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成都發現一座大型船棺墓葬 用整根珍貴巨木鑿成

2016-12-7 09:20:56

來源:成都晚報 選稿:鬱婷藶

原標題:成都發現一座大型船棺墓葬 用整根珍貴巨木鑿成

  原標題:商業街發現的中國“船棺王”近19米 原來古蜀王家族也流行船棺安葬

  很多人以為船棺是高山峽谷地區的人們的一種安葬習俗。但2000年7月至2001年1月,就在成都的市中心商業街,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發掘出一座大型多棺合葬的船棺、獨木棺墓葬,而且船棺之大,堪稱中國“船棺王”。經考察,這是一處極其罕見的古蜀國開明王朝王族甚或蜀王本人的家族墓地。

  中國的“船棺王”距今2400年

  用整根珍貴巨木鑿成

  商業街大型船棺墓葬群是一處罕見的大型戰國船棺墓葬,屬距今2400年左右的古蜀開明王朝晚期(約當戰國早、中期)的大型多棺合葬的土坑豎穴墓。墓向為東北—西南向,墓坑長約30米,寬約20米,面積達600平方米,局部在漢代曾受到擾亂和破壞。

  墓坑現存船棺、獨木棺等葬具17具,其中大型的(10米以上)有4具,最大的1具長達18.8米,直徑1.7米。國內尚未發現過如此巨大樹木做成的船棺,堪稱中國的“船棺王”。其餘13具為小型,包括一些為殉人或專置隨葬品的小型木棺。

  令人驚異的是,所有棺木均用貴重的千年楨楠整木鑿成,葬具下墊有縱橫交錯的枕木。

  遺憾的是,墓坑現存17具葬具中除3具小型船棺未被盜掘外,多數均被盜,或在漢代遭到損壞,但還有7具船棺、獨木棺葬具保存較完好,其中5具棺蓋、棺身均完整保存。船棺中還出土了較多漆器,如耳杯、幾案、瑟、編鐘坐基等,還有一些青銅兵器、陶器、竹木器具等。由於各木棺周圍滿填青膏泥,而青膏泥有密不透氧的性質,這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高超的防腐技術,所以木棺及隨葬的漆木器和竹蓆均保存較好。

  據專家們推測:整個墓坑若不遭到破壞,葬具總量應超過30具。

  商業街船棺葬墓地規模宏大,但這種宏大是通過一個群體來體現的。在以前發現的船棺墓中,雖然有個別數棺一穴的例子,但像這樣大的墓穴和一穴中這樣多的船棺(包括少量其他形的棺木),以前還從未發現過。

  古蜀國時期最高級別的墓葬

  陪葬器物有的來自楚國

  商業街大型船棺墓葬群現存船棺雖受到過盜掘,但還剩下大量漆器和陶器,還有少量的作隨葬明器使用的青銅巴蜀式兵器。

  從漆器的製作技術和紋飾風格觀察,均應早于湖北江陵一帶所出戰國中期及晚期的楚國漆器,但卻相似于湖北當陽所出春秋晚期的漆器。許多漆器上所出的畫在方格之內的龍紋,和中原地區所出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錯嵌紅銅的銅器上的龍紋非常接近。這些出土物,基本表明這群船棺的年代大體至少在戰國早期。

  從漆器中包括的一些大型漆案和漆幾的情況看,墓主的身份是很高的。漆器中還有編鐘(磬)架子的殘存部分,並伴出有木槌,可知儘管青銅編鐘或石磬已被盜走,墓主人原來曾以編鐘(磬)隨葬。

  在已發現的巴蜀文化墓葬中,僅重慶市涪陵小田溪的一座秦代左右的巴人首領墓中出土過一套帶符號的青銅編鐘,可知使用編鐘當是蜀國中的最高貴族才能具有的權力。但各船棺中所出骨骼經鑒定,都是20歲左右及更年幼的青少年,也許並非蜀王,從通常可能考慮到的一般的風俗習慣來思考,很可能是蜀國王族中一些並未繼位或成婚的青少年男女。

  這樣的墓葬規模,在古蜀國時期是屬於較大的,是最高級別的,由此,考古工作者斷定這處墓坑應該是古蜀國的王陵,為開明王朝某帝王的陵寢。

  都以為“船棺葬”是巴國葬俗

  不想古蜀國也一樣流行

  “船棺葬”是中國南方古代一些少數民族的葬俗。因以船形棺為葬具,故名。船棺葬分露天葬和土葬兩種。

  船棺露天葬流行于東南部古越人所在地,主要是福建及江西的武夷山區。這種古老的葬俗,其基本特徵就是把死者遺體放進形狀似船的棺材裏,再行安葬。安葬船棺的方式,又有懸挂岩洞、架在樹上和埋入土中之分。迄今所發現年代最早的船棺,是從武夷山觀音岩和白岩上取下的兩具棺木,均用完整的楠木刳成,和現在閩南等地使用的漁船形制基本相同。經碳素測定,兩具棺材的製作時間距今3500年以上,約夏商時代;也有人估計是商周時代

  福建崇安武夷山的船棺是獨木舟形,史稱“架壑船棺”、“仙船”、“舟船”等,曾流行于商周至西漢年間。近年考古發現,這種船棺分底蓋兩部分,均由整段木頭刳成,上下套合。底部為船棺的主體,中為長方形盛屍處;蓋作半圓形,內部刳空如船逢狀。

  據文獻記載,中國中南地區也有類似船棺葬:湖北稱“敝艇”,湖南稱“船”,廣西稱“沉香船”、“仙人舟”。

  用為土葬葬具的船棺,大多以四川、重慶地區出土。過去認為,船棺土葬係古代巴族的葬俗,流行于西元前4世紀末至西元前1世紀末。商業街“船棺王”的發掘證明,古蜀國也同樣流行船棺葬。

  北方人騎馬所以用“車馬坑”

  巴蜀人乘船當然是“船棺葬”

  與中原地區常見的喪葬形式不同的是,商業街船棺葬棺木為什麼用整木鑿成船形呢?原來中國古代南方水運發達,有“北人騎馬,南人乘船”之説,以船棺入葬,意為乘一葉小舟抵達彼岸世界,這與北方喪葬文化中的“車馬坑”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船棺葬”也就成了南方喪葬文化尤其是巴蜀喪葬文化的獨特風景。

  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三峽和四川、重慶屢有船棺出土。這裡是古代巴國的疆域,船棺也一度被認為是巴人獨有的安葬方式。成都商業街船棺的出土,説明蜀人也曾經使用船棺下葬。當時專家普遍認為蜀人使用船棺下葬的具體時間在戰國時期。

  與成都商業街船棺的出土的同時,在金沙遺址墓葬區也發現了船棺,證明早在西周中期成都地區就使用船棺葬。這一重要發現將蜀人使用船棺作為葬具的時間提前了500年。由於年代久遠,金沙遺址墓葬區內並沒有遺留下船棺的實物,但通過船形的木質遺跡,他們依然可以斷定,船棺在當時是普遍使用的喪葬器具。當時成都平原河流縱橫,很多人以河為生,在船上生活,船就像家一樣,因而形成使用船棺葬具的習俗。

  金沙船棺遺跡雖然形狀與成都商業街船棺相近,但要小得多,一般長1米多,大的有2米多。有意思的是,在遺跡的週邊,還散落著不少陶制器具。這些也是隨葬物嗎?據推斷,由於船棺體積並不大,容不下太多的隨葬品,所以墓主只有將隨葬品放置在船棺外。與成都商業街船棺只在蜀國王公貴族之間流行不同,金沙船棺有可能只是一般蜀人的葬具。

  金沙作為古蜀都邑,豪華宏大,從其祭祀區的出土物便可見一斑。奇怪的是,在這個墓葬區內,還發現了一處“同”字佈局的建築遺存,它們長度達到50多米,其中還有不少房屋的隔斷,據專家推斷,這有可能就是金沙的宮殿。墓葬區為何會有宮殿存在?據考古工作者介紹,在該墓葬區域中一共發現了700多個墓葬,這些都是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的墓葬,是當時一個比較大型的墓地。然而,根據土層和灰坑判斷,這個墓地並非一開始就存在,而是由早期居住區廢棄後演變而成。在發掘過程中,專家發現該區域既有單獨的房屋遺存,又有建築群,建築群的分佈形成一個罕見的“同”字,形成一個圍合,規模龐大,也許這種建築就是現在四合院的雛形。

  成都市商業街古蜀王族大型船棺合葬墓的發現,以其重要的歷史、文化、科學和藝術價值,成為古蜀文化中不可或缺、璀璨絢麗的一頁,其本身也是難以遇到的一種觀賞性極強的古跡,對於成都市的建城歷史來説,可以説這是迄今所存最早的一處古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成都發現一座大型船棺墓葬 用整根珍貴巨木鑿成

2016年12月7日 09:20 來源:成都晚報

原標題:成都發現一座大型船棺墓葬 用整根珍貴巨木鑿成

  原標題:商業街發現的中國“船棺王”近19米 原來古蜀王家族也流行船棺安葬

  很多人以為船棺是高山峽谷地區的人們的一種安葬習俗。但2000年7月至2001年1月,就在成都的市中心商業街,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發掘出一座大型多棺合葬的船棺、獨木棺墓葬,而且船棺之大,堪稱中國“船棺王”。經考察,這是一處極其罕見的古蜀國開明王朝王族甚或蜀王本人的家族墓地。

  中國的“船棺王”距今2400年

  用整根珍貴巨木鑿成

  商業街大型船棺墓葬群是一處罕見的大型戰國船棺墓葬,屬距今2400年左右的古蜀開明王朝晚期(約當戰國早、中期)的大型多棺合葬的土坑豎穴墓。墓向為東北—西南向,墓坑長約30米,寬約20米,面積達600平方米,局部在漢代曾受到擾亂和破壞。

  墓坑現存船棺、獨木棺等葬具17具,其中大型的(10米以上)有4具,最大的1具長達18.8米,直徑1.7米。國內尚未發現過如此巨大樹木做成的船棺,堪稱中國的“船棺王”。其餘13具為小型,包括一些為殉人或專置隨葬品的小型木棺。

  令人驚異的是,所有棺木均用貴重的千年楨楠整木鑿成,葬具下墊有縱橫交錯的枕木。

  遺憾的是,墓坑現存17具葬具中除3具小型船棺未被盜掘外,多數均被盜,或在漢代遭到損壞,但還有7具船棺、獨木棺葬具保存較完好,其中5具棺蓋、棺身均完整保存。船棺中還出土了較多漆器,如耳杯、幾案、瑟、編鐘坐基等,還有一些青銅兵器、陶器、竹木器具等。由於各木棺周圍滿填青膏泥,而青膏泥有密不透氧的性質,這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高超的防腐技術,所以木棺及隨葬的漆木器和竹蓆均保存較好。

  據專家們推測:整個墓坑若不遭到破壞,葬具總量應超過30具。

  商業街船棺葬墓地規模宏大,但這種宏大是通過一個群體來體現的。在以前發現的船棺墓中,雖然有個別數棺一穴的例子,但像這樣大的墓穴和一穴中這樣多的船棺(包括少量其他形的棺木),以前還從未發現過。

  古蜀國時期最高級別的墓葬

  陪葬器物有的來自楚國

  商業街大型船棺墓葬群現存船棺雖受到過盜掘,但還剩下大量漆器和陶器,還有少量的作隨葬明器使用的青銅巴蜀式兵器。

  從漆器的製作技術和紋飾風格觀察,均應早于湖北江陵一帶所出戰國中期及晚期的楚國漆器,但卻相似于湖北當陽所出春秋晚期的漆器。許多漆器上所出的畫在方格之內的龍紋,和中原地區所出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錯嵌紅銅的銅器上的龍紋非常接近。這些出土物,基本表明這群船棺的年代大體至少在戰國早期。

  從漆器中包括的一些大型漆案和漆幾的情況看,墓主的身份是很高的。漆器中還有編鐘(磬)架子的殘存部分,並伴出有木槌,可知儘管青銅編鐘或石磬已被盜走,墓主人原來曾以編鐘(磬)隨葬。

  在已發現的巴蜀文化墓葬中,僅重慶市涪陵小田溪的一座秦代左右的巴人首領墓中出土過一套帶符號的青銅編鐘,可知使用編鐘當是蜀國中的最高貴族才能具有的權力。但各船棺中所出骨骼經鑒定,都是20歲左右及更年幼的青少年,也許並非蜀王,從通常可能考慮到的一般的風俗習慣來思考,很可能是蜀國王族中一些並未繼位或成婚的青少年男女。

  這樣的墓葬規模,在古蜀國時期是屬於較大的,是最高級別的,由此,考古工作者斷定這處墓坑應該是古蜀國的王陵,為開明王朝某帝王的陵寢。

  都以為“船棺葬”是巴國葬俗

  不想古蜀國也一樣流行

  “船棺葬”是中國南方古代一些少數民族的葬俗。因以船形棺為葬具,故名。船棺葬分露天葬和土葬兩種。

  船棺露天葬流行于東南部古越人所在地,主要是福建及江西的武夷山區。這種古老的葬俗,其基本特徵就是把死者遺體放進形狀似船的棺材裏,再行安葬。安葬船棺的方式,又有懸挂岩洞、架在樹上和埋入土中之分。迄今所發現年代最早的船棺,是從武夷山觀音岩和白岩上取下的兩具棺木,均用完整的楠木刳成,和現在閩南等地使用的漁船形制基本相同。經碳素測定,兩具棺材的製作時間距今3500年以上,約夏商時代;也有人估計是商周時代

  福建崇安武夷山的船棺是獨木舟形,史稱“架壑船棺”、“仙船”、“舟船”等,曾流行于商周至西漢年間。近年考古發現,這種船棺分底蓋兩部分,均由整段木頭刳成,上下套合。底部為船棺的主體,中為長方形盛屍處;蓋作半圓形,內部刳空如船逢狀。

  據文獻記載,中國中南地區也有類似船棺葬:湖北稱“敝艇”,湖南稱“船”,廣西稱“沉香船”、“仙人舟”。

  用為土葬葬具的船棺,大多以四川、重慶地區出土。過去認為,船棺土葬係古代巴族的葬俗,流行于西元前4世紀末至西元前1世紀末。商業街“船棺王”的發掘證明,古蜀國也同樣流行船棺葬。

  北方人騎馬所以用“車馬坑”

  巴蜀人乘船當然是“船棺葬”

  與中原地區常見的喪葬形式不同的是,商業街船棺葬棺木為什麼用整木鑿成船形呢?原來中國古代南方水運發達,有“北人騎馬,南人乘船”之説,以船棺入葬,意為乘一葉小舟抵達彼岸世界,這與北方喪葬文化中的“車馬坑”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船棺葬”也就成了南方喪葬文化尤其是巴蜀喪葬文化的獨特風景。

  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三峽和四川、重慶屢有船棺出土。這裡是古代巴國的疆域,船棺也一度被認為是巴人獨有的安葬方式。成都商業街船棺的出土,説明蜀人也曾經使用船棺下葬。當時專家普遍認為蜀人使用船棺下葬的具體時間在戰國時期。

  與成都商業街船棺的出土的同時,在金沙遺址墓葬區也發現了船棺,證明早在西周中期成都地區就使用船棺葬。這一重要發現將蜀人使用船棺作為葬具的時間提前了500年。由於年代久遠,金沙遺址墓葬區內並沒有遺留下船棺的實物,但通過船形的木質遺跡,他們依然可以斷定,船棺在當時是普遍使用的喪葬器具。當時成都平原河流縱橫,很多人以河為生,在船上生活,船就像家一樣,因而形成使用船棺葬具的習俗。

  金沙船棺遺跡雖然形狀與成都商業街船棺相近,但要小得多,一般長1米多,大的有2米多。有意思的是,在遺跡的週邊,還散落著不少陶制器具。這些也是隨葬物嗎?據推斷,由於船棺體積並不大,容不下太多的隨葬品,所以墓主只有將隨葬品放置在船棺外。與成都商業街船棺只在蜀國王公貴族之間流行不同,金沙船棺有可能只是一般蜀人的葬具。

  金沙作為古蜀都邑,豪華宏大,從其祭祀區的出土物便可見一斑。奇怪的是,在這個墓葬區內,還發現了一處“同”字佈局的建築遺存,它們長度達到50多米,其中還有不少房屋的隔斷,據專家推斷,這有可能就是金沙的宮殿。墓葬區為何會有宮殿存在?據考古工作者介紹,在該墓葬區域中一共發現了700多個墓葬,這些都是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的墓葬,是當時一個比較大型的墓地。然而,根據土層和灰坑判斷,這個墓地並非一開始就存在,而是由早期居住區廢棄後演變而成。在發掘過程中,專家發現該區域既有單獨的房屋遺存,又有建築群,建築群的分佈形成一個罕見的“同”字,形成一個圍合,規模龐大,也許這種建築就是現在四合院的雛形。

  成都市商業街古蜀王族大型船棺合葬墓的發現,以其重要的歷史、文化、科學和藝術價值,成為古蜀文化中不可或缺、璀璨絢麗的一頁,其本身也是難以遇到的一種觀賞性極強的古跡,對於成都市的建城歷史來説,可以説這是迄今所存最早的一處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