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梁啟超的“兒女情長”

2016-12-5 13:58:45

來源:人民網 作者:張劍 選稿:王永娟

  在一般家書的家常“嘮叨”與人倫情感之外,而梁啟超更多的是與兒女們談學問、聊人生,為他們的未來進行謀劃——

  1948年,梁思成以“主持中國營造學社多年,研究中國古建築物,實地蒐求、發見甚多”當選首屆中央研究院“建築與藝術學”唯一院士;他的弟弟梁思永因“主持大規模之殷墟工作,又發現華北史前文化次序之實證”,與李濟、郭沫若、董作賓榮膺“考古學”院士。當年全國人口4億多,總共遴選81名院士,真可謂鳳毛麟角。梁思成、梁思永兄弟同膺,更是絕無僅有。他們學術成就的取得,除自身的努力之外,自然與他們的父親、在近代中國思想界不斷掀起風潮的梁啟超有關。

  梁啟超對子女的教育,集中體現在他給孩子的書信和相關家書中。這些家書早在丁文江、趙豐田編撰的《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已有不少披露,但大多是節錄、擇錄,難窺全貌。近年來坊間也有多種以《梁啟超家書》為名的選編本,如張品興編、中國文聯出版社1999年版,梁思成續弦林洙編、中國青年出版社2013年版等。這次由中國近代史和戊戌變法史研究專家、正主持編撰《梁啟超全集》的湯志鈞及其哲嗣湯仁澤編注的《梁啟超家書‧南長街54號梁氏函札》(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一書,皇皇43萬餘言,可謂“梁啟超家書”的最新整理成就。“家書”部分以1994年中華書局影印《梁啟超未刊書信手跡》為基礎,兼收了《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中一些信函;“南長街54號梁氏函札”則收錄了最近公佈的梁啟超、梁啟勳兄弟北京故居南長街54號所藏梁氏檔案中梁啟超函札241封,雖然主要是梁啟超致其弟弟梁啟勳的信函,但也可以看出梁啟超在晚清民初“家事、黨事、國事無不令人氣盡”的感受。

  “家書”部分,集中體現了梁啟超的教育思想及作為人父對兒女們的關愛之情。在一般家書的家常“嘮叨”與人倫情感之外,他更多的是與兒女們談學問、聊人生,為他們的未來進行謀劃——

  梁思成留美習建築,梁啟超認為他畢業後應與林徽因到歐洲一年或幾個月,“開開眼界”,併為此籌措經費,詳細規劃行程。他害怕梁思成所學太過專門,不利於生活與交友。太過專門會把生活“弄成近於單調,太單調的生活,容易厭倦,厭倦即為苦惱,乃至墮落之根源”。因此,他希望梁思成畢業後,花時間多學些常識,尤其是文學或人文科學某個方面。

  梁啟超對每個孩子都充滿熱愛。當其他孩子們在美國、加拿大留學期間,只有被愛稱為“老白鼻”(老Baby)的小兒子梁思禮在身邊,他的每一個舉動都被梁啟超看在眼裏,並告知遠方的哥哥姐姐,如老白鼻“天天自己造新歌來唱,有趣得很”;老白鼻“專做韻文,隔幾天便換一首,也沒有人教他。他總是在那裏哼哼”。“南長街54號梁氏函札”中兄弟情深之外,也有不少內容相關孩子們。如1927年7月1日致梁啟勳函中,談論的主要是梁思成、林徽因“行廟見禮”時,各位親戚的禮物如何準備。

  家書因具有私密性,有時更能反映梁啟超自己的思想及其變化。例如他對因北伐戰爭而引起全國性殺伐就很是痛心,“據各方面的報告,最近三個禮拜內雙方黨人殺黨人——明殺暗殺合計——差不多一萬人送掉了,中間多半是純潔的青年。可憐這些人糊裏糊塗死了,連自己也報不出帳,一般良民之入枉死城者,更不用説了”。因此,他堅決反對梁思忠回國,到北伐軍中去“冒險”。而且面對如此局面,他“天天在內心交戰苦痛中”:他實在討厭政治生活,但“完全旁觀畏難躲避”,良心又過不去。

  中國有“家書”傳統,《傅雷家書》《曾國藩家書》曾以各種版本行銷多年而長盛不衰,我們相信“梁啟超家書”也將步入這一行列,成為中國“家書”傳統的重要內容與延綿不絕的重要一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梁啟超的“兒女情長”

2016年12月5日 13:58 來源:人民網

  在一般家書的家常“嘮叨”與人倫情感之外,而梁啟超更多的是與兒女們談學問、聊人生,為他們的未來進行謀劃——

  1948年,梁思成以“主持中國營造學社多年,研究中國古建築物,實地蒐求、發見甚多”當選首屆中央研究院“建築與藝術學”唯一院士;他的弟弟梁思永因“主持大規模之殷墟工作,又發現華北史前文化次序之實證”,與李濟、郭沫若、董作賓榮膺“考古學”院士。當年全國人口4億多,總共遴選81名院士,真可謂鳳毛麟角。梁思成、梁思永兄弟同膺,更是絕無僅有。他們學術成就的取得,除自身的努力之外,自然與他們的父親、在近代中國思想界不斷掀起風潮的梁啟超有關。

  梁啟超對子女的教育,集中體現在他給孩子的書信和相關家書中。這些家書早在丁文江、趙豐田編撰的《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已有不少披露,但大多是節錄、擇錄,難窺全貌。近年來坊間也有多種以《梁啟超家書》為名的選編本,如張品興編、中國文聯出版社1999年版,梁思成續弦林洙編、中國青年出版社2013年版等。這次由中國近代史和戊戌變法史研究專家、正主持編撰《梁啟超全集》的湯志鈞及其哲嗣湯仁澤編注的《梁啟超家書‧南長街54號梁氏函札》(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一書,皇皇43萬餘言,可謂“梁啟超家書”的最新整理成就。“家書”部分以1994年中華書局影印《梁啟超未刊書信手跡》為基礎,兼收了《梁任公先生年譜長編》(初稿)中一些信函;“南長街54號梁氏函札”則收錄了最近公佈的梁啟超、梁啟勳兄弟北京故居南長街54號所藏梁氏檔案中梁啟超函札241封,雖然主要是梁啟超致其弟弟梁啟勳的信函,但也可以看出梁啟超在晚清民初“家事、黨事、國事無不令人氣盡”的感受。

  “家書”部分,集中體現了梁啟超的教育思想及作為人父對兒女們的關愛之情。在一般家書的家常“嘮叨”與人倫情感之外,他更多的是與兒女們談學問、聊人生,為他們的未來進行謀劃——

  梁思成留美習建築,梁啟超認為他畢業後應與林徽因到歐洲一年或幾個月,“開開眼界”,併為此籌措經費,詳細規劃行程。他害怕梁思成所學太過專門,不利於生活與交友。太過專門會把生活“弄成近於單調,太單調的生活,容易厭倦,厭倦即為苦惱,乃至墮落之根源”。因此,他希望梁思成畢業後,花時間多學些常識,尤其是文學或人文科學某個方面。

  梁啟超對每個孩子都充滿熱愛。當其他孩子們在美國、加拿大留學期間,只有被愛稱為“老白鼻”(老Baby)的小兒子梁思禮在身邊,他的每一個舉動都被梁啟超看在眼裏,並告知遠方的哥哥姐姐,如老白鼻“天天自己造新歌來唱,有趣得很”;老白鼻“專做韻文,隔幾天便換一首,也沒有人教他。他總是在那裏哼哼”。“南長街54號梁氏函札”中兄弟情深之外,也有不少內容相關孩子們。如1927年7月1日致梁啟勳函中,談論的主要是梁思成、林徽因“行廟見禮”時,各位親戚的禮物如何準備。

  家書因具有私密性,有時更能反映梁啟超自己的思想及其變化。例如他對因北伐戰爭而引起全國性殺伐就很是痛心,“據各方面的報告,最近三個禮拜內雙方黨人殺黨人——明殺暗殺合計——差不多一萬人送掉了,中間多半是純潔的青年。可憐這些人糊裏糊塗死了,連自己也報不出帳,一般良民之入枉死城者,更不用説了”。因此,他堅決反對梁思忠回國,到北伐軍中去“冒險”。而且面對如此局面,他“天天在內心交戰苦痛中”:他實在討厭政治生活,但“完全旁觀畏難躲避”,良心又過不去。

  中國有“家書”傳統,《傅雷家書》《曾國藩家書》曾以各種版本行銷多年而長盛不衰,我們相信“梁啟超家書”也將步入這一行列,成為中國“家書”傳統的重要內容與延綿不絕的重要一環。