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寒光閃閃的青銅劍與楚國的動蕩年代

2017-3-20 09:58:11

來源:錢江晚報 選稿:鬱婷藶



18號墓挖掘出的吳越式青銅劍

18號墓內的陶鼎

  2017年的考古,對於大眾而言,有兩個激發想像的場景,一個是從千年古墓中端出的一鼎“牛骨湯”,另一個是出土時仍然寒光凜凜的戰國寶劍——在極短的時間內一段12秒的拔劍視頻播放次數就達946萬。

  這兩件文物都與河南信陽市城陽城遺址18號墓有關,這是一座戰國楚文化墓葬。

  2017年2月15日,央視10套“考古進行時”欄目播出《信陽楚國大墓》,揭秘18號墓的發掘過程,但出土文物所攜帶的2000多年前的資訊,仍有諸多未解之謎。

  如今,18號墓葬已經進入發掘資料整理和實驗室考古階段。

  18號墓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武志江介紹,從出土的文物中,考古學者們得出了更多關於那個時代的資訊。

  雖然墓葬還不能説出確切的年代,但是武志江説:“墓葬的年代與羋月時期很接近。”而且,我們所熟知的“亡羊補牢”的典故,就發生在這片城址之上。

  一位武士與一鍋牛骨湯

  2016年4月起,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人員開始清理城陽城遺址區內3座被盜的戰國楚文化墓葬,3座墓葬編號分別為M16、M17和M18(注:M即墓的意思)。

  清理完16、17號墓葬後,11月,考古隊集中力量對18號墓進行發掘,這座墓葬上部填土被盜,但並沒有盜至槨室外。隨後,便發掘出成為“網紅”的“牛骨湯”和戰國寶劍。

  其實,這座墓葬就考古價值而言,並不是城陽城遺址內最高的,但在公眾影響的層面,它卻成了“明星”——武志江在之前接受採訪時,曾這樣説過。

  或許,這是因為這座墓葬在挖掘的過程中,就用微博圖文直播等現代傳播手段將其細節公諸於眾。畢竟,對大眾而言,考古是一個神秘的存在,大眾願意趨於這種真實感和現場感,由此生發有關過去的想像。

  目前的資料初步整理有出土遺物的清洗、拼對、繪圖等。對於18號墓,考古人員當下除了基本資料整理,更多的是實驗室考古的內容。武志江説:”在實驗室中將野外發掘的考古資料做精細化處理。因為實驗室條件更好,更利於出土遺物清理。以陶器為例,實驗室中清理出陶鼎裏有牛骨,還有的有梅核,都非常完整。這種清理要是放在發掘現場,極有可能弄碎。“

  不能不説的,首先是傳聞中那一鍋“牛骨湯”。

  18號墓中,編號為63號陶鼎內出土了牛骨,因挖掘之時墓葬內有水,出土的這只鼎也是湯湯水水,頗像一鍋牛骨湯。

  武志江介紹,這鍋“牛骨湯”,主要涉及楚墓祭祀:“目前只發現一個鼎裏面有牛骨,可能就是文獻所説‘特牛’,即一隻牛的意思。按禮制,用牛祭祀是高的級別,但戰國時期禮制僭越經常發生。按楚禮的話,墓主人也應該是‘士’以上級別的,有可能是下大夫一級。”

  正是墓葬形制、出土的陶鼎數量和祭祀用獸骨的種類(只有牛),表明瞭墓主的身份,而從出土銅劍、弓、箭等來推斷,他應該是位士。

  可這位士因何來到這裡?

  “亡羊補牢”的典故出自這裡

  武志江説,文獻記載,楚國要“立足江漢,封畛淮汝”。“18號墓所在的區域為戰國時期楚城陽城址,是楚國在淮河流域重要的戰略要地,這個墓主人必然是配合楚國發展戰略才來到這個地方。”

  18號墓主人所處的年代應該是戰國中期。

  “極有可能是楚懷王時期,最多到楚威王時期。這個年代楚國由盛而衰,通過數次戰爭喪失了對南陽盆地的控制權,僅保留江漢平原和淮河流域的領土,最後連江漢平原都沒有保住,秦將白起將其郢都攻破,楚頃襄王(懷王之子)流揜于城陽。”關於這段歷史,《戰國策‧楚冊》中有記載。

  在剛播完的電視劇《大秦帝國》中,秦將白起,被給予不少筆墨,正是他,將楚頃襄王威逼到城陽城。

  “而城陽就是我們現在挖墓的地方。”武志江説,“當然,《史記‧楚世家》中記載,楚頃襄王最後還到了陳,也就是現在的河南淮陽,那裏還有他的墓葬(已經發掘,楚王級別的,隨葬品一般,但是墓葬級別高)。他在去陳之前,應該在城陽城呆過一段時間。具體多少時間文獻沒有記載。”

  就是這段時間,促成了“亡羊補牢”的典故。

  武志江認為,“亡羊補牢”的故事發生在城陽城的可能性極大。

  如今説到“亡羊補牢”,我們的理解不過是某人丟了幾隻羊,趕緊修補羊圈,尚為時不晚。

  而《戰國策‧楚策》中的故事則是這樣的——楚頃襄王荒淫無度,將勸諫的大臣莊辛趕出楚國。秦國佔領楚都郢後,楚頃襄王后悔不已,派人到趙國請回莊辛,莊辛説:“見兔而顧犬,未為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

  此後,楚頃襄王勵精圖治、重整旗鼓。“很有效,楚國的政權又延續了50多年。淮河流域對楚國非常重要,從春秋中晚期開始佔據,一直到楚國滅亡,楚國都是牢牢控制著淮河流域。即使它的老家,如江漢基地,春秋時被吳國攻破過(吳師入郢,春秋時期的大事),戰國又被秦國攻破。但淮河流域它是一直控制的。”武志江説。

  墓主人或許曾佩劍征戰

  18號墓及其周圍大量同時期墓葬的發現,對研究楚國在城陽城地區的經營非常重要。

  “原來講城陽城,只知道它有一片貴族墓葬區,在城址的西南崗地,但數量非常少,只有十幾座,級別都比較高,隨葬品也很豐富,應該是封君一級的。但這次的發現,主要是下大夫或士一級的墓葬,他們是當時的中堅力量。從城址佈局來説,西南崗是貴族墓葬區,城址東南的這一片是中下層武士及其配偶的墓葬。”

  一座城的人員組成,恰恰是當時楚國歷史境遇的一個證明之一,武志江説,這片墓葬的發現,對整個戰國考古資料的補充,從宏觀上沒那麼重要,但對城陽城來説,非常重要。

  18號墓棺槨中,那位武士手持的是吳越式銅劍。從18號墓的發掘研究中,可以理出基於當時時代的線索。

  自戰國中期,浙江一帶,已被收于楚國的疆土之中,吳越地區的先進制劍業深刻影響著楚國和中原。

  18號墓葬發現了兩把青銅劍,一把隨葬在墓主人的左側,另外一把在槨室的後室。雖然兩把青銅劍形制有差異,但武志江説,他們都是典型的吳越式銅劍。

  戰國時期楚墓中男性隨葬青銅劍的現象較為普遍,青銅劍之外,往往還隨葬弓箭。“墓主人左側這把銅劍,應是一把青銅劍,其特徵是圓莖、有劍格,學術界一般將這樣形制的劍稱之為‘吳越式劍’”。武志江説,據考古專家田偉先生研究,這種劍在春秋中期之前,發現于我國東南沿海的浙江、江蘇、福建等地,屬吳越文化範圍。至春秋晚期,吳越式劍的分佈範圍擴大到荊楚、齊魯、三晉等地。到了戰國時期,荊楚地區的發現非常多。

  其原因主要在於:“吳越式劍製作精良,各國將其奉為國寶。還有,戰國早期以後,吳越先後亡國,其地被楚人佔領,為這種吳越式劍在荊楚地區的傳播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經過考古工作者初步觀察,墓主人左側這把銅劍,劍莖處(把手)有織物纏繞。劍身大致呈銀白色,一側刃部有小缺口,或為應力受損。

  “也許,墓主人生前曾佩戴它征戰。”武志江有這樣的猜測。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寒光閃閃的青銅劍與楚國的動蕩年代

2017年3月20日 09:58 來源:錢江晚報



18號墓挖掘出的吳越式青銅劍

18號墓內的陶鼎

  2017年的考古,對於大眾而言,有兩個激發想像的場景,一個是從千年古墓中端出的一鼎“牛骨湯”,另一個是出土時仍然寒光凜凜的戰國寶劍——在極短的時間內一段12秒的拔劍視頻播放次數就達946萬。

  這兩件文物都與河南信陽市城陽城遺址18號墓有關,這是一座戰國楚文化墓葬。

  2017年2月15日,央視10套“考古進行時”欄目播出《信陽楚國大墓》,揭秘18號墓的發掘過程,但出土文物所攜帶的2000多年前的資訊,仍有諸多未解之謎。

  如今,18號墓葬已經進入發掘資料整理和實驗室考古階段。

  18號墓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武志江介紹,從出土的文物中,考古學者們得出了更多關於那個時代的資訊。

  雖然墓葬還不能説出確切的年代,但是武志江説:“墓葬的年代與羋月時期很接近。”而且,我們所熟知的“亡羊補牢”的典故,就發生在這片城址之上。

  一位武士與一鍋牛骨湯

  2016年4月起,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人員開始清理城陽城遺址區內3座被盜的戰國楚文化墓葬,3座墓葬編號分別為M16、M17和M18(注:M即墓的意思)。

  清理完16、17號墓葬後,11月,考古隊集中力量對18號墓進行發掘,這座墓葬上部填土被盜,但並沒有盜至槨室外。隨後,便發掘出成為“網紅”的“牛骨湯”和戰國寶劍。

  其實,這座墓葬就考古價值而言,並不是城陽城遺址內最高的,但在公眾影響的層面,它卻成了“明星”——武志江在之前接受採訪時,曾這樣説過。

  或許,這是因為這座墓葬在挖掘的過程中,就用微博圖文直播等現代傳播手段將其細節公諸於眾。畢竟,對大眾而言,考古是一個神秘的存在,大眾願意趨於這種真實感和現場感,由此生發有關過去的想像。

  目前的資料初步整理有出土遺物的清洗、拼對、繪圖等。對於18號墓,考古人員當下除了基本資料整理,更多的是實驗室考古的內容。武志江説:”在實驗室中將野外發掘的考古資料做精細化處理。因為實驗室條件更好,更利於出土遺物清理。以陶器為例,實驗室中清理出陶鼎裏有牛骨,還有的有梅核,都非常完整。這種清理要是放在發掘現場,極有可能弄碎。“

  不能不説的,首先是傳聞中那一鍋“牛骨湯”。

  18號墓中,編號為63號陶鼎內出土了牛骨,因挖掘之時墓葬內有水,出土的這只鼎也是湯湯水水,頗像一鍋牛骨湯。

  武志江介紹,這鍋“牛骨湯”,主要涉及楚墓祭祀:“目前只發現一個鼎裏面有牛骨,可能就是文獻所説‘特牛’,即一隻牛的意思。按禮制,用牛祭祀是高的級別,但戰國時期禮制僭越經常發生。按楚禮的話,墓主人也應該是‘士’以上級別的,有可能是下大夫一級。”

  正是墓葬形制、出土的陶鼎數量和祭祀用獸骨的種類(只有牛),表明瞭墓主的身份,而從出土銅劍、弓、箭等來推斷,他應該是位士。

  可這位士因何來到這裡?

  “亡羊補牢”的典故出自這裡

  武志江説,文獻記載,楚國要“立足江漢,封畛淮汝”。“18號墓所在的區域為戰國時期楚城陽城址,是楚國在淮河流域重要的戰略要地,這個墓主人必然是配合楚國發展戰略才來到這個地方。”

  18號墓主人所處的年代應該是戰國中期。

  “極有可能是楚懷王時期,最多到楚威王時期。這個年代楚國由盛而衰,通過數次戰爭喪失了對南陽盆地的控制權,僅保留江漢平原和淮河流域的領土,最後連江漢平原都沒有保住,秦將白起將其郢都攻破,楚頃襄王(懷王之子)流揜于城陽。”關於這段歷史,《戰國策‧楚冊》中有記載。

  在剛播完的電視劇《大秦帝國》中,秦將白起,被給予不少筆墨,正是他,將楚頃襄王威逼到城陽城。

  “而城陽就是我們現在挖墓的地方。”武志江説,“當然,《史記‧楚世家》中記載,楚頃襄王最後還到了陳,也就是現在的河南淮陽,那裏還有他的墓葬(已經發掘,楚王級別的,隨葬品一般,但是墓葬級別高)。他在去陳之前,應該在城陽城呆過一段時間。具體多少時間文獻沒有記載。”

  就是這段時間,促成了“亡羊補牢”的典故。

  武志江認為,“亡羊補牢”的故事發生在城陽城的可能性極大。

  如今説到“亡羊補牢”,我們的理解不過是某人丟了幾隻羊,趕緊修補羊圈,尚為時不晚。

  而《戰國策‧楚策》中的故事則是這樣的——楚頃襄王荒淫無度,將勸諫的大臣莊辛趕出楚國。秦國佔領楚都郢後,楚頃襄王后悔不已,派人到趙國請回莊辛,莊辛説:“見兔而顧犬,未為晚也;亡羊而補牢,未為遲也。”

  此後,楚頃襄王勵精圖治、重整旗鼓。“很有效,楚國的政權又延續了50多年。淮河流域對楚國非常重要,從春秋中晚期開始佔據,一直到楚國滅亡,楚國都是牢牢控制著淮河流域。即使它的老家,如江漢基地,春秋時被吳國攻破過(吳師入郢,春秋時期的大事),戰國又被秦國攻破。但淮河流域它是一直控制的。”武志江説。

  墓主人或許曾佩劍征戰

  18號墓及其周圍大量同時期墓葬的發現,對研究楚國在城陽城地區的經營非常重要。

  “原來講城陽城,只知道它有一片貴族墓葬區,在城址的西南崗地,但數量非常少,只有十幾座,級別都比較高,隨葬品也很豐富,應該是封君一級的。但這次的發現,主要是下大夫或士一級的墓葬,他們是當時的中堅力量。從城址佈局來説,西南崗是貴族墓葬區,城址東南的這一片是中下層武士及其配偶的墓葬。”

  一座城的人員組成,恰恰是當時楚國歷史境遇的一個證明之一,武志江説,這片墓葬的發現,對整個戰國考古資料的補充,從宏觀上沒那麼重要,但對城陽城來説,非常重要。

  18號墓棺槨中,那位武士手持的是吳越式銅劍。從18號墓的發掘研究中,可以理出基於當時時代的線索。

  自戰國中期,浙江一帶,已被收于楚國的疆土之中,吳越地區的先進制劍業深刻影響著楚國和中原。

  18號墓葬發現了兩把青銅劍,一把隨葬在墓主人的左側,另外一把在槨室的後室。雖然兩把青銅劍形制有差異,但武志江説,他們都是典型的吳越式銅劍。

  戰國時期楚墓中男性隨葬青銅劍的現象較為普遍,青銅劍之外,往往還隨葬弓箭。“墓主人左側這把銅劍,應是一把青銅劍,其特徵是圓莖、有劍格,學術界一般將這樣形制的劍稱之為‘吳越式劍’”。武志江説,據考古專家田偉先生研究,這種劍在春秋中期之前,發現于我國東南沿海的浙江、江蘇、福建等地,屬吳越文化範圍。至春秋晚期,吳越式劍的分佈範圍擴大到荊楚、齊魯、三晉等地。到了戰國時期,荊楚地區的發現非常多。

  其原因主要在於:“吳越式劍製作精良,各國將其奉為國寶。還有,戰國早期以後,吳越先後亡國,其地被楚人佔領,為這種吳越式劍在荊楚地區的傳播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經過考古工作者初步觀察,墓主人左側這把銅劍,劍莖處(把手)有織物纏繞。劍身大致呈銀白色,一側刃部有小缺口,或為應力受損。

  “也許,墓主人生前曾佩戴它征戰。”武志江有這樣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