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清朝統治者如何看待金朝的歷史

2017-2-9 09:47:01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鄧濤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清朝統治者如何看待金朝的歷史

  説起女真人,大家都會想起“精忠報國”的岳飛,當年岳飛帶領岳家軍抗擊金朝鐵騎可謂勇猛。建立金朝的民族就是女真人,他們曾經統治中國北方地區達百年,先是滅亡了北宋,接著又壓得南宋喘不過氣,可以説,當年的女真人是宋朝的大敵人。女真人對中國北方的統治並不長久,西元1234年,金朝最後一個皇帝在蒙古和南宋的夾擊下在河南蔡州自縊而死,金朝滅亡。然而南宋也並未因此得利,數十年後,南宋也被蒙古滅亡了。

  此後,中國進入元朝統治時期,然而元朝國運更短,統一中國不到百年就滅亡了。元末依附於紅巾軍的朱元璋笑到了最後,先後消滅了元末各地軍閥實現了中原地區的統一,並且實現對東北女真人的統治,特別是明朝永樂皇帝時,明朝對東北女真地區的統治更加鞏固。但是明朝一直未能完全征服蒙古,甚至在明朝中後期頻頻被蒙古軍隊打敗。明末,女真人的後代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諸部落的過程中建立了後金,並佔領了明朝遼東的大部分地區。1636年,努爾哈赤的兒子皇太極改國號為清,族名也改成了滿洲。1644年,李自成攻滅明朝,清軍同吳三桂聯合打敗了大順軍,並逐步統一了中原南北。

  自此,女真人再次實現了對中原地區的統治。那麼,作為四百年後入主中原地區的女真人,他們是如何看待400多年前紮根中國北方的金朝的呢?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金朝皇帝的所作所為呢?他們從金朝的興衰歷程中又學習到了什麼?

  認為清朝和金朝一脈相承

  女真人在不同時期的史書中有不同的稱謂,女真人在秦漢以前被稱為肅慎人,漢代時被稱為挹婁,隋唐時被稱為靺鞨人,到五代時才被稱為女真。遼朝後,女真人在史料中有時被寫為女直人,因為當時的遼興宗叫做耶律宗真,因為避皇帝的字諱,女真人被寫為女直人。金朝同清朝的共同特點是都發源於東北並進入了中原地區,當年的女真完顏氏和清朝的愛新覺羅氏都是帶領女真人進入中原的領導力量,他們在興起、入主中原、治理中原的過程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顯然清朝皇帝也意識到了這點。努爾哈赤建立了後金,“後金”二字其實是史書的記載,努爾哈赤建立的就是“大金國”,他認為自己就是女真人的後代,所以才建立金朝來復辟這個朝代,只是因為漢文史書為了同兩宋時的金朝相區分,才寫成了後金。而後金被蒙古國人稱為愛新國,其實也是金朝的意思,愛新即是金的意思。

  但有時候礙于形式,清帝不方便承認自己是女真人的後代。例如明朝崇禎時期,皇太極多次侵入北京搶掠財物和人口,激起了明朝君臣的仇視,也在漢人百姓中留下了不好的名聲。後來,後金想同明朝議和,皇太極特地寫信給明朝,説“你們明朝不是宋朝,我們也不是金朝,不能把現在的情況同當年相比。”皇太極説的顯然不是他內心所想的,畢竟如果要議和、要緩和關係,只能採用這樣的外交辭令,同時也説明瞭他意識到明朝君臣已經把後金看成了同“金朝”有關係的朝代,即如果明朝同後金議和,崇禎帝就會被臣民視為宋高宗、議和大臣們會被視為秦檜之流。

  金朝統治範圍

  清朝皇帝對女真人建立的渤海國和金朝都十分認同。乾隆皇帝曾説,“我們清朝發跡于東北,山川鐘秀,和當年金朝興起的地方同屬一地。”他還説“滿洲”一詞的發音同古代“肅慎”二字的發音是相似的,他認為滿洲人是肅慎人的後裔。乾隆帝在拜謁了北京房山的金太祖睿陵之後,作了《謁金太祖睿陵詩》:“開國金源肇自東,一時攀附會雲風。丕承肆伐追遼帝,善任知人類沛公。史策鴻猷傳赫奕,睿陵佳氣閟蘢蔥。建康前歲猶親奠,況復龍興渤海同。”在文中,乾隆帝提到清朝和金朝都是發源於東北地區,並把金太祖跟漢高祖劉邦相提並論,認為他知賢善任,所以金朝才會強大,體現了他對金朝皇帝的認可和認同。

  後來,乾隆帝命大學士們編撰了帶有滿洲人族譜性質的史書《滿洲源流考》,編撰這個書,就是乾隆帝為了把滿洲人的歷史同女真人的歷史連接起來,以説明女真人的歷史非常悠遠。同時,乾隆帝還認為,雖然現在使用的滿文源於努爾哈赤時期,但是強調滿洲人的語言同當年的女真語是一脈相承的。

  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畫像

  清帝把金朝陵寢視為“祖陵”

  明朝末年,隨著滿洲軍隊的頻頻入侵,明朝君臣十分憤怒但又無可奈何,於是便聽信了旁門左道,認為把北京周邊的金朝皇陵毀掉,那麼滿洲人就會遭受厄運。於是,明朝便毀壞了金朝的陵寢,所以當時滿洲軍隊侵入到北京周邊的時候,特地去拜謁了自己的“祖陵”情況。當時,皇太極在北京房山遇到了幾個漢人讀書人,讀書人説他們這裡的人世代為金朝皇帝守陵,希望皇太極能夠收留他們。皇太極説,你們是守護陵寢的有功之人,現在我還不能帶你們走,先賜給你們一些財物,等到以後我佔領北京之後,你們就是我的臣民了。

  清朝入關後,清帝十分重視金朝陵寢的修復,順治帝命令對金陵進行維修,並立了禦制碑文,順治帝在文中説,“滿洲人從東北興起並佔有了中原,並沒有毀壞明朝的帝陵,而當年明朝卻毀壞金陵,實在罪大惡極。”並向金朝皇帝“彙報”自己對皇陵的修復情況。乾隆十七年,清朝皇帝再次命令對金朝皇陵進行修復和擴建,使得金朝陵寢的規模得到提高。

  1918年日本人拍攝的金世宗陵碑亭和陵墻

  修完了陵寢,接下來便是如何祭祀了。清朝皇帝十分重視祭祀金陵,也多次前往祭祀。先是把金太祖和金世宗的牌位放進了北京阜成門外的歷代帝王廟,以表示對金朝正統性的認可。順治十四年,金朝陵寢的維修完畢,順治帝親自帶領文武百官前去祭祀。康熙年間,康熙帝也多次遣皇子前去祭祀,讓他們不要忘記祖先。乾隆十八年,乾隆帝親自祭祀金陵,並帶上了當年金朝的皇族完顏氏。到乾隆四十九年,乾隆帝把金朝亡國之帝金哀宗牌位列入了歷代帝王廟。乾隆時編撰的《八旗氏族通譜》中,原本金朝皇族完顏氏的排名是放在了後面,但是乾隆帝特地命令把完顏氏往前放,直接放在了愛新覺羅氏的前面,排名第一。這一點最清楚無誤地表明瞭乾隆帝真心覺得金朝女真人就是他們的祖先,金朝就是他們的“先朝”。

  清朝統治者以金朝的歷史為借鑒

  早在努爾哈赤時期,努爾哈赤就以金朝興起的情形鼓勵族人,並把金太祖等人視為自己的榜樣。努爾哈赤曾經強調:“我起兵抗明就是因為明朝對我們女真人的欺壓,這一點同當年遼朝對女真人的欺壓是一樣的。”因此,努爾哈赤勉勵貝勒們和他一起學習金太祖,團結努力,開創新的事業。

  皇太極成為後金大汗之後,更加重視對金朝歷史的學習,命令人去蒐集漢文史書,並命人翻譯《三國志》、《遼史》、《金史》、《元史》等史書。皇太極崇德元年,此時皇太極已經稱帝,後金也改名為了大清,於是他召集滿洲、蒙古、漢人的重臣,當眾命人宣讀關於金世宗的生平事跡,並説:“金世宗,在蒙古人和漢人眼裏都被視為明君,被後人稱呼為小堯舜,是自己學習的榜樣。”通過當眾宣讀世宗的事跡,增進了大家對金朝歷史的了解。此外史書還記載,有一天,皇太極做夢,他夢見自己到了明朝的皇宮,遇到了萬曆皇帝,萬曆皇帝見到他還挺開心,親自送了皇太極一本《金史》,但很快皇太極就醒了。天亮後皇太極立刻召集諸王貝勒,告訴他們關於夢的情形,他們都説這是吉兆,認為明朝是要把江山送給皇太極,皇太極聽了十分高興。

  大清會典圖卷記載的清代服飾

  通過學習史書,清朝皇帝意識到了金朝滅亡的原因,其中有一部分是金朝喪失了自己的民族特性,例如尚武好戰的性格和騎馬射箭的本領,於是清帝要求滿洲人以金朝為借鑒。崇德二年,皇太極曾説,“當年金熙宗和完顏亮廢棄了女真人的衣冠,使得女真人的一些習俗喪失,這樣做是非常有危害的,如果我們滿洲人也這樣,我們也會失敗的。”到了乾隆朝,清朝已經入主中原一百年,一些滿洲人逐漸喪失了民族特徵和語言,乾隆帝憂心忡忡,在閱讀《嘉禮考》後,他認為裏面對遼、金、元的民族服飾記載不夠詳細,要求修改,並強調保持民族特徵關係到大清朝的國運。雖然清朝帝王意識到“漢化”的“風險”,但實際上這一過程不可逆,因為只要同漢人交流,就不得不受到他們的影響,因此到了清末,滿洲人漢化已經比較深了,例如清末民初人劉體智在《異辭錄》中記載,“滿洲大臣向皇帝彙報情況,如果是面對只懂漢語的慈禧太后就覺得輕鬆,如果面對的是懂滿語的光緒帝則覺得壓力很大,因為很多滿洲大臣已經不會書寫滿文和説滿語了。

  把文字獄的範圍追溯到宋朝和金朝史書

  乾隆帝在閱讀史書時,認為史書記載的女真發音同實際發音區別較多,且漢字多存在歧視意義,因此要求進行校對,他認為女真語同滿語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金朝的“猛安謀克”就是清朝的“明安”、“穆昆”的意思,即千夫長、百夫長。同時,乾隆帝對元朝修的《金史》也不滿,認為主要有三點問題,一是文義混亂,一下稱呼蒙古軍隊為天朝大兵,一下稱呼金朝軍隊天朝大兵;二是很多地名是錯誤的,以至於無法確認這些地方是指哪;三是對書中的讖緯之論表示不滿,因為書中提到因為金朝俘虜了北宋宋徽宗和宋欽宗,所以金朝在防禦蒙古大軍時才會有漢人將領的投降,最終導致了金朝的滅亡。

  除此之外,清朝還把文字獄的範圍擴大到了宋朝和金朝的史事上,乾隆四十六年,兩淮鹽政圖明阿抽查了284種戲劇,認為其中有涉及明末清初、宋金關係等方面“情節失實”的戲劇,建議進行整改。乾隆帝同意進行整頓,但是要求不要聲張,以免引起社會太多的議論和問題。

  後來,清朝編撰《四庫全書》,一些文臣在收集宋朝和金朝史書時,特地將裏面的“夷”字改寫“彝”字,“狄”字改寫“敵”字,以免乾隆帝看到這些字眼不高興。大概是文字獄給這些文臣的壓力太大了,造成他們過於敏感,以至於乾隆帝都認為這樣改有點太過了。乾隆帝説,孔子、孟子的著作都使用了“夷”字,所以就不要改了,而且使用這個字的史書太多,也根本改不完。

  從以上內容可以看出,清朝皇帝真的是很推崇和認可金朝的。原因如下:

  一是同樣是女真人,清帝對金朝有天然的親切感;二是對金朝興衰進行學習,可以避免滿洲人重蹈覆轍,並激發滿洲人進取心;三是強調了金朝的正統,就相當於奠定了自己的正統。清朝取代明朝,獲得政治上的大一統,但依然有漢人認為滿洲人是夷狄,認為清朝入主中原是“華夏淪喪”,因此,清朝皇帝通過對金朝的尊崇,強調女真人入主中原古已有之,且已獲得認可,顯然對樹立清朝的正統性十分有幫助;四是通過對金朝歷史的校正、對涉金文學作品的管控,來控制“異端”思想,避免金人或滿洲人被“醜化”。

  參考資料:

  阿桂:《滿洲源流考》.瀋陽:遼寧民族出版社,1988年

  慶桂:《國朝宮史續編》. 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

  官修:《清朝通志》.北京:商務印書館,1935年

  王先謙:《東華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陳康祺:《郎潛紀聞四筆》.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昭梿:《嘯亭雜錄》.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

  劉體智:《異辭錄》.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本文原載于“凱風智見”,澎湃新聞經授權轉載,原標題為《綠葉對根的情意——清廷之金朝崇敬》,現標題為編者所擬。)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清朝統治者如何看待金朝的歷史

2017年2月9日 09:47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清朝統治者如何看待金朝的歷史

  説起女真人,大家都會想起“精忠報國”的岳飛,當年岳飛帶領岳家軍抗擊金朝鐵騎可謂勇猛。建立金朝的民族就是女真人,他們曾經統治中國北方地區達百年,先是滅亡了北宋,接著又壓得南宋喘不過氣,可以説,當年的女真人是宋朝的大敵人。女真人對中國北方的統治並不長久,西元1234年,金朝最後一個皇帝在蒙古和南宋的夾擊下在河南蔡州自縊而死,金朝滅亡。然而南宋也並未因此得利,數十年後,南宋也被蒙古滅亡了。

  此後,中國進入元朝統治時期,然而元朝國運更短,統一中國不到百年就滅亡了。元末依附於紅巾軍的朱元璋笑到了最後,先後消滅了元末各地軍閥實現了中原地區的統一,並且實現對東北女真人的統治,特別是明朝永樂皇帝時,明朝對東北女真地區的統治更加鞏固。但是明朝一直未能完全征服蒙古,甚至在明朝中後期頻頻被蒙古軍隊打敗。明末,女真人的後代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諸部落的過程中建立了後金,並佔領了明朝遼東的大部分地區。1636年,努爾哈赤的兒子皇太極改國號為清,族名也改成了滿洲。1644年,李自成攻滅明朝,清軍同吳三桂聯合打敗了大順軍,並逐步統一了中原南北。

  自此,女真人再次實現了對中原地區的統治。那麼,作為四百年後入主中原地區的女真人,他們是如何看待400多年前紮根中國北方的金朝的呢?他們又是如何看待金朝皇帝的所作所為呢?他們從金朝的興衰歷程中又學習到了什麼?

  認為清朝和金朝一脈相承

  女真人在不同時期的史書中有不同的稱謂,女真人在秦漢以前被稱為肅慎人,漢代時被稱為挹婁,隋唐時被稱為靺鞨人,到五代時才被稱為女真。遼朝後,女真人在史料中有時被寫為女直人,因為當時的遼興宗叫做耶律宗真,因為避皇帝的字諱,女真人被寫為女直人。金朝同清朝的共同特點是都發源於東北並進入了中原地區,當年的女真完顏氏和清朝的愛新覺羅氏都是帶領女真人進入中原的領導力量,他們在興起、入主中原、治理中原的過程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顯然清朝皇帝也意識到了這點。努爾哈赤建立了後金,“後金”二字其實是史書的記載,努爾哈赤建立的就是“大金國”,他認為自己就是女真人的後代,所以才建立金朝來復辟這個朝代,只是因為漢文史書為了同兩宋時的金朝相區分,才寫成了後金。而後金被蒙古國人稱為愛新國,其實也是金朝的意思,愛新即是金的意思。

  但有時候礙于形式,清帝不方便承認自己是女真人的後代。例如明朝崇禎時期,皇太極多次侵入北京搶掠財物和人口,激起了明朝君臣的仇視,也在漢人百姓中留下了不好的名聲。後來,後金想同明朝議和,皇太極特地寫信給明朝,説“你們明朝不是宋朝,我們也不是金朝,不能把現在的情況同當年相比。”皇太極説的顯然不是他內心所想的,畢竟如果要議和、要緩和關係,只能採用這樣的外交辭令,同時也説明瞭他意識到明朝君臣已經把後金看成了同“金朝”有關係的朝代,即如果明朝同後金議和,崇禎帝就會被臣民視為宋高宗、議和大臣們會被視為秦檜之流。

  金朝統治範圍

  清朝皇帝對女真人建立的渤海國和金朝都十分認同。乾隆皇帝曾説,“我們清朝發跡于東北,山川鐘秀,和當年金朝興起的地方同屬一地。”他還説“滿洲”一詞的發音同古代“肅慎”二字的發音是相似的,他認為滿洲人是肅慎人的後裔。乾隆帝在拜謁了北京房山的金太祖睿陵之後,作了《謁金太祖睿陵詩》:“開國金源肇自東,一時攀附會雲風。丕承肆伐追遼帝,善任知人類沛公。史策鴻猷傳赫奕,睿陵佳氣閟蘢蔥。建康前歲猶親奠,況復龍興渤海同。”在文中,乾隆帝提到清朝和金朝都是發源於東北地區,並把金太祖跟漢高祖劉邦相提並論,認為他知賢善任,所以金朝才會強大,體現了他對金朝皇帝的認可和認同。

  後來,乾隆帝命大學士們編撰了帶有滿洲人族譜性質的史書《滿洲源流考》,編撰這個書,就是乾隆帝為了把滿洲人的歷史同女真人的歷史連接起來,以説明女真人的歷史非常悠遠。同時,乾隆帝還認為,雖然現在使用的滿文源於努爾哈赤時期,但是強調滿洲人的語言同當年的女真語是一脈相承的。

  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畫像

  清帝把金朝陵寢視為“祖陵”

  明朝末年,隨著滿洲軍隊的頻頻入侵,明朝君臣十分憤怒但又無可奈何,於是便聽信了旁門左道,認為把北京周邊的金朝皇陵毀掉,那麼滿洲人就會遭受厄運。於是,明朝便毀壞了金朝的陵寢,所以當時滿洲軍隊侵入到北京周邊的時候,特地去拜謁了自己的“祖陵”情況。當時,皇太極在北京房山遇到了幾個漢人讀書人,讀書人説他們這裡的人世代為金朝皇帝守陵,希望皇太極能夠收留他們。皇太極説,你們是守護陵寢的有功之人,現在我還不能帶你們走,先賜給你們一些財物,等到以後我佔領北京之後,你們就是我的臣民了。

  清朝入關後,清帝十分重視金朝陵寢的修復,順治帝命令對金陵進行維修,並立了禦制碑文,順治帝在文中説,“滿洲人從東北興起並佔有了中原,並沒有毀壞明朝的帝陵,而當年明朝卻毀壞金陵,實在罪大惡極。”並向金朝皇帝“彙報”自己對皇陵的修復情況。乾隆十七年,清朝皇帝再次命令對金朝皇陵進行修復和擴建,使得金朝陵寢的規模得到提高。

  1918年日本人拍攝的金世宗陵碑亭和陵墻

  修完了陵寢,接下來便是如何祭祀了。清朝皇帝十分重視祭祀金陵,也多次前往祭祀。先是把金太祖和金世宗的牌位放進了北京阜成門外的歷代帝王廟,以表示對金朝正統性的認可。順治十四年,金朝陵寢的維修完畢,順治帝親自帶領文武百官前去祭祀。康熙年間,康熙帝也多次遣皇子前去祭祀,讓他們不要忘記祖先。乾隆十八年,乾隆帝親自祭祀金陵,並帶上了當年金朝的皇族完顏氏。到乾隆四十九年,乾隆帝把金朝亡國之帝金哀宗牌位列入了歷代帝王廟。乾隆時編撰的《八旗氏族通譜》中,原本金朝皇族完顏氏的排名是放在了後面,但是乾隆帝特地命令把完顏氏往前放,直接放在了愛新覺羅氏的前面,排名第一。這一點最清楚無誤地表明瞭乾隆帝真心覺得金朝女真人就是他們的祖先,金朝就是他們的“先朝”。

  清朝統治者以金朝的歷史為借鑒

  早在努爾哈赤時期,努爾哈赤就以金朝興起的情形鼓勵族人,並把金太祖等人視為自己的榜樣。努爾哈赤曾經強調:“我起兵抗明就是因為明朝對我們女真人的欺壓,這一點同當年遼朝對女真人的欺壓是一樣的。”因此,努爾哈赤勉勵貝勒們和他一起學習金太祖,團結努力,開創新的事業。

  皇太極成為後金大汗之後,更加重視對金朝歷史的學習,命令人去蒐集漢文史書,並命人翻譯《三國志》、《遼史》、《金史》、《元史》等史書。皇太極崇德元年,此時皇太極已經稱帝,後金也改名為了大清,於是他召集滿洲、蒙古、漢人的重臣,當眾命人宣讀關於金世宗的生平事跡,並説:“金世宗,在蒙古人和漢人眼裏都被視為明君,被後人稱呼為小堯舜,是自己學習的榜樣。”通過當眾宣讀世宗的事跡,增進了大家對金朝歷史的了解。此外史書還記載,有一天,皇太極做夢,他夢見自己到了明朝的皇宮,遇到了萬曆皇帝,萬曆皇帝見到他還挺開心,親自送了皇太極一本《金史》,但很快皇太極就醒了。天亮後皇太極立刻召集諸王貝勒,告訴他們關於夢的情形,他們都説這是吉兆,認為明朝是要把江山送給皇太極,皇太極聽了十分高興。

  大清會典圖卷記載的清代服飾

  通過學習史書,清朝皇帝意識到了金朝滅亡的原因,其中有一部分是金朝喪失了自己的民族特性,例如尚武好戰的性格和騎馬射箭的本領,於是清帝要求滿洲人以金朝為借鑒。崇德二年,皇太極曾説,“當年金熙宗和完顏亮廢棄了女真人的衣冠,使得女真人的一些習俗喪失,這樣做是非常有危害的,如果我們滿洲人也這樣,我們也會失敗的。”到了乾隆朝,清朝已經入主中原一百年,一些滿洲人逐漸喪失了民族特徵和語言,乾隆帝憂心忡忡,在閱讀《嘉禮考》後,他認為裏面對遼、金、元的民族服飾記載不夠詳細,要求修改,並強調保持民族特徵關係到大清朝的國運。雖然清朝帝王意識到“漢化”的“風險”,但實際上這一過程不可逆,因為只要同漢人交流,就不得不受到他們的影響,因此到了清末,滿洲人漢化已經比較深了,例如清末民初人劉體智在《異辭錄》中記載,“滿洲大臣向皇帝彙報情況,如果是面對只懂漢語的慈禧太后就覺得輕鬆,如果面對的是懂滿語的光緒帝則覺得壓力很大,因為很多滿洲大臣已經不會書寫滿文和説滿語了。

  把文字獄的範圍追溯到宋朝和金朝史書

  乾隆帝在閱讀史書時,認為史書記載的女真發音同實際發音區別較多,且漢字多存在歧視意義,因此要求進行校對,他認為女真語同滿語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金朝的“猛安謀克”就是清朝的“明安”、“穆昆”的意思,即千夫長、百夫長。同時,乾隆帝對元朝修的《金史》也不滿,認為主要有三點問題,一是文義混亂,一下稱呼蒙古軍隊為天朝大兵,一下稱呼金朝軍隊天朝大兵;二是很多地名是錯誤的,以至於無法確認這些地方是指哪;三是對書中的讖緯之論表示不滿,因為書中提到因為金朝俘虜了北宋宋徽宗和宋欽宗,所以金朝在防禦蒙古大軍時才會有漢人將領的投降,最終導致了金朝的滅亡。

  除此之外,清朝還把文字獄的範圍擴大到了宋朝和金朝的史事上,乾隆四十六年,兩淮鹽政圖明阿抽查了284種戲劇,認為其中有涉及明末清初、宋金關係等方面“情節失實”的戲劇,建議進行整改。乾隆帝同意進行整頓,但是要求不要聲張,以免引起社會太多的議論和問題。

  後來,清朝編撰《四庫全書》,一些文臣在收集宋朝和金朝史書時,特地將裏面的“夷”字改寫“彝”字,“狄”字改寫“敵”字,以免乾隆帝看到這些字眼不高興。大概是文字獄給這些文臣的壓力太大了,造成他們過於敏感,以至於乾隆帝都認為這樣改有點太過了。乾隆帝説,孔子、孟子的著作都使用了“夷”字,所以就不要改了,而且使用這個字的史書太多,也根本改不完。

  從以上內容可以看出,清朝皇帝真的是很推崇和認可金朝的。原因如下:

  一是同樣是女真人,清帝對金朝有天然的親切感;二是對金朝興衰進行學習,可以避免滿洲人重蹈覆轍,並激發滿洲人進取心;三是強調了金朝的正統,就相當於奠定了自己的正統。清朝取代明朝,獲得政治上的大一統,但依然有漢人認為滿洲人是夷狄,認為清朝入主中原是“華夏淪喪”,因此,清朝皇帝通過對金朝的尊崇,強調女真人入主中原古已有之,且已獲得認可,顯然對樹立清朝的正統性十分有幫助;四是通過對金朝歷史的校正、對涉金文學作品的管控,來控制“異端”思想,避免金人或滿洲人被“醜化”。

  參考資料:

  阿桂:《滿洲源流考》.瀋陽:遼寧民族出版社,1988年

  慶桂:《國朝宮史續編》. 北京:北京古籍出版社,1994年

  官修:《清朝通志》.北京:商務印書館,1935年

  王先謙:《東華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

  陳康祺:《郎潛紀聞四筆》.北京:中華書局,1990年

  昭梿:《嘯亭雜錄》.北京中華書局,1980年

  劉體智:《異辭錄》.北京:中華書局,1988年

  (本文原載于“凱風智見”,澎湃新聞經授權轉載,原標題為《綠葉對根的情意——清廷之金朝崇敬》,現標題為編者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