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的“秘密戰”

2017-3-20 09:59:12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李聰慧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的“秘密戰”

  秘密戰的緣起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美蘇兩大陣營間的對抗日益加劇。為了應對冷戰的需要,杜魯門政府在20世紀40年代後期開始大規模加強美國的國家安全體系,先後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情報局等機構。

  1948年5月,國務院政策設計委員會主任喬治‧凱南提議:為了對蘇聯開展心理戰,美國應當加強在國外從事秘密政治活動的能力。6月18日,杜魯門簽署了NSC/2號文件,下令對蘇展開秘密戰的相關活動。該文件指出:“美國政府公開的對外活動必須由不公開的活動來補充。”同時,該文件還對秘密戰的具體內容進行了規定:“(秘密)行動應該包括各種有關的不公開活動;宣傳、經濟戰;先發制人的直接行動,包括破壞與反破壞、爆炸和撤退措施;針對敵對國家的顛覆,包括援助地下抵抗組織,及支援自由世界國家中當地的反共分子。”根據這一文件,中央情報局成立了一個專門從事秘密行動的部門——政策協調局,並且規定該部門的負責人由國務院任命。

  “遏制之父”喬治‧凱南

  “秘密戰”由此成為美國對外活動中一種極為重要的形式,並且這種“秘密戰”不局限于宣傳攻勢和心理攻勢等“文”的活動,還包括各種使用暴力的活動。歐洲在戰後已經形成了一條穩定的東西方分界線,兩大軍事集團對峙,戰爭一觸即發。因此,中情局不敢在歐洲貿然採取行動。相比之下的遠東地區則是另一番景象:許多國家動蕩不安,局面十分混亂。這就為中情局採取“秘密戰”提供了“用武之地”。

  退入緬甸的李彌部隊

  1949年下半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橫掃中國大陸,國民黨的垮臺指日可待。12月9日,雲南省主席盧漢宣佈起義,並借開會之機軟禁了國民黨政府中央派駐雲南的第26軍軍長余程萬和第8軍軍長李彌。這兩支部隊隨即向昆明發動進攻,盧漢一時招架不住,被迫釋放了余程萬和李彌。余程萬喪失鬥志,決定讓第26軍全體撤退,第8軍也不敢單獨貿然攻城,只好一同撤退,隨後兩軍向滇南轉進。

  12月2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四兵團入滇作戰,當得知第26軍和第8軍向滇南撤退的消息後,劉鄧部第94師開始追擊。12月29日,正在莫斯科訪蘇的毛澤東電告劉少奇,讓他轉告正在中國西南作戰的劉伯承和鄧小平:“轉知盧漢及雲南我軍,只可在李彌、余程萬之先頭阻止其向越、緬前進,不可向其後威脅或追擊,以免該敵過早退入雲南。盧漢及我軍均應向該敵進行政治工作,策動該敵起義。”隨即第94師被命令暫停推進,以麻痹國民黨軍主力。另一方面,陳賡率領第四兵團和四野三十八軍的兩個師開始進軍雲南,破壞滇緬公路以阻止國民黨軍向越南和緬甸逃竄。

  國軍撤退緬甸路線圖

  蔣介石原本打算將第26軍從蒙自機場空運至海南島,第8軍留在雲南建立反共軍事基地。但到了次年1月中旬第26軍準備撤退時,人民解放軍佔領了蒙自機場,截斷了第26軍撤退的空中之路,於是國共兩軍在滇南展開廝殺,國民黨軍大部分被殲滅,僅有少數部隊逃亡緬甸和越南,其中逃亡緬甸的部隊是國民黨第26軍93師278團和第8軍237師709團的殘余軍隊。2月下旬,這批部隊先後抵達了泰緬邊境大其力附近的孟捧地區。後來,二戰期間參加過緬甸遠征且留在滇南的一些國民黨復員軍人也加入其中,這三支部隊聯合組成了一個統一的臨時指揮部,並自行命名為“復興部隊”,人數在2200人左右。由於這批部隊後來由李彌領導,因此又被稱為“李彌部隊”。剛剛退入緬甸的李彌部隊,補給完全斷絕,部隊只能變賣一切值錢的東西以購買糧食,不足的就向村民賒借。到3月底,除台灣匯來5萬泰銖外,主要依靠當地華僑。4月份,李彌來到泰國並帶來個人的儲蓄10萬美金暫為救急。

  李彌

  中情局第一次“秘密戰”

  如果不是北韓戰爭,想必這支軍隊根本不會進入美國政府的視線。1950年6月北韓戰爭爆發;9月15日,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仁川登陸,一舉改變了北韓戰爭的局勢,北韓人民軍一路敗退,美軍得以越過三八線;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陷入北韓戰爭泥潭的美國政府一方面想取得北韓戰爭的勝利;另一方面又實行“戰爭局部化”政策,不想將北韓戰爭擴大到北韓半島以外的地區。因此,利用李彌部隊牽制中國兵力成為了美國政府的一個選擇。早在1950年9月美國海軍少將厄斯金率領“東南亞軍援顧問團”訪問泰國期間,李彌就想方設法和厄斯金取得了聯繫,並進行了三次會談。李彌希望能夠得到美國政府的軍事援助以“反攻大陸”,厄斯金也表示當李彌部隊進入中國境內後美國可以向其進行空投補給。

  後來,美國中央情報局下屬的政策協調辦公室,根據厄斯金的建議于11月5日向杜魯門提出了“白紙方案”(Operation Paper),這一方案的主要內容就是向李彌部隊提供援助,讓這批部隊進攻中國西南地區從而牽制中國兵力,以緩解美國軍隊在北韓半島的壓力。在討論這個方案時,當時的中情局局長史密斯將軍認為中國軍隊兵力充足,這個冒險行動不可能讓中國軍隊撤出北韓戰場,因此極力反對這個方案。但是杜魯門卻認同並批准了這個方案。

  從1951年2月開始,中情局開始通過曼谷的情報站,並在泰國政府的協助下向李彌部隊提供軍事援助。據後來升任中央情報局副局長的理查德‧赫爾姆斯的回憶,這是當時美國發動的最大規模的秘密行動。而這場秘密行動卻因為不久後一個記者的揭露而進入了公眾視野。

  “秘密戰”不再秘密

  1951年夏,中央情報局沒有標誌的大型飛機在西貢、曼谷的頻繁起降,為敏銳的記者所注意。美聯社記者西摩‧托平通過在泰國和緬甸的跟蹤調查,對事情的經過有了大致的掌握。為了避免緬甸政府的新聞封鎖,托平從新加坡發出了這一消息。據他個人的説法,這則電訊“在全世界激起了同情緬甸人的抗議大合唱,但是卻沒有實際效果”。不過他的消息卻在中情局引起了極大的震動。

  而對於捲入李彌部隊在緬甸軍事活動的報道,美國政府卻矢口否認。美國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臘斯克要求美國駐緬大使大衛‧凱伊堅決否認美國與此事有關聯。結果,這位美國大使最終只能以辭職來表達對該政策的不滿。

  媒體對此事的揭露並未使中央情報局放棄這個秘密戰計劃,相反,中央情報局答應李彌,每月向他提供7.5萬美元的援助,並指示他“潛伏下來,進行訓練”。直到1952年秋,中央情報局仍在為李彌部隊空投物資,並派遣專家準備在孟薩修建飛機跑道。與此同時,李彌部隊和緬甸政府軍發生大規模衝突,他們與少數民族反政府武裝合作一同對抗政府軍,並且搶劫當地百姓、種植並販賣鴉片以彌補開支。這一系列行為對緬甸的主權和安全構成了越來越大的威脅,而美國對李彌部隊的援助也引起了緬甸政府的極大不滿。

  “秘密戰”的失敗

  為了徹底打擊李彌部隊和反政府武裝的勢力,緬甸軍方于1952年11月在撣邦各地區實施軍事戒嚴,並於12月取消了撣邦土司制度,直接施行軍政管理,以斷絕李彌部隊的後援力量。1953年1月8日緬甸軍方見時機已然成熟,遂決定向克倫族武裝力量發動軍事攻擊,由於李彌和克倫族、蒙族簽訂了軍事合作計劃,因此李彌于2月4日下令全軍策應克倫族武裝作戰。這次驅逐李彌部隊的戰役再次以緬甸軍方失敗而告終。

  對美方失去信心的緬甸政府在3月17日告知美方:緬方決定自本年(1953年)的6月30日起,停止接受所有來自美方的援助,直至緬甸政府成功驅逐國民黨軍為止。美緬關係隨之降到冰點。3月25日,緬甸外長藻昆卓正式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控訴臺方侵略之案,案名為:緬甸聯邦所提關於台灣國民黨政府侵略緬甸之控訴。緬甸政府希望聯合國安理會能夠宣佈李彌部隊侵犯緬甸領土主權、危害國際和平的行徑是非法的,並且立即採取措施停止這種侵略行為,要求有關各方尊重緬甸的主權和政治獨立,遵守聯合國憲章。

  4月23日,聯大通過決議,譴責外國軍隊對緬甸領土主權的侵犯,要求其必須放下武器接受收容或立刻離開緬境,呼籲所有國家尊重緬甸的領土主權和獨立,建議目前的談判繼續進行,要求所有的國家協助這些軍隊和平撤離緬甸而不要支援他們。10月24日,台灣當局簽署了撤軍協定。從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5月9日,李彌部隊共撤退6572人,其中官兵5699人,家屬873人。

  1953年,身處異國他鄉的李彌軍隊開始撤軍

  這次撤軍標誌著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第一次“秘密戰”的失敗,而這次“秘密戰”的失敗對於美國的影響是災難性的。美國非但沒有對新中國的安全構成重大挑戰,反而使得美國同緬甸的關係受到極大損害,美國這一時期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也明顯下降。

  參考文獻

  陶文釗、梁碧瑩主編:《美國與近現代中國》,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年。

  覃怡輝:《李彌部隊退入緬甸期間(1950-1954)所引起的幾項國際事件》,《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2002年第4期。

上一篇稿件

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的“秘密戰”

2017年3月20日 09:59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的“秘密戰”

  秘密戰的緣起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美蘇兩大陣營間的對抗日益加劇。為了應對冷戰的需要,杜魯門政府在20世紀40年代後期開始大規模加強美國的國家安全體系,先後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情報局等機構。

  1948年5月,國務院政策設計委員會主任喬治‧凱南提議:為了對蘇聯開展心理戰,美國應當加強在國外從事秘密政治活動的能力。6月18日,杜魯門簽署了NSC/2號文件,下令對蘇展開秘密戰的相關活動。該文件指出:“美國政府公開的對外活動必須由不公開的活動來補充。”同時,該文件還對秘密戰的具體內容進行了規定:“(秘密)行動應該包括各種有關的不公開活動;宣傳、經濟戰;先發制人的直接行動,包括破壞與反破壞、爆炸和撤退措施;針對敵對國家的顛覆,包括援助地下抵抗組織,及支援自由世界國家中當地的反共分子。”根據這一文件,中央情報局成立了一個專門從事秘密行動的部門——政策協調局,並且規定該部門的負責人由國務院任命。

  “遏制之父”喬治‧凱南

  “秘密戰”由此成為美國對外活動中一種極為重要的形式,並且這種“秘密戰”不局限于宣傳攻勢和心理攻勢等“文”的活動,還包括各種使用暴力的活動。歐洲在戰後已經形成了一條穩定的東西方分界線,兩大軍事集團對峙,戰爭一觸即發。因此,中情局不敢在歐洲貿然採取行動。相比之下的遠東地區則是另一番景象:許多國家動蕩不安,局面十分混亂。這就為中情局採取“秘密戰”提供了“用武之地”。

  退入緬甸的李彌部隊

  1949年下半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橫掃中國大陸,國民黨的垮臺指日可待。12月9日,雲南省主席盧漢宣佈起義,並借開會之機軟禁了國民黨政府中央派駐雲南的第26軍軍長余程萬和第8軍軍長李彌。這兩支部隊隨即向昆明發動進攻,盧漢一時招架不住,被迫釋放了余程萬和李彌。余程萬喪失鬥志,決定讓第26軍全體撤退,第8軍也不敢單獨貿然攻城,只好一同撤退,隨後兩軍向滇南轉進。

  12月2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四兵團入滇作戰,當得知第26軍和第8軍向滇南撤退的消息後,劉鄧部第94師開始追擊。12月29日,正在莫斯科訪蘇的毛澤東電告劉少奇,讓他轉告正在中國西南作戰的劉伯承和鄧小平:“轉知盧漢及雲南我軍,只可在李彌、余程萬之先頭阻止其向越、緬前進,不可向其後威脅或追擊,以免該敵過早退入雲南。盧漢及我軍均應向該敵進行政治工作,策動該敵起義。”隨即第94師被命令暫停推進,以麻痹國民黨軍主力。另一方面,陳賡率領第四兵團和四野三十八軍的兩個師開始進軍雲南,破壞滇緬公路以阻止國民黨軍向越南和緬甸逃竄。

  國軍撤退緬甸路線圖

  蔣介石原本打算將第26軍從蒙自機場空運至海南島,第8軍留在雲南建立反共軍事基地。但到了次年1月中旬第26軍準備撤退時,人民解放軍佔領了蒙自機場,截斷了第26軍撤退的空中之路,於是國共兩軍在滇南展開廝殺,國民黨軍大部分被殲滅,僅有少數部隊逃亡緬甸和越南,其中逃亡緬甸的部隊是國民黨第26軍93師278團和第8軍237師709團的殘余軍隊。2月下旬,這批部隊先後抵達了泰緬邊境大其力附近的孟捧地區。後來,二戰期間參加過緬甸遠征且留在滇南的一些國民黨復員軍人也加入其中,這三支部隊聯合組成了一個統一的臨時指揮部,並自行命名為“復興部隊”,人數在2200人左右。由於這批部隊後來由李彌領導,因此又被稱為“李彌部隊”。剛剛退入緬甸的李彌部隊,補給完全斷絕,部隊只能變賣一切值錢的東西以購買糧食,不足的就向村民賒借。到3月底,除台灣匯來5萬泰銖外,主要依靠當地華僑。4月份,李彌來到泰國並帶來個人的儲蓄10萬美金暫為救急。

  李彌

  中情局第一次“秘密戰”

  如果不是北韓戰爭,想必這支軍隊根本不會進入美國政府的視線。1950年6月北韓戰爭爆發;9月15日,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仁川登陸,一舉改變了北韓戰爭的局勢,北韓人民軍一路敗退,美軍得以越過三八線;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入朝作戰。陷入北韓戰爭泥潭的美國政府一方面想取得北韓戰爭的勝利;另一方面又實行“戰爭局部化”政策,不想將北韓戰爭擴大到北韓半島以外的地區。因此,利用李彌部隊牽制中國兵力成為了美國政府的一個選擇。早在1950年9月美國海軍少將厄斯金率領“東南亞軍援顧問團”訪問泰國期間,李彌就想方設法和厄斯金取得了聯繫,並進行了三次會談。李彌希望能夠得到美國政府的軍事援助以“反攻大陸”,厄斯金也表示當李彌部隊進入中國境內後美國可以向其進行空投補給。

  後來,美國中央情報局下屬的政策協調辦公室,根據厄斯金的建議于11月5日向杜魯門提出了“白紙方案”(Operation Paper),這一方案的主要內容就是向李彌部隊提供援助,讓這批部隊進攻中國西南地區從而牽制中國兵力,以緩解美國軍隊在北韓半島的壓力。在討論這個方案時,當時的中情局局長史密斯將軍認為中國軍隊兵力充足,這個冒險行動不可能讓中國軍隊撤出北韓戰場,因此極力反對這個方案。但是杜魯門卻認同並批准了這個方案。

  從1951年2月開始,中情局開始通過曼谷的情報站,並在泰國政府的協助下向李彌部隊提供軍事援助。據後來升任中央情報局副局長的理查德‧赫爾姆斯的回憶,這是當時美國發動的最大規模的秘密行動。而這場秘密行動卻因為不久後一個記者的揭露而進入了公眾視野。

  “秘密戰”不再秘密

  1951年夏,中央情報局沒有標誌的大型飛機在西貢、曼谷的頻繁起降,為敏銳的記者所注意。美聯社記者西摩‧托平通過在泰國和緬甸的跟蹤調查,對事情的經過有了大致的掌握。為了避免緬甸政府的新聞封鎖,托平從新加坡發出了這一消息。據他個人的説法,這則電訊“在全世界激起了同情緬甸人的抗議大合唱,但是卻沒有實際效果”。不過他的消息卻在中情局引起了極大的震動。

  而對於捲入李彌部隊在緬甸軍事活動的報道,美國政府卻矢口否認。美國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臘斯克要求美國駐緬大使大衛‧凱伊堅決否認美國與此事有關聯。結果,這位美國大使最終只能以辭職來表達對該政策的不滿。

  媒體對此事的揭露並未使中央情報局放棄這個秘密戰計劃,相反,中央情報局答應李彌,每月向他提供7.5萬美元的援助,並指示他“潛伏下來,進行訓練”。直到1952年秋,中央情報局仍在為李彌部隊空投物資,並派遣專家準備在孟薩修建飛機跑道。與此同時,李彌部隊和緬甸政府軍發生大規模衝突,他們與少數民族反政府武裝合作一同對抗政府軍,並且搶劫當地百姓、種植並販賣鴉片以彌補開支。這一系列行為對緬甸的主權和安全構成了越來越大的威脅,而美國對李彌部隊的援助也引起了緬甸政府的極大不滿。

  “秘密戰”的失敗

  為了徹底打擊李彌部隊和反政府武裝的勢力,緬甸軍方于1952年11月在撣邦各地區實施軍事戒嚴,並於12月取消了撣邦土司制度,直接施行軍政管理,以斷絕李彌部隊的後援力量。1953年1月8日緬甸軍方見時機已然成熟,遂決定向克倫族武裝力量發動軍事攻擊,由於李彌和克倫族、蒙族簽訂了軍事合作計劃,因此李彌于2月4日下令全軍策應克倫族武裝作戰。這次驅逐李彌部隊的戰役再次以緬甸軍方失敗而告終。

  對美方失去信心的緬甸政府在3月17日告知美方:緬方決定自本年(1953年)的6月30日起,停止接受所有來自美方的援助,直至緬甸政府成功驅逐國民黨軍為止。美緬關係隨之降到冰點。3月25日,緬甸外長藻昆卓正式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控訴臺方侵略之案,案名為:緬甸聯邦所提關於台灣國民黨政府侵略緬甸之控訴。緬甸政府希望聯合國安理會能夠宣佈李彌部隊侵犯緬甸領土主權、危害國際和平的行徑是非法的,並且立即採取措施停止這種侵略行為,要求有關各方尊重緬甸的主權和政治獨立,遵守聯合國憲章。

  4月23日,聯大通過決議,譴責外國軍隊對緬甸領土主權的侵犯,要求其必須放下武器接受收容或立刻離開緬境,呼籲所有國家尊重緬甸的領土主權和獨立,建議目前的談判繼續進行,要求所有的國家協助這些軍隊和平撤離緬甸而不要支援他們。10月24日,台灣當局簽署了撤軍協定。從1953年11月7日到1954年5月9日,李彌部隊共撤退6572人,其中官兵5699人,家屬873人。

  1953年,身處異國他鄉的李彌軍隊開始撤軍

  這次撤軍標誌著中央情報局在東南亞第一次“秘密戰”的失敗,而這次“秘密戰”的失敗對於美國的影響是災難性的。美國非但沒有對新中國的安全構成重大挑戰,反而使得美國同緬甸的關係受到極大損害,美國這一時期在東南亞地區的影響也明顯下降。

  參考文獻

  陶文釗、梁碧瑩主編:《美國與近現代中國》,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年。

  覃怡輝:《李彌部隊退入緬甸期間(1950-1954)所引起的幾項國際事件》,《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200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