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村民憶習近平知青歲月

2017-1-9 08:49:58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邱 然 黃 珊 陳 思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近平真是個好後生”(上)

  採訪對象:趙家河村民

  採 訪 組:本報記者 邱 然 黃 珊 陳 思 等

  採訪日期:2016年2月28日

  採訪地點:陜西省延川縣趙家河村武剛文家中

  1973年3月,延川縣委抽調習近平參加農村社會主義教育工作隊,到馮家坪公社趙家河大隊駐點,當年11月離開。在趙家河8個月時間裏,習近平不僅負責文件宣講、大隊領導班子整頓、生産隊幹部配備等行政工作,還和村民一起修梯田、打土壩、植樹造林。他的這些工作,受到趙家河村民的充分稱讚和馮家坪公社的高度認可。當年的公社書記趙廷璧要留他在趙家河大隊當支書,文安驛公社黨委書記白光星説:“你們想得美,我們的好人才怎麼能給你!”社教結束習近平回到梁家河後的1974年1月,文安驛公社黨委決定不到21歲的習近平擔任梁家河大隊黨支部書記。

  這次訪談中7位趙家河村民回憶的當年幾則故事,只是習近平8個月農村社教經歷的一點一滴,但從中可以看到一位志存高遠的青年,如何在貧瘠落後的黃土高原臥薪嘗膽,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好自己的人生第一站。

  “ 近 平 教 我 寫 名 字 ”

  圖片趙家河村民:高小梅

  採訪組:您好!習近平當年叫您“鐵姑娘”,是為什麼?

  高小梅:那時候我們有十四五個女孩子都在那勞動,我年紀小,個子也小,但勞動起來是最突出的一個。我管做飯和送飯,手腳最麻利,很快就把所有人的飯都做好,送過來了;幹活的時候,我比男勞力差不了多少;到了春天,給田裏送肥,人家送7擔,我也能送7擔。近平注意到我了,就叫我“鐵姑娘”,後來叫習慣了,見到我就説:“鐵姑娘,你來啦?”他這麼一説,我身邊一群女孩子就笑,弄得我還挺不好意思。

  採訪組:他也和你們一起勞動嗎?

  高小梅:是啊,一起勞動啊,近平到我們趙家河來,組織動員我們全村人到山上去打壩。那時候,寒冬臘月,土都凍得硬邦邦的,鎬刨不動,鐵鍬鏟不動,只能用炮(指開山用的炸藥)打下土塊,再用獨輪車推走,整平。這活很累,很多社員想在家“貓冬”(指北方農村冬天農閒時期的休養生息),不想上山去受苦。近平就給大家鼓勁兒説:“大家加把勁!鍋裏有了,碗裏也有了;鍋裏沒有,碗裏也沒有(陜北諺語,這隱含的意思是:集體富裕了,大家也能過上好生活)。”其實,近平都是為了村裏人好,打壩,增加耕地,多種糧食,村裏人就有更多的糧食吃,但當時這種話不能明著説(指當時不能宣揚小集體利益或個人利益)。

  近平發現,大家每天中午從山裏走回家去,做飯,吃飯,然後再走回山裏幹活,又累又浪費時間,一個中午來回“趕場”,忙忙叨叨的,還白白浪費了一兩個小時。這麼多人,完全可以中午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時間還能多幹很多活。

  為了節省時間,近平就跟我們商量著定下:每天中午不回家,留在山上,專門派幾個人做飯送過來,吃完飯以後可以休息一會兒,然後再繼續幹活。

  這樣一來,我們中午就能在山裏休息一會兒,生一堆火,大家一起烤火,拉拉話。近平當時也都是跟大家坐在一起,穿著大棉襖,一身黃土,跟我們沒什麼兩樣。但是一説話,就能看出他不一樣了。他給我們講故事,説國內國外的大事,聽的我們可高興了。那個時候村裏有報紙,大多數人不識字,很少有人看,但是近平都會看,他對國內外發生的大事小情,都了解得很清楚,再加上他平時看很多書,懂得很多知識,所以他拉話時説的那些事,對我們特別有吸引力。那時候天很冷,最冷的時候氣溫達到零下十多度。飯送來時已經涼了,我們就圍著火,把飯烤一烤,烤熱了再吃。有時候也把紅薯放在火堆上烤著吃。近平平時吃飯都細嚼慢咽的,但是這時候就吃得快了,還催促我們:“咱都吃快點啊!要不一會兒飯就涼了。”

  吃了飯,我們休息一小會兒,就接著幹。等到快收工的時候,大家都累了,近平還是那麼有勁,一直卯足了勁頭幹。他還給大家鼓勁説:“同志們!加把勁!好好幹這一氣兒!馬上快收工了。”

  我們那時候早上六七點就上山去勞動,一直到晚上才回來,近平是社教幹部,帶領我們幹活,每天都要管這管那,幹的活兒卻跟我們一樣多,甚至比我們更下力氣。我們村裏年紀大一點的人私下裏都稱讚他説:“近平這娃,別看是大城市來的,真能吃苦,真厲害!”

  採訪組:除了和你們一起勞動,他還帶你們學習嗎?

  高小梅:有啊,近平那時還在村裏辦了個夜校,這個夜校當時是全縣做得最好的,後來成為縣上的試點,叫“趙家河村青年夜校試點”。這個青年夜校和村黨支部的生産會不一樣,生産會是打鈴集合,我們是吹哨集合的。我們總共有二三十個年輕人,每天都去參加近平辦的“青年夜校”,都在隨娃的窯洞裏集合,那時那個窯洞沒有炕,中間有一個很長的石條桌子,就像現在的會議桌一樣,大家都擠在這個石條桌子周圍。每天晚上,點起煤油燈,近平就給我們講課。

  我是文盲,沒念過書,我們很多人都不識字,近平就教我們認字,教我們寫自己的名字。他問清楚每個人的名字,就幫我們寫下來,再一筆一劃地教我們自己寫。我會寫自己的名字“高小梅”,就是近平那時候教給我的。

  那時候幹了一天的活,天黑了以後還到夜校這裡來,卻一點都不覺得累,心裏可高興了。年輕人都有精神,近平也不累,每天都給我們講課,教我們識字,還教我們唱歌跳舞。近平那時候經常説的一些話,我現在還記得。他説:“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意思就是要充分發揮黨支部的作用。他還常説:“打鐵還要自身硬。”意思就是,正人要先正己,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

  “ 近 平 讓 我 當 隊 長 ”

  圖片趙家河村民:武剛文

  採訪組:武大爺,您的小名也是叫隨娃吧?

  武剛文:是的!

  採訪組:您當時在趙家河是隊長吧?

  武剛文:我在趙家河最早是當基建隊隊長,主要是管那些修梯田、打壩的事情。當了三年之後,村裏又派我當生産隊的隊長。當隊長期間,我也沒忘了基建隊的活兒,除了生産,我還領著社員在山上打壩開荒,這樣我們隊的糧食能多打些,我們還能年年領先別的隊。可是因為這個,我卻惹下了麻煩。

  採訪組:什麼麻煩?

  武剛文:有一天,縣委書記騎個自行車到我們村來視察,他翻過一座山,正好看到我們生産隊在開荒,他就不讓,説我們生産隊不應該幹基建隊的活兒,而且我們開荒沒跟縣裏請示,是違規的。我説:“我們為了多種糧食,開荒沒啥不對的,為啥不讓?”我就跟縣委書記吵了一架。之後我就賭氣不當隊長了,反正當隊長受苦受累最多,我也當夠了。

  從那以後,我就給村裏放羊,放了三年。放羊我幹得也挺好,我把隊裏的羊教育得非常規矩,不吃莊稼,只吃莊稼下面的草。那個時候,我上午勞動,下午放羊,放羊之後又去打壩,每天也很累,但是不當隊長,不用操那麼多的心,還是挺高興的。

  採訪組:那後來您為什麼又重新當隊長了呢?

  武剛文:近平來趙家河的時候,我27歲。近平通過村裏人了解到我之前的事,他找到我説:“隨娃,你還得當隊長。”

  我説:“我不當了,我當夠了。”

  近平説:“不行,你必須得當這個隊長。你當隊長能搞好生産。”

  後來村裏人跟我説:“近平讓你當隊長,你就當嘛,近平覺得你這個人耿直、誠實,還能幹,就想讓你當隊長呢。”

  可我這人脾氣倔,因為跟縣委書記吵架我才下來的,現在誰讓我當隊長,我也不當。

  我脾氣雖然倔,但近平有的是耐心,他一次次找我談,讓我多為集體考慮,要用自己的能力給全生産隊的人做貢獻。他還問我:“你聽不聽黨的話?不聽黨的話,説明你覺悟不夠高,我就給你辦學習班。”前前後後,近平一共找我談了十多次,最後終於把我説動了,我説:“行,我當這個隊長。”他説:“這就對了嘛!”

  那個時候,村子裏有三個生産隊,近平讓我當第二生産隊的隊長。其實,當生産隊長可費腦子了,比當個村黨支部書記還要複雜得多,基本上隊裏面社員的生産、生活、評工分,都要隊長來安排,安排得不合理,這個人多了點兒,那個人少了點兒,社員有意見,那就不中。

  因為我多年不當隊長,碰到了一些困難。這時候近平就到我們二隊來,幫助我解決一些困難,他幫我管集體,幫我開隊會。他這個人口才很好,講得好,講得實,處事又公道,所以他一來,無論什麼困難都能解決。

  我那個隊有二十來戶,人多嘴雜,主意也多。比如評工分的時候,最容易出糾紛,有的人幹活多,有的人幹活少,評的時候不可能都一樣。如果評得一樣,幹活多的人就有意見;如果評得有多有少,評得少的人就有意見。我這人直來直去,不咋會調解矛盾,評得少的人跟我嚷,我也跟他們嚷。嚷來嚷去,大家就説:“別嚷了!嚷有啥用!叫近平來!讓近平來給斷斷!”我們就去叫近平來出面。他一來,每次都能調解得很好,他説話能説在理上,讓大家覺得心服口服,最後調解完了,大家也都不説啥了。

  近平是個外來的知青,不是我們本村的人,還比我小那麼多,還是個娃娃,但我就服他,他説啥我也聽。我這個人脾氣倔,縣委書記的話我都不聽,我都敢跟他吵,但我就聽近平的,因為近平這人處事公道,説話在理,他從不為自己考慮,都是為大家考慮。

  現在我七十多歲了,老了,耳朵也背,眼睛也花了,現在我還聽近平的,近平是國家主席嘛,如果他現在讓我當隊長,我還當。

  “ 近 平 把 糧 票 和 錢 壓 在 了 碗 底 下 ”

  圖片趙家河村民:聶瑞蘭

  採訪組:您好,聽説習近平到趙家河吃的第一頓飯就是在您家裏,您還記得當時的情景嗎?

  聶瑞蘭:記得,近平到趙家河來,是在我家吃的第一頓飯。他來之前,我就想,人家是北京的娃娃,到咱趙家河這窮山溝了,第一頓飯,算是接風,咋也得讓人家娃娃吃好。

  當時,每家每戶一年才分到幾斤白麵粉,那一年分的白麵我一直沒舍得吃,攢起來了。近平來的那天,我就把這些白麵拿出來,搟了麵條,給他煮熱湯麵吃。煮麵的時候,我又在鍋裏打了個雞蛋,這是我家自己喂的雞下的蛋。我把熱湯麵煮好,盛在一個白瓷碗裏,給近平端了過去。

  近平吃飯的時候,我就把自家的娃娃趕到窯洞外面去耍。要不然,娃娃站在旁邊看,大人看娃娃可憐,給這個分一點,那個分一點,飯也吃不好,所以我就不讓娃娃到跟前來。那頓飯,近平吃得可香了,他吃飯很慢,細嚼慢咽的。

  近平邊吃邊説:“嫂子,你做的這麵條真香!”我説:“你吃著香就好,多吃一點,吃完再給你盛。”

  近平吃完這一碗,我又給他盛了一碗。吃完以後,我問他:“吃飽了沒有?”

  近平説:“吃飽了!”

  採訪組:接下來他還和您聊了什麼嗎?

  聶瑞蘭:近平從兜裏掏出來糧票和錢塞給我,我説什麼也不要,他拗不過我,就走了。等他走了以後,我去收拾桌子。拿起碗後,我才發現碗底下壓了一斤二兩糧票和三毛錢。那時候,這些糧票和三毛錢,可是超過這兩碗熱湯麵幾倍的價值了。

  過了一段時間,近平又輪到我家吃派飯(派飯:由大隊幹部指派社員家為外來客人做飯,之後由大隊分配工分作為報酬)了,我一邊做飯一邊跟他拉話。

  我説:“近平,咱做派飯掙工分,你不用給糧票和錢嘛!”

  近平説:“這我知道。我有,嫂子你就拿上嘛。”

  這次我給他做了燴豆面,我特意用好豆面給他做的。近平吃得可香了。

  “ 可 把 近 平 急 壞 了 ”

  圖片趙家河村民:趙福有

  採訪組:您好,您當年也參與了打壩工作吧?請問您還記得當時的一些事情嗎?

  趙福有:1973年,我們打了一冬天的壩。開春的時候,天還很冷,黃土凍得很結實,還要用炮炸開凍土。誰料,突然有一天出了意外。放炮的時候,一大塊凍土疙瘩從山上掉下來,把一個社員的腿給砸了,當時他就走不了路了,大家説:“哎呀,可能是骨折了!”

  近平趕緊組織大家把這個社員抬回村裏,先放到窯洞的炕上,讓他休息。近平又連忙安排人聯繫縣上,讓縣上派人來接這位受傷的社員。出去聯繫的人,先到鎮上,再到縣裏,需要很長時間。這段時間,近平就一直在這社員家門口等著。我們説:“近平,你回去休息一下吧。”近平擺擺手説:“不用。”

  受傷的社員在窯洞裏面受罪,派出去聯繫的人又緊著不回來。近平是又著急,又心疼。

  他就在這個受傷社員的窯洞外面走過來走過去,走了很長時間,足足有幾百趟。那次,近平可真是急壞了。

  採訪組:後來怎麼樣了?

  趙福有:好在,這個社員及時得到了救治,腿完全治好了,也沒落下什麼毛病。後來我們村裏人議論這事説:“近平這娃心眼好呢。”當時,近平是我們村的駐隊社教幹部,是村裏的領導,但社員受了傷,咱同村的人也沒有他那麼著急。他把咱群眾的安危放在心上,咱不能忘。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村民憶習近平知青歲月

2017年1月9日 08:49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近平真是個好後生”(上)

  採訪對象:趙家河村民

  採 訪 組:本報記者 邱 然 黃 珊 陳 思 等

  採訪日期:2016年2月28日

  採訪地點:陜西省延川縣趙家河村武剛文家中

  1973年3月,延川縣委抽調習近平參加農村社會主義教育工作隊,到馮家坪公社趙家河大隊駐點,當年11月離開。在趙家河8個月時間裏,習近平不僅負責文件宣講、大隊領導班子整頓、生産隊幹部配備等行政工作,還和村民一起修梯田、打土壩、植樹造林。他的這些工作,受到趙家河村民的充分稱讚和馮家坪公社的高度認可。當年的公社書記趙廷璧要留他在趙家河大隊當支書,文安驛公社黨委書記白光星説:“你們想得美,我們的好人才怎麼能給你!”社教結束習近平回到梁家河後的1974年1月,文安驛公社黨委決定不到21歲的習近平擔任梁家河大隊黨支部書記。

  這次訪談中7位趙家河村民回憶的當年幾則故事,只是習近平8個月農村社教經歷的一點一滴,但從中可以看到一位志存高遠的青年,如何在貧瘠落後的黃土高原臥薪嘗膽,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好自己的人生第一站。

  “ 近 平 教 我 寫 名 字 ”

  圖片趙家河村民:高小梅

  採訪組:您好!習近平當年叫您“鐵姑娘”,是為什麼?

  高小梅:那時候我們有十四五個女孩子都在那勞動,我年紀小,個子也小,但勞動起來是最突出的一個。我管做飯和送飯,手腳最麻利,很快就把所有人的飯都做好,送過來了;幹活的時候,我比男勞力差不了多少;到了春天,給田裏送肥,人家送7擔,我也能送7擔。近平注意到我了,就叫我“鐵姑娘”,後來叫習慣了,見到我就説:“鐵姑娘,你來啦?”他這麼一説,我身邊一群女孩子就笑,弄得我還挺不好意思。

  採訪組:他也和你們一起勞動嗎?

  高小梅:是啊,一起勞動啊,近平到我們趙家河來,組織動員我們全村人到山上去打壩。那時候,寒冬臘月,土都凍得硬邦邦的,鎬刨不動,鐵鍬鏟不動,只能用炮(指開山用的炸藥)打下土塊,再用獨輪車推走,整平。這活很累,很多社員想在家“貓冬”(指北方農村冬天農閒時期的休養生息),不想上山去受苦。近平就給大家鼓勁兒説:“大家加把勁!鍋裏有了,碗裏也有了;鍋裏沒有,碗裏也沒有(陜北諺語,這隱含的意思是:集體富裕了,大家也能過上好生活)。”其實,近平都是為了村裏人好,打壩,增加耕地,多種糧食,村裏人就有更多的糧食吃,但當時這種話不能明著説(指當時不能宣揚小集體利益或個人利益)。

  近平發現,大家每天中午從山裏走回家去,做飯,吃飯,然後再走回山裏幹活,又累又浪費時間,一個中午來回“趕場”,忙忙叨叨的,還白白浪費了一兩個小時。這麼多人,完全可以中午好好休息一下,剩下的時間還能多幹很多活。

  為了節省時間,近平就跟我們商量著定下:每天中午不回家,留在山上,專門派幾個人做飯送過來,吃完飯以後可以休息一會兒,然後再繼續幹活。

  這樣一來,我們中午就能在山裏休息一會兒,生一堆火,大家一起烤火,拉拉話。近平當時也都是跟大家坐在一起,穿著大棉襖,一身黃土,跟我們沒什麼兩樣。但是一説話,就能看出他不一樣了。他給我們講故事,説國內國外的大事,聽的我們可高興了。那個時候村裏有報紙,大多數人不識字,很少有人看,但是近平都會看,他對國內外發生的大事小情,都了解得很清楚,再加上他平時看很多書,懂得很多知識,所以他拉話時説的那些事,對我們特別有吸引力。那時候天很冷,最冷的時候氣溫達到零下十多度。飯送來時已經涼了,我們就圍著火,把飯烤一烤,烤熱了再吃。有時候也把紅薯放在火堆上烤著吃。近平平時吃飯都細嚼慢咽的,但是這時候就吃得快了,還催促我們:“咱都吃快點啊!要不一會兒飯就涼了。”

  吃了飯,我們休息一小會兒,就接著幹。等到快收工的時候,大家都累了,近平還是那麼有勁,一直卯足了勁頭幹。他還給大家鼓勁説:“同志們!加把勁!好好幹這一氣兒!馬上快收工了。”

  我們那時候早上六七點就上山去勞動,一直到晚上才回來,近平是社教幹部,帶領我們幹活,每天都要管這管那,幹的活兒卻跟我們一樣多,甚至比我們更下力氣。我們村裏年紀大一點的人私下裏都稱讚他説:“近平這娃,別看是大城市來的,真能吃苦,真厲害!”

  採訪組:除了和你們一起勞動,他還帶你們學習嗎?

  高小梅:有啊,近平那時還在村裏辦了個夜校,這個夜校當時是全縣做得最好的,後來成為縣上的試點,叫“趙家河村青年夜校試點”。這個青年夜校和村黨支部的生産會不一樣,生産會是打鈴集合,我們是吹哨集合的。我們總共有二三十個年輕人,每天都去參加近平辦的“青年夜校”,都在隨娃的窯洞裏集合,那時那個窯洞沒有炕,中間有一個很長的石條桌子,就像現在的會議桌一樣,大家都擠在這個石條桌子周圍。每天晚上,點起煤油燈,近平就給我們講課。

  我是文盲,沒念過書,我們很多人都不識字,近平就教我們認字,教我們寫自己的名字。他問清楚每個人的名字,就幫我們寫下來,再一筆一劃地教我們自己寫。我會寫自己的名字“高小梅”,就是近平那時候教給我的。

  那時候幹了一天的活,天黑了以後還到夜校這裡來,卻一點都不覺得累,心裏可高興了。年輕人都有精神,近平也不累,每天都給我們講課,教我們識字,還教我們唱歌跳舞。近平那時候經常説的一些話,我現在還記得。他説:“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意思就是要充分發揮黨支部的作用。他還常説:“打鐵還要自身硬。”意思就是,正人要先正己,要求別人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

  “ 近 平 讓 我 當 隊 長 ”

  圖片趙家河村民:武剛文

  採訪組:武大爺,您的小名也是叫隨娃吧?

  武剛文:是的!

  採訪組:您當時在趙家河是隊長吧?

  武剛文:我在趙家河最早是當基建隊隊長,主要是管那些修梯田、打壩的事情。當了三年之後,村裏又派我當生産隊的隊長。當隊長期間,我也沒忘了基建隊的活兒,除了生産,我還領著社員在山上打壩開荒,這樣我們隊的糧食能多打些,我們還能年年領先別的隊。可是因為這個,我卻惹下了麻煩。

  採訪組:什麼麻煩?

  武剛文:有一天,縣委書記騎個自行車到我們村來視察,他翻過一座山,正好看到我們生産隊在開荒,他就不讓,説我們生産隊不應該幹基建隊的活兒,而且我們開荒沒跟縣裏請示,是違規的。我説:“我們為了多種糧食,開荒沒啥不對的,為啥不讓?”我就跟縣委書記吵了一架。之後我就賭氣不當隊長了,反正當隊長受苦受累最多,我也當夠了。

  從那以後,我就給村裏放羊,放了三年。放羊我幹得也挺好,我把隊裏的羊教育得非常規矩,不吃莊稼,只吃莊稼下面的草。那個時候,我上午勞動,下午放羊,放羊之後又去打壩,每天也很累,但是不當隊長,不用操那麼多的心,還是挺高興的。

  採訪組:那後來您為什麼又重新當隊長了呢?

  武剛文:近平來趙家河的時候,我27歲。近平通過村裏人了解到我之前的事,他找到我説:“隨娃,你還得當隊長。”

  我説:“我不當了,我當夠了。”

  近平説:“不行,你必須得當這個隊長。你當隊長能搞好生産。”

  後來村裏人跟我説:“近平讓你當隊長,你就當嘛,近平覺得你這個人耿直、誠實,還能幹,就想讓你當隊長呢。”

  可我這人脾氣倔,因為跟縣委書記吵架我才下來的,現在誰讓我當隊長,我也不當。

  我脾氣雖然倔,但近平有的是耐心,他一次次找我談,讓我多為集體考慮,要用自己的能力給全生産隊的人做貢獻。他還問我:“你聽不聽黨的話?不聽黨的話,説明你覺悟不夠高,我就給你辦學習班。”前前後後,近平一共找我談了十多次,最後終於把我説動了,我説:“行,我當這個隊長。”他説:“這就對了嘛!”

  那個時候,村子裏有三個生産隊,近平讓我當第二生産隊的隊長。其實,當生産隊長可費腦子了,比當個村黨支部書記還要複雜得多,基本上隊裏面社員的生産、生活、評工分,都要隊長來安排,安排得不合理,這個人多了點兒,那個人少了點兒,社員有意見,那就不中。

  因為我多年不當隊長,碰到了一些困難。這時候近平就到我們二隊來,幫助我解決一些困難,他幫我管集體,幫我開隊會。他這個人口才很好,講得好,講得實,處事又公道,所以他一來,無論什麼困難都能解決。

  我那個隊有二十來戶,人多嘴雜,主意也多。比如評工分的時候,最容易出糾紛,有的人幹活多,有的人幹活少,評的時候不可能都一樣。如果評得一樣,幹活多的人就有意見;如果評得有多有少,評得少的人就有意見。我這人直來直去,不咋會調解矛盾,評得少的人跟我嚷,我也跟他們嚷。嚷來嚷去,大家就説:“別嚷了!嚷有啥用!叫近平來!讓近平來給斷斷!”我們就去叫近平來出面。他一來,每次都能調解得很好,他説話能説在理上,讓大家覺得心服口服,最後調解完了,大家也都不説啥了。

  近平是個外來的知青,不是我們本村的人,還比我小那麼多,還是個娃娃,但我就服他,他説啥我也聽。我這個人脾氣倔,縣委書記的話我都不聽,我都敢跟他吵,但我就聽近平的,因為近平這人處事公道,説話在理,他從不為自己考慮,都是為大家考慮。

  現在我七十多歲了,老了,耳朵也背,眼睛也花了,現在我還聽近平的,近平是國家主席嘛,如果他現在讓我當隊長,我還當。

  “ 近 平 把 糧 票 和 錢 壓 在 了 碗 底 下 ”

  圖片趙家河村民:聶瑞蘭

  採訪組:您好,聽説習近平到趙家河吃的第一頓飯就是在您家裏,您還記得當時的情景嗎?

  聶瑞蘭:記得,近平到趙家河來,是在我家吃的第一頓飯。他來之前,我就想,人家是北京的娃娃,到咱趙家河這窮山溝了,第一頓飯,算是接風,咋也得讓人家娃娃吃好。

  當時,每家每戶一年才分到幾斤白麵粉,那一年分的白麵我一直沒舍得吃,攢起來了。近平來的那天,我就把這些白麵拿出來,搟了麵條,給他煮熱湯麵吃。煮麵的時候,我又在鍋裏打了個雞蛋,這是我家自己喂的雞下的蛋。我把熱湯麵煮好,盛在一個白瓷碗裏,給近平端了過去。

  近平吃飯的時候,我就把自家的娃娃趕到窯洞外面去耍。要不然,娃娃站在旁邊看,大人看娃娃可憐,給這個分一點,那個分一點,飯也吃不好,所以我就不讓娃娃到跟前來。那頓飯,近平吃得可香了,他吃飯很慢,細嚼慢咽的。

  近平邊吃邊説:“嫂子,你做的這麵條真香!”我説:“你吃著香就好,多吃一點,吃完再給你盛。”

  近平吃完這一碗,我又給他盛了一碗。吃完以後,我問他:“吃飽了沒有?”

  近平説:“吃飽了!”

  採訪組:接下來他還和您聊了什麼嗎?

  聶瑞蘭:近平從兜裏掏出來糧票和錢塞給我,我説什麼也不要,他拗不過我,就走了。等他走了以後,我去收拾桌子。拿起碗後,我才發現碗底下壓了一斤二兩糧票和三毛錢。那時候,這些糧票和三毛錢,可是超過這兩碗熱湯麵幾倍的價值了。

  過了一段時間,近平又輪到我家吃派飯(派飯:由大隊幹部指派社員家為外來客人做飯,之後由大隊分配工分作為報酬)了,我一邊做飯一邊跟他拉話。

  我説:“近平,咱做派飯掙工分,你不用給糧票和錢嘛!”

  近平説:“這我知道。我有,嫂子你就拿上嘛。”

  這次我給他做了燴豆面,我特意用好豆面給他做的。近平吃得可香了。

  “ 可 把 近 平 急 壞 了 ”

  圖片趙家河村民:趙福有

  採訪組:您好,您當年也參與了打壩工作吧?請問您還記得當時的一些事情嗎?

  趙福有:1973年,我們打了一冬天的壩。開春的時候,天還很冷,黃土凍得很結實,還要用炮炸開凍土。誰料,突然有一天出了意外。放炮的時候,一大塊凍土疙瘩從山上掉下來,把一個社員的腿給砸了,當時他就走不了路了,大家説:“哎呀,可能是骨折了!”

  近平趕緊組織大家把這個社員抬回村裏,先放到窯洞的炕上,讓他休息。近平又連忙安排人聯繫縣上,讓縣上派人來接這位受傷的社員。出去聯繫的人,先到鎮上,再到縣裏,需要很長時間。這段時間,近平就一直在這社員家門口等著。我們説:“近平,你回去休息一下吧。”近平擺擺手説:“不用。”

  受傷的社員在窯洞裏面受罪,派出去聯繫的人又緊著不回來。近平是又著急,又心疼。

  他就在這個受傷社員的窯洞外面走過來走過去,走了很長時間,足足有幾百趟。那次,近平可真是急壞了。

  採訪組:後來怎麼樣了?

  趙福有:好在,這個社員及時得到了救治,腿完全治好了,也沒落下什麼毛病。後來我們村裏人議論這事説:“近平這娃心眼好呢。”當時,近平是我們村的駐隊社教幹部,是村裏的領導,但社員受了傷,咱同村的人也沒有他那麼著急。他把咱群眾的安危放在心上,咱不能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