重要資訊。

  此後,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組成的鄴城考古隊在墓葬附近進行了大面積考古勘探。在墓葬東北方、核桃園村西南發現了五處大型夯土遺跡。鄴城考古隊于2012年開始對該建築基址群進行全面發掘。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出土的大量“常平五銖”銅錢,為進一步推斷其建造年代提供了重要物證。根據地層關係、建築形制特點和出土遺物特徵,專家確認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是一座北齊時期的佛塔遺跡,準確的建造時間應在553—577年之間。其形制與鄴城遺址之前發現的趙彭城北朝佛寺的佛塔形制非常接近,確認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也是一座高層方形木構佛塔遺存,屬於最高等級的皇家大寺。

  “核桃園一號建築基址是北齊皇家大寺佛塔塔基遺跡,加上距離趙覬墓最近,以墓誌資料作為參考,核桃園一號建築基本可確認屬於鄴城北齊大莊嚴寺佛塔。”何利群介紹。

  核桃園北齊佛寺塔基的發現與發掘對了解北朝晚期建築技術、佛教瘞埋制度以及探討核桃園建築基址群和鄴城南郊宗教禮制建築群的分佈具有重要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